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四十五章 防火防盗防小人

第四十五章 防火防盗防小人


  
      许邦彦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受命巡视长城一线,防备鞑子偷袭。正巧遇上了吴伯岩带着归附的百姓进入大明地界。
  
      按照通常的情况,朝廷一定会派遣官员好生安顿归附百姓,可是眼下辽东大乱,朝廷拿不出钱,也没人愿意担这个苦差事,就草草的把人安排到大清堡。
  
      许邦彦弄清楚之后,顿时就是眼前一亮,他想往上爬,就需要战功,就需要脑袋。他当然没有本事去杀鞑子立功,可是杀良冒功又容易被人识破。
  
      偏偏这时候遇到了吴伯岩他们,这些百姓就在鞑子手下生活,发式改变了,饮食结构也有变化,从模样还有牙口上面看,和真的鞑子差不了许多。
  
      许邦彦就动了坏心思,想要杀人割头,去领取功劳。
  
      好在吴伯岩机灵,领着大家逃了出来,被马如峰接到了河湾村。许邦彦一路打听着,也赶了过来,正好在半路上遇到了万百川,一说情况,万百川简直乐疯了。他正一肚子气没处撒,立刻就当了狗腿子,领着许邦彦到了河湾村。
  
      许邦彦当然不会把张恪看在眼里,他撇着嘴冷笑道:“张恪,本官问你指挥佥事是几品官?”
  
      “正四品。”
  
      “那百户呢?”
  
      “正六品。”
  
      “哈哈哈哈,你小子不是棒槌啊,本官比你大了整整四级,你竟敢违抗本官的命令,简直不知死活!”
  
      张恪微微一笑,“许大人,在下的试百户还有正式批下来,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是个白丁,和你的差距天地之间。”
  
      万百川轻蔑的笑了一声:“还算你聪明,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一个蝼蚁,一脚就能碾死你!”
  
      张恪哈哈笑道:“万百户,的确在一些人眼里张恪连蝼蚁都算不上,不过这些人肯定没有你万百户,也,也没有许大人!”
  
      被一个小官屡次顶撞,许邦彦已经忍无可忍,他一把抽出了腰刀。
  
      “张恪,你别给脸不要脸!本官带着这么多的弟兄前面,只要一声令下,就能踏平小小的河湾村,你保护不了这些人,就算王化贞也保护不了他们!”
  
      许邦彦满不在乎的笑道:“小子,告诉你一个秘密,别看他们归附大明,可是朝廷没有登记造册,也没有派官员检验。算起来就是一群黑户,私自进入义州治下,本官杀了他们,就像是碾死一群臭虫,我看谁敢找麻烦!”
  
      许邦彦说完之后,仰天大笑,猖狂之极。一直在张恪身后的吴伯岩和岳子轩他们再也受不了了,吴伯岩攥着一条长枪,岳子轩抽出了砍刀,就连乔福也拿出了弓箭。青壮们没有武器,索性就拿起了木棒,一双双喷火的眼睛盯着许邦彦。
  
      吴伯岩走了两步,冷笑道:“狗官,你不是想杀人吗,那就看看咱们谁要了谁的命,反正小爷也不想活了,正好拉一个垫背的!”
  
      在许邦彦的身后,有个家丁急忙说道:“启禀大人,那个精瘦的小子就是蒙匪头子!”
  
      许邦彦点了点头,突然冷笑着说道:“张恪,你窝藏土匪罪名属实,本官念你年轻不懂事,可以饶你一命,还不快滚!”
  
      万百川也大声的笑道:“对,赶快滚,你要是还敢拦着,就连你一起治罪,别忘了你还有一家人呢!”
  
      他们说话之间,上百的官兵就涌了进来,把张恪围在了中间,他们一个个剑拔弩张,好像凶恶的小鬼。不得不说许邦彦手下的兵比起大清堡的凶悍多了。而河湾村这边刚准备组织军队,双方差距太大了!
  
      吴伯岩的手心冒出了一层细腻的汗珠,他盯着挡在前面的张恪,突然说道:“大人,您待我们天高地厚,我等铭记在心。只是狗官无耻,大人不必为我们冒险!”
  
      岳子轩也说道:“没错,大人,我们愿意拼死一战,哪怕到了阴曹地府,我们也感激您的恩情!”
  
      “放屁!”
  
      张恪毫不留情的说道:“你们给我听着,我张恪是河湾村的里长,是你们的头儿,我不点头,天王老子也别想动你们一根汗毛!”
  
      张恪迎着许邦彦的刀尖,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许大人,杀良冒功,残害归附百姓,一旦这事情暴露,还有义民敢投靠大明吗?就因为你们几个狗官的一己之私,就坏了辽东大局,你说说朝廷会放过你们吗?”
  
      “姓张的,你找死!”许邦彦猛地举起了雪亮的腰刀,冷笑道:“本来还想着看在王化贞的面子上饶你不死,没想到你竟然往死路上走,别怪本官不客气!”
  
      许邦彦举刀就要砍,这时候岳子轩、吴伯岩、乔福都红了眼睛,一起涌上来。
  
      “大人,我们拼了吧!”
  
      “一群土鸡瓦狗,本官会怕你们吗!”许邦彦高举着腰刀,只要往下一落,手下人就要冲进来大杀大砍!
  
