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五十章 虬蝎

第五十章 虬蝎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还没有收藏的兄弟,在翻看的时候,一定要收藏啊,这样可以让您更的找到本书。【△網WwW.】
  
  虽然他来到鹿鸣镇的事情还没有办好,但是能够见到一个这么有灵性的女子,却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要是她真的哭着喊着一定要投入自己怀抱的话,也不是不能给她一个丫鬟的身份。就在挥扇男子觉得自己实在是一个慷慨主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头顶一痛。
  
  “坏人,打死你个坏人,打死你……”不是太粗的擀面杖,被李小朵拿在手中,劈头盖脸的朝着年轻男子的头顶疯狂的砸了下来。
  
  青年男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怒容。他手中的折扇轻抬,就有一股锋芒,在扇子上方汇聚。
  
  要是郑鸣在此,一定会认出,这出现在青年男子扇子上的锋芒,和罗元浩的刀芒是一个性质。
  
  只不过男子扇子上的锋芒更加的锋利,也更加的凝聚。
  
  罗元浩的刀芒,是全身内气催动,这才汇聚在刀尖,而男子却是轻松之际,随手捏来的就将自己的内气汇聚成锋芒。
  
  只要男子愿意,挥手之间,就可以让李小朵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男子在眉头皱动之间,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散去汇聚在扇子上的锋芒,脸上带笑的道:“小姐你听我说,我不是坏人,我乃是……”
  
  李小朵看着坏人后退,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将那擀面杖杵在桌子上,故作愤怒的道:“你给我听清楚了,在这般胡言乱语,我打烂你的狗头!”
  
  虽然李小朵只有七分的颜色,但是此时愤怒的摸样,看在男子的眼中,却是别有一番风姿。
  
  这让一直想要将天下美人都搜集在自己后宫之中的男子,越发的动了心。
  
  “哎呀,这是谁家的小娘子,竟然如此的凶悍,可愿跟我归家,让你见识见识我家祖传的伏虎绝技。”店外,带着一丝调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年轻男子扭头一看,就见在大街上,正有一个年轻少年,满脸笑意的朝着这边看来。
  
  真是一个不知道死活的家伙,看来这一次,不光是自己挨打了。年轻男子故意让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好让那手持木棒的女子,快速的从自己身边通过。
  
  可是就在他挥动折扇,准备看一场好戏的时候,那李小朵已经满是娇羞的跑了出去,眼眸之中带着一丝狡黠的道:“公子既然喜欢,奴家自然愿意。”
  
  骑在马上的郑鸣愣了一下,他刚才只是觉得李小朵刚才的样子很是可爱,所以随口逗她。此时看着一副愿意随君走天涯摸样的李小朵,他当下伸手将李小朵拉到自己的马上,然后策马而去。
  
  什么个情况,自己这般英俊不凡,说了句真心话挨了打,这小子的话同样轻佻,不但没有挨打,还让那小娘子投怀送抱。
  
  莫不是自己还没有纵横花丛,就已经老了么?还是自己的手段有点老套,需要多学习学习。
  
  心中念头乱闪的青年男子,暮然回头,随机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因为,他看到一个更加美丽的身影朝着他走了过来!
  
  冬日,河边!
  
  寒冬的冷意,已经将以往潺潺的流水冻成了冰块,所以此时的河边,也少了行人。
  
  但是就在这河边,两个人却并肩而行,其中一个人身穿锦袍,手中更是风度翩翩的挥动着手中的白玉折扇。
  
  而走在男子身边的女子,虽然穿着鹿鸣镇大街上最普通的花布袍子,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天底下最高贵的人一般。她没有昂首,没有挺胸,甚至没有半点的傲气。
  
  但是人在看到她的同时,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是一个金凤凰。
  
  “我本以为,这粗花布,是世上最坏的布匹,因为它有损美人的颜色。可是今日看到玉清你,我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想错了!”
  
  摇着折扇的男子,嘴中啧啧笑道:“返璞归真的美丽,才是最大的美丽。”
  
  傅玉清皱了一下眉头道:“不要和我说这些,你来此作甚?”
  
