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六十章 恩师问罪

第六十章 恩师问罪


  
      唐毕来到了张家的小院前,一个月之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个坚毅的少年面对着堂堂百户,竟然大胆包天的挟持他的儿子,逼着百户大人低头!
  
      那份疯狂,那份高傲都让唐毕记忆犹新,从那时起他就知道这小子是个人物,只要能闯过这关,日后必定飞黄腾达。
  
      唐毕曾经这样想过,尽管他已经尽量高看张恪,可是事实还是要大大出乎预料。才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少年已经是大清堡的备御人选,也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蹿升之快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唐毕晃了晃头,整理一下衣衫,毕恭毕敬的叩打门户。
  
      “张大人,卑职求见!”
  
      唐毕话音没落,马彪就笑着跑了过来:“是唐大人吧,快请进,大人早就等着你呢!”
  
      唐毕迈步来到了屋中,只见张恪坐在一张简陋的书桌后面,面前摆着一大摞户籍黄册,正仔细的看着。
  
      “大人勤劳公务,卑职佩服。”
  
      “哈哈哈,唐大人太客气了,张某对民政是一窍不通,偏偏又要赶鸭子上架,不得不临时抱佛脚,总归不当睁眼瞎就好。日后治理大清堡还要多多仰仗唐大人帮忙,我有什么做错的,你只管说就是了!”
  
      张恪这话也不算是客气,他本来想着先从河湾村做起,摸索好了经验再说,哪知道王化贞直接把大清堡都推给了他。这副担子的确有些重,可是张恪也只能咬牙撑下来,毕竟手上的实力越强越好,哪怕噎死,也不能饿死!
  
      “唐大人,我向王化贞大人建议了,升你为副千户,做我的助手。”
  
      “多谢大人抬举,卑职一定竭力效忠大人!”
  
      唐毕已经在镇抚的职位上蹉跎了十来年,一直升不上去,结果张恪一句话,直接跳过了百户,成了副千户,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当初他还想着收张恪当家丁呢,现在一看真是不自量力!
  
      唐毕躬身施礼说道:“张大人,千户所无非管军管民两样事物而已,费不了多少事情。孙,孙大人这些年奉行无为而治,大清堡还算太平!不过卑职以为大人青春年少,又倍受上官看重,应当革除弊政,大有作为才是!”
  
      张恪心里清楚,唐毕说孙有光无为而治那是客气,实话实说就是尸位素餐,无所作为!好在老头良心还没有彻底坏了,又配合张恪保住了大清堡。王化贞已经上书让孙有光接替许邦彦的指挥佥事之职。
  
      只是这个指挥佥事和许邦彦不同,已经没了管军的权力,只是个吃俸禄的闲职。不过老孙已经很满足了,他年纪也大了,身体又不好,能高升两级,已经是心满意足。
  
      张恪笑道:“唐大人,其实张某也不是多事的人,可是如今是多事之秋,鞑子刚刚入寇,东虏建奴蠢蠢欲动,不为了别的,就算为了乌纱帽,还有咱们的身家性命,也要好好做事才是!”
  
      “大人说的是,卑职谨记。”
  
      “秦国讲究耕战立国,我朝设立九边也是屯垦戍边。我刚刚查了,大清堡周边所辖耕地七万多亩,如果算上荒地就要超过十万亩,可是即便算是河湾村的一千人,总人丁还不到三千五百,地广人稀,正好适合开垦土地,多种粮食。我准备开春就大干一场,唐大人以为如何?”
  
      唐毕急忙笑道:“大人所言自然是正理,只是还有一点不便。”
  
      “唐大人直说吧。”
  
      “想要屯垦有三大难题,第一就是鞑虏和土匪不是袭扰,百姓辛苦劳作一年,往往颗粒无收,长此以往也就没了心气;第二是屯垦所需农具、种子、耕牛等物,要是没钱恐怕也不成;至于这第三点吗,就,就是……”
  
      唐毕犹犹豫豫,张恪哈哈一笑:“就是官吏盘剥无度,老百姓有了田就要负担劳役兵役,官府多如牛毛的税收能逼得他们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
  
      唐毕尴尬的说道:“大人英明!”
  
      张恪在地上走了两圈,想了想笑道:“唐大人,这些事情张某都会想办法解决,你就先拟一份屯田的方略出来,把大清堡的百姓,需要的物资,能开垦的田地都算清楚,有备无患。等到朝廷的正式任命下来,咱们就立刻大展拳脚!”
  
      唐毕还不到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也想着有一番作为。虽然屯田难度不小,可是张恪上有王化贞的支持,而且手下兵丁也极有战斗力。一百来颗鞑子脑袋可没法作假!
  
      他还清楚的记得就在两天之前,从河湾村来了两驾马车,拉得满满的都是人头,王化贞亲自出城观看,锦义参将周雄和广宁游击孙得功围着马车啧啧称奇!
  
      有人亲自验看,一共九十三颗鞑子人头,全都货真价实,童所无欺!
  
