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七十一章 经略大人

第七十一章 经略大人


  
      “老二,大哥不能说,那,那是天意啊!
  
      “天意?”张恪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大哥,顿时明白了大哥在怕什么,的确那股势力让张恪也从骨子里害怕,可是张恪太清楚政治的残酷性了,辽东的局势牵连太光了,只要张峰认罪,对方一定会追杀到底的。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要么大获全胜,要么粉身碎骨,根本没有断尾求生的本钱,更何况亲兄弟绝不是可以舍弃的棋子!为了大哥,也为了自己,都没有任何的选择!
  
      张恪想到了这里,猛地扬起腕子,将楠木念珠露了出来。
  
      “大哥,你看看,这是御马监洪清泉公公送给小弟的,还有这个!“
  
      张恪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了锦衣卫的腰牌,扔到了张峰的面前。
  
      “还有这个,锦衣卫太保卓十三给我的,小弟也算是锦衣卫的人,他们说代表天意,那小弟代表什么?”
  
      张峰看着变魔术一般的二弟,顿时就吓傻了,嘴巴张得老大,一脸的不敢置信。拿起来腰牌仔细看了又看,手指来回的搓弄,生怕刻的字会变一样!
  
      “老二,这,这是真的吗?你可别糊弄大哥啊!”
  
      张恪顿时笑道:“大哥,小弟骗你有必要吗?没有这些底牌,小弟敢和他们硬拼吗,还不如想办法劫牢反狱呢!”
  
      张峰越发的看不透自己的二弟了,这小子以前就是一个笨笨的书生,还有股酸腐气,可是这次一见,完全是变了一个人!甚至张峰都有点怀疑兄弟被掉包了,不过生死关头,张峰也顾不得细问,懊丧的说道:“老二,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害得我都准备喝最后一顿酒了!”
  
      “大哥,你这下子放心了吧,先告诉我是谁给你传话的,等洗清了罪过,咱哥俩喝三天三夜!”
  
      张峰顿时咬着牙说道:“是郭云图,郭游击!”
  
      “好,乔福,咱们立刻去抓人!”
  
      ……
  
      “洪大人,好大的谱儿啊,经略大人已经等了很久了。”葛春芳撇着嘴说道。
  
      洪敷敎微微一笑:“洪某深受皇恩,自应该竭尽心力,经略大人前来巡视,要是没有一点成绩,怎么有脸面对经略啊!”
  
      葛春芳顿时脸色一变,吃惊的说道:“你,你查到了什么?”
  
      洪敷敎微微一笑:“葛大人,有句话听说过吗?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问题重重,牵连甚广,要是真的彻查下去,只怕辽东的官场啊,要死伤惨重了!”
  
      说着,洪敷敎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转身就往里面走。
  
      葛春芳顿时觉得脖子一阵冷飕飕的,魂儿都飞了一半。
  
      “洪大人,大局为重,你可不要胡说八道!”葛春芳慌里慌张的往里跑,可是洪敷敎的速度就是比他快,已经迈步进了大堂。
  
      在大堂的中间坐着一个清瘦长须的老者,头戴乌纱帽,身着绯红的朝服,胸前绣着展翅腾飞的锦鸡,坐在那里不怒自威。
  
      此老正是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辽东经略熊廷弼!
  
      洪敷敎急忙向熊廷弼施礼,熊廷弼一语不发,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缓缓说道:“洪大人辛苦了!”
  
      “下官身为辽东人,又蒙受国恩,所作所为,不过是尽忠职守,不敢言辛苦二字。”
  
      熊廷弼自然听出了话中的自负,洪敷敎这个新来的小官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他眉头紧皱。
  
      “洪大人,本官此来沈阳专门为了把总张峰一案,他盘剥无度,抢掠商人,逼死朱金海,又延误军机,给了建奴可乘之机,辽东军民百姓损失惨重,此等罪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洪大人,你以为如何啊?”
  
      熊廷弼双目逼视着洪敷敎,大堂之上,文武官员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洪敷敎此时就像炉子里的烤鸭,四周全都是灼热的目光,恨不得立刻把他烤的冒油。
  
      本以为熊廷弼身为封疆大吏,至少面子上要装一装,哪知道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周永春他们一边。不过洪敷敎早就有了盘算,微微一笑:“经略大人,下官也调查了此案,发现其中疑点甚多,可以说就是一个冤案。把总张峰非但没有逼死商,相反还是缉拿黑心商人的功臣!”
  
      巡抚周永春陪在熊廷弼的旁边,两天前他被洪敷敎狠狠剥了面子,心中怀恨,忍不住讥讽道:“洪大人,你到沈阳不过两天时间,就敢说张峰是冤枉的,未免有些草率了吧?”
  
