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二十五章 蒙汉对峙

第二十五章 蒙汉对峙


  
      老天爷就看不得人好吗?
  
      哪怕再晚半分钟,就能荷包鼓鼓的回家,偏偏不知道从哪冒出了一堆拿刀动枪的疯子。张恪不是轻易认命的人,他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上面。
  
      不过有人比他还快,就是那个被叫做“十三”的大汉,这家伙突然爆喝一声,一拳砸在了左面的桌子上。一寸多厚的硬木桌面愣是被砸得碎成了八瓣,大汉伸手抓起了两个桌子腿,像是一头猛虎,挡住了这些人。
  
      “你们这些鞑子想造反,先问问老子!”
  
      冲进来的蒙古人稍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人顶什么用,今天谁敢挡我们,都是死路一条。”
  
      “对,明狗无耻,用假银票骗我们,全都该死!”
  
      “别废话了,杀光他们。”
  
      这帮人鼓噪着一步步向前,大汉也被包围起来,他身后的中年人强作镇定,可是额头已经冒汗了。别管是谁,面对着一把把明晃晃的弯刀,恐怕这个滋味都不好受!张恪深知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只要一个冲锋,他们保准变成一堆碎肉。指望着那个大汉神勇无敌,显然不现实。
  
      自己的命自己救!
  
      张恪突然蹿起,一个健步踏上了柜台,居高临下,舌绽春雷地大喊一声:“听我说!”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有什么事情都找掌柜的说,我们就是普通的客人,和这家铺子没有一丁点的关系,还请你们分辨清楚。”
  
      中年人被张恪这一嗓子也喊清醒了,急忙说道:“十三别急着动武,事情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不要打糊涂仗。”
  
      为首的蒙古人穿着老羊皮袄,衣襟敞开,露出胸口一寸多长的护胸毛。牛眼一瞪,冷笑道:“没关系?我们辛辛苦苦背着皮子来到马市,结果就换来几张擦屁股都嫌硬的废纸,简直欺人太甚。所有的汉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该死!”
  
      蒙古人眼睛都红了,就像是一群要吃人的恶狼!
  
      张恪是欲哭无泪,这不是无妄之灾吗!猛地低头,正好看到掌柜的浑身哆嗦,躲在了桌子的下面。
  
      张恪气得鼻子都歪了,人家是找你的,竟然躲在了下面,想让老子送死啊!
  
      一伸手揪住了掌柜的衣领,猛地把他提到了桌面上。
  
      “掌柜的,人家找你的,你赶快把话说明白。”‘
  
      掌柜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嘴唇直哆嗦,憋了半天,哭喊道:“我冤枉啊,小店虽然没什么名气,可是从来不敢欺骗客人,尤其是蒙古的好汉,这简直是天大的冤枉,我冤死了!”
  
      “放屁!”为首的蒙古大汉咬着牙,他伸手猛地掏出了几张纸片子,狠狠的扔到了掌柜的面前。
  
      “还敢撒谎,这就是上午你给我们的银票,老子拿到了票号,他们说这家票号已经关了,根本不给换银子,还说不是骗人,汉人真是无耻,只有砍下你们的脑袋,你们才会说实话!”
  
      大汉叫骂着,张恪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些银票上面。
  
      和自己怀里的竟是一模一样!
  
      这些是假的,怕是怀里的也不是真的,难道王坏水还不甘寂寞,又出来作案了?张恪脑筋快速的转动。
  
      这时候蒙古人越聚越多,一个个摩拳擦掌,不用怀疑,几乎每年马市都有人被打死打伤,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小小的店铺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好战分子已经挤到了前面,准备着一拥齐上,把张恪他们都剁成肉馅!
  
      千钧一发,张恪突然眼前一亮,王坏水给的假银票说不定能变成护身符!
  
      “掌柜的,对不住了,保命要紧!
  
      ”张恪猛地抽出了短剑,架在了掌柜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被张恪的举动吓呆了,明明是蒙古人来袭,怎么不想着对付外人,竟然先内斗起来!
  
      大汉十三咬牙切齿,狠狠的啐了一口,“没有骨头的东西,你以为替蒙古人出了气,他们就能放过你吗?”
  
      张恪满不在乎的一笑:“我可不是替蒙古人出气,我其实和他们一样,都是受害者!”
  
      所有人都吃惊了,目光聚焦到了张恪身上。
  
      “请看!”
  
      张恪把掌柜的扔在了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三张银票,扔在了桌子上。
  
      “诸位蒙古的好汉,在下也被骗了,你们看看,这是一百五十两银子,一点不比你们少!这可是在下全部的家产,我恨不能把这个奸商生吞活咽了!”
  
      张恪说的咬牙切齿,比起蒙古人还要狠。掌柜的趴在了桌子上,看到了张恪掏出的银票,顿时瞪圆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仰天长嚎:“小兄弟,我什么时候给了你银票,你可不能胡说八道,陷害我啊!”
  
      张恪狠狠甩了掌柜的一个巴掌,“还敢抵赖,我们你是不想活了,就你这样的奸商骗子,不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都对不起天下人!”
  
