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三十八章 不能太潇洒

第三十八章 不能太潇洒

这其中看过去的人,就包括作为郑家家主的郑中望。郑中望的身边,此时已经汇聚了几个先跑过来的郑家镇首。

    “家主,那郑鸣乃是咱们家的天才人物,现在能够救他的,只有您了!”一个面色忠厚,但是身上带着三处血痕的老者,大声的朝着郑中望喊道。

    郑中望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的道:“现而今,家族正处在危机的时候,和一个人相比,最重要的,是将更多的人救出来。”

    说到这里,他朝着四周挥手道:“快点将藏兵洞的劲弩取出来,这关系到咱们家族的存亡。”

    那面容忠厚的老者还要说话,却被他身旁另一位镇首给拉住,而郑中望的目光,这一刻看向了远处。

    “十五叔,别再说了,你没有看到家主不想涉险吗?”那拉住忠厚老者的镇首,低声的说道。

    忠厚老者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他手指着再次挥出飞刀的郑鸣道:“这可是咱们郑家的希望,要是……”

    也就在这一刻,又是五柄飞刀,从郑鸣的手中射出,这五柄飞刀,同时落向卢兴霸的咽喉和肚腹。

    卢兴霸眼中的戏虐之色更重,如同他刚才所说,他平生下最喜欢的,就是将那些家族的优秀年轻天才虐杀掉。

    郑鸣并不是他虐杀的第一个家族天才,更不是最后一个家族天才,他看着射出飞刀,身体好似还在颤抖的郑鸣,就好似想到了当年。

    当年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在将他最后一丝尊严踩在地上之后,无比鄙视的朝着他那贴在地上的脸吐了一口吐沫:“我就是天上飞动的大鹏,而你就是在泥土里蹦跶的癞蛤蟆!”

    “你永远只能在土里蹦跶!”

    那个少年,已经在他突破九品之后,被他虐杀了九天才杀死,但是从那开始,他就喜欢虐杀那些自命不凡的天才少年。

    这个少年,已经开始颤抖,这在卢兴霸的眼中,是那么得让他欣喜,让他兴奋!

    其实,他最喜欢的,是眼前少年在这一刻,直接尿裤子,然后再颤抖中,被他斩杀。

    用不了多长时间了,那少年还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只不过在卢兴霸看来,这一次出手的机会,对少年来说,绝对没有任何的用处。

    少年此时,有的只是死路一条。

    可是他喜欢看少年颤抖出手的样子,他喜欢看到少年在出手之后,发现自己一击无力的绝望,他喜欢这种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继续下去。

    郑鸣的手抖动的很厉害,那把飞刀,甚至也在发抖,手持熟铜棍的汉子,在一边压制郑工玄之后,一边大声的道:“小子,尿裤子了没有?”

    粗豪的声音,让四周的大笑更加的厉害,就连已经在大长老的身上留下一道血痕的黑妖狐,也跟着娇笑起来。

    一刻钟过去了,郑鸣手中的飞刀还没有射出,那卢兴霸并没有着急,而是用手抚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哈哈大笑道:“小子啊,往这里射,只要你飞刀过来,我就是死路一条。”

    “射稳一点啊,对了,那个好似是你老爹,龙八,你给我数着数,要是这位小朋友数到十还不射出他那柄飞刀,你就将他老爹给我先宰了!”

    龙八就是那手持熟铜棍的汉子,他将手中的熟铜棍舞动了两下,压制的拼命的郑工玄在难以进半步之后,这才大声的道:“五爷放心,我一定给这位小朋友计算好时间。”

    “十、九、八、七……”

    郑工玄看着身体颤抖的郑鸣,心疼不已,他厉喝一声,完全不顾性命的朝着那手持熟铜棍的男子冲了过去,手中的长刀,更是疯狂舞动。

    “哈哈,你拼命也不成,五爷不让你死,俺龙八又怎么会让你死在这里呢!”

    龙八的熟铜棍,舞动的好似一片铜墙铁壁,而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那不住颤抖的郑鸣,终于出手了。

    郑鸣的飞刀射出!

    这一次,郑鸣射出的是一把飞刀!

    这飞刀射的方向,是卢兴霸的脖子!

    飞刀如电,快速的接近卢兴霸的脖子,而卢兴霸半点没有躲避的意思,只是他的脖子处,出现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凸起。

    在卢兴霸看来,这飞刀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也只是给他挠痒痒而已,他根本就没有将这飞速斩来的飞刀放在眼中。

    对他而言,这飞刀射出之后,就代表着他这场游戏,要到了最高潮的时候。

    他要看着这个少年屁滚尿流样子,他要看着这个少年,在自己的目光下崩溃。

    在龙八他们这群盗贼的眼中,这射出的飞刀,只是一场戏,一场为了让卢兴霸高兴的戏。

    至于那射出飞刀的少年,他们根本就不愿意理会。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个少年,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