      “哈哈哈,中丞大人,只要用心办事,哪怕一两天也能找出真相,要是不用心,哪怕时间再多,也只能冤枉好人!”
  
      “你胆大包天!”葛春芳顿时跳了起来,手指着洪敷敎毫不客气的说道:“洪大人,你为什么搀和张峰的案子别以为谁都不知道。”
  
      “葛大人你又知道什么呢?”
  
      “哼哼,张峰有个兄弟叫做张恪,是你的弟子,所以你这个老师就出头帮忙,我奉劝你一句,国家大事可不能被师徒情谊左右啊!”
  
      洪敷敎哈哈一笑:“葛大人,你的消息也挺灵通的,只是可惜啊,你要是能把这个劲头用在查案上面,也不会冤枉好人了!”
  
      “你!”葛春芳还想说话,正座上的熊廷弼脸色阴沉的吓人,咳嗽了一声。
  
      “成何体统,你们都是进士出身,朝廷的命官,在这里一味的斗嘴皮子,和妇人有什么区别!”
  
      熊廷弼气愤的拍着桌子,两旁的文武全都低下了头,不过洪敷敎却微然一笑。
  
      “经略大人,下官可不是仅仅会斗嘴,而是查到了一些破绽,此案确系另有隐情!”
  
      熊廷弼长长出了口气,沉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讲!”
  
      “是,下官查阅了所有运粮的过程,发现按照常理从沈阳转运奉集堡的一段应该由辅兵民夫负责,也就是何光先何参将的部下,不知为什么何大人把军粮大事交给了朱金海,难道另有隐情吗?”
  
      熊廷弼将目光落在何光先的身上,何光先顿时感到后背直冒凉气,慌忙跪倒在地,磕头说道:“经略大人,末将的部下都用来防御各处墩堡,实在是抽不出人手,因此才不得不让朱金海帮忙。朱家世代在辽东经商,办事一项可靠,哪知道张峰丧心病狂,利欲熏心,蛮横狂妄……”
  
      “行了!”熊廷弼摆手,何光先吓得立刻闭嘴了。
  
      “洪大人,你可听明白了?何参将说的也在理,仅仅这么点小事,可不能证明张峰无罪!要是没有别的证据,你就下去吧!”
  
      洪敷敎心里暗暗咬牙,看来不拿出杀手锏是不行了!
  
      “经略大人,下官发现朱金海并没有死!”
  
      “什么?”
  
      在场的文武官员全都炸锅了,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巡抚周永春更是豁然站起,用手指着洪敷敎,厉声说道:“洪大人,你知道再说什么吗?朱金海被逼自杀,是本官,还,还有众位同僚亲眼所见,还给他上香祭奠,现在朱金海的遗体还在朱家灵堂放着,你竟然说他没死,简直信口雌黄!”
  
      “中丞大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下官以为应当立刻请仵作验尸,看看死者到底是不是朱金海!”
  
      葛春芳听到了洪敷敎的话,他的手指不自觉的哆嗦,眼中闪过了一丝深深的惊恐。
  
      “洪大人,朱金海上吊自杀,我们都亲眼所见,朱家为了朝廷办了这么多事,朱金海没按时送到粮食,那是张峰所致。朱金海却以死谢罪,气节操守堪称商人表率。你却让仵作给他验尸,简直是侮辱死者,日后还有商人能替大明做事吗?”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口水全都喷向了洪敷敎。洪敷敎的额头也渐渐冒出了汗水。
  
      当然洪敷敎也清楚,眼前的关键还在熊廷弼身上,他大声说道:“经略大人,把总张峰多次杀敌立功,乃是军中的典范,稀里糊涂就杀了一个功臣,让士兵们怎么看朝廷!下官恳请经略大人准许验尸,同时严刑审讯朱家的人!”
  
      熊廷弼坐在位置上依旧一言不发,脸沉得都能下雨了。
  
      “洪大人,在座的同僚都说朱金海死了,偏偏你说他没死,那本官问你,朱金海现在何处?”
  
      “这个……下官不知,不过正在调查,很快就能有结果!”
  
      熊廷弼顿时哈哈大笑:“洪大人,此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民心大乱,仅仅凭着你的一句话,就要捉拿朱家的人,如果朱金海真死了,那又该如何?”
  
      “下,下官愿意辞官请罪!”洪敷敎咬着牙说道。
  
      “不必了,洪大人你还是好好做自己的官吧,传我的命令,立刻将张峰就地斩首!”
  
      熊廷弼一句话出口,大堂之上沉默了三秒钟,突然欢声雷动,马屁顺着嘴边就流淌出来。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声巨吼传来。
  
      “大帅且慢下令,末将贺世贤有证据献上!”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