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七十八章 逃跑吧兄弟

第七十八章 逃跑吧兄弟


  
      四五天的时间,救出了大哥,又把一堆人送到了监牢,看起来风光无比,张二郎就是一柄倚天神剑,莫敢争锋!
  
      其实张恪心里头清清楚楚,他不过是占据了以快打慢,敌明我暗的优势而已。
  
      谁也想不到一个小人物竟然有如此的能量,把总兵贺世贤,监军佥事洪敷敎,甚至还有矿监太监张晔连在了一起。这三位代表着文、武、内廷,三方势力,他们结成了铁三角,再加上张恪足够机敏,迅速拿到了铁证,才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政治斗争终究要讲究势力,对手在辽东经营了这么多年,触角伸到了每一个角落,完全就是一只庞大的八爪鱼,根深蒂固,即便是砍掉了几只爪子,反扑一样凶狠无比。
  
      而事实也果然如同张恪预料的,下手的确是又狠又准,直接锁喉。
  
      别看贺世贤是个大老粗,可是他握着沈阳最强大的一支武装,正是有他做后盾,张恪才敢到处搜查抓捕。而且有贺世贤在就能保证谁也不敢玩阴的,简言之这位就是超级打手兼门神。
  
      如今却来了命令,要把贺世贤调走,等于是断了张恪他们的臂膀。
  
      就连张晔都眉头紧皱,忍不住说道:“沈阳城中难道没有兵将了吗,非要调贺总兵过去!咱家去找周永春,别看他顶着巡抚的乌纱,也戴不了几天了!”
  
      “慢!”
  
      张恪急忙拦住了张晔,说道:“公公,这里面似乎有文章,咱们还是仔细想想。”
  
      贺世贤眉头紧锁,也忍不住说道:“能有什么文章,他们不就是想支开老贺吗,我就偏不走了,谁能奈何我贺世贤!”
  
      对于这位贺伯父的勇猛张恪心里是有数的,可是他的脑筋实在是不够灵光。
  
      “周永春调走贺伯父的借口是虎皮驿等地的矿场遭到袭扰,而矿场是张公公负责的,他们这是一箭双雕!”
  
      “哦,此话怎讲?”
  
      “贺伯父你想想,要是听令去了,城中没有了军队,什么事情也别想做了。”
  
      “那我就不去呗!”
  
      “不去麻烦更大,您忘了之前奉集堡被攻击的事情吗!这些人是有本事勾结建奴的,如果您不去,那就是临阵畏缩不前。而且矿场受到了威胁,张公公也有责任,就会有人顺势参奏你们两位。”
  
      张晔听着,忍不住点点头:“永贞分析的没错。这一手狠啊,让我们进退不得!”
  
      “那我分兵如何?”贺世贤突然眼前一亮。
  
      张晔也觉得不错:“贺总兵,这个主意不错!”
  
      “绝对不行!”张恪再一次的反对,弄得贺世贤和张晔都一头的雾水。
  
      “贺伯父,你手下有多少人马?”
  
      贺世贤一愣,随即如实说道:“差不多一万五千人,其中有一千三百多名家丁,全都是精锐,在辽东诸将当中,我的家丁是第一位的!”
  
      张恪苦笑道:“贺伯父,如果分兵了,城中只有几百家丁,没有您坐镇,如何能够镇住宵小吗?而您呢,只带着几百士兵出城,万一这些人丧心病狂,勾结建奴暗害于您,又该如何?”
  
      听着张恪的分析,贺世贤张大了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最后狠狠的一跺脚,骂道:“奶奶的,这帮损阴丧德的东西,老子不会放过他们!”
  
      张晔摆摆手:“贺总兵,不是着急的时候,永贞你既然想到了,想必就有办法,说出来我们听听。”
  
      张恪笑道:“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先弄清楚他们的目的。郭云图死了,朱金海疯了,下一步小五公公,甚至何光先都会有危险,这是在湮灭证据,阻止继续查下去。另一面调虎离山,看似是对付贺伯父,实则另有目标!”
  
      “谁!”张晔和贺世贤一同问道。
  
      张恪微微一笑,伸出了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就是小子张恪!”
  
      张晔吃了一惊,眉头皱成了疙瘩,随即又渐渐的舒展开。
  
      按理说张恪仅仅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可是这个小人物一点也不小,相反还是“铁三角”的灵魂。贺世贤手下枪兵猛将,张晔是内廷的红人,洪敷敎也是朝廷命官,随便动他们,都会引来辽东官场大地震。
  
      唯有张恪这个小人物最好对付,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不会引起什么波澜。
  
      “调走了贺总兵,就没人能保护永贞了,可以随意炮制,这手果然厉害!”
  
