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七十四章 鸣冤

第七十四章 鸣冤


  
      青石大街上,一骑战马飞奔,撞得行人鸡飞狗跳,大家忍不住破口大骂,可是往马上一看,全都吓傻了眼。
  
      在马背上担着一个年轻的太监,帽子不知道哪去了,靴子也没了一只,尖利的声音像是夜猫子一样。
  
      “快,救咱家啊,快杀了乱兵……”
  
      小五子不停的大叫,张恪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抡起了拳头狠狠打下去。
  
      路边的行人看到这一幕,全都被嘴巴张得老大,目瞪口呆,仿佛白天见了鬼一样!
  
      竟然有人敢打太监!
  
      不想活了?
  
      那可是宫里出来的,沾着皇上的仙……额不……龙气,大狗还要看主人,这个年轻人疯了吗!
  
      大家议论纷纷,有人叫好,也有人偷偷向官府报信。
  
      外面乱成了一团,临时帅府之中也是热热闹闹。熊廷弼给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差不多过去了,贺世贤的部下已经把车夫的家眷都带到了堂上,几十个人黑压压的跪在地上。
  
      有些人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刚刚经过了拷打。
  
      熊廷弼一张扑克脸,没有丝毫的表情。巡抚周永春,按察副使葛春芳,还有一干的武将全都脸色难看,有几个更是怒目而视。
  
      贺世贤丝毫不在乎他们的目光,冷笑道:“熊大帅,有什么话请你当堂问吧,看看他们的亲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
  
      熊廷弼沉吟了半晌,正要问话,突然外面传来了尖锐的笑声。
  
      “呦,诸位大人都在啊,咱家来的鲁莽,做了不速之客,耽搁众位大人议事了!”
  
      说话之间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身着麒麟服的大太监,看面相不过三四十岁的样子,皮肤保养的极为细腻,连女人都要嫉妒。细眉长目,微微有些鹰钩鼻子,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狡黠阴森的光。
  
      这位就是辽东的监军太监何汴!
  
      大堂之上的众位官员全都站了起来,就连熊廷弼也不例外。刚刚还是一张臭脸,竟然缓和了不少。
  
      “何公公,是什么风把您给惊动了,请上座!”
  
      “呵呵,熊大人客气了,咱家就是个奴婢,不像众位大人,一个个都是进士出身,身上担着江山社稷呢!”
  
      熊廷弼急忙笑道:“何公公客气了,您是圣上亲点的监军,辽东上下,大小事情哪里离得开公公的帮忙!就说一个月之前吧,还是公公向圣上上书,才让圣上开了內帑,拨下来二十万两银子,解了辽东燃眉之急啊!”
  
      何汴微微一笑:“熊大人真是好记性,咱们就明说了吧,我们这些人都是主子万岁爷的狗,让干什么,哪怕是把脑袋掉了,都要往前冲!要是让主子万岁爷不顺心了,我们做奴婢的就该死了!”
  
      何汴话里有话,熊廷弼急忙笑道:“我等也都是圣上的臣子,替君父分忧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好!”何汴一拍巴掌,笑道:“熊经略果然是能臣,咱家佩服。就这么说吧,辽东有不少商人肩上担着宫里的差事,是给主子万岁爷办事的。这些日子总有人跟咱家念叨,说是有人纵容部下欺压商人,他们做生意越来越难了!”
  
      何汴说着,冷眼扫了一下洪敷敎和贺世贤,随即有撇撇嘴说道:“几个商人说什么咱家并不在乎,可是他们肩上担着主子的差事。要是怠慢了主子万岁爷,咱家这颗脑袋也就别要了!诸位大人说说,咱家的话有没有道理?”
  
      “有,当然有!”
  
      葛春芳迫不及待的附和,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何汴竟然能帮他们说话,也不知道哪位有如此大的能量!葛春芳也来不及细想,总之何公公要是站在了他们一边,简直等于是一锤定音了!
  
      葛春芳手舞足蹈的笑道:“何公公英明,说的太对了。就是有些人喜欢小题大做,弄得天下不安,卑职以为此等人必须好好查一查,看看他们是何居心!”
  
      葛春芳说着,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洪敷敎。
  
      洪敷敎也万万想不到何汴会插手,这位可是代表着皇上,代表着无上的权威!还没等他想明白如何周旋,葛春芳就主动攻击了。
  
      洪敷敎只能迎战,他笑道:“葛大人,既然要查,眼前就有这么多的证人,就从他们身上查起吧!何公公,有人一口咬定把总张峰扣押的是粮车,可是经过下官的调查,扣押的并非粮车,真正的粮队就是他们!有人把真正的粮队杀掉,让朱金海冒充粮队!”
  
      洪敷敎说着用手一指这些家眷,何汴阴翳的目光扫过这些人,突然微微一笑:“洪大人,你的意思意思是张峰是冤枉的,撒谎的是朱家,还有辽东的商人了?”
  
