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二十章 抽丝剥茧

第二十章 抽丝剥茧

狄仁杰,技能抽丝剥茧。

    狄仁杰,好厉害,尼玛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你让我抽一个李忠都行,怎么能是狄仁杰呢?

    没有任何武技的狄仁杰,有个屁用!心中愤怒的郑鸣,觉得将狄仁杰存放起来,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处,所以直接用念头朝着那张狄仁杰的牌上一点。

    用了!

    带着狄仁杰画像的卡牌,在金光之中,消失在了郑鸣的心头,也就在这一刻,郑鸣陡然觉得自己的双眼,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东西。他的目光随意落在自己用的桌子上,一些信息瞬间出现在心头。

    “这张桌子,用的是三十年的老梨木,从这手艺上看,这张桌子的桌面和桌腿不是一个人做的,那做桌腿的手艺明显有些生涩,应该是一个学徒……”

    “这张床的床头,和我坐的椅子用的应该是同一棵树的树木,当年我用之前,哥哥用的毫不爱惜。”

    “这椅子之所以加塞,应该是哥哥将它弄残,这才不得不加上了塞,维护稳定……”

    郑鸣的眼眸从屋子中的一样样东西上略过,任何一个痕迹,都能够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一个推论。

    一些他甚至已经忘记的生活痕迹,在他的眼眸闪过之下,都会再次出现在他的心头。

    可是这尼玛有什么用处啊!

    一千个声望值,就他奶奶的如此失去,实在是让郑鸣心有不甘。可是现在他们郑家,也没有什么案子,需要他郑鸣来破啊!

    二十分钟时间,转瞬就要过去。

    就在郑鸣浪费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在他的房间之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套重新夺回的金丝甲上。

    这金丝甲最少有几百年的历史,这是剑砍的痕迹,这是斧子劈中的痕迹。

    这一枪真的好凶险,要不是躲闪的及时,恐怕金丝甲的那一任主人,应该会被枪捅死……

    这痕迹,看摸样应该是五十年前的。

    嗯,这有点不对,这里和其他地方比,怎么厚实了一分,这金丝甲做工精良,不应该出现这个错误啊。

    而且此处内衬所用的天蚕锦,虽然颜色一样,而且织的严丝合缝,但却是后来补上的。

    这里面,一定藏了什么东西!

    推论在郑鸣的心头不断的形成,他稍微沉吟了片刻,就直接拿起一柄剪刀,将金丝甲中他怀疑的内衬轻轻地剪开。

    一片手掌大小的黑色金属片,出现在了郑鸣的眼前。

    不是铁,比铁要轻上一半,拿在手中,轻柔一如绸缎,郑鸣确定,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金属。

    金属片上,是九震破山四个大字,铁画银钩,第一眼,郑鸣就觉得一股威势朝着他直压而来。

    四个字,占据了金属片的大半区域,在金属片下方,则是九副小人的图像。

    这九副小人的图像,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是小人直接挥拳而出,但是通过郑鸣这双抽丝剥茧的眼睛,他却发现这九个小人,每一个的胳膊,都好像有一种差异。

    这种差异很细小,很多人就算是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郑鸣稍微沉吟了刹那,就决定按照小人胳膊的震动,来练习一下,不过当他挥出第一幅图之后,还不等他的手臂转入第二幅图,拳头已经打了出去。

    手臂之中的变动,应该在一拳挥出之后变动九次,自己怎么可能一次都变换不出来?

    郑鸣并没有立即琢磨,而是继续朝着那金丝甲看去,现而今的他,已经感到了抽丝剥茧的技能的用处。

    要不是抽丝剥茧,他根本就不会发现金丝甲之中,竟然藏着这个九震破山的秘籍!

    浪费在看家具的痕迹上,实在是大材小用啊。还有大概五分钟时间,一定要寻找一下,自己郑氏家族的老祖宗,是不是还留下什么其他的好东西。

    金丝甲的内衬全部剪开,什么也没有。

    郑鸣将金丝甲收起,目光再次落在了那金属片上,他看着那九个图像,除了稍微一点点手臂的区别之外,依旧看不出其他的东西。

    莫不是这金属片并不完整?