    一个死的不能再死,根本就没有丝毫翻身希望的死人。

    郑家的不少人,此时也看着射出飞刀的郑鸣,他们已经逃进了山谷之中,并占据了山谷之中的有利地形。

    对于此事郑鸣的情况,大多数人只是生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悲痛,至于其他的,则是没有。

    作为族长的郑中望,同样看着郑鸣,只不过他的心中,却在一个劲地安慰自己。

    这不是自己不出手,不是自己不愿意救援这个乃年轻的族人,实在是此时的情形,需要他郑中望以家族大业为重,不能够随意的冒险。

    只不过在自己安慰自己的同时,他还是能够感到,一丝丝恐惧的味道,不断的出现在他的心头。

    这种恐惧,来源于卢兴霸。

    山野之中,在厮杀的人还有很多,不过此时,却有更多的人看向了郑鸣。

    盗贼们的脸上,一个个露出看戏的笑容,在他们的眼中,这个被五爷看准的少年,这一次是死定了。

    而郑家的人一边拼命的逃走,一边用一种兔死狐悲的目光看向郑鸣。

    这个家族刚刚升起的天才人物,就要死在远驼山上,而他们自己,同样生死未卜。

    在百丈远的一个小山坡上,一个粗壮的黑衣大汉面带不喜的看着戏战郑鸣的卢兴霸。而站在他身边的白衣文士,则笑着道:“老五就这一个爱好,现而今已经是胜券在握,大哥就让他玩玩吧!”

    那粗壮大汉点头,可是就在他看到郑鸣的飞刀出手的刹那,一丝不安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老五快闪!”

    声音的速度很快,但是飞刀的速度同样不慢,卢兴霸在听到那犹如雷鸣的声音的刹那,飞刀已经到了他的脖颈处。

    半尺多长的飞刀,刺破那凸起,直接没入了卢兴霸的脖颈内,鲜血从卢兴霸的脖颈中流出,卢兴霸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脖子,而他的眼睛中,更充满了不信。

    一个十品的少年,怎么可能突破他卢兴霸催动内气形成的防御,这不可能!

    但是越来越少的进气,以及那开始模糊的视线,无不在告诉他,他就要死了,死在那个干净的少年手中。

    山野中,上千人都看着紧紧抱着脖子的卢兴霸,他们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无论是盗贼,还是郑家的人,此时一个个心中充斥的,都是不信,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那卢兴霸,怎么可能会死在犹如他玩物的少年手中,要知道,卢兴霸可是九品开辟了丹田,化劲为气的高手。

    一时间,虚空好似都凝滞了一般,他们看到的,是卢兴霸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能够感到,卢兴霸有话要说,可是这一刻,卢兴霸什么也说不出来。

    “嘭!”卢兴霸的身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位纵横一府之地的悍匪,心中充满了不甘的倒在了荒野之中,他的心头,也许充满了不甘心,但是他不甘心却拦不住死神的脚步。

    郑鸣在卢兴霸到底的刹那,也松了一口气,从卢兴霸让他出手三次开始,他就在用九震破山的法诀积蓄这力量。

    最后一次出手,他通过九震破山,积蓄了四倍的内劲。

    四倍的十品武者的内劲聚集于一刀之间,就算卢兴霸是九品高手,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这一刀斩杀不了卢兴霸,郑鸣就准备使用英雄牌,只要厉若海的英雄牌一出,应该就可以帮助郑家解决这场危机。

    他之所以在卢兴霸威胁自己的时候不愿意使用英雄牌,除了九震破山之外,还因为英雄牌的情况,实在是太过诡异。

    如果他陡然大杀四方,那么无论是郑家还是外面的人,对他心存怀疑的一定不少。这样,就会让他陷入一场连自己都难以预料的危机之中。

    更何况厉若海的英雄牌,一直都被他当成保命的牌,使用完之后,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不可以再抽到厉若海一般的人。刚才的一场杀戮,让他更加感到一张保命牌的重要性。

    “嗖嗖嗖嗖!”

    众星捧月,趁着围攻郑工玄的群盗还没有反应过来,郑鸣手中的飞刀,快速的朝着那几个人射了出去。

    无论是手持熟铜棍的大汉,还是那手握着分水峨嵋刺的精瘦汉子,都是身经百战之辈,虽然他们的心神,都被卢兴霸的死所震惊,但是飞刀袭来,依旧让他们做出了最快的反应。

    来不及挥动熟铜棍的大汉,猛的一侧身,闪过了自己的要害,两柄飞刀分别扎入了他的左右手臂之中。而那手持分水峨嵋刺的汉子,则是来了一个懒驴打滚,将自己没有多少肉的屁股让了出去。

    三柄飞刀扎在瘦削汉子的屁股上,艳红的血当时就流了下来。虽然这两个汉子都没有性命之忧,但是想要继续战斗,却已经不可能。

    “父亲,快走!”郑鸣在发出飞刀之时,就朝着郑工玄吼了一声。

    郑工玄和郑霸两个人,哪里会丢弃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两个人趁机挥动自己手中的兵器,朝着郑鸣的方向杀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