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十七章 山水一剑

第十七章 山水一剑

坐在树桩上,郑鸣看着从远处走来的傅玉清,心头忍不住升起了一丝涟漪。

    虽然傅玉清穿着鹿鸣镇最普通的布衣,但是那腰肢柔柔软软,身段袅袅亭亭,而且有种说不出的高贵,世间大多数的男子,在看到她的刹那,都会被这种高贵所摄,然后不觉臣服于这种高贵之中。当然,郑鸣记忆深处,更难忘晕倒前的情形。

    郑鸣就觉得有股说不出的香味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那香味刚开始还不觉得,一小会儿就渗透到你的末梢神经,让你晕头转向。而且,那团温暖的柔软的部位,真的,真的好大啊!

    “你再贼兮兮的用眼睛瞟我,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掉!”带着一丝阴沉的话语,从傅玉清小巧的嘴中传了出来。

    这和傅玉清身份完全不相称的话,顿时让郑鸣一愣。而就在这一刻,傅玉清却莞尔一笑。

    只是轻轻的一笑,却瞬间让四周的天地,都为之变了一个颜色。

    郑鸣虽然前世之中见过太多的美丽,但是这一刻,还是有点头晕,他定了一下心神,想到傅玉清这些天的改变,忍不住道:“大姐,你是入世的,不是来入俗的,出世讲究的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入世讲究的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你要是一味的模仿,就落下乘了!”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傅玉清在郑鸣刚刚说话的时候,还表现的很不在意。

    但是当郑鸣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她的明眸之中,却绽放出了异样的神采。

    “山不是山,水不是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傅玉清的眼眸,越加的光芒四射!

    看着有一点疯魔的傅玉清,郑鸣忍不住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他只不过随口想要点一下这个女人,却没有想到,差点将女人给点疯魔了。

    就在郑鸣心中想着怎么再将话圆过来的时候,就见傅玉清陡然腾空而起,她那素手之中,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长有半尺的银色小剑。

    剑光闪过,郑鸣就觉得自己四周的天地一变。

    随即,四周二十丈之内,所有的树木,全部被斩落在地上。

    虽然那些剑气都没有针对自己,但是郑鸣还是感到一阵巨大的威胁出现在他的心头。这一刻,他觉得死亡离自己是那样的近。

    只要傅玉清心中念头动一下,自己就有可能要死在傅玉清的剑下!

    郑鸣差一点,忍不住将自己心头的厉若海的卡牌给激发起来,但是他觉得傅玉清应该不会伤害自己,这才没有激发卡牌。

    不过就是这样,郑鸣的头上,也全都是汗水。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凭空立于虚空之中的傅玉清,这一刻,就好像天上的谪仙子,她的声音平和,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不觉迷醉的力量。

    “这一剑,可名为山水!”

    说完这句话,傅玉清就将手中的短剑收回了鞘内,重新落在地上的她,轻轻的朝着四周躬身行礼道:“心剑阁弟子傅玉清,多谢前辈指导之恩。”

    自己明明在傅玉清的后面坐着,她却背对着自己行礼感谢,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前辈,叫的人怪不好意思的,我的年纪比你小好不好。

    就在郑鸣的肚子中无声抗议的时候,傅玉清扭过头来道:“我本以为,你只是找了个一般的师傅,却没有想到,你的师尊竟然是这等的前辈高人。”

    “以后你要多多用心和师尊修行,万万不要辜负了你师尊的一片心意。”

    什么师尊,我哪里有师尊?郑鸣这句话刚刚要说出来,但是随即又咽到了肚子里。

    他看着四周整整齐齐被斩断的大树,对于傅玉清的实力,越发有了清醒的认识。

    这傅玉清,最少也应该是四品以上的修为,她斩断这些大树,用的并不是他手中的长剑,而是从她长剑之中激发的剑气。

    剑气,乃是四品武者才能够施展出来的手段。

    虽然郑家在晴川县,也算是独霸一方,但是按照郑工玄的说法,郑家的家主,也只不过是一个九品巅峰武者而已。

    怪不得自己老爹见到傅玉清,是一种那样诡异的情形,而傅玉清对待自己加入的态度,郑鸣也有些理解。

    傅玉清只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冷眼旁观的过客,至于什么而少夫人之类的称呼,对她而言,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因为世俗之中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约束她!

