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七十五章 宦官也是官

第七十五章 宦官也是官


  
      两个士兵按住朱金海的膀子,把他押到了大堂之上,跪在了中间。
  
      朱家在辽东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在座的不少人都认识朱金海。一个个好奇的站起来,围着他仔细看了又看,就像看国宝一样,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像,还真像!既然朱金海还活着,那朱家的灵堂是怎么回事,死的人是什么人?”老将李怀信疑惑的问道。
  
      张恪微然一笑:“诸位大人,这个是真的,死的自然是假的,已经有人去朱家的灵堂,把尸体搬来,请仵作检查,再把朱家人全都抓起来,严刑拷问,一定能找出真相!”
  
      李怀信微微点头,眼前这小子真够狠的,这是要抄了老朱家啊!
  
      跪在地上的朱金海突然自嘲的笑了一声:“不用这么麻烦,我朱金海既然被抓到了,也不想皮肉受苦,我实话实话!”
  
      “替我死的人是个车夫,叫朱旺,身量样貌和我都差不多。我就让人掐死了他,装成上吊的样子。然后我藏身城外,准备隐姓埋名。”
  
      张恪在来的路上已经拷问了朱金海,这位豪商子弟虽然喜好享受,但不像寻常富家子满脑肥肠,也知道有些事情逃不过。
  
      张恪道:“你为何要让朱旺代死?”
  
      “张峰扣了我的货物,我想着倒打一耙,就诈死,制造官兵逼死商人的假象,激起辽东商人的怒火,让朝廷杀了张峰,断了祸根。”
  
      洪敷敎冷笑道:“光是诈死还没法嫁祸于人吧,粮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给本官如实招来!”
  
      这句话一问,坐在末座的何光先浑身发软,两腿哆嗦。刚刚要不是何汴出手,他早就承受不住了,现在竟然把朱金海带来了,已经超出了这位何参将的承受能力,他缓缓的滑到了椅子下面,像是一堆烂泥一般!
  
      朱金海眼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官员,谁碰上他的目光,全都不自觉的闪躲,生怕这位会扯上自己。
  
      朱金海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何光先身上,“嘿嘿嘿,堂堂朝廷的参将就这么点胆魄,真是令人可笑!不错,小人诈死之后,何参将的部下正好运输粮食,他就派人装成建奴,袭击了自己的部下,一支粮队没了,我朱金海带领的就成了粮队。张峰也就多了一个罪名!”
  
      “好一个狗胆包天的何光先!”按察副使葛春芳豁然站起,对着熊廷弼躬身说道:“经略大人,原来一切都是何光先和朱金海勾结所为,下官建议立刻将何光先押入大牢,请旨审讯!”
  
      听到葛春芳的话,在场不少人都暗自鄙夷,心说就冲葛春芳上蹿下跳的德行,他就不可能不知道!
  
      洪敷敎笑道:“葛大人果然是嫉恶如仇啊!不过还是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吧!”
  
      “门口的那些家眷你们听清楚没有,是何光先派人杀了你们的亲人!你们这些人却对外宣称是建奴入寇的时候,杀死了你们的亲人,帮着宵小之徒陷害忠良,你们知罪吗?”
  
      这帮家属哪见过什么世面,他们一辈子见到的官都没有今天多,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额头全是汗珠。
  
      一个老者跪在前面,痛哭流涕的说道:“大人冤枉啊,小人们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先前有人把小儿尸体送回,又给了一百两银子,让小人不要声张。过了三天,又送来了一百两,让我们大办丧事,说是被建奴杀死的。小的们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人家说什么是什么呗!”
  
      “一个一百两,又一个一百两,二百两银子就能让你们忘了杀害亲人的真正凶手,就能让你们成为陷害忠良的帮凶,当真可恨!”
  
      洪敷敎咬着牙说道:“相比这些愚夫蠢妇,更无耻的就是他!”
  
      手指指向了瘫在地上的何光先,大堂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何光先的身上。
  
      “身为朝廷命官,带兵的将领,竟然对自己部下大开杀戒。真是了不起啊!”洪敷敎冷笑着走到了何光先的面前,蹲在了地上。
  
      “何参将,陷害张把总的罪名你都清楚吧,如今可是你延误军机,致使士兵缺粮哗变,建奴乘虚入寇。而且还要加上勾结商人,陷害忠良,屠杀部下。这些罪名都落在了你的头上,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吗?”
  
      话就像是刀子一样,狠狠的插进何光先的心头,刚刚他被吓得魂飞魄散,可是洪敷敎几句话又把他的魂儿吓回来了!
  
      何光先突然挣扎着跪了起来,砰砰磕头:“启禀大帅,何光先就是一个小小的参将,哪有这么大的胆子,一切都是有人指使的,卑职就是一条狗,听人命令的狗啊!”
  
      熊廷弼沉声问道:“你听谁的命令?”
  