    郑鸣心中念头闪烁间,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四个大字上,这四个大字,郑鸣用眼睛盯了瞬间,一个个判断再次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这四个大字,虽然写的气势十足,好像一气呵成,但是在某些地方,好像有些生硬,而且每一笔,都好像有无数个点组成,看上去好像纹路,但是这些点应该不只是纹路。

    这些点太小,自己用眼睛看不清楚,可是以往,有人在小小的米粒上,都能够刻下一首七言绝句,莫非这四个字,才是这九震破山的关键。

    就在郑鸣一点点分析,越分析越觉得自己接近了事实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哥哥,嫂子在找我,我躲一下,你不要告诉她我在这里!”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鹿,郑小璇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了过来,小脸红扑扑的,像一只熟透了还挂在枝头的苹果。在光照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说话间,郑小璇就慌里慌张的钻进了郑鸣的床底下。

    郑鸣看着躲在床下向自己着急的挥手的妹妹,忍不住摇了摇头,随手将小铁片收进了兜里。

    就在这时,傅玉清迈步从门口走来,宽大的袍子,在灯光下,越加显得亭亭玉立,好像一朵娇艳的出水芙蓉一般!

    郑鸣扭头朝着傅玉清看去的时候,一组信息出现在了郑鸣的心头。

    袍子前后差距一尺,腰间和臀部在运动中折叠有五寸,初步判断,傅玉清的胸围,应该在三十六D,这怎么可能……

    按照郑鸣对傅玉清的印象,这个女人清丽雍容,应该属于那种身细如柳的类型,怎么也没有想到,通过这抽丝剥茧的技能,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判定。

    “胸大屁股圆,好生养!”

    这句话,是鹿鸣镇吴半仙经常说过的一句话,因为它比较通俗易懂,所以郑鸣记了下来。

    而就在这一刻,郑鸣随口说了出来。

    正要进屋的傅玉清,在郑鸣说出这句话的刹那,耳根陡然一红。随即她迈步来到郑鸣的近前,伸手朝着郑鸣抓了过来。

    还没有等郑鸣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直接摔倒了地上。

    而当郑鸣再次站起的时候,傅玉清已经扭头而去,看着那背影,一组判断的信息再次出现在他的心头。

    按照后面衣衫震动的程度,这个女人臀部和腰直接形成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郑鸣身上运用狄仁杰卡牌的状态,陡然消失的干干净净。那就要得出的结论,却是他无论如何用脑袋想,都想不出来。

    他不知道,刚才对于傅玉清的推断,算不算这一次运用狄仁杰卡牌的一次收获。

    “这小娘们儿,动手还真狠!”拍了拍手,郑鸣心中越加肯定透过那抽丝剥茧技能的判断。

    要不然傅玉清也不会摔的那样狠,分明就是恼羞成怒。想到傅玉清雍容清丽的面容下,竟然是那样一副让人惹火的身材,郑鸣不由感慨了一下心剑阁的伙食。

    真是养人啊!

    只是他扭头而去时,结合自己前世知识的判断,却一直都没有得出来,这让郑鸣的心里有点痒痒,他恨不得再抽中一张狄仁杰卡牌,让自己完成这个判断。

    “哥哥真好!”郑小璇见哥哥替自己支开了嫂子,心里很是受用,从床底下爬出来,小手抱住郑鸣的手臂,用力摇了摇道:“以后再和嫂子玩捉迷藏,快找到我的时候,二哥还要帮我啊!”

    郑鸣一见到郑小璇那张可爱的小脸,一听到她那含娇带嗔的声音,他的心就酥了,随手在妹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道:“这个自然,二哥不帮你还能帮谁?”

    “哥哥,你说的胸大屁股圆是什么意思呢?”郑小璇歪着脑袋笑着问道。郑鸣有些尴尬,他怎么好给一个小孩子解释这种词语呢?

    因此,想了想,郑鸣勉强笑道:“那个……那个我是在夸你嫂子漂亮。”

    “小璇等一下也要去夸嫂子,嫂子好喜欢小璇呢。”郑小璇说话间,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郑鸣看着离去的郑小璇,心中一阵凌乱,他好像看到了郑小璇夸奖傅玉清的情形,这种情形,实在算不得美丽。

    咂巴了一下嘴,郑鸣还是将这件事情扔到了脑后,他重新将那金属片拿出来,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四个大字上。

    四个大字,在他的眼中依旧是铁画银钩,依旧有一股压迫之力,但是那细密的笔画纹路,在郑鸣的眼中,就是这金属片的花纹而已。

    想到自己通过抽丝剥茧得来的结论,郑鸣最终还是决定相信一下施展卡牌时的判断,毕竟那个判断,让他觉得可信度更高,更何况现在,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九个只有胳膊有一点点差异的小人,实在是让郑鸣无处下嘴,还不如试上一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