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六十一章 绝命书

第六十一章 绝命书


  
      大清堡上下凡事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大厅坐不下,院子里搭起来棚子,每个进来的都眉开眼笑,跟过年似的。
  
      可偏偏就有不开眼的,一个家伙脸黑的像是锅底,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碰到了人连打声招呼都不会。
  
      “你是谁啊,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备御大人的府邸,你再乱闯小心抓了你!”
  
      “有本事让他来抓我!”
  
      张恪正好紧跟着跑进来,就有人说道:“大人,这个人太无礼,我们教训教训他!”
  
      几个人举起拳头就要打,可把张恪吓坏了,急忙摆手:“大家不可无礼,这位是我的恩师,万历四十一年的进士洪敷敎洪大人。”
  
      洪敷敎?进士!
  
      一句话乱哄哄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大家全都瞪圆了眼睛看着。
  
      进士!那可是读书人的极品,文曲星下凡!
  
      有人赶紧揉眼睛,可要仔细看清楚!
  
      普通人这样,就连孙有光也不例外,他早就听说过洪敷敎的大名,那可是辽东为数不多的进士之一。他也想着沾沾仙……额不,是文气,只是可惜没有门路,没想到这位竟然跑到张恪家里来了。
  
      孙有光脸上的肥肉颤抖,急忙忙过来施礼。
  
      “下官大清堡备御孙有光见过大人!”
  
      洪敷敎看了孙有光一眼,微微点点头:“老夫算不得什么大人,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张恪,你给我过来!”
  
      “是,老师有什么吩咐?”
  
      洪敷敎黑着脸说道:“找个清净的地方,我不想当成耍猴的。”
  
      “老师这边请。”
  
      张恪毕恭毕敬,小跑着在前面领路,洪敷敎怒气冲冲的跟着。这爷俩快步走向了跨院,直到他们消失在眼前,院子里的这些人才大眼瞪小眼,弄不明白。
  
      唐毕轻轻拉了拉孙有光的袖子,低声问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看这位洪大人怎么不高兴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孙有光叹口气,说道:“没看见啊,我把脸都笑僵了,人家连正眼都不看我!有什么倒霉事啊,都找张二郎兜着。”
  
      ……
  
      跨院书房,窗明几净,大大的炭火盆,透着浓浓的暖意。
  
      洪敷敎一言不发坐在了正中间,张恪也没有说话,而是给老师倒了一杯茶,然后乖乖的垂手站立!
  
      张恪继承了前世的记忆,也更加清楚什么叫做天地君亲师!在他的脑袋中最多的不是老娘,也不是媳妇儿小雪,而是这位洪先生!
  
      老师的耳提面命,微言大义全都在脑中历历在目。虽说张恪不想走科举的路子,但是并不妨碍他对老师的尊重,更何况要没有老师,就遑论和王化贞扯上关系了。尽管“第一次”见面,可是张恪从心里感激老师。
  
      “恩师,弟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老只管说出来就是,弟子一定改过!”
  
      “哼,儿大不由爷,更何况老师啊!”
  
      张恪一听,急忙深深一躬,惶恐的说道:“恩师,弟子入学第一天就记住了一句话,天覆之,地载之,君上父母师长恩任养育教导之,呵护之。弟子既然拜在恩师门下,就该听从恩师教诲,如果恩师觉得弟子有错,可打可骂,弟子毫无怨言!”
  
      面前就是自己最出色的弟子,听着剖肝沥胆的话语,洪敷敎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有痛惜,也有欣慰,还有不解!
  
      半晌叹道:“永贞,你既然记得这话,那为师给你上的第一课可还记得?”
  
      “记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说得好啊,可是你怎么忘了?”洪敷敎一听又生气了,猛地一拍桌子,震得茶壶茶碗乱响,指着张恪厉声说道:“听说你投军了,还当了百户,又要升任备御了,好大的官职,好大的威风!”
  
      张恪急忙说道:“恩师,弟子的确投了军,要不了多久弟子或许就能升任千户,成为大清堡的备御。不过!弟子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什么了不得的官,弟子反而是更加诚惶诚恐。”
  
      洪敷敎长长出了口气,点头说道:“亏你还明白?卫所的世袭官职算什么,哪怕是到了指挥使一级,面对着一个县令也要低声下气。文贵武贱,天下都如是!老师和你说这些,是觉得你很有天赋,科举一途正适合你,何必放着阳关道不走,非要走独木桥呢!”
  
      张恪算是明白了老师愤怒的原因,敢情是觉得自己走错了路,成了失足青年吧。
  
      “恩师,弟子愚鲁,连秀才都考不上,不敢奢求科举出头。”
  
      “胡说八道!”洪敷敎沉着脸说道:“是为师有些话没讲清楚,想考秀才不难,就连举人也不是难事,为师是想让你考进士。我故意没教你八股时文,就是怕你考上了就得意忘形,不知道刻苦用功,年轻人吃点苦头没啥不好的!”
  
      不好,大大的不好!张恪在心里暗暗腹诽这位老师,你要是教了,宝贝徒弟也死不了,我这个冒牌货还不一定穿越到哪里呢!
  