      这么多鞑子的脑袋,别说区区的一座小堡,就算是大明出动几千的士兵也未必能砍得下来。
  
      百姓们看到了人头全都欢欣鼓舞,拍手称快。就连一直看不起张恪的孙得功都不得不收敛起狂傲的姿态。在军中还是拳头第一,有本事杀这么多鞑子,放在哪都要竖起大拇指!
  
      王化贞就更别提多高兴了,有了这些人头,所有人的嘴巴都能堵上,谁也不敢攻讦他,甚至还要大肆的夸奖赞许。
  
      难得的兴奋,王大人亲自敬了张恪三杯酒,然后对着大清堡上千口百姓许诺,要保举张恪出任大清堡备御之职。
  
      随后王化贞带着人头兴冲冲的回到广宁,向朝廷报功。
  
      大清堡的百姓也都知道是张恪救了他们,如今又成了他们的长官,黑压压的跪倒了一大片,磕头拜谢,那场面简直太壮观了!
  
      唐毕敢说张恪在百姓心中的威望绝对是空前的,跟着这样一个年轻人,的确是前途光明。
  
      唐毕笑道:“大人有命,卑职这就去准备,这些黄册上的东西都是虚应故事,与事实多有不符的地方,卑职准备仔细跑一遍,把家家户户的情况弄清楚。一个月之后给大人把方案拟出来。”
  
      “好,唐大人办事果然细心!”
  
      唐毕起身要走,突然又站住了。
  
      “对了大人,卑职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和大人说。”
  
      “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孙大人已经准备动身去义州了,他的宅子就空了下来。正好您的家也有些破旧了,不如就搬过去吧!”
  
      张恪抬头看了看低矮的天棚,几乎要倒的土墙,的确应该换个家了!
  
      “哈哈哈,替我谢谢孙大人的美意,只是按照朝廷的速度,要两个月任命才能下来,最快也是一个月。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过年了,我现在搬过去,难道让孙大人在外面喝西北风吗?”
  
      “大人说的是,只是这里太简陋了,您荣升备御,过年了总要迎来送往,没有个体面的宅子不行啊!”
  
      其实张恪到无所谓,不过一想老娘,还有小雪和妹妹卉儿,张恪就不忍她们再受苦了。
  
      “这样吧,万百川不是死了吗,他的宅子给我买下来吧。”
  
      唐毕顿时笑道:“万百川的宅子的确不错,他罪孽滔天,您能看上他的宅子是帮他赎罪,哪用得着买啊,卑职这就把万家的人轰走!”
  
      “哈哈哈,不必如此,要不是当初万百川逼着我还债,说不定也没有张恪的今天。”
  
      说着张恪从怀里掏出了一锭元宝,笑道:“这是二十两银子,也算是我和万家了了一桩事!”
  
      万百川的宅子当然不止二十两,张恪不过是给他们一点活命钱,不至于饿死罢了!其实在唐毕看来,一人有罪祸及全家,根本不用给什么银子,不过张恪既然说了,他也只能照办。
  
      送走了唐毕,第二天还在病中的万安亮就被赶出了家门,一辆破牛车,万家十几口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离开了大清堡。
  
      宅子又拾掇了两天,焕然一新,沈氏和小雪她们也从河湾村回来了,一看新宅子,也是吓了一跳。
  
      “恪儿,这么大的宅子娘住不惯,我还是回咱们家!”
  
      小雪紧紧拉着沈氏的手,说道:“恪哥,我,我怕迷路,我跟着娘!”
  
      张恪笑着刮了一下小雪的琼鼻,笑道:“不过是三进的院子,我们家小雪就能迷路了?”
  
      “人家就是笨丫头吗!”
  
      “哈哈哈,娘,我知道您念着我爹留下的老宅子,不愿意搬。您放心咱们在这先过这个冬天,转过年我把老房子重新翻修一下,咱们都搬回去!”
  
      “那还成!”沈氏终于露出了笑脸,拉着小雪欢欢喜喜的进了新宅子。
  
      张恪搬家,孙有光、唐毕等人全都到了,就连周郎中和谢总旗也都赶了过来,谢总旗帮着张恪打开了城门,论功行赏,他也要高升一步,接替唐毕的镇抚之职。至于周郎中则是被张恪聘用,担任军队医官。
  
      总之大家都有所获,雨露均沾,一个个喜气洋洋,就好像提前过了年一样。
  
      张恪站在门口欢迎这些客人,脸上的肉都笑僵了,好不容易把大家都接了进去,转身也要进门。
  
      “永贞,你好威风啊!”
  
      张恪一听皱起了眉头,除了王化贞还没人这么称呼他呢!
  
      猛地回头,只见一个一身褐色长衫的老者站在面前,头戴着四方巾,穿着一双厚底的夫子履,一手缕着胡须,一面怒目而视的盯着他!
  
      张恪脑中快速一闪念,老师!洪敷敎!
  
      他急忙抢步走来,脸上带着笑容。
  
      “恩师,您怎么来了,学生给您见礼。”
  
      哪知道洪敷敎竟然不假辞色,冷哼了一声:“起来吧,跟我过来!”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