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二十七章 不靠谱儿

第二十七章 不靠谱儿


  
      “草民叩见大人!”张恪偷眼看了一下王化贞,三十几岁,温文尔雅,只是眼角有些耷拉。
  
      张恪只看了一下,急忙恭恭敬敬的给王化贞磕头。
  
      王化贞强忍着激动,说道:“起来吧,随着本官过来,有些话要问你!”
  
      “是!”
  
      张恪急忙爬起来,跟在了王化贞的身后,就近来到了一家茶馆。王化贞疾步走进去,立刻下令把所有人都赶出去,就连身边的护卫都赶得远远的。
  
      王化贞都来不及坐下,直接说道:“快把东西给我!”
  
      张恪急忙双手奉上,送到了王化贞的面前。
  
      这件东西不大,只是三寸多长,黄铜制成,上面是庆云纹饰,正面写着五个大字:御马监太监。背面写着:忠字四十号。‘
  
      御马监的腰牌!
  
      看到了这里,王化贞脑袋翁的一声,差点摔倒在地。
  
      支撑大明朝的两条大腿,一条是文官把持的外廷,一条就是内廷的十万太监!御马监可是仅次于司礼监的实权衙门,毫不客气的说,从里面出来一条狗,到了外面都是哮天犬。
  
      更何况还有两个最要命的字:太监!
  
      别以为不男不女的都能叫太监,在整个御马监,能被尊为太监的只有三个人,掌印,监督,提督。论起身份就相当于外廷的兵部尚书和侍郎。
  
      王化贞才是一个小小的从四品参议,中间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这样的大人物在他的治下成了鞑子的人质,这不是要了命吗!
  
      “快说,这个腰牌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御马监的人?”
  
      你才是太监呢!小爷神枪无敌,双锤绝伦!
  
      张恪当然只敢腹诽,脸上还是诚惶诚恐。
  
      “启禀大人,小人不是什么御马监的人,这个腰牌也是小人刚刚拿到。”
  
      王化贞勉强平复了一下心绪,眼睛紧紧盯着张恪,一字一顿的说道:“年轻人,把你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说清楚!”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小人和兄弟去卖皮草,正巧遇上了两位京城口音的客人,一位姓洪,还有一位是高壮的汉子,似乎叫十三。我们正在商量买卖的时候,就冲进来一帮蒙古人,他们说被假银票给骗了,愣是要杀人泄愤,连我们这些客人都不放过。”
  
      “荒唐!”王化贞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些鞑虏真是野性难驯,全都该杀!说,继续说下去。”
  
      “遵命,那个叫十三的大汉想要和鞑子动手,但是小人以为双拳难敌四手,就劝解鞑子要先补偿损失,然后又说动掌柜的,让他破财免灾。就在鞑子已经答应了,准备拿银子走人的时候,结果军队就来了。鞑子受了惊吓,就把所有人绑架起来,充当人质了!”
  
      王化贞抓起了这个腰牌,问道:“这东西怎么到了你的手里?”
  
      “启禀大人,小人发现那位洪先生似乎有些不凡,鞑子放了我的时候,故意和洪先生告别,他用眼神示意腰上,小人故意借着拍肩膀的时候,避开鞑子耳目,从他身上拿下来的。”
  
      实际上张恪早就看出了洪先生可能是位宦官,他一个小人物面对官员放屁都不响,只能扯大旗作虎皮了,只是张恪也没有想到,这位洪先生身份比想象的还要高!
  
      王化贞在地上来回转了三四圈,嘴里骂骂咧咧,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文雅,其实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没法冷静。
  
      “不行,绝不能让鞑子挟持了洪公公,必须赶快救人!”
  
      王化贞转身要走,张恪急忙拦住,开玩笑,这个洪公公他可以不在乎,可是乔福还在吉达的手里呢,冒冒失失的救人,岂不是连乔福都给坑了。
  
      “慢!”
  
      “怎么,你想拦着我?”
  
      “启禀大人,小人有话想和大人说。”
  
      王化贞上下看了看张恪,这小子能从鞑子的手里逃出来,又能把腰牌带来,也是有些心机的,就听听他怎么说!
  
      “快说吧,本官时间不多。”
  
      “大人,洪公公如今在鞑子的手里,贸然救人要是逼得鞑子狗急跳墙,伤了洪公公,只怕谁都逃不了干系。另外,小人还有一个推测,不知道该不该讲?”
  
      “别啰啰嗦嗦的!”
  
      “嗯,小人发现里面的鞑子并非亡命之徒,他们也想安然离开,要是洪公公能为他们作保,这些鞑子说不定就能放了洪公公,可是洪公公即便是刀斧加身,也不愿意多说。而且在小人拿腰牌的时候,洪公公还嘱咐了一句,只让您一个人看到。”‘
  
      “哦!”王化贞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疑虑。
  
      “莫非,莫非洪公公有什么隐蔽的任务,不能暴露身份?”
  
      张恪没有吱声,这种事情王化贞肯定能想得清楚,堂堂的御马监太监绝对不会闲得跑马市来看风景。
  
      一想到这里,王化贞额头上的汗也冒了出来,这事情真的越来越糟糕了!
  