      洪敷敎不知道张恪的腹诽,还自顾自的说道:“世人讥讽八股者大有人在,殊不知八股就是个容器,对了,就像眼前这个茶杯。一样的茶杯摆一大排,每个考生的文章就是一杯茶。有人是铁观音,有人是龙井,当然也有人是茶叶末子,难以入口。永贞,你觉得这科举什么最重要呢?”
  
      张恪想了想说道:“恩师,按照您的话,还是要沏一杯好茶,也就是要把文章做的花团锦簇,言之有物!”
  
      “哈哈哈,还是没悟啊!”洪敷敎笑道:“为师刚刚说了,有人沏的茶是铁观音,有人沏的是龙井,这两种茶怎么分高低啊?无非就在喝茶人的喜好而已,摸对了考官的思路,投其所好,自然无往不利。”
  
      洪敷敎说的顺嘴,张恪却瞪圆了眼睛,印象中恩师一贯是不苟言笑,为人方正,怎么讲起了投机取巧的事情这么在行!
  
      洪敷敎微微一笑:“怎么,你是不是觉得为师这么说不是君子所为?”
  
      “弟子不敢!”
  
      “不用客气,咱们师徒说心里话,这就是无耻!就是曲意逢迎!想考科举就必须学会这些!为师此次进京,一来补了官职,二来也了解一下朝廷的动向,看了一番,为师只得出了四个字,永贞你不妨猜猜。”
  
      “繁花似锦?”
  
      “一团乱麻!”
  
      洪敷敎毫不客气地说道:“天子怠政,内忧外患,群臣争相结党营私,有浙党、齐党、楚党、宣党、东林党,诸党林立,争斗不休。天下之大,几无一片净土!永贞,我辽东地远民贫,文风衰败,历年能中进士者寥寥无几,势单力孤。永贞为师知道你心怀大志,想要造福桑梓,你就应该好好读书,磨砺八股,再多了解朝廷政权诸公的文风,揣摩明白,吃透了,为师敢保你一定高中。只有考中进士,才能真正一展拳脚!”
  
      洪敷敎拍着张恪的肩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永贞,大明是以文御武,兵马、钱粮、刑名、军械,全都握在文官之手,哪怕成了总兵一级的武将,也不过是文官马前的一个卒子而已,更遑论不入品的备御!为师说的或许不好听,可是这就是事实,没法改变分毫。你要是不想被人使唤,不想屈居人下,就该走科举正途,为师不会害你的!”
  
      类似的话王化贞也说过,可是洪敷敎说的更透彻,更直白,如果大明王朝能延续下去,哪怕是熬白了头,读书读到吐血,张恪也会削尖了脑袋成为士大夫的一员,从此以后步入统治阶级。
  
      张恪耐心听老师把话说完,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的确是为自己着想,被人关心着就是一种福气!
  
      “恩师所说都是金玉良言,只是弟子想把这段日子的经历和您老说说,不知道您想不想听?”
  
      “说吧,为师也想知道怎么好好的就要投军了。”
  
      张恪当即点点头,把从自己病倒被逼债,一直到广宁,再到如何打败鞑子,如何升任备御,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他讲得平静,就好像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可是洪敷敎却心绪翻腾,好像在听传奇小说。短短的时间,自己这个弟子竟然在鬼门关转了好几圈,又救了那么多人,立了大功!让他既欣慰,又羞惭。光是听说张恪投了军,就怒气冲冲的来问罪,竟然没有弄清楚缘由,实在是鲁莽。
  
      尤其是听到了万百川和许邦彦这样的武官时,洪敷敎更是咬牙切齿。
  
      “该杀,该杀!如此害民的昏官,杀了他们算便宜的,该株连三族!”
  
      张恪嘿嘿一笑:“老师嫉恶如仇,弟子极为钦佩。”
  
      “呵呵,真是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是为师想得不周,该向你道歉啊!”
  
      张恪急忙摆手:“恩师万万不要折煞弟子了。弟子这些天也在时时想着,科举固然好,可是辽东是弟子的家,身边都是家乡父老。前有建奴,旁有蒙古,辽东之局危如累卵。固然考中了科举,可以一步登天。但满朝文官都是两榜进士,多张恪一个不多,少张恪一个不少。可是就在大清堡,就在河湾村,几千人的生死福祸就在弟子的手里,弟子不能撒手不管!”
  
      洪敷敎眉头紧锁,张恪说的当然入情入理,可是眼睁睁看着弟子投军,他还有些犹豫。
  
      “永贞,要是考中了进士,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哈哈哈,恩师,朝中官员有能做到的,有做不到的,弟子就专门做别人看不到想不到的顾及不到的事情!”
  
      张恪一番话说完,洪敷敎彻底沉默下来,师徒两个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
  
      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马彪在外面焦急的喊道:“大人,大人,有人从辽阳带来了书信,要面呈大人!”
  
      ……
  
      又卡住了,下面是个重要的情节,脑仁疼……求大家票票刺激一下啊……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