      “下官还不敢说张峰一定是冤枉的,可是眼前事实存疑,的确有人让朱金海冒出粮队。既然有了真正的粮队,那朱金海又带了什么东西呢,会不会就是废旧的铁器和药品,倘若如此,张峰非但没罪,还有功劳,朝廷应该重奖才是!”
  
      在场的众人全都默然无语,人证就摆在眼前,谁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何汴看了一眼气势十足的洪敷敎,突然笑道:“洪大人,依照咱家看,这是两个案子,不要混为一谈。咱家只想问一句,张峰是否扣押了朱金海的车队,是否把朱金海逼死了!”
  
      “何公公,张峰的确扣押了车队,不过朱金海或许还……不,朱金海就是没有死!”洪敷敎咬着牙说道,说实话朱金海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他也没有把握,只是到了眼下他不能退缩而已!
  
      “哈哈哈哈,洪大人,你说朱金海没死,那咱家问你,他人在哪里?”
  
      “这个……还在寻找。”
  
      “寻找?洪大人什么时候有了下地狱抓人的本事了?”何汴突然变得疾言厉色,尖利的声音充满了大厅之中。
  
      “朱家是辽东的皇商,帮着宫里收购皮草药材,供应尚衣监、巾帽局、太医院用度,朱家公子被逼死了,给主子万岁爷做事的人寒了心,难道不该出气吗?洪大人,你还在纠结粮队是真是假有什么用?就算哗变不是张峰引起的,他也该死!”
  
      周永春在旁边一听。果真给何汴竖起了大拇指。到底是在宫里混出来的,就是有主意!
  
      “何公公说的没错,洪大人,你不该东拉西扯,扰乱视听。当前最紧要的就是给辽东的商人一个交代,要不然他们受了惊吓,耽搁了宫里的差事,我们这些当臣子的,又如何自处啊?”
  
      把事情牵涉到了宫里,牵涉到了皇上,这些文武官员全都来了精神,一个个对洪敷敎大喷口水,毫不留情。
  
      葛春芳更是说道:“何公公,卑职以为应当立刻将张峰缉拿,枭首示众!”
  
      何汴满意的颔首,他起身笑道:“熊大人,咱家的话也说完了,该怎么办,你心里有数,咱家就告退了!”
  
      熊廷弼终于点点头:“何公公,请放心,我立刻下令砍了张峰!”
  
      话刚出口,贺世贤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举起了椅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上好的红木到处乱飞,吓得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贺世贤,你想造反吗?”周永春厉声质问。
  
      贺世贤突然仰天大笑:“大帅,中丞大人,还有何公公,你们口口声声说要给商人交代,可是想过给军中的弟兄们交代吗?把总张峰投军多年,屡立战功,在不久之前他还亲手斩杀了两个建奴!他的命就比不上一个黑心商人嘛?有这么多疑点不查,就要砍人,这大明朝还有王法吗,还有忠臣良将的活路吗?”
  
      贺世贤平时拙嘴笨腮,可是这几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大堂之上总兵李怀信等人也是心有戚戚焉!
  
      毕竟大家都是武将,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拼命,结果发现自己的一条命这么不值钱,谁都不舒服。
  
      老将李怀信忍不住说道:“大帅,您看是不是可以将功折罪?”
  
      “不要说了!”熊廷弼突然一摆手,怒喝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更何况在军前犯错,罪加一等。贺总兵既然你说了张峰有功,本帅就留他一个全尸!”
  
      好大的恩德!周永春等人都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经略大人实在是太英明了!张峰总算是死了,心病也没了,能过一个平安年了!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慌里慌张的跑进来一个小太监,一见何汴,痛哭流涕。
  
      “干爹啊,大事不好了,有人杀到了监军衙门,把师兄抓走了!”
  
      “是小五子!”
  
      何汴惊得失声叫出,一瞬间四肢冰凉!谁敢抓自己的手下,难道是京里派人来,要清查自己这个监军了?
  
      “是谁抓了小五子,你赶快说实话!”
  
      还没等小太监开口,突然帅府外面就是一阵大乱。
  
      洪敷敎和贺世贤都急忙往外看去,只见一群士兵簇拥着一个年轻人大步走进来!
  
      “永贞!”洪敷敎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短短几天,张恪办事的本事简直让洪敷敎刮目相看,不自觉间已经将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弟子身上。张恪一出现,洪敷敎顿时仿佛放下了千斤重担一样!
  
      就在此时张恪已经带着人到了帅堂的外面,他的备御职位还没下来,只是一介白丁,没有资格进去。
  
      张恪恭敬地立在门口,高声喊道:“启禀经略,中丞,诸位大人,草民张恪要替兄长张峰鸣冤。草民现已找到诈死的商人朱金海,我兄长并未逼死人命。相反是有人诈死陷害于他,恳请诸公,还!我!兄!长!公!道!”
  
      一字一顿,清晰的声音就像是炸雷一般,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大堂上权倾一方的文武大臣都被震得晕头转向!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