      不能暴露身份,还要把人从一堆鞑子手里救出来,这究竟该怎么办啊?
  
      正在王化贞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外面有人说道:“王大人,卑职有事求见。”来的正是白广寿。
  
      一见他进来,王化贞急忙问道:“白备御,鞑子有没有为难被劫持的百姓?”
  
      “王大人真是爱民如子,卑职感佩不已。卑职刚刚想了一个好办法,可以除掉这些狗胆包天的鞑子。”
  
      “讲。”
  
      “是,卑职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火箭,只要一声令下,乱箭齐发,就算射不死鞑子,也能烧死他们。卑职愿意亲自领着家丁,清剿残余的鞑子,让他们知道大人的神威。有了这场功劳,朝廷一定会嘉奖的,卑职要提前恭喜大人高升了!”
  
      “闭嘴,你给我滚出去!”
  
      王化贞骤然变脸,白广寿目瞪口呆,这位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化贞劈头盖脸,毫不留情的骂道:“猪头,鞑子手里有我大明的子民,当着这么多人,草菅人命,你还配做大明的官吗?再说了马市关乎重大,一旦上百人流血,朝廷必定追究,甚至停了马市。到时候功劳没有,罪过倒是跑不了!你这是在给本官挖坟,滚,给我滚出去!”
  
      白广寿心像是热火盆,结果泼头冷水,他可被王化贞给吓到了。大明朝的文贵武贱,这几句话差不多就宣判了他的死刑。白广寿魂儿都吓跑了一半,跌跌撞撞的向后退。
  
      “听了!被挟持的汉民要是死了一个,本官就要了你的脑袋!”
  
      白广寿顿时又一哆嗦,竟然绊在了门槛上,像是皮球一样,滚了出去。
  
      “哼,无谋无略,无勇无能,大明就是被这帮饭桶给害了!”
  
      王化贞气哼哼的坐在了位置上,脑袋一阵阵的发晕。又是鞑子作乱,又是内廷的太监,哪一样都要命,偏偏又都纠缠在了一起,更是一团乱麻,理不出头绪。
  
      王化贞想了半天,猛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张恪,就随口问道:“年轻人,你了解情况,有什么办法没有?”
  
      “启禀大人,恕我直言,大人想得太多了,此事只需秉公办理即刻。”
  
      “怎么办理?”
  
      张恪微微一笑:“鞑子闹事是因为假银票,只要找到那个骗子,大人当众处理了,蒙古人就有了台阶下,就会信任大人。有了信任一切就好办了,只当洪公公是个普通人,把他们赎回来即可!”
  
      王化贞听到了这里,终于眉头舒展,对啊!反正洪公公的身份也没有暴露,双方虽然剑拔弩张,但是好在没有死人。要是能顺利处理,就能转危为机,甚至能赢得各方的赞誉。
  
      不过转念一想,王化贞又皱起了眉头:“说得容易,可是马市这么多人,谁知道骗子张的什么模样,茫茫人海,又怎么寻找?”
  
      “大人,小人有五成的把握!”
  
      “当真?”
  
      张恪点点头:“那个骗子我见过!”
  
      “好,太好了!”王化贞一拍桌子,豁然站起。
  
      “年轻人,你要是办成了此事,本官一定重重嘉奖。”
  
      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王化贞带着张恪又来到了对峙的第一线。
  
      “对面的蒙古朋友,本官刚刚了解了情况,的确事出有因,不过你们攻击商铺,挟持人质也是太过鲁莽。本官现在就让这个年轻人帮着你们找到骗子,当街问案,还你门公道,你们以为如何?”
  
      吉达听到了这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恪这小子竟然真的改变了明人的态度,或许真有一线生机!
  
      吉达脑袋的飞速的旋转,说道:“大人,你们找骗子可以,但是要是找了三五天怎么办,我们岂不是都饿死了?”
  
      “这个?”王化贞为难的看向了张恪。
  
      张恪嘿嘿一笑:“吉达,只要一个时辰,我一定把人送过来!”
  
      “好,那就一言为定!”
  
      时间太短了,王化贞疑惑的看着张恪。
  
      “大人请放心吧,只要借给我一百个士兵,保证马到成功。”
  
      “好,本官就相信你。”说着王化贞一点手,叫来了一百个士兵。又把于伟良叫到了眼前,要不是这小子挺身而出,阻挡了白广寿,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王化贞是越看越欣赏,笑着说道:“打抱不平,有骨气,有血气,你也去帮着找出骗子吧,本官不吝赏赐!”
  
      “多谢大人!”总算是有了结好大人物的机会了,于伟良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跟着张恪辞别了王化贞,他急不可耐的问道:“兄弟,你真有把握吗?”
  
      “屁,大海捞针,我又没有孙猴子的本事,哪能找得着。”
  
      “啊!那你还敢打赌!”
  
      张恪突然呲着白牙,嘿嘿一笑:“找不到有什么,随便找个替死鬼,把脑袋打得万朵桃花开,姥姥都不认识,你说的是谁就是谁!”
  
      ……
  
      又是新一周了,求票票和收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