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六十六章 你敢杀吗

第六十六章 你敢杀吗


  
      “啊!”
  
      参将何光先猛地感到不妙,他急忙回头,一支箭贴着肩头擦过,火星子乱冒,一条胳膊都麻木了,手里的刀更是差点掉在地上。
  
      “谁,哪个狂徒敢袭击本官,给我抓起来!”
  
      围在四周的士兵全都急忙回头,就在这时候,三匹战马先后越过了士兵的头顶,张恪一马当先,冲到了行刑台的下面。
  
      手中提着武士刀,三步两步就到了台上,杨龙和乔福也都跟着,站在了张恪的两边。
  
      变起突然,谁都没有料到还有人敢闯法场。
  
      这不是话本小说,你有多少的能耐冲破千军万马!
  
      何光先像是疯了一样,大声的吼道:“快,把这些狂徒给我拿下,一个都别放过!”
  
      乔福朗声大笑:“狗官,小爷刚刚故意射偏了,不然你还能在这喷粪吗?”
  
      “反了天了!”何光先气急败坏,好不容易能干掉张峰这个祸根了,竟然冒出了几个小崽子坏事,还敢冲他射箭,简直把他堂堂参将踩在了脚底下。
  
      “小畜生,你们是哪里来的,敢来劫法场,真是找死!来人,给我乱箭射死他们!”
  
      张恪轻蔑的看了上蹿下跳的何光先一眼,冷笑道:“这位大人,没到午时三刻就急着杀人灭口,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丑事!”
  
      “兔崽子,老子剁碎了你!”
  
      何光先带着人就往上冲,坐在断头台的张峰刚刚都闭了眼睛等死,突然有人冲进来,也吓了他一跳。
  
      “是你们!”
  
      张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着弓箭的不正是乔福吗,还在大清堡的时候,这小子两筒清鼻涕,像是小跟屁虫一样天天缠着自己。
  
      至于中间的那个就更熟悉了,这不是二弟张恪吗,他一个书生怎么也拿起了刀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变成狗最新章节,这是在做梦吗?
  
      张峰猛地看到了杨龙,突然声色俱厉。
  
      “杨龙,老子不是告诉你不要胡说八道吗?你小子到底听没听到?”
  
      杨龙紧握着手里的腰刀,头也不回的说道:“大哥你放心吧,二爷会救你的!”
  
      “放屁,就你们三个能拼得过千军万马,还不赶紧滚蛋!”张峰是真急了,可不能买一个搭三个啊!
  
      “张恪,你不想咱们家断根了,就赶紧走!快走!”张峰扯着嗓子大喊。
  
      张恪猛地一回头,既熟悉又陌生的影子出现在了面前。
  
      到底是亲兄弟,又在生死场再度重逢,饶是张峰性子刚强,也忍不住落了泪水。
  
      倒是张恪没心没肺的笑道:“哈哈哈,大哥,你看看周围,我们还能跑吗?”
  
      张峰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摇头叹道:“唉!你不该来啊!”
  
      “大哥,你放心吧,咱们都不会有事的。”
  
      他们正在说话,何光先已经叫来了弓箭手,指着几个人说道:“快,给我射死他们,一个不留!”
  
      他的话还没落地,就听有人喊道:“好大的威风啊,他们是本官的部下,你也敢杀吗?”
  
      何光先猛地回头,只见一个四十左右的人在一群骑士的簇拥之下,站在了法场外面。这个人没见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大官,敢阻止自己杀人,那就不客气了。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管老子,连你一起杀了!弟兄们,把他们也包围起来,全都一起射死!”
  
      洪敷敎面带着冷笑,猛地从怀里掏出了大印,托在手上。
  
      “本官是新任辽海东宁道监军佥事洪敷敎,你们谁敢动手!”
  
      洪敷敎声音响亮,传出去老远,这下子不止何光先大惊失色,就连监斩台上的巡抚周永春,按察副使葛春芳,总兵尤世功,李光荣等人全都站了起来。
  
      一个个面面相觑,尤其是按察副使葛春芳更是脸色铁青。
  
      “周中丞,真是洪敷敎吗?”
  
      周永春点点头:“的确朝廷下了公文,只是没想到,还不到十天的时间,他竟然到了辽东,真是够快的!”
  
      葛春芳脸上的肉抽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惊恐,三角眼中又闪过荼毒的光。
  
      “中丞大人,洪敷敎不过是监军佥事,官位还在下官之下,处决人贩的事情是我们定下的,他有什么置喙的份儿!大人您立刻下令,赶快杀了张峰,可等不得啊!”
  
      总兵李光荣也急忙抱拳说道:“中丞大人,葛大人说的没错,应该立刻行刑!”
  
      这帮人都逼着动手,可是周永春脸色也不好看,洪敷敎毕竟是进士出身,又是新官上任,最好不要弄僵了。尤其是还不清楚洪敷敎的态度,就该不能贸然树敌。
  
      “葛大人,洪大人刚刚到辽东,或许有些情况还不知道,我们过去和他见见面,有什么误会说一说,我想他会理解的。”
  
      周永春带着头走向了断头台,后面的文武都只能跟着。葛春芳故意慢了一步,对着李光荣低低的声音说道:“李总兵,只有杀了张峰,才能把案子压下去,不然查下去什么结果,你我都清楚!”
  