      咬牙切齿的痛骂,比起蒙古人还要煽情,张恪这么一折腾,弄得蒙古人到不好办了,也分不清是敌是友,只能傻愣愣的站着,别提多尴尬了。
  
      为首的蒙古人走到了柜台的前面,看了看那几张银票。果然和他们的一般不二,全都是永昌票号的,三张就是一百五十两银子,真不是小数目!
  
      “嗯,小子,你说的是实话,看在你也被骗的份上,老子网开一面,可以不杀你了!”
  
      总算是取得了蒙古人的信任,这招曲线救国差不多赢了一半,张恪松了一口气,突然指着中年人和大汉说道:“他们两位也是过来交易的客人,一起放了吧!”
  
      “做梦!”蒙古人嗜血的舔了舔嘴唇,大喇喇的说道:“你小子要是不走,就和这些汉狗一起去死!”
  
      “鞑子,你们再多都是一堆土鸡瓦狗,十三爷爷从来没怕过你们!”
  
      十三浑身的腱子肉突然鼓起,一条条,一块块,像是一堆肉山,衣服都被撑开,猛虎摆出了狰狞的战斗姿态!
  
      “洪爷,跟在我的后面,十三带着你杀出去,区区几个鞑子算得了什么!”
  
      好霸道的硬功,只是脑筋有些坏了!多厉害的功夫也没法以一当百,眼下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蒙古朋友高义,愿意放了我,可是小的还有几句话说,当务之急除了杀人泄愤,还要把你们的损失找回来。审问掌柜的,把银子要回来,大家觉得怎么样?”
  
      张恪还不等他们说话,就恶狠狠的盯着掌柜的,厉声说道:“你这个无耻的奸商,还不赶快说清楚,小心你的狗头!”
  
      十三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无耻,竟然给鞑子做狗,还狐假虎威,简直可杀不可留!”
  
      中年人这时候倒是冷静下来,微微一笑:“十三,那个小子聪明着呢,咱们想要顺利脱身,全要靠他了!”中年人眼中满是赞许的神情。
  
      砰!
  
      短剑深深的潜入柜台,掌柜的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勉强打起了精神。
  
      “我怎么知道,今天早上我给他们的明明是白花花的银子,怎么就变成了银票!而且小兄弟你的银票真不是……”
  
      “别管我,说重点,你真没有给银票?”
  
      “当然没有!谁都知道蒙古人喜欢银子,他们拿着银票过来,分明是讹诈!”
  
      刀斧加身,张恪可不信掌柜的有撒谎的勇气,那这些银票是凭空出来的不成?
  
      领头的蒙古人脸上一阵尴尬,只能说道:“我们离开了你的铺子,有个人追了过来,他和我们说银票比现银方便,九十五两银子就能换一百两银票,我们就答应了!谁知道这些银票竟然是假的,那个人说他是你的伙计,是你让追着去的,还说是为了我们好!”
  
      这下子总算是明白了,掌柜的是欲哭无泪。
  
      “明明是你们上了当,被骗了银子,竟然怪到了我的头上。”
  
      蒙古人撇了撇嘴,霸道的说道:“反正都是你们汉人干的,账都要算得你的头上,赶快还银子!”
  
      张恪也是相当无语,他还以为是奸商无良,因此才拼命的表演,免得殃及池鱼,可是现在一看,掌柜的才是最倒霉的!
  
      哎,就让他再倒霉一点吧!张恪在心里说道。
  
      “掌柜的,破财免灾吧,不管怎么说,你不想当包子馅吧!”
  
      看着凶神恶煞,蛮不讲理的蒙古人,掌柜的哭丧着脸,只能乖乖低头取银子。
  
      张恪悄悄到了中年人和大汉的面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两位莫怪,在下实在是迫不得已!”
  
      中年人颔首笑道:“小兄弟高明,若非如此怎么能得到蒙古人的信任,小小年纪就把如狼似虎的鞑虏玩弄在手心,真是少年英雄。”
  
      “先生过奖了,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爱惜这颗脑壳!”
  
      掌柜的终于颤颤哆嗦的拿出了一大箱子银子,这些蒙古人一见,顿时眼睛都直了。
  
      为首的大汉眼睛都乐开了花,抓起沉甸甸的元宝,嘿嘿笑着:“还是白花花的银子好!”
  
      张恪和中年人都盼着能赶快拿着银子就走,好安全脱身。就在这时候突然外面一阵马蹄声音,紧接着有无数的人把店铺包围起来,原本趾高气扬的蒙古人被包了饺子。
  
      “所有人都听着,鞑虏胆敢在大明境内作乱,藐视王法,欺压良善,是可忍孰不可忍,给本官包围起来,别放走一个鞑子!”
  
      变起突然,屋里的蒙古人都被吓傻了。那个领头的突然瞪圆了眼睛,手里的银元宝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他咬着牙,一步步逼向了张恪。
  
      “臭小子,就是你故意拖延时间,才引来了这么多的明狗,我要杀了你!”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