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第七十九章 金蝉脱壳


  
      大牢阴森可怖,不知道关了多久的犯人就像是一个个小鬼,眼神呆滞,形容枯槁。每当脚步响起,这些人伸出了漆黑的爪子,无力的嘶吼着。
  
      “冤枉啊,放我出去!”
  
      洪敷敎厌恶的挥了挥袖子,后面的狱卒早就挥起了鞭子。
  
      “都给我滚一边去,剁了你们的狗爪子!”
  
      一面抽打着犯人,一面点头哈腰的说道:“大人,走这边,小心地滑!”
  
      洪敷敎和张恪一前一后,来到了最里面的天字号牢房。这里比起前面的房间都要宽大,里面还摆了床铺。床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人,隔着木栏一股臭气直刺鼻孔。
  
      张恪皱了皱眉,从身形来看,正是朱金海,不过短短两天时间,已经从富贵公子哥变成了街边的要饭花子。
  
      痴痴的傻笑着,突然扯下几根头发,发根还连着一块头皮,他也不管疼痛,就向嘴里塞!
  
      洪敷敎看了半晌,突然痛苦的摇摇头:“永贞啊,为师无能,你还不容易找到了朱金海,可是到了我手里竟然就疯了,这么好的一条线索就断了,为师对不起你啊!”
  
      张恪也常叹口气:“老师,怪只怪我们的对手太强大了,如果不是出其不意,只怕连我大哥都救不出来。如今他们已经从突袭之中清醒过来,开始反扑了,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狠辣的招数,弟子也是不知。”
  
      “哎,永贞,我是真想借着这个机会,一举荡平辽东的恶浊,内患不除,何以荡平鞑虏!身为辽东人,不能保国安民,对得起这身官袍吗!”
  
      洪敷敎满腔的悲愤,挥起拳头,狠狠砸在了木栏上,留下了刺目的血印子。手上在流血,心头也在流血!
  
      张恪很清楚老师的心情,只是自己这位老师还是太天真了!
  
      “恩师,弟子有几句肺腑之言,还请老师思量一二。辽东贪墨非是一天,也非是一人。如果真按照老师的想法,只怕辽东再无领兵的将领,再无可用的官员。就算是皇上也不得不权衡利弊,不能贸然出手。不过借着这次案子,能敲开辽东的一丝阴云。我想圣上御极四十多年,英明睿智,绝不会允许硕鼠如此败坏江山,定然会调查辽东之事。只要有圣上的支持,早晚有真相公诸于众的时候,卖国不法之徒定然有户灭九族的时候!”
  
      张恪说到灭九族的时候,故意提高了声音,偷眼看了看牢房里面的朱金海。洪敷敎没有注意到徒弟的小动作,而是颓然的叹口气:“我也相信有这么一天,只是眼下线索纷纷断掉,一个赃官都拿不下来,没脸见人啊!”
  
      “哈哈哈哈,恩师不要着急,既然张公公插手了,宫里就不能不知道。巡抚周永春和按察副使葛春芳的风评也不好,只要被朝廷盯上,他们的位置肯定保不住了!”
  
      听到张恪的分析,洪敷敎点点头,可是还有些憋屈。
  
      “不能解决根本,换了谁来当这个官,还有什么差别!”
  
      “哈哈哈,弟子可不这么看,依我想老师一展身手的时候到了,您老坐在那个位置上,又岂会同流合污!”
  
      洪敷敎也忍不住笑道:“永贞,为师本来还想着让你走科举的路子,现在一看你小子文武双全,鬼主意又多。回到大清堡之后,好好干,早日升官,为师身边可离不开你这个帮手啊!”
  
      师徒又谈了几句,洪敷敎心情好了不少,转身离开大牢。
  
      张恪故意放慢了脚步,站在朱金海的牢门外面,看了看朱金海,这位朱公子似乎吃头发吃腻了,竟然抓起地上的稻草,恍如无人的嚼着。
  
      “朱公子,不管你真疯了也好,还是假疯也好。张某和你说两句吧,据我的推测,这次案子背后的黑手应该是金万贯,这个辽东第一商人手段厉害啊!上至经略巡抚,甚至监军何公公,下至贩夫走卒,全都要听他的摆布。这次让你给建奴送铁器说不定是他有意设计的,案子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朝廷一定会追查的,你们朱家极有可能成为牺牲品。既然疯了,就一直疯下去,直到有一天所有人都忘了你,再清醒过来,不然你难逃一刀!”
  