    “这个我知道,今日我师父除了让我告诉你这两句话之外,还让你跟我去办件事情。”本来已经想了一套说法的郑鸣,这一刻决定不运用自己想好的说法。

    既然傅玉清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前辈,那自己干脆就拿这个虚无缥缈的师尊来说事吧。

    至于那最后一句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郑鸣决定还是以后再说给傅玉清听吧,省的她一下子走火入魔。

    “前辈吩咐,我自当遵从。”一如郑鸣所想,傅玉清也没有问什么事情,痛快无比的答应下来。

    从鹿鸣镇到青川县城,有五十多里路,郑鸣和傅玉清两个人坐着郑家的马车,一个时辰就赶到了晴川县。

    这是郑鸣第三次来晴川县,前几次,郑鸣都是和郑工玄一起来的,和鹿鸣镇相比,晴川县不但大了很多,而且也繁华很多。

    呈现出井字形的大街上,各种各样的店铺前,挤满了人。按照郑鸣的估计,这晴川县城,最少有十万人口。

    十万人口,这个数字让郑鸣吞了一下口水,要是这十万人都变成自己声望值的话,那就爽呆了。

    郑鸣虽然没有见过郑家的族长,但是郑家的族长一定是晴川县声望值最高的人之一。

    毕竟,他掌管着整个郑家。

    自己是不是要弄个族长来当当?刹那间,郑鸣的心中,就升起了这个念头。

    “咱们要去郑家吗?”傅玉清的头上,带着一个斗笠,将她无限美好的容颜,给遮挡了大半。

    “不,咱们要去药王阁!”郑鸣朝着位于城北的郑家本家位置看了一眼,摇头道。

    药王阁很好认,这晴川县的药王阁,和鹿鸣镇的药王阁外形差不多,只不过一个大,一个小而已。

    占地足足有十亩方圆的药王阁,上百个柜台后,几百个伙计和掌柜在忙碌着。而那些来药王阁的人,更是不断地将大把的银票缴纳到柜台。

    日进斗金,都不足以形容药王阁的兴盛。

    “两位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一个长着胖胖圆脸的伙计,看到郑鸣和傅玉清,快步的迎了上来。

    傅玉清还不知道郑鸣带她来这里干什么,自然不会开口。和那伙计说话的是郑鸣:“我这里有一桩大生意,要见你们药王阁最大的掌柜!”

    那伙计的眉头一皱,这孩子年龄不大,口气倒不小,这晴川县虽然只是一个县城,但是因为地处九千里蛮荒,各种药材众多,所以药王阁总店无比的重视。

    在这里坐镇的,是药王阁的一位执事长老,平时这位长老根本就不理会药王阁的经营,就算是晴川县最大家族郑家的族长想要见这位长老,那也要在预约的前提下,看这位长老有没有心情和郑家族长见面。

    “抱歉小兄弟,我家长老正在闭关炼丹,所以……”伙计说话还是有涵养的,拒绝的理由很委婉。

    他不但点明了自家长老很忙,更点明了自己长老的身份,炼丹师,不是什么人说见就见的。

    要见一个炼丹师,最少也要有和炼丹师相对应的身份,你一个小屁孩儿,还是哪里来,哪里玩去吧!

    郑鸣看那伙计的笑容,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他早就将要遇到的情形想好了,要不然他自己来就可以,为什么拉着傅玉清过来。

    “你只需要禀告一声,就说心剑阁这三个字,要是你们家长老还没有空,我们立即就走。”

    傅玉清站在郑鸣的身后,正准备看他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拉着自己宗门的虎皮当大旗。

    这个家伙,运用自己宗门的名声,也不跟自己提前说一下,难道他就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够随意运用的?

    伙计并没有听说过心剑阁,但是作为药王阁的伙计,他还是挺有素养,答应一声,就去禀告了。

    只是半盏茶的工夫,就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快步的走了过来。

    那中年人身材虽然瘦削,但是从他的身上,同样散发着一种气势,一种让人感到压迫的气势。

    “在下药王阁执事长老郭龙飞,见过两位!”那中年人说话间,双手抱拳行了一礼,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位里面请。”

    正在药王阁交易的不少人,都认识郭龙飞,看到这位平日里威风八面的药王阁执事长老,此时竟然如此客气的对两个人,一个个眼中都露出了惊异的目光。

    药王阁宽大的客厅,自有美丽的侍女送上香气扑鼻的茶,那郭龙飞在请教了两人的姓名之后,就爽快至极的道:“两位来我药王阁,是对我药王阁最大的看重,无论两位需要什么药物,我都可以作主,按照五折的价格卖给两位。”

    五折,真是好大的折扣,像郑鸣他们家在鹿鸣镇药王阁买药,最多也只是九点八折的优惠。

    这心剑阁的名头,竟然直接让人来五折。“郭长老,我们这次来,不是买药的。”ps:新书裸奔,呼唤推荐收藏票票,请兄弟们多多支持!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