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二十四章 池鱼之殃

第二十四章 池鱼之殃


  
      “请拿好!”
  
      将最后一个火炉送到了蒙古人的手里,张恪长长的出一口气。
  
      身后的乔福和虎子他们突然跳了起来,大声的欢呼。
  
      “都卖光了,全都卖光了!”大家拍着手,兴奋的跳着。
  
      就连脸色都涨红了,他拉着张恪,急忙说道:“快,好好算算,咱们究竟赚了多少钱?”
  
      张恪点点头,找了一块干净的雪地,拿着树枝就算了起来。
  
      “十六个火炉,每个四两五,十二个付的银子,一共是54两,剩下的四个换了10头羊,外加下等马一匹。旧衣服35件,卖银子17两,外加羊20头。土布5匹,换羊皮袄3件,老山参两支……”
  
      张恪一桩一桩的念着,最搞笑的是竟然有蒙古人用土产换鞋底,107副鞋底,除了30副被当做赠品送出去了,剩下的换了20斤木耳,两斗松子,还有三大罐蜂蜜。
  
      林林总总加了起来,扣除了一两银子的抽分,张恪一共赚了70两银子,30头羊,1匹马,还有一大堆的土产!
  
      看着这些银子和东西,乔福的嘴巴张得老大,口水流出三尺长。
  
      “哈,哈哈哈,恪哥,咱们发财了,发财了!”
  
      站在他右边的乔桂忍不住白了二弟一眼,埋怨的说道:“老二,你又不是没见过银子,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你看虎子他们都比你稳重,没有大呼小叫的。”
  
      “嘿嘿,他们倒是想叫,可是嘴都被蜂蜜堵满了!”
  
      乔桂猛地一回头,果然虎子撅着屁股和小伙伴们用手挖蜂蜜,贪婪的吃着,一个个满脸都是蜜,从嘴里甜到心里。
  
      “张恪,你就不管管?蜂蜜可能卖不少钱啊?”
  
      “哈哈哈,是我给他们的,也该犒劳犒劳不是。”张恪笑道:“桂哥,要想真正发财,就要有稳定的来钱路子。这七十两啊,说起来比昨天晚上的收获还要重要一百倍,这是一条财路啊!咱们只要好好经营,以后银子就能源源不断!”
  
      乔福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笑道:“恪哥说话在理,也该庆祝一下!”
  
      “小兔崽子们,给我也留点啊!”乔福嗷的一声,冲过去一把抢过了蜂蜜罐子,大手直接插进了罐子,拿出来沾满了蜂蜜,他就像狗熊一样,伸着舌头,美滋滋的舔着手指头。
  
      他们欢笑着,打闹着,引来周围商人嫉妒的目光。
  
      从中午开始,一群群的蒙古人都聚集到了张恪那里,最差的摊位竟然成了市场上最热闹的地方。哪怕是不想卖的,也都会坐下来喝碗热茶。
  
      对这些光看不买的,张恪没有丝毫的厌烦,还不停的询问他们想要什么,全都用心记下,等下一次一定满足他们的要求,保证物美价廉。
  
      买到东西的蒙古人说张恪的好,没买的也竖起大拇指。说起来这些年骗子横行,马市贸易的双方都加着小心,能像张恪这样宾主尽欢的,实在是异数。
  
      就连当初向张恪得意洋洋炫耀摊位木牌的中年人都跑了过来,点头哈腰。
  
      “朋友,的确手段高明,能不能帮我们也想个办法,还有十石米没卖出去呢,抽分都已经交了,要是明天再拿来,还要交钱,就赔大了。”
  
      “哈哈哈,你回头把米里的沙子挑干净了,保准都能卖出去!”张恪笑道:“做生意无非八个字,货真价实,和气生财!”
  
      张恪几句话把买米掌柜瞠目结舌,羞得满脸通红,仓皇逃走。
  
      ……
  
      “老二别乱跑了,过来商量下一步该干什么。”乔桂喊过来乔福,大家围坐在马车上。
  
      张恪想了想说道:“咱们的银子足够还债了,我和乔福拿着狼皮去看看,能卖就卖了,卖不了带回去也成。桂哥,你领着虎子他们在这等着,我们回来,立刻就回义州。”
  
      张恪这么着急当然是有原因的,一来他们在广宁折腾一场,生怕官府追查过来,还是趁早溜了。二来这次换了不少羊,又多了十几个小乞丐,人多速度就慢,张恪也担心误了还账的日子,因此越早回去越好,省得老娘她们担心。
  
      乔桂顿时点头同意,乔福背着狼皮,紧跟着张恪,他们直奔受皮草的铺子。
  
      那些大商人不会像张恪他们一样忍饥挨饿的练地摊,人家都有暖和如春的店面,围着火炉,喝着烧酒,静等着送货上门。
  
      要知道关外的皮子比起京城至少便宜了三倍以上,走一趟少说能赚几千两银子,绝对是油水十足。
  
      张恪和乔福迈步走进了一间铺面,掌柜的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喝茶。见到张恪进来,急忙起身。
  
      “呵呵呵,两位朋友要卖皮子吗?”
  
