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二十一章 丐帮帮主

第二十一章 丐帮帮主


  
      “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别管我,快去追啊!”
  
      乔桂虽然这么说着,可是两只眼睛火烧火燎,泪水不停的流淌下来。浓重的生石灰呛得他不断的咳嗽。
  
      王坏水借着这个机会,已经跳出了院子,逃之夭夭。
  
      张恪也追了过来,一看乔桂的状况,急忙说道:“别追了,先给桂哥洗洗眼睛。”
  
      “我没事!”乔桂焦急的说道:“王坏水跑了,要是咱们的事情泄露出去,那就完了!”
  
      张恪笑道:“桂哥,你放心吧,王坏水又知道多少,再说了,他敢告发咱们吗?”
  
      放跑了王坏水,张恪的确非常懊恼,可是仔细想想,王坏水还不知牛管家丧命,也不知道放火的事情。他本来就是一个骗子,哪有胆子去官府告发啊!
  
      经过张恪的解释,乔桂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眼睛最要紧,他们急匆匆的回到了房里,仔细检查了一番,好在进去的石灰不多,急忙取来一大盆井水,反复的冲洗,足足折腾了一刻钟,乔桂总算是恢复过来,不过两只眼睛还是红肿的像个桃子。
  
      “真可恶,王坏水这个家伙一定早有准备,要不然谁会带着石灰!”
  
      张恪叹了口气:“还是我太贪心了,总想着多榨出一点油水,竟忘了提防狗急跳墙,是我小看了王坏水。”
  
      “恪哥,咱们也不是没有收获啊,王坏水不是扔下来一个箱子吗,打开看看,究竟有没有银票。”
  
      乔福说着打开了破木箱,果然里面有三张银票。
  
      严格说起来这并不是银票,大明朝唯一合法的纸钞就是大明宝钞,只是这玩意到了明末擦屁股都嫌硬,早就被扔到阴沟里了。商人携带大量的银子又太不方便,一些钱庄票号就发行会票,类似于存款收据,可以随时兑现。
  
      这三张银票的面额都是五十两,上面写着永昌票号,见票即兑的字样,周围是整齐的花纹,弄得相当精美。
  
      乔福拿在了手里,看了又看,疑惑的问道:“恪哥,这么薄薄的一张纸,就能顶的上白花花的银子?”
  
      “自然可以,不过……要先证明这些银票是真的才行!”
  
      “怎么,王坏水骗我们?”
  
      “难说啊!他这个人从上到下就没有一样是真的!”
  
      一直沉默的乔桂突然抱着头,痛苦的说道:“都是我没用,要是抓到了王坏水就不用发愁了!我就担心他会想办法设计我们,老人不是常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吗!”
  
      “嗯,桂哥,你担心得对,我们现在就走。”
  
      三个人到了外面的马车前面,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东西一点没少,好多了一驾车,五六两碎银子,总算是小有收获。
  
      就在张恪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背后一阵吭吭唧唧的声音,回头一看,正是刘二,这家伙悠悠转醒。
  
      张恪二话不说,到了近前,又狠狠的用剑柄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顿时刘二像是烂泥一样昏过去。张恪又找来了麻绳,把他困成了一个大粽子,嘴也给堵上了。
  
      “老子高抬贵手没杀了你,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
  
      张恪也不是杀人成性的狂人,王坏水都跑了,杀刘二灭口也没有什么用。
  
      出了屋子,乔桂和乔福正在忙着,他们把偷来的元宝藏在了马车上,用衣服,皮子,还有火炉覆盖起来,从外面一点都看不出来。
  
      张恪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三个人赶着马车,急匆匆的离开了王坏水的家。这时候外面夜色已经褪去了,不少准备去马市的商人都开始行动了。张恪他们也装作客商,若无其事的走在了路上。
  
      哥仨虽然一宿没睡,可是精神全都格外的亢奋,在昨天他们还都是穷光蛋,现在车上却又一千多两银子,陡然而富,这感觉比起后世中了头彩还要爽,脚步格外的轻快,都仿佛要飞起来了。
  
      马车路过土地庙,张恪从车辕上跳了下来,在门口站着十几个小乞丐,全都翘首以望。昨天虎子指了路之后,就被张恪打发回来,毕竟有些东西也不方便他看到。
  
      回到了土地庙之后,虎子却再也睡不着了,他就像是做了梦一样,不用当乞丐了,不用忍受白眼,不用被狗撵,不用被人嫌,堂堂正正挺直胸膛,做一个像模像样的人!
  
      这是他梦过多少次的东西,总算是要变成现实了,可是他又担心张恪只是开玩笑。虎子一遍一遍的顶着寒风,向外面望去。
  
      终于,在太阳刚刚露出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张恪赶着马车过来,离着老远,虎子就撒腿跑到了马车前面。
  
      “张爷!”
  
      “哈哈哈,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要叫大哥!”
  