  最后两个字一开口,本来平静无波的傅玉清,就好似一柄出鞘的长剑,直接笼罩在了四周十丈的虚空。
  
  在傅玉清的光芒笼罩下,原来冷厉的寒风,在这一刻,都好似停滞了一般。
  
  男子的眉头一皱,随机嘻嘻笑道:“恭喜玉清,贺喜玉清,看来玉清你的修为增进不少。”
  
  “能够在短短时间,就让自己的修行跨出一大步,看来玉清的入世修行,还真的入对了。”
  
  傅玉清没有吭声,但是她的目光,越加的冷厉。她虽然没手中没有持剑,但是此时她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一柄已经积蓄了庞大力量的劲弩,随时都能够对自己的对手,发出致命的一击。
  
  “玉清你不要生气,我此来,除了要看看玉清之外,就是想要通知玉清你一个消息。”
  
  “据我七情宗的宗门弟子汇报,此东二百里莽龙山上,将有一虬蝎将要出世。这虬蝎乃是冰虬与天蝎交合所产的卵,在地下阴河孕育五百年方能成型。”
  
  “一旦虬蝎成型,就为四品凶兽,而它头颅部位五百年孕育的冰魄珠,正是玉清你练习心剑阁的冰清诀所必需之物。”
  
  傅玉清在听到冰魄珠的时候,眼睛就亮了起来。来到郑家这些天,她很少表现出对一些东西的渴望。
  
  “你和我,分属不同的宗门,你又何必将这消息告诉我。”
  
  男子挥动折扇一笑道:“虽然咱们宗门不同,但是当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玉清你,所以我就来了。”
  
  傅玉清看着男子的脸,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在吭声。在片刻之后,她脚步迈动,一步就跨出了十丈多远。
  
  七八步之间,傅玉清的人,就消失在了苍茫的天地之间。
  
  那男子看着静寂的天地,眼中的神色,更多了一丝的迷醉:“自从那天见到你,我就觉得自己见到了世间最好的珍宝。”
  
  “所以,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告诉你。”
  
  “这天下,能够配上你的,唯有我而已!”
  
  男子自语之间,就迈步朝着河中走去,结了冰的河水,托着男子的身躯瞬间到了小河的另外一边,而那萧瑟的天地中,依旧留着男子低沉的声音:“你来到这小镇,随意找了一个身份,以此入世。”
  
  “虽然那个人得到的只是一个名义,但是依旧让我感到很是嫉妒。可是我明白,我没有得到这个那怕玩笑一般的名义的机会。”
  
  “毕竟,咱们是同一类人!”
  
  同一类人是何意,却没有人解释,但是从男子飘然一如惊鸿的身影之中,可以让人感觉到,他的话意。
  
  郑鸣的归来,对于郑家来说,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大大的喜事,端阳英拉着郑鸣的手,很是一阵嘘寒问暖。
  
  当然,家里更是杀猪宰羊,准备好好的做上一顿。
  
  只不过当她听到郑鸣闯瀚云寨联营的消息之时,那脸色当时就变了起来。
  
  “鸣儿你给我过来!”端阳英的声音之中,隐含着从来没有过的严厉。
  
  郑鸣小心的来到端阳英身边,就被端阳英一把揪住耳朵:“你这小子,呈什么能,你又不是不知道,瀚云寨的那些匪徒,杀人不眨眼,要是你……”
  
  “母亲,你不许打哥哥,哥哥是个大英雄!”郑小璇两手叉腰,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一副主持正义的摸样道。
  
  “当英雄有什么好,你给我记住,你二哥当英雄要被打,你要是也有这种想法,以后打的更狠。”
  
  端阳英说话间,朝着郑小璇的眉间重重的点了一下,然后给了郑鸣一个惩罚,去宗堂罚跪一个时辰,好好的想一下自己的错。
  
  罚跪,这是郑家的规矩之一,只不过这么多年来,郑鸣从来都没有受过这个惩罚。
  
  就是他将端阳英最爱的花瓶给打碎,端阳英也没有这样发过他。
  
  对于这个惩罚,郑鸣的心中不但不排斥,还很享受,他能够感到母亲责罚之中,是对自己深深地关心。
  
  他的耳朵,更是告诉他,在他走出房间的瞬间,端阳英就轻轻的呜咽了起来。
  
  这是一个母亲为了儿女,后怕的担忧!
  
  不过唯一让郑鸣不爽的,是郑惊人这个家伙,正犹如贵客一般的坐在郑家的大厅内,颇是有点幸灾乐祸意味的看着郑鸣去罚跪。这让郑鸣的压根有点牙根痒痒,却没有办法。
  
  虽然不反抗,但是郑鸣却不会用时间来思过,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之所以跪在这里,自然是因为对母亲的孝顺。
  
  自己已经有六万多声望值,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抽取一番,也好打发一下时间。
  
  做出决定的郑鸣,讲自己心头的声望值调取出来后,虽然有前些时候茶馆的发现打底,却也又下了一跳。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