      “嗯!”张恪点点头,他的目光在铺子里转了一圈,到处都堆满了皮子,有羊皮、鹿皮、熊皮、狐狸皮、貂皮,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掌柜的三四十岁的样子,白白净净的,天生一张笑脸。
  
      “两位不像是蒙古人,也不像是女真人,要知道不好的皮子我可是不收啊!”
  
      “哈哈哈,掌柜的认为汉人就没本事猎到好皮子吗?”
  
      掌柜的微不可查的摇摇头:“拿出来看看吧!”
  
      乔福看出了掌柜的怀疑,毫不客气的把包袱扔在了柜台上,掌柜的解开一看,十张狼皮整整齐齐的出现在眼前。
  
      掌柜的收了多少皮子,一打眼就看出了好坏,触手一摸,皮子又柔又软,毛管油亮。他急忙展开了一张,狼皮相当完整,只是在脖子处有一点伤痕。
  
      他又闻了闻,忍不住赞叹起来。
  
      “皮子应该是草原狼的,块头大,毛管亮,血腥味又这么重,怕是刚猎的没有十天。”掌柜的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看了看,顿时眼睛又瞪得老大。
  
      “这,这些狼皮都是一次猎的?你们围猎了狼群?”掌柜的吃惊大叫起来。
  
      张恪挠了挠头:“掌柜的,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衣服不是一张皮子做出来的,能猎到同一群的,皮毛颜色相近,这价钱自然就上来了。你们出了多少人,才猎到狼群的?”
  
      张恪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三十?也算是难得了,咱们汉人真有勇士啊!”
  
      听着掌柜的赞美,乔福浑身飘飘然,他嘿嘿一笑:“哪用得着三十个人,就三个!”
  
      “什么!”这下子掌柜的是彻底被惊到了,像是看怪物一样,仔仔细细的看着张恪,这两个年轻人眉清目秀的,就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张恪咳嗽了一声:“掌柜的,我们路上遇到了狼群,打了一架而已,你还是看看能值多少钱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呢!”
  
      掌柜的点点头:“我敬重你们是好汉子,狼皮也的确不错,我加价两成,六两一张,你们看如何?”
  
      这个价钱的确比义州要高了不少,乔福给张恪一个眼神,正准备答应的时候,脚步声响起,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前面的是一个矮小的中年人,高高的鹰钩鼻子,一双眼睛格外有神,只是光下巴没有胡须,显得有些怪异。在他的背后跟着一个高大的汉子,一身的腱子肉,大冬天的直穿了一件单衣,魁梧剽悍。
  
      中年人走进来之后,径直来到了掌柜的面前。
  
      “有好皮子吗?”
  
      “有,当然是有!”掌柜的一看就知道这个人非富即贵,寻常东西根本看不上眼,可是今天收的皮子虽多,并没有眼前一亮的东西。
  
      他眼珠转了转,急忙把张恪带来的狼皮推了过来。
  
      “您看看这个?”
  
      中年人拿起了狼皮,看了看,点点头,又摇摇头。
  
      “十三,你看这皮子怎么样?”
  
      后面的大汉撇撇嘴:“洪先生,这几张狼皮只算是不错,离真正的好东西还远着呢!”
  
      听着大汉的话,张恪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位朋友,这些皮子是我们的,你这么说未免不合适吧?”
  
      大汉挑了挑眉头:“爷就这么说话,用得着你管!”
  
      中年人哈哈一笑,声音有些尖利。
  
      “十三,这么大的火气干什么,咱们再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好皮子吧!”
  
      两个人转身就要走,张恪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沈青烟的话,这两位的打扮非富即贵,又是一口京城口音,正是肥猪拱门!
  
      “先生请留步,你看看这张皮子如何?”
  
      张恪说着从乔福手里接过了一个小包,猛地展开,一张雪白的狼皮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中年人一回头,顿时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急忙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狼皮,仔细的看着,就连大汉都吃惊了,没有一丝杂毛的狼皮,不能说没有,实在是太罕见了。
  
      “好,好东西!”中年人微微一笑:“小兄弟,这张狼皮你要多少银子?”
  
      张恪傲然的说道:“先生,这张狼皮是我们兄弟用命换来的,你们看着出价吧,要是能让我们动心,狼皮就卖给你!”
  
      掌柜的这时候也看到了这张皮子,顿时是捶胸顿足。
  
      “小兄弟,刚才你怎么不拿出来了啊,这一张就顶得上那十张皮子,我出八十两,咱们马上钱货两清!”
  
      掌柜的就要拿银子,那个大汉一拳砸在了桌面上。
  
      “嘿嘿,洪爷看上的东西,你也敢抢吗!”
  
      中年人笑道:“既然有人出了八十两,我也不能少了,一百五十两,十三给这位小兄弟银子!”
  
      果然是肥羊,张恪努力的装作不动声色,其实心里都乐开了花。
  
      正等着数钱呢,突然外面一阵骚乱,上百个蒙古大汉提着弯刀冲了进来,直接扑向了掌柜的。
  
      “就是他,就是这个骗子,他给咱们的银票都不能用,杀了他!”
  
      张恪两个还有那个中年人和大汉都被围在了中间,雪亮的刀尖对准了他们。
  
      “都是一伙的,全都杀光了,把东西都抢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