      张恪满脸笑容,看看虎子,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眼巴眼望的一群小乞丐。张恪把手伸到了怀里,掏出了一块碎银子。
  
      “虎子,请你的小伙伴们吃点东西吧!”
  
      “嗯!”虎子惊喜的点头,急忙招呼着二愣和小豆子,转眼消失在了街角,没有十分钟,他们就捧着满满的一大盆食物跑回来。有油条,有豆浆,有火烧,有肉包子,热气腾腾,离着老远就闻到了香味。小乞丐们嘴角都流出了长长的口水。
  
      虎子跑了回来,并没有急着给小伙伴东西,而是恭恭敬敬送到了张恪的面前。张恪满意的一笑,抓了几个火烧,乔福和乔桂也都拿了食物。
  
      这时候虎子才把东西送到了大家的面前,小乞丐们伸出手,一个个的抓起食物,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有的噎得直翻白眼,幸好虎子把豆浆送过去,好不容易才咽了下去。
  
      不到一刻钟,食物都被一扫而光,大家吃得小肚溜圆。
  
      “走吧,该上路了!”
  
      听到了张恪的话,虎子眼圈发红,抓着二愣的手,说道:“我走了,以后多照顾一下小豆子,他还小,别让狗咬他。要是我能过得好了,就来接你们。”
  
      “嗯。”二愣嘿嘿一笑:“虎子,好好跟着张爷,别想我们了,老叫花子都说冬天就是一个鬼门关,能不能过去……替我们好好的活着吧!”
  
      说话间泪水顺着二愣子的眼睛流淌下来,一个哭,其他人也都跟着哭。别看他们小,但是很多人都清楚,这一别就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马车缓缓向前,虎子紧紧跟着,不时回头看看小伙伴,他们还都跟在后面,穿过一条条的街道,小乞丐们如影随形,一个都没有散去。
  
      “恪哥,他们小小年纪,还挺重情重义的,我看干脆一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咱们就都收下吧!”
  
      话还没有说完,虎子突然眼前一亮,小家伙几步蹿到了马车的前面,扑通跪在了地上,砰砰磕头。
  
      “张大哥,把他们也都带走吧,不然他们都会冻死饿死的,求求你了,行行好吧!”
  
      就你多事!
  
      张恪瞪了一眼乔福,随即伸手拉起了虎子。
  
      “虎子,我们也不是有钱人,跟着我们只怕一样要受苦受罪,流汗流血,甚至还要出生入死。”
  
      虎子攥着拳头,坚定的说道:“我不怕,我们都不怕!”
  
      张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好,我答应了!”
  
      “多谢大哥!”
  
      虎子一蹦三尺高,一双破布鞋都碎了,他也管不了,光着脚就跑。
  
      “二楞哥,你看,虎子哥又回来了!”小豆子兴奋的指着。
  
      正要转身离开的二愣子急忙回头,虎子像是一枚炮弹撞了过来,兴奋的叫道:“张大哥开恩了,让大家伙都跟着他,咱们都有活路了,咱们还能在一起!”
  
      听到了这话,小乞丐们沉默了半晌,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天喜地的笑声,从心里往外的高兴,二愣子用漆黑的手背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大家赶快去谢谢张爷吧!”
  
      十几个小乞丐一窝蜂似的跑到了张恪的面前,趴在地上就是磕头。
  
      张恪顿时脑袋也有点发晕,他可不是开孤儿院的,前面的路该怎么走,自己还没想清楚呢,就弄了这么一帮,这不是添乱吗!
  
      “恪哥,我相信你的本事,一个好汉三个帮,再说做事情总要一些人手吧,我看他们就挺好!”
  
      虎子急忙点头:“张大哥,我们绝对听话,你让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我让你们现在就换一套衣服,好好的洗一洗,别弄得跟丐帮似的。”
  
      二愣子挠了挠头:“张爷,脏点好,要是洗干净了,脸上皮嫩,容易冻裂,可疼了。”
  
      “别废话,你们想当乞丐,我还不想当帮主呢!”
  
      张恪咬咬牙,从怀里掏出了二两银子,他从家里带了三两多,一路上已经花了一两,又从王坏水那里弄来了五两,张恪身上一共就七两银子,剩下的银元宝,还有不知真假的银票都没法用。一下子拿出二两,真有些肉痛。
  
      “乔福,你去给他们买几双棉鞋棉衣,我去领着他们洗洗澡!”
  
      就在街边找了一家小澡堂子,十几个小子排着队下了池子,洗了一半,老板就哭着找到了张恪。
  
      “客爷,您看看吧,他们洗完,这水都黑了,我还怎么招待其他客人啊!”
  
      “哎!”张恪叹口气,又掏出了十文钱。“老板,您多担待吧!”
  
      老板苦笑着说道:“年轻人,要不是看你心眼好收留这些小乞丐,我准把他们都赶出去!”
  
      好不容易洗完了澡,乔福也把衣服鞋买了回来,这帮皮猴子立刻换了新衣服,一个个就跟过了年一样。
  
      “好了,咱们丐……额不,是咱们商队该出发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