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辽东钉子户 > 第八十章 你是猴子请来的

第八十章 你是猴子请来的


  
      既然猜到了有人要对自己不利,张恪索性就来个将计就计。他表面上押运着粮草辎重跟随贺世贤一起出征,实际上早有另一伙人做好了准备。
  
      张晔派遣干儿子小酉子带着两箱金银,装在和张恪一模一样的马车上。到了十字路口,两个车队撞在了一起,几十驾马车,搅成一团。
  
      经过了一番混乱,辎重车队前进,这时候张恪的马车已经被换成了装银子的车辆,他则是在小酉子的保护之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城。
  
      “多谢公公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张恪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塞到了小酉子手里。张恪还远远不是有钱人,二百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可是张恪深知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的道理,有些钱必须要花!
  
      果然小酉子接过了银票,喜笑颜开。
  
      甩着兰花指,笑着对张恪说道:“张公子,干爹在辽东十年,手里实力可不弱。你们离开沈阳之后,一路上都会有商队帮忙,驿站也有马匹,保证顺顺利利回家。”
  
      张恪笑道:“多劳公公费心了,张恪感激不尽!”
  
      小酉子把张恪送到了十里长亭,转身就要离开。
  
      “公公请等一等!”
  
      张恪笑道:“有句话请转告张公公,贪鄙误国之徒,结党绵密,宛如大树。必须先去枝桠,再毁主杆,最后方能连根拔除!”
  
      “嗯,咱家记下了,回去一定告诉干爹。”
  
      小酉子转身又要离开,张恪咬咬牙,跺跺脚,非常不舍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巨大的信封。
  
      “公公,请把这个拿着!”
  
      小酉子急忙回头,接在手里,厚厚实实的,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张公子,这不会是你的诗作吧?”
  
      张恪摇摇头,笑道:“在下这点墨水是写不出好诗的,也不敢丢人现眼。这是一份绝密的计划,请你亲手交给张公公,让一看就明白了!”
  
      小酉子满面含笑:“张公子吩咐了,咱家一定照办!”
  
      小酉子走出了三五步,突然回头,笑道:“张公子,这回你没事了吧?”
  
      张恪哈哈一笑,指了指旁边的一驾马车,笑道:“酉公公,张恪福薄,这两个女子还是留给张公公吧,还请公公带回去!”
  
      小酉子嘿嘿一笑:“张公子,别的事情咱家都能答应,唯独此事不行。干爹亲自嘱咐了,人是你搜出来的,就由你带走,以后怎么处置随便。张公子,要咱家说啊,你也是一表人才,那位姑娘也是天仙的容貌,千万不要糟蹋了。”
  
      小酉子笑着上马离开,留下了张恪一个人愁眉苦脸。
  
      两个女人自然就是方芸卿和香铃,全都是随着朱金海一起抓起来的,不过这两个女人和案子牵涉有限,仅仅知道金万贯要把方芸卿送给何汴而已。
  
      张恪将方芸卿送给了张晔,想要看看能不能借机搬到何汴,哪知道张晔大摇其头。虽然太监受了一刀,但是空虚寂寞冷是人之常情,宫里的太监和宫女对食的不计其数。出了宫,有人送美女也是正常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
  
      张恪仅仅是觉得失去了搬到何汴的机会,有些遗憾,也没有想别的。哪知道张晔竟然把这两个女人送到了自己的手上,这不是添乱吗!
  
      “大人,您看该怎么办?”吴伯岩低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扔到路上冻死吧,一起带着吧!”张恪没好气的说道。
  
      一行人迅速离开了沈阳,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张峰坐在了车辕上,看着外面茫茫的雪景,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节噼里啪啦的响起来。
  
      “老二,真是死里逃生啊,以前还总想着建功立业,杀敌报国,现在啊,就想着回家,尝尝娘包的素饺子,卉儿那小丫头也长大了吧,女大十八变,还不定多漂亮呢!”张峰絮絮叨叨的说着。
  
      突然他一抬头,看着张恪笑道:“二弟,我怎么觉得你像变了一个人啊,实话实话,你小子是不是被妖精附体了?”
  
      你还真说对了,你的二弟早就被掉包了!
  