      贺世贤想了想,突然一拍张恪的肩头。
  
      “这有什么可怕的,永贞听说你也打过仗,就跟着伯父一起去打仗吧,正好我缺一个管辎重的千总,你愿不愿意干?”
  
      一张口就给了千总,比起张峰的把总还高了一级。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贺世贤是迫切的希望身边有个脑筋清醒的谋士帮着自己。
  
      贺世贤求贤若渴,不过张恪却另有打算。他的根基还在大清堡,这次来救大哥纯粹是个意外。更何况辽东的争斗才刚刚开始,各路神仙粉墨登场。他这种小蚂蚁在漩涡中心折腾,早晚都有粉身碎骨的时候,还不如及早抽身撤退。
  
      “贺伯父,要是知道我在你的军中,他们也会不断找麻烦,伯父虽然不怕,可是难免牵涉精力。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足以保证安全。”
  
      “说说看!”
  
      “就是我和大哥都回大清堡!”
  
      “回家啊!”贺世贤皱着眉头,忍不住问道:“永贞,你孤身一人能行吗?”
  
      “哈哈哈,伯父,我可不是一个人啊,在大清堡和河湾村,我还有二三百士兵。另外广宁参议王化贞王大人也会照拂我的。离开了沈阳这个是非圈子,绝对高枕无忧!”
  
      张晔听了听,忍不住笑骂道:“臭小子,你这是早就想好了,准备要跑了。不过眼前这么大的一个乱局,你不声不响的当了逃兵,就忍心看着我们殚精竭虑吗!”
  
      张恪挠挠头:“公公,您老英明睿智,手段过人,区区宵小,根本不在眼中……”
  
      “少给咱家溜须拍马,告诉你回大清堡可以,不过记住了,咱家会让锦衣卫的人给你送信,五天一封,有什么事情帮着咱家参谋参谋。”
  
      张晔的要求还不算过分,张恪急忙点头。
  
      “公公不嫌小子添乱,我天天写都行!”
  
      ……
  
      “真没有想到,贺世贤竟然这么听话就带着人马出城了!金老弟的主意高明啊!”
  
      金万贯看着窗外的街景,微微一笑:“葛大人,贺世贤身边有聪明人啊,他要是不出城,您的弹劾奏疏恐怕都准备好了。别看贺世贤嚣张,可是他也架不住吐沫星子!”
  
      “哈哈哈,金老弟果然见识高明,只是眼前这个案子该如何了解呢?”
  
      金万贯微微一笑:“葛大人,你不用担心,只要把贺世贤调走,张晔和洪敷敎没了打手,查案的进度就压下来了。这时候我们抓紧湮灭证据就是了,只要小五公公和何光先死在监狱里面,没了人证,自然就没法查下去了!”
  
      葛春芳点点头,随即又苦笑道:“金老弟,你的主意不错,可是这次不一样啊,张晔可是陈矩的干儿子,能上达天听的大太监。要是惊动了皇上,派遣三法司,还有东厂锦衣卫的人调查,只怕我们的事情就要漏啊。”
  
      “哈哈哈,葛大人,你就放心吧,我早有安排,有些事情宫里不敢查的!”
  
      葛春芳将信将疑的看着金万贯,他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商人怎么有这么大的把握,竟然能威胁宫里,只是他也不好多问。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个大汉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来到了茶座旁边,将头上的皮帽子摘掉,金万贯和葛春芳急忙看去,赫然正是总兵李光荣。
  
      “老李,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李光荣嘿嘿一笑:“我的五百兵都埋伏在城外了,听说贺世贤听看重姓张的那个小子,让他当了千总,管理辎重。放心吧,等着他出城,我就亲自带兵袭击,保证把这小子干掉。何公公已经说了,只要得手之后,贺世贤闹事他会扛着的,多少年了,还没有人能冒犯皇宫出来的人呢!”
  
      金万贯微微点头:“哎,张恪这小子能找到我的别墅,抓到朱金海,真是不简单!杀了他,再弄死张峰,没了苦主,这个案子也就了结了,我们都能高枕无忧了。”
  
      正在说话之间,突然又有人急匆匆跑进来,到了李光荣的身边,低低的声音说道:“大人,辎重车驾过来了,您看怎么办?”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