      城里的上千人命悬一线,到了生死关头。
  
      张恪突然仰天大笑,旁若无人,大家都一头雾水。
  
      万百川气急败坏的吼道:“小子,你吓疯了不成?”
  
      “哈哈哈哈,我有什么好怕的,该害怕的是你们!”
  
      张恪突然把右手高高举起,猛地扯下袖子,在他的手腕上露出了一串楠木念珠。
  
      “许邦彦,许大人,有本事动手吧,杀了在下,看看你是什么后果!”
  
      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张恪的手上,尤其是万百川更是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一次张恪拿出了王化贞的横幅就让他灰头土脸,要是这次再拿出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那可就麻烦大了!
  
      当看到是一串念珠的时候,万百川的心突然放下了不少。
  
      “哈哈哈,我还当是什么呢,一串珠子而已,我能拿出一百串!张二郎你是想盼着佛祖保佑你吗?我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这些人都要跟着你陪葬!”
  
      张恪根本没有在乎他,而是冷笑着看了看许邦彦。
  
      “许大人,管好你的岳父,他这个疯狗的德行早晚得害死你!”张恪将念珠攥着手里,朝着许邦彦抛过去。
  
      “好好看着,你还敢不敢动手!”
  
      许邦彦手忙脚乱的接过了念珠,念珠做工极为精细,每颗上面都刻着佛像,他仔细看了看,连着七颗念珠在佛像的下面刻着字,许邦彦急忙揉了揉眼睛,小心的看着。
  
      司……礼……监……陈……矩……赠
  
      看到了这几个字,许邦彦的脑袋翁地一声,一下子就大了十倍不止,差点从马上摔下去。他又瞪圆了眼睛,看了好几遍,一点错都没有,这个念珠果然是从内廷出来的!许邦彦当即是顿足捶胸,把肠子都悔青了。
  
      要说面对着王化贞他还有一点办法,可是碰上了内廷,他这个指挥佥事可就不够看了!尤其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陈矩,更是万历眼前的红人,内廷十万太监的老祖宗。
  
      眼前这个小子有什么通天的本事,竟然能和内廷扯上了关系!
  
      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当众杀张恪啊,要是追究下来,别说他一屁股屎,就算是干净的,只要落到了东厂那也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许邦彦恨不得抽自己一百个嘴巴子,恨不得把万百川抽死算了!这根本不是踢到了铁板,而是提到了城墙。
  
      他双手颤抖,捧着念珠,哆哆嗦嗦从马上下来,到了张恪的面前,区区几步,他的额头就冒了汗水。
  
      “许大人,你热了吗?”
  
      “没,没有!”许邦彦双手捧着念珠,恭恭敬敬的送到了张恪的面前。
  
      “还请张老弟收好此物,愚,愚兄有些怕!”
  
      张恪微微一笑,将念珠又缠在了手腕上,许邦彦好像如释重负,长长出了口气。
  
      “许大人,你还要不要杀土匪?”
  
      “不,当然不会,我这就带人走!”
  
      “不送!”
  
      张恪转过身,都懒得看许邦彦一眼。
  
      许邦彦只能爬上战马,不过就在转身的一刹那,许邦彦眼中闪过一丝阴森的神色。许邦彦和他的虾兵蟹将都跑了。转瞬之间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河湾村又恢复了正常。可是每个人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的波浪。
  
      吴伯岩等人都存了死战的心思,哪知张恪拿出了一串念珠就吓跑了凶神恶煞一般的许邦彦。张恪除了待人友好,做事慷慨之外,又多了一道神秘的光环。
  
      吴伯岩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激动地眼中泪水涌动。
  
      “大人,您又救了大家伙,小的们无以为报,唯有上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
  
      数百人又都跪在了地上,砰砰磕头。大家都发自内心的认同了张恪。
  
      可是张恪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相反眉头紧锁,一脸的严肃。
  
      “大家赶快起来吧,我有事和大家伙商量!”
  
      众人纷纷起来,张恪叫着岳子轩、吴伯岩等人到了屋中。经过了这一次,他们已经不敢和张恪坐在一起了,全都躬身站立。
  
      张恪看着大家,突然苦笑了一声:“连你们都怕了,看来我真的用劲用大了!”
  
      大家伙互相看了一眼,全都不明白什么意思。
  
      “实不相瞒,我刚刚拿出的念珠是一位公公所赠,他是内廷的大人物!你们说此时的许邦彦会想什么?”
  
      乔福抢先说道:“还能想什么,准保是吓得魂飞魄散,小便**,敢得罪咱们,绝对没有好下场!”
  
      他说完之后,岳子轩和乔桂都跟着点头,不过倒是吴伯岩脸色有些凝重。
  
      “大人,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讲?”
  
      “说!”
  
      “启禀大人,大人有靠山,许邦彦明的不敢动大人。可是他和万百川都是劣迹斑斑,一旦捅出去只怕要身败名裂,抄家灭门。所以卑职以为他应该想着歪主意,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应该小心才是。”
  
      张恪点点头,说道:“没错,要是放在京城,有势力有靠山就能压住对方,可是辽东天高皇帝远,将门盘根错节,什么事情都敢干,不得不防。大家都听着,马上加固城墙,严防死守,青壮都给我操练起来,咱们要防火防盗防小人!”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