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六十九章 喝茶也能办大案

第六十九章 喝茶也能办大案


  
      来的时候王化贞就说过,要想救人最好要惊动皇上,张恪心里还没有谱儿,毕竟洪清泉只送给他一串念珠而已,能不能帮着办事,还不一定。
  
      可是现在有了这个腰牌,张恪顿时就有了把握。
  
      试想内廷的人,给建奴走私物资,反过头还要诬陷自己人。这事要是传出去了,皇帝还有脸面吗?前线的将士又该怎么想,替你老朱家守卫江山,结果你的奴才反而去资敌。老百姓可不敢是不是皇帝的意思,总之太监干得鸟事,背后一定是皇上!
  
      真到了那个时候,不杀一个血流成河,怎么向天下臣民交代,不彻查清楚,还有什么脸当这个君父!
  
      张恪把其中缘由简单的说了几句,张峰顿时燃起了希望。
  
      “二弟,真有活路啦?哈哈,赶快去告诉洪大人他们吧!”
  
      “大哥,这事可不能告诉他们,就咱们哥俩知道,走漏了一个字,不光咱们麻烦,甚至可能连累他们。”
  
      张峰急忙点头,两兄弟又回到了正厅。
  
      洪敷敎一看张恪回来,笑着说道:“永贞,我刚刚和贺总兵商讨一番,为师觉得有两个方面要查,第一是军中,金生不会无缘无故的帮着调换货物,一定有蛛丝马迹可循。另外一点说货物是军粮,有因为军粮引起了哗变,这军粮肯定有记录可查,不能胡编乱造,我马上就去查往来的记录。”
  
      张恪说道:“还是恩师敏锐,弟子刚刚和大哥也商量了,运送物资的商队也很值得怀疑,我立刻去查找。”
  
      洪敷敎听了听,说道:“那好,咱们就兵分三路,抓紧时间,每天掌灯时分碰头,汇总所得!”
  
      大家商量妥当之后,立刻分头行动,贺世贤开始自查部下的问题,老贺是一个粗人,要不然也不会让人家神不知鬼不觉的换了货物。不过好在他听得进去建议,有洪敷敎指点一番,贺世贤也查的有模有样,第一天就抓起了五六个人,严刑拷打。
  
      洪敷敎更是到了衙门之后,立刻调集材料,拼着命的找漏洞。
  
      他们都忙的不可开交,反而真正应该最关心的张恪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带着乔福和杨龙竟然找了一个茶楼,喝茶看景。
  
      “这个雀舌真不错,还是当年的新茶,能在辽东喝到这么好的茶,不容易啊!”
  
      张恪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喝了口茶,任由香气弥漫在舌尖,别提多享受了。
  
      “你们也都别看着了,赶快喝吧,凉了就不好了。”
  
      乔福瞪着张恪,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你大哥出事了,还有闲心喝茶!乔福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抓起来猛灌起来,一杯茶都喝干净了。
  
      “哼,有什么好喝的,某些人都喝得丢了魂儿,忘了正事了!”
  
      张恪当然听出乔福的不满,他也不吱声。
  
      这时候小伙计过来续水了,他提着铁壶笑道:“还是您懂茶,这雀舌要十六的黄花大闺女起早采了,用舌尖含着,一两茶叶一两银子。沈阳这么多茶楼,除了我们这儿,别的地方都没有。”
  
      张恪满脸含笑:“小二哥,说起来你们这茶楼的确不像北方的风格,细腻清秀,有股子水乡的味。”
  
      “哈哈哈,客爷,您真是好眼光,实不相瞒对面的天瑞轩是辽东第一富商金万贯,金公子的产业,来来往往,多少江南的客商都要拜会金公子,我们这个茶楼啊,就是专门给这些客商准备的,没江南味真不成!”
  
      “这金公子真是好大的事业啊,他经常在吗?”
  
      “客爷,您想拜见金公子吧?告诉您,金公子很少过来,经常在天瑞轩的是朱金水,拜见朱爷也是一样的,他们两家关系好着呢。”
  
      小伙计说着,转身去服侍别的客人。张恪还在喝茶,看着街景。
  
      杨龙再也忍受不住了,他豁然站起,冲着张恪抱拳拱手。
  
      “二爷,你是张峰大哥的弟弟,按理说我姓杨的不该多嘴,可是咱们都泡在茶楼两天了,什么正事不干,你就盼着张峰大哥挨刀吗?”
  
      张恪看着杨龙,微微一笑:“杨兄弟,你怎么就知道我没在办正事!”
  
      “哼,天天喝茶,和伙计客人闲扯淡,这是什么正事?”
  