      这话只敢在心里想想,张恪笑道:“大哥,你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大彻大悟了,难道就不许我觉悟吗?小弟可是卧病两三个月,差点就死了。”
  
      张峰有些愧疚的低下头,随即又笑道:“老二,按理说性子变了我信,可是本事不是说来就来的!你就说说,刚刚给酉公公的是什么玩意,看你那么宝贝儿的,是不是抓贪官污吏的锦囊妙计?”
  
      “大哥,我在生病的时候,总有一个白胡子神仙在我的眼前讲说五百年之后的事情,他说那个时候人能飞天,能下海,能记录声音和图像,一枚炸弹就能毁掉一座城市……”
  
      你就吹牛吧!张峰摆出了一副信你才怪的模样。
  
      “老二,没空和你扯淡了,还是说说到底给张公公什么东西?”
  
      “釜底抽薪的好东西!”张恪笑道:“大哥,说实话那是小弟的一个赚钱点子。”
  
      “赚钱?我反正除了杀鞑子就不会别的了,一颗脑袋五十两,明码实价,砍得爽快。大明军中什么都能作假,唯独首级的奖励实打实的!老二,你的点子怕是能赚三五千两,或许上万两,要不然太寒碜了,也拿不出手!”
  
      张恪用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大哥。
  
      “大哥,你也太小看我了,上万两至于像献宝一样吗!跟你是说了,要是按照我的办法做成了,每年少说弄到三五十万两的银子,要是我亲自操盘,一年百万两也不是不可能!”
  
      张峰正拿着皮囊灌酒,一听这话,酒水顺着鼻子眼就冒了出去。可是他也顾不得了,一把抓住了张恪的肩头。
  
      “二弟,大,大,大哥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张峰说话都磕巴了,也不怪他吃惊,实在是太吓人了!
  
      上百万两,眼下辽东一年的军费也不过一两百万两,已经把大明朝压得喘不上气来了。就算有点石成金的本事,恐怕也没法一年变出上百万啊!
  
      张恪微微一笑:“大哥,我当然不是撒谎了,那个赚钱的主意其实就是做金银的生意。如果宫里想做,有本钱,又有实力名望,一年弄上百万的银子的确不困难!”
  
      张峰一听,这下子彻底晕了,突然痛心疾首的说道:“老二,你这个败家子,你知不知道大哥我拼死拼活,砍一个脑袋才五十两,你这个小混蛋竟然送出去一百万两,你是想气死大哥吗!”
  
      看着张峰哭天抢地,张恪反倒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大哥,我问过张公公了,辽东每年的金银产量占了全国的四成,宫里装饰赏赐用的金银,九成都来自辽东,这就是辽东商人的一张保命符!等我的赚钱方法送到了皇上的手里,就可以对辽东商人下手了,咱们兄弟也能高枕无忧了。用一百万两买平安,还是划算的!”
  
      张峰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可是还是愤愤不平。
  
      “老二,给你半个月时间,过了年必须再拿出赚钱的办法,不然,你就等着拳头吧!”
  
      兄弟俩一路上说说笑笑,乔福也不时加入,他们一连换了五个商队,终于有惊无险的到了广宁境内。
  
      张恪亲自写了一封长信,让马彪送给王化贞,并且约定过了正月十五去给王化贞拜年。张恪他们一路疾行,离着大清堡越来越近。
  
      “老二,咱们从小就长在大清堡,没想到你竟然当了备御,不过……”张峰猛地向城头看去,顿时有些忧心的说道:“老二,我怎么感觉你这个备御不太受欢迎啊!”
  
      张恪也急忙抬头看向了城头,只见城上有不少破衣烂衫的士兵,全都是崭新的面孔,一个个拿着刀枪,似乎还有些恐惧的样子。
  
      “我是张恪,快让唐毕出来迎接!”
  
      一连喊了三遍,城头终于探出一个脑袋,瞪着鼠眼,对张恪大声喊道:“姓张的,你别赶尽杀绝,老子大哥是何光先,可是堂堂的参将,你敢动老子一根汗毛,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张恪和张峰互相看了一眼,顿时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乔福更是肆无忌惮的指着城头,用着刚刚从张恪嘴里学来的词汇笑骂道:“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I1153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