      “卑职……”
  
      何光先偷偷抬起头,眼睛的余光扫过了坐着的巡抚周永春和葛春芳,周永春被看得三魂走了七魄,手脚都哆嗦起来。
  
      他突然一拍桌子,厉声说道:“何光先,你丧心病狂,朝廷一定严惩不贷,可是你要敢随便攀扯诬陷,那就是罪大恶极,灭你的满门都不为过,你好好想清楚!”
  
      洪敷敎斜眼看了一下周永春,微微冷笑:“中丞大人,您何必这么着急呢,要是所有的罪名都在何参将的身上,已经够灭九族了。如果真如他所说,受人指使,最多就是充军发配的罪过,何参将,何去何从,你自己知道!”
  
      大堂之上,无数的目光都落在了何光先的身上,他只觉得肩头上有山在压着,脖子上有手掐着。
  
      “我,我说!”何光先猛地抬头:“是小五公公,是他,就是他出面找到了金生,逼着金生帮忙,把扣押的马车上的货物换成了粮食的,后来又把金生给杀了!”
  
      说到了小五公公,所有人都浑身发冷,把目光落在了何汴的身上,怪不得这位监军太监突然来了呢,原来还牵扯到了他!
  
      就在这时候,葛春芳突然眼前一亮,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葛春芳跳了起来,大声的说道:“好啊,洪敷敎,你的狐狸尾巴到底露出来了!把事情牵涉到何公公,你是什么目的?何公公是给圣上办事的,那是赤胆忠肝,殚精竭虑。刚刚不是有公公前来送信吗,说有人跑到监军衙门,把小五公公给抓了。是谁啊,有胆子站出来,让我们都看看,究竟是哪个猪油蒙了心的,敢这么没有王法!”
  
      周永春听着,渐渐的眼前也亮了起来,老葛这个主意好!把何汴拉进来,正所谓天塌了有大个顶着,他们也就都没事了!
  
      周永春也急忙说道:“没错,内臣犯错自有内廷处置,要是外人敢插手,那就是欺君,罪不容诛!洪大人,你不是讲究规矩吗,弟子也犯了罪,正好秉公办理吧!”
  
      何汴眉头挑了挑,微微一阵冷笑:“咱家虽然是奴婢,可是咱家是万岁爷的奴婢,你们闹得天翻地覆,那是你们的事情,可是这火烧到了咱家身上,咱家就不能不管。把小五子立刻交给咱家,把胡说八道的何光先,还有胆大妄为,敢到监军衙门抓人的狂徒都给咱家押下去,咱家要亲自处理!”
  
      何汴的话刚说完,从外面就拥进十几个士兵,直接冲向了张恪。
  
      贺世贤和洪敷敎一看,全都傻了眼,他们也没有想到何汴竟然这么霸道,明明是自己手下出了事情,竟敢反咬一口!
  
      可是他们又气又愤,却没有丝毫的主意,何汴可是监军太监啊,代表着皇上啊!贺世贤晃着高大的身躯,挡在了张恪的前面。
  
      洪敷敎急忙说道:“何公公,张恪救兄心切,无意冒犯啊!”
  
      何汴冷冷一笑:“洪大人,以后收学生啊,眼睛放亮一点,省得给自己惹麻烦!你们连咱家的命令都敢不听了吗,把他给我拿下!”
  
      落到了太监的手里,还能有好下场吗?在场的众人都给张恪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一个有胆有识的小后生就这么完了!
  
      别看这些人都给张恪判了死刑,可是张恪却神色如常,一点也不惊慌。
  
      “何公公,您要抓草民,草民没有一点话说,只是小五公公不是我抓的!”
  
      “不是你?那还有谁?”
  
      “是咱家,咱家让人抓的!”
  
      同样的尖利声音,何汴和熊廷弼等人急忙往外看去,只见从外面同样走来一个穿着麒麟服的大太监。此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胖大富态,一双肉包子眼,满脸都堆着笑容。这位满脸春风的走进来,可是在场的众人却一个个瞪圆了眼睛,仿佛见了鬼一样!
  
      这个人正是矿监太监,张晔!
  
      在晚明的政坛上,矿监太监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个个声名狼藉。而在众多矿监之中,辽东矿监高淮又是顶风臭八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高淮从万历二十七年到辽东,开金银矿,收商税,盘剥无度,手下的鹰犬更是到处敲诈掠夺,连马市也不放过,见到好马就抢到手里。一直折腾到了万历三十六年,竟然爆发了兵变,高淮被吓得逃到了关内,从此销声匿迹。
  
      接替高淮的正是张晔,这位吸取了前任的教训,该是他管的事情睁一眼闭一眼,不该他管的,一个字都不多说。辽东上下最初还担心张晔会乱搞,可是这位在辽东十余年,一切都风平浪静,大家几乎都忘了这位矿监太监的存在。
  
      此时这位骤然冒出来,究竟想干什么!
  
      何汴和熊廷弼等人满腹疑惑,不得不起身迎接。
  
      “师兄你怎么来了?”何汴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张晔毫不在乎地坐下来,笑道:“何师兄,咱家听说有些宫里的人越发的没有规矩了,竟然和商人、将官勾结在了一起,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何师兄,你觉得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奴婢,该不该抓起来啊?”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