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二十三章 赚钱并不难

第二十三章 赚钱并不难


  
      查点资料,小的发现自己好像有强迫症了……新书拜求收藏和票票了!
  
      扎那是个地地道道的蒙古汉子,为了来马市,他足足准备了半个月,一口气赶着十五头肥羊从白土厂关进入长城,走五六十里,才赶到马市。
  
      天寒地冻,一路顶风冒雪走过来,扎那被冻得透心凉,口鼻周围,甚至眼睫毛全都挂满了白霜。如此的辛苦扎那都能承受,他只想把这些羊都卖出去,换一口铁锅,再给家人买几件衣服。要是能剩下一点钱,再买一点年货……只怕有些困难。
  
      听别人说汉人都是最狡诈的,他们会拼命的压低价格,再把一些垃圾的东西卖给蒙古人,而且正因为如此,每一年都会发生不少冲突。
  
      扎那有些不安的进入了马市,还没走出十步,突然一阵香气飘来,一帮孩子扯着嗓子大喊。
  
      “往来的蒙古朋友,都来喝碗热茶吧,茶水免费啊!”
  
      扎那懂一些汉语,可是听到了免费两个字,顿时就是大大摇头,狡猾的汉人怎么会干赔本的事情呢!
  
      他根本不信,正想要离开,一个半大孩子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茶水到了他的面前。
  
      “喝一碗,暖暖身子吧。”
  
      “给我的?”扎那吃了一惊。
  
      虎子笑着点点头,“是张大哥吩咐的,远道而来都不容易。”
  
      扎那的确是又渴又冷,端起了茶碗,几口喝干了茶水,一股暖流从食道升起,大汉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小孩,你是个好人!”
  
      虎子急忙说道:“您想买什么,来我们这边看看吧!”
  
      果然汉人真阴险!
  
      扎那突然变了脸色,一把抓住了虎子的衣襟。
  
      “小孩,是不是我喝了你们的茶,就必须买你们的东西,你们想用破烂来骗我!”
  
      扎那手劲惊人,抓得虎子大声痛叫:“放开我,别抓怀了张大哥给我买的衣服!”
  
      虎子的叫声惊动了张恪,他几步走了过来。“这位朋友还请放开小孩子,有什么事情和我说!”
  
      “你!”
  
      扎那上下打量了张恪,见对方眉清目秀,他气哼哼的说道:“为什么欺骗我喝茶,是不是想骗我?”
  
      “凡是路过的客人都免费送茶水,这怎么算是骗呢!您可以看,也可以不看,觉得好就买,不好就走,绝对没有强买强卖的事情。”
  
      扎那松开了虎子,用狐疑的目光盯着张恪,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您请便!”
  
      张恪微笑着说道,转身拉着虎子往摊位走去。
  
      “张大哥,我真没用,话都说不清!”
  
      “哈哈哈,不用自责,适应新事物总要有个过程。不要气馁,看到下一个客人继续送,我就不信拉不来人!”
  
      虎子又露出了笑容,他又捧起一碗茶,转身要去迎接下一个客人,可是突然面前出现一个黑大汉,正是扎那!
  
      “我们蒙古人是讲究信义的,我喝了你们的茶,就会过来看看,可是你别想骗我卖破烂东西。”
  
      大汉满脸的倨傲,乔福就想要说几句,张恪却拦住了他。
  
      “我们是做生意的,客人就是天!”张恪微笑着对扎那说道:“我们主要卖一些旧衣服,还有火炉,随便看看!”
  
      张恪满怀希望的以为扎那会喜欢上火炉,可是哪知道他竟然只是拿起了几件衣服草草看了看,就说道:“我想给孩子买新衣服!”
  
      “那好,不耽搁您的时间了!”
  
      扎那转身带着他的羊群走了。
  
      乔福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忍不住说道:“恪哥,咱们又送茶水,又陪着笑脸,结果连一点东西都没买,可是亏大了!”
  
      张恪满不在乎的摇摇头:“有什么亏不亏的,至少他看了,就说明咱们这招有效!小的们,继续给我送!”
  
      虎子他们打起了精神,见到远道而来的蒙古人就送上一碗茶,可是这些蒙古人除了错愕之外,并没有什么表示,寥寥几个过来看看东西。眼看到了中午,还是一点起色都没有,就连就老成的乔桂都忍不住了。
  
      “这么干不顶用啊,我看咱们还是拿银子卖个好点的位置吧,前面的粮食一上午就卖出了五六石了。”
  
      张恪倔强的摇摇头:“就不信这个方法不成,我自己送茶去。”
  
      端着茶碗,张恪正往外面走,那个蒙古大汉扎那又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看到了张恪,他眼前一亮。
  
      “还,还有旧衣服吗?”
  
      “当然有了,这边请!”
  
      扎那走到了摊位前面,气呼呼的说道:“我足足用八只羊才换了一个铁锅,剩下的钱根本卖不了新衣服,你们汉人真是太贪心了。”
  
      扎那一边抱怨着,一边又拿起了一件襦裙,入手顺滑,一看料子就相当不错。
  
      “这件要多少?”
  
      张恪微微一笑:“你是用银子,还是用羊?”
  
