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十五章 药王阁

第十五章 药王阁

郑鸣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身体像针扎一般的难受,胳膊想要动弹一下,都变的艰难无比。

    看来,郑虎那一拳,还真不是容易承受的!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郑鸣就想到自己在打谷场上最后一个念头,就是看一下自己心头的声望值。

    可惜,就在他的念头刚刚转到声望值的时候,那涌入体内的内劲再次发作,随后他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身体就倒了下去。

    好像扑在了什么身上,倒没有摔倒在地上。

    扑在什么身上了呢?郑鸣努力的回想着,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但是他唯一记忆的感觉,是软软的,挺舒服。

    不想这些了,先看看声望值再说。

    心中念头闪动的郑鸣,刚刚准备从自己的脑袋里将声望值单调出来,就听有人欢喜的道:“二少爷,您醒了?”

    郑鸣抬头一看,就见李小朵正满脸欢喜的看着自己,这俏丫头的双眼,充满了疲惫,显然看顾自己的时间不短了。

    “二少爷,夫人看了您一晚上,刚刚回去休息!”

    “对了,少夫人也……也看了您一晚上,刚刚回去休息!”

    李小朵说话的样子,让郑鸣忍不住想笑,他打断李小朵道:“你要说我母亲看了我一晚上我信,你说傅玉清守了我一晚上,你信吗?”

    一时间,李小朵的小手,再次攥住了衣带,然后脸上通红的道:“少夫人也很担心您的。”

    郑鸣笑了笑,刚刚准备说话,就听外面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端阳英拉着郑小璇走了进来。

    “你这小子,翅膀长硬了是不是,你怎么可能是郑虎的对手,还跟他以伤换伤!”在仔细的打量了郑鸣几眼之后,端阳英就严肃的向郑鸣骂道。

    “你小子这是皮痒,你要是再敢有下次,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听着充满了关心的责怪,郑鸣觉得心里很舒服,他朝着端阳英一笑道:“我知道了,您放心就是。”

    “二哥您真棒!”郑小璇根本就不顾自己母亲对郑鸣的敲打,说话间用胖嘟嘟的小手捧起郑鸣的脸,用力的亲了一下。

    郑鸣看着郑小璇眼中的小星星,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一下。

    可是刚才的温情,让他有点忘记自己的伤势,刚刚伸出手,就觉得自己的胳膊疼痛难忍。

    虽然郑鸣忍着没有吭声,但是那锥心的疼痛,依旧让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小鸣,现在先不要动,将这颗培元丹吃下去,再休息半个月,你就应该能恢复了!”郑亨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白玉做成的瓷瓶。

    培元丹,恢复内伤的丹药,一颗价值两万两银子。

    郑鸣看着郑亨手中的小瓶,心中就是一动,虽然郑家不穷,但是光凭着一个镇的赋税,两万两银子对于郑家来说,也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更何况在三个月前,为了让郑亨顺利晋级十一品,家里从药王阁买了三颗地黄丹,光那一次,就耗光了家里的积蓄,而且还欠下了药王阁的帐。

    价值更在地黄丹之上的培元丹,父亲是拿什么买的?

    郑鸣看着那深紫色的丹药,并没有张嘴,而是沉声的问道:“大哥,这培元丹是怎么来的?”

    郑亨的脸一抽搐,脸上的汗更是直接滴了下来。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端阳英朝着郑鸣训斥道:“怎么来的,当然是买来的,快点将丹药吃下去,早点好了!”

    说话间,端阳英接过那紫色的丹药,手掌伸到郑鸣眼前道:“是你自己张开嘴,还是让我像小时候那样将你的嘴给掰开?”

    两世为人的郑鸣,自然不会让端阳英将自己的嘴掰开,所以最终,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嘴张开,将培元丹给吃了下去。

    “好了,你好好睡一觉,你父亲说,等着药力行开,你就能够下床了!”端阳英说话间,朝着众人一挥手,率先离开了房间。

    李小朵也给带走了,郑鸣本来还想要留下这小丫头,问一下丹药的来历呢。

    就在郑鸣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陡然觉得面前一亮,一个风华绝代的面孔映入了他的眼帘。

    不过随即,郑鸣的目光就落在了傅玉清的胸前,看着那细碎的花布,郑鸣终于想到自己在晕倒去看到的最后一种颜色。

    很大啊!

    真是没有想到,在这花布之下,掩藏的竟然是……

    “看够了吗?”傅玉清的声音犹如泉水,轻轻地映入了郑鸣的耳中,郑鸣虽然心神不差,但是这一刻,也忍不住本能的道:“想看清楚点。”

    “做梦看得更清楚!”