      张恪说完连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正在嚼着稻草的朱金海的突然浑身一颤,蓬乱的头发撩开了一个缝,从里面射出愤恨幽怨的光……
  
      张恪辞别了老师,立刻回到了临时的住处,刚一进门,大哥张峰就在等着他。见到了张恪,一把拉着他就往屋里走。
  
      “老二,你真是料事如神啊!”张峰忍不住说道。
  
      张恪笑道:“大哥,你发现了什么?”
  
      “我和杨龙在府邸周围转了一圈,发现了不少人在暗中监视,至少不下十波!”
  
      “大哥你确定吗?”
  
      张峰一拍胸脯,笑道:“老二,看不起你大哥是吧,在贺伯父的手下,我可是最厉害的夜不收,侦查军情是老本行,怎么可能看错!我还认识一个监视的人,他叫柳老七,是李光荣的部下,身手还行,不过也就比我差着一点!”
  
      张峰话语之中充满了自信,张恪也微微一笑。
  
      “大哥,他们这是要把案子抹平了,被抓的人死的死,疯的疯。要是把咱们兄弟也杀死了,就算想查也没有线索了!”
  
      “真他娘的阴险!”张峰气哼哼的说道:“老二,要不是有你心眼多,大哥这条命早就没了!你说吧,咱们要怎么干?”
  
      “哈哈哈,山人自有妙计,我要让他们自食恶果!”
  
      ……
  
      吱吱呀呀,几十驾马车缓缓向城外走去,往来不断贺世贤的兵丁巡逻保护,车队从东门路过,茶楼之下,金万贯端着茶杯,俯视着车队,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公子,看到没有,中间的的那驾马车就是张恪那小子。”
  
      金万贯微微点点头,轻笑道:“朋友,你的才智金某佩服,没有这桩事情,说不定咱们还能成朋友!”
  
      就在金万贯的目光之中,车队出了东门,刚刚走过吊桥,突然从两边骤然响起马蹄声。五百名骑兵分成两队,向着车队扑来。
  
      李光荣脸上带着狰狞的冷笑,手里紧紧扣着一支箭。
  
      “臭小子,要不是你,老何怎么会进了大牢。死就死在聪明上了!”李光荣一松弓弦,一支箭就飞了出去。
  
      他动手了,其他的弓箭手更是箭如雨下,一转眼马车就成了刺猬一般。不少护卫的士兵也都被弓箭射伤,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李光荣打马如飞,转眼就冲到了马车前面。
  
      “哈哈哈,帅堂之下,你小子威风啊,得意啊!抓了朱金海,还请了张公公。可惜啊,你小子只有铁齿铜牙,没有钢筋铁骨!”
  
      李光荣说着用刀尖挑起了车帘,往里面看去。
  
      顿时李光荣大吃一惊,预想之中张恪满身插满弓箭,七窍流血的场景根本没有。马车里面也没有人,只有两个硕大的木箱子。
  
      李光荣眉头紧锁,难道是藏在了箱子里面!
  
      他急忙喊了几个手下过来,“快把箱子抬下来!”
  
      士兵们七手八脚的去抬箱子,卯足了全身的力气,竟然纹丝不动。只能又找来几个人,一起动手。
  
      “大人,死尸都非常重,说不定人躲在巷子里,都被射死了!”
  
      正说话之间,木箱总算是抬了下来,有个手快的士兵见箱子没锁,急忙掀开。
  
      这么一掀可不要紧,顿时从巷子里冒出了烁烁光芒。黄的是金子,白的是银子,还有不少五光十色的宝石,简直晃瞎了眼睛。
  
      这些兵抢掠就是家常便饭,一看金银就忍不住了,纷纷伸手就抓,金条元宝就往怀里塞,周围的士兵也都红了眼睛,全都跑过来抢掠,不甘人后。
  
      李光荣顿觉不对,急忙举起了手里的腰刀,大声的喊道:“不要抢,不要抢!”
  
      乱哄哄的士兵那是随便能约束的,就在李光荣急得冒汗之时,突然一声霹雳传来。
  
      “姓李的,瞎了狗眼,竟敢抢劫给宫里送的银子,快快束手就擒吧!”
  
      贺世贤领着人像是一阵旋风就冲了过来,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在看一群可口的小白兔。
  
      ……
  
      就在贺世贤下手之时,一支车队迅速出了南门,张恪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正和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勾肩搭背,开怀大笑。
  
      ……
  
      感谢后欢哥哥还有数字书友的打赏,拜谢……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