      “用羊吧。”
  
      “那好,一头羊一件衣服。”
  
      “啊!”扎那顿时吃了一惊,他刚刚问过,那些新衣服要三头羊才能换一件。手里的旧衣服做工不差,料子也挺不错,只换一头羊,真是良心价!
  
      扎那终于咧着大嘴笑了起来:“我要换五件,三件男人的,一件娘们的!”
  
      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
  
      听到了扎那的话,不光是张恪,乔福他们都喜气洋洋。张恪亲自帮着扎那挑选好,在打包的时候,还塞了两幅鞋底。
  
      东西到手了,扎那颇为感慨,从头到尾,张恪都是满脸微笑,没有任何的不耐烦,而且货真价实,比起刚刚受到的待遇实在是天上地下。他突然将双手举过头顶,随后右手捂住了胸前,深深一躬。
  
      “善良的汉人,请原谅我的鲁莽,你们是值得信任的商人!”
  
      得到了五分好评,张恪格外的高兴。
  
      扎那转身离开,突然又有一波蒙古人从市场里面走过来。见到了扎那,前面的人就抱怨起来。
  
      “扎那兄弟,我从汉人那里买了两件棉袄,可是他们竟然在衣服里面放的是这个!”
  
      扎那急忙看过去,只见棉袄的袖口撕开,从里面漏出了一团团的白色东西,竟然是白色的芦花!这种东西怎么保暖啊!
  
      “呼格,你难道没有去找卖给你东西的商人吗?”
  
      “他已经跑了!”呼格咬着牙说道:“汉人太狡诈了,我们已经商量好了!”
  
      呼格突然用蒙语低声说道:“我们要守在马市外面,明天就动手抢劫汉人的商贩,要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不光抢他们的东西,我还要拧下贪婪商人的头!”
  
      呼格咬牙切齿,背后的几个蒙古人也是愤愤不平,摩拳擦掌。
  
      扎那皱着眉头说道:“呼格兄弟,汉人也不都是坏人,你们这么做我不同意!”
  
      “扎那,你怎么能替汉人说话?”
  
      “我为什么不能替他们说话!”扎那说着将衣服包放在了手上。
  
      “你们看看,这就是我换来的衣服,一件只要一头羊。”
  
      呼格拿起了一件衣服,突然惊讶的说道:“这是丝绸的,比镜子还光滑,竟然只要一头羊,你可是捡了大便宜!”
  
      听到了这话,扎那露出了憨厚而得意的笑容。
  
      “我说的没错吧,汉人的商人也有善良忠厚的。”
  
      呼格急忙问道:“你在哪里换的?”
  
      “就在那里!”
  
      扎那指了指远处城墙边的张恪他们,的确位置有些偏,可是呼格他们也不管了,随着扎那又一次的到了张恪的摊位。
  
      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寂静的摊位终于热闹起来,虎子领着小伙伴们乐呵呵的给每个人奉茶。
  
      热茶下肚,呼格他们的不快消散了不少,可是兴致勃勃的看着摊位上的衣服。呼格还算有见识,他拿起了一件松江棉布的长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用的肯定是上好的棉花,虽然袖口有些磨损,但是也是顶好顶好的东西。
  
      “这件袍子我要了,两头羊换不换?”
  
      另一个蒙古人拿起了一件暗红色的衣服,越看眼睛越亮,痴痴的笑道:“俺要换这件,俺要送给乌娜,她一定会喜欢的!”
  
      他们越挑越高兴,买的越来越多,到了后来竟然都抢了起来,张恪他们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人一多就热闹起来,尤其是还有热茶,凑过来的蒙古人越来越多。
  
      有一个老者他没有看那些衣服,而是把目光落在了火炉上面。
  
      总算是来了,乔福顿时来了精神。“老先生,您看看吧,这个炉子保证能让您满意!”
  
      他拿着一个崭新的炉子放在了老者的面前,笑着介绍道:“您看看,这个炉膛正好能放一块干牛粪,轻松做一顿香喷喷的炖肉,还有这个……”
  
      乔福烤肉架子支起来,一面轻轻摇着,一面笑道:“我们都试过了,正好能烤一只羊腿,别提多方便了。等烧完了火,也不用费事,把炉箅子拉开,炉灰一下子就清干净了!”
  
      乔福卖力的演示着,老者贪婪的看着,亲手摆弄了半天,又看了看那几个正在烧水的炉子,乔福就等他要买呢!
  
      哪知道老头突然站起来,转身离开。
  
      “老先生,您怎么不买啊?是觉得我们的东西不好吗?”乔福焦急的问道。
  
      老头苦笑了一声:“年轻人,是东西太好了,我怕买不起啊!”
  
      “老爷子,这个火炉只要四两五!”
  
      “多少?”老头瞪圆了眼睛。
  
      乔福咬着后槽牙说道:“四两五!”
  
      当初张恪和刘铁匠商量的是三两一个,乔福一下子给提了一半的价钱,他也做好了砍价的准备。
  
      哪知道老者一听这个价钱,哆嗦着手,伸到了怀中。
  
      “我要一,额不,我要两个!”
  
      九两银子落到了乔福的时候,他还有点不敢置信,狠狠的掐了大腿一下,疼得龇牙咧嘴。
  
      “哈哈,赚钱这么容易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