      李光荣急得满脸通红,说道:“我的葛大人,卑职哪里不知道啊,好不容易支走了贺世贤,竟然又冒出一个洪敷敎。中丞大人又不下令,我能怎么办!”
  
      葛春芳眼珠转了转,突然冷笑道:“谁说没下令,刚刚不是扔了令箭吗,都是何光先这个笨蛋拖拖拉拉的,让他赶快动手!”
  
      李光荣顿时眼前一亮,可是还有些犹豫。
  
      “葛大人,要是洪敷敎追究……”
  
      “我担着!”葛春芳咬着牙说道。
  
      李光荣急忙点头,这时候周永春已经带着人到了洪敷敎的面前。
  
      “哈哈哈,洪大人,来的好快啊,本官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洪敷敎身为下官,一看周永春一身的红袍,宛如鹤立鸡群,就知道他是巡抚大人,急忙深深一躬。
  
      “中丞大人,下官来的鲁莽,还请大人不要见怪!”
  
      “不怪,不怪,洪大人随本官去府衙吧,诸位同僚也好给洪大人接风洗尘,这往后咱们就要一同共事,相互扶持吗!”
  
      “慢!”洪敷敎微微一笑:“中丞大人,下官有一事不解,为何各位大人全都来到了法场,这要斩之人是谁,又犯了什么罪,怎么惊动了所有人啊?”
  
      周永春略一沉吟,身后的葛春芳急忙冷笑道:“洪大人,你有所不知,犯罪的乃是把总张峰,他盘剥商人,逼死良善,又造成军队哗变,罄竹难书,按照大明律法,应……当……斩!”
  
      斩!
  
      一字出口,后面的李光荣急忙向何光先摆手,何光先也明白过来。
  
      这时候张恪他们已经下了断头台,来到了洪敷敎的身后,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状况。就在这时候,何光先咬咬牙,一个健步冲上了断头台,把腰刀高高举起。
  
      “卑职奉命杀人,受死吧!”
  
      腰刀闪着寒光,迅速劈下!
  
      “啊!”
  
      正在说话的洪敷敎和周永春都吓了一跳,不过周永春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死就死吧,一死百了!
  
      张恪眼角都要瞪裂了,暗骂自己疏忽,怎么就没想到狗急跳墙呢!
  
      乔福更是抽出了弓箭,不过不管他们怎么着急,离着断头台都有十来步,已经来不及了。
  
      大家就见到寒光闪动,紧跟着砰地一声,有人痛叫着摔倒了断头台的下面。
  
      再看去,一个昂藏大汉傲然挺立在断头台上,正是张峰!
  
      本来张峰以为自己死定了,哪知道二弟竟然从天而降,他一下子就燃起了求生的火焰。见何光先动手,张峰虽然被绑着双手,但是功夫犹在。猛地蜷缩身体成了一个球,就地一滚,躲开了致命的一刀。
  
      张峰正好滚到了何光先的脚边,猛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蹿起来,脑袋撞在了何光先的下巴上。全身力气都用上了,顿时这位参将大人就坐了云霄飞车,痛叫着摔出一丈,重重的摔在地上。
  
      张峰撇着嘴冷笑道:“姓何的,可惜啊,你还没福砍老子的脑袋!”
  
      张峰说着双膝跪在地上,冲着洪敷敎大声喊道:“大人,我冤枉啊!”
  
      这时候张恪和乔福他们都冲了过来,把张峰保护在了中间。
  
      张恪更是怒火中烧,大声喊道:“诸位大人,军中的弟兄,沈阳的百姓,大家看得清楚,他们急着杀人灭口,张峰冤枉啊!”
  
      “张峰冤枉!”
  
      “张把总冤枉!”
  
      张恪这一嗓子喊出去,法场外面也响起了震天响的吼声,足有一百多个张峰的部下一起跟着大喊,声震法场。
  
      巡抚周永春顿时皱起了眉头,沉着脸说道:“洪大人,张峰一案已经查实,证据确凿,你还是不要横生枝节了!”
  
      洪敷敎急忙躬身施礼,哈哈笑道:“中丞大人,下官初来乍到,对案情是一无所知。”
  
      “那你拦着杀人干什么?”葛春芳顿时瞪圆了眼睛。
  
      洪敷敎微然一笑:“案情下官不懂,可是朝廷的规矩一清二楚!”
  
      “什么规矩?”
  
      “请问这位大人,张峰身为把总,犯罪之后是否上奏朝廷,圣上是否勾结了案犯!”
  
      葛春芳楞柯柯的说道:“案卷正准备上奏朝廷呢,只是眼下临近年关,大家都忙,一个小小的把总,杀了就杀了,值得大惊小怪吗?”
  
      他这话一出口,周永春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心说憨娃子,你上当了!
  
      果然洪敷敎顿时疾言厉色,大声说道:“我朝太祖规定,武官犯罪一律要奏请提问,可没有规定品级,也就是说即便小如把总,没有朝廷的批准,也不能随意审讯,更遑论开刀问斩!”
  
      洪敷敎随即微微一笑:“诸位同僚,你们一心要杀人,下官也不敢管,可是我提醒你们一句,大明律法还规定了武职当奏不奏的,要处以绞刑的!”
  
      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脖子全都冷飕飕的!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