    就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郑鸣从傅玉清的眼眸中,分明看到了一丝狡黠。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随即就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的郑鸣,傅玉清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修长的手掌,然后将郑鸣从床上扶坐起来,随后他自己就盘坐在郑鸣的身后。

    “小家伙,这次便宜你一次!”

    随着傅玉清功力催动,她那本来洁白无瑕的手掌上,浮起了一层的青气,而这青气,更是在傅玉清手掌的催动下,直接灌入了郑鸣的体内。

    一时间,整个床榻,都被那滚滚的青气所笼罩。

    当郑鸣再醒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身躯轻飘飘的,忍不住一用力的他,更是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别说伤势了,这状态比他没有受伤的时候,都要好上十分。

    那培元丹虽然不错,却也没有这种效果,郑鸣心中念头闪动,就想到了傅玉清。

    应该是自己这个媳妇动的手脚,只不过你动手脚也就罢了,值得先将自己给击晕过去吗?

    郑鸣心中埋怨了一句,就催动自己的内劲,一如他所想,他的伤势不但完全恢复,那内劲更是已经达到了十二品巅峰。

    再进一步,就能够达到十一品。除此之外,郑鸣还觉得,自己的经脉,好像比以往也变宽阔了不少。

    不过郑鸣暂时没有时间理会这些,他现而今最重要的,是查看自己的声望值。

    红色声望值两千零二十四,黄色声望值一百零五!

    这两个数字,让郑鸣的心里多少有点失望,毕竟击败了郑虎,这黄色声望值不说,红色声望值怎么也要来一个突飞猛进不是么?

    两千零二十四,也太少点了吧,那三孙子可就有八千多红色声望值呢?

    不过埋怨也没有用,有两千总比没有两千好,郑鸣心中念头闪动,心说自己要不抽两次随机牌。

    “少爷,您醒了,您……您怎么下床了?”李小朵手里端着一个茶盘走进来,看着床下的郑鸣,急声的埋怨道。

    郑鸣看着小丫头关切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逗她,当下沉声的道:“我已经恢复,自然不在床上躺着。”

    不等李小朵再说话,郑鸣就沉声的道:“对了,我那颗恢复伤势的培元丹,是怎么来的?”

    “这个……这个……”李小朵看着郑鸣严肃的眼神,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看着李小朵那已经发红的脖颈,郑鸣可以确定,这小丫头,一定知道什么。

    “小朵,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好女孩一般都不会说谎。”郑鸣笑吟吟的看着李小朵道。

    “二少爷,昨天下午,药王阁的王掌柜来催帐,听管家说,老爷因为凑不出这笔钱来,就想将家里的地抵给王掌柜,可是王掌柜一定要老爷用家传的金鳞甲抵帐!”

    “开始老爷是不同意的,但是那王掌柜说可以再给咱家一颗培元丹,助少爷您早日恢复伤势,老爷就答应了。”

    李小朵说到这里,又有点惊慌的道:“夫人昨个儿说,这件事情不让乱说,要不然就重罚呢!”

    “好了,我不说出去就是!”郑鸣的脸色,变的有点狰狞。

    催帐,药王阁竟然在这个时候催帐!对于自己家里欠药王阁帐的事情,郑鸣也是知道的。

    为哥哥购买地黄丹的时候,郑家拿出了三万两银子,还欠药王阁一万两银子。

    当时药王阁的王掌柜拍着胸脯说这一万两银子,算不得什么,等明年收了赋税再给药王阁就是。

    这半年来,药王阁也没有提过要账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们竟然上门要账。

    这原因,郑鸣不用想,应该也是药王阁觉得自家得罪了大长老等人,所以提前来要账。

    欠账还钱这没有错,可是药王阁在这个时候来要账,让郑鸣的心中很不舒服。

    更何况,那王掌柜要账是假,他贪图自己家里的金鳞甲是真。

    那金鳞甲,是郑家祖上传下来的,郑鸣还记得,当年自己小的时候,郑工玄曾经很是自豪的向他和郑亨兄弟讲,这金鳞甲乃是祖上一位修为达到了七品的先祖传下的护身宝甲,以后要他们兄弟一代代的传下去。

    可是现在,父亲竟然拿了传家宝的宝甲抵债。

    而且这宝甲价值的大头,还是给他换取的培元丹。

    “少爷,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李小朵看着站在一边,脸色阴沉的郑鸣,轻声的说道。

    郑鸣点了点头,那李小朵就好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一般,跑出来房门。

    对于药王阁,郑鸣并不陌生,因为他小的时候,郑工玄就交代过他,在鹿鸣镇上,他唯一不能得罪的,就是药王阁。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