      “哈哈哈,杨兄弟,你看着吧,我就靠着喝茶把人救了!”张恪说着站起身,笑着往窗边走去。
  
      杨龙看了看乔福,鼓着腮帮说道:“他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一个大饭桶,窝囊废?”
  
      乔福顿时瞪圆了眼睛:“别胡说,恪哥还是有本事的,当初我们去广宁的时候,他就是找了一帮小乞丐,帮着找到了骗子!”
  
      “那你说来喝茶有什么玄机啊?”
  
      乔福顿时两手一摊,苦笑道:“我要是能看出来,就不在这里发愁了!”
  
      这两人面面相觑,张恪站在了窗口,向街道眺望过去,只见一支商队从天瑞轩走了出来,每驾马车上都插着小旗子,上面绣着金字。
  
      “看到没有,差不多有三十多驾马车吧,金公子又要发财了!”
  
      张恪听着别人的议论,微笑着说道:“不见得吧,才三十多车,要看是什么货,如果装粮食恐怕也值不了多少钱。”
  
      挨着张恪有个肥胖的商人,他撇着嘴一笑。
  
      “到底是年轻人,目空一切,金公子的小旗是随便插的吗,有这面旗子,辽东上下凡是当官的都不敢管,专门装贵重的东西。大米白面什么的,还配不上金字旗呢!”
  
      “是啊,是啊,年轻人踏踏实实的做事吧,有金公子一成的本事也能腰缠万贯啊。”
  
      这些人议论着,全然不知张恪已经悄悄退出,带着乔福和杨龙飞也似的下了茶楼。
  
      “恪哥,你是不是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了?”
  
      张恪脸上格外凝重,说道:“我的确找到了一点线索,你们马上跟着我找洪大人!”
  
      杨龙和乔福都瞪圆了眼珠子,他们是一点也看不出什么来,不过有了张恪的话,他们也喜气洋洋!
  
      张恪急匆匆的来到了洪敷敎的临时住处,进了书房,到处都堆着资料,洪敷敎正瞪着充血的眼睛看着。
  
      “老师,弟子来了。”
  
      “哎,我要军粮的资料先是不给,好不容易给了,竟然连二十年前的都送来了!他们以为找不出来,我偏要好好找找!”
  
      “哈哈哈,恩师,您老一定会找到的,不过弟子有件要紧的事情,我想去给朱金海吊孝,您老能不能帮忙啊?”
  
      “朱金海?就是那个上吊自杀的商人?”
  
      “没错!”
  
      “你看他干什么啊?”洪敷敎皱着眉头,思索着说道:“永贞,还别说真是一个路子,要是朱金海家里头撤了告,说不定就有一丝回转的余地!”
  
      张恪急忙打住了洪敷敎的异想天开。
  
      “恩师,弟子就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看看而已!”
  
      洪敷敎玩味的眼神看了看张恪,那意思分明再说信你就怪了。
  
      “好吧,我陪着你去看看!”
  
      他们当即带着十几个士兵,还挑着香烛黄纸,到了朱家。
  
      这时候朱家还高搭灵棚,挑着白纸,院子里面哭声不断。
  
      “本官洪敷敎,前来上香,还请带路!”洪敷敎大声的喊道。
  
      “是你,你这个狗官不让杀张峰,还有脸来拜祭亡夫,奴家和你拼了!”
  
      一个妇人张牙舞爪的就要冲上来,在旁边有个年轻人一把拉住了她。
  
      “娘,洪大人是朝廷命官,不可无礼。”年轻人好不容易拉住了妇人,对着洪敷敎说道:“洪大人,先父已经死了,还请不要打扰了!”
  
      “哈哈哈,朱公子,本官不让杀张峰是处于朝廷法度的考虑,此番前来纯系吊唁死者,还请公子行个方便吧!”
  
      朱公子想了又想,终于点点头:“好吧,洪大人请吧。”
  
      洪敷敎带着张恪他们进入了灵堂,烧了纸,又在棺材前面施礼。就在他们祭奠的时候,朱家的女人们也都闻讯赶了过来,在灵堂外面破口大骂,说什么什么猫哭耗子,什么仗势欺人,什么蛇鼠一窝……
  
      洪敷敎一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多骂呢,气得脸色铁青,可是张恪还偏偏不走,磨蹭了足足一刻钟,才回到了住处,气得肚子生疼的洪大人刚坐下就说道:“永贞,你和我说,有没有收获?要是一无所获,我打你的板子!”
  
      “当然有!老师,您听了准保高兴。”
  
      “快说,我这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呢!”
  
      “哈哈哈,恩师,朱金海并没有死,我大哥没有逼死商人!”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