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八十三章 百炼堂

第八十三章 百炼堂

虽然不少人都怒视着离去的少年,但是在少年的目光投来之时,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一个人,压制的,虽然不是一座城,但是却压制住了整个鹿灵府年轻武者的精气神。

    “我们鹿灵府不会输!”当少年的身影渐渐远去,有人终于大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而就在这句话喊出的时候,不少少年跟着应和。

    更有人在这一刻,大声的喊道:“我们还有鹿灵三子,我们还有鹿灵三子!”

    鹿灵三子,鹿灵府的骄傲,三个同时进入了大晋王朝天武监的少年,三个让偌大的鹿灵府,感到骄傲的少年。

    我们还有鹿灵三子,这喊声,不只是一种安慰,更是一种自信,在喊出鹿灵三子的名头之后,那些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的少年,终于找到了精气神。

    更有人喊道:“鹿灵三子之一的程一刀,前日回鹿灵府省亲,我们请程一刀出手,将这小子斩于府武院下,一雪今日的耻辱!”

    “对,请程一刀大哥出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可嚣张的。”

    各种各样的喊声,让无数的人都用热烈的目光看着程轻灵,因为她在名义上,是程一刀的堂妹。

    自然,请程一刀出手,少了她不行。

    程轻灵犹豫了刹那,最终还是咬了咬嘴唇道:“一刀大哥正在城外庄园,咱们去找他。”

    偌大的府武院门外,人瞬间走的干干净净,唯有两个人,淡淡的站在刚才人山人海的地方。

    “只会争强斗狠,以后的成就有限。”说话的人,话语之中,带着那么一丝的不屑。他就好似高高在上,俯视苍穹一般。

    而他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朝着自己旁边的男子看了过去,他希望自己的话语,能够得到身边女子的回应。

    可惜,身边的女子,并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的站着,但是女子的目光中,却带着赞赏。

    这种赞赏,让男子感到很不舒服,但是他又轻轻地告诉自己,不应该为一个蝼蚁而生气。

    一个强壮的蝼蚁,战胜了另外一个强壮的蝼蚁而已,有什么值得自己生气的。

    傅玉清笑了笑,漫步而去。

    郑鸣不知道傅玉清来了,自然,也不知道傅玉清的离去,他回到住处之后,第一时间,就重新包扎了伤口。

    好在他的身体被地元钟乳所侵泡,有强大的恢复力,再加上金钟罩收拢肌肤,所以在清洗的时候,伤势就已经恢复了大半。

    “二弟,事情到此为止,咱们回晴川县。”郑亨目视着郑鸣,话语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说道。

    虽然自己的二弟在这场比试之中胜了,但是郑亨却不愿意在进行下去,他虽然没有听到鹿灵三子的喊声,但是他心中知道,鹿灵府还有另外一个奇才。

    两大奇才,郑鸣能够胜其中一个,已经伤成了这样,如果在战斗下去,那么后果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郑惊人点头道:“鸣哥,真的不能够在打下去了,据我所知,庐陵府两大奇才之一的陈远击,战斗力更在徐金虹之上。”

    郑鸣看着眼中满是关心的两人,笑吟吟的道:“你们所说的,我都知道,只不过你觉得,现而今我还能够退吗?”

    “现在,整个鹿灵府,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所以我现在唯有一条路,那就是横推下去。”

    郑鸣说到此处,从座位上站起来道:“走吧,咱们找个兵器铺子,怎么都要弄一杆可以用的长枪不是。”

    郑亨和郑惊人两人,眼眸中都闪过了一丝的无奈,他们清楚,郑鸣说的都是事实。现而今的鹿灵府,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郑鸣,他只能进,不能退。

    “快看啊,郑鸣那魔星出来了,啧啧,这小子的拳头,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啊,徐金虹的脸,给他一拳给轰的变了形。”

    “横推鹿灵无对手,我呸,想要横推咱们鹿灵府,就凭他也配,你看着吧,他嚣张不了多久。”

    “我听说,已经有人去请回家省亲的程一刀出手,嘿嘿,程一刀出刀无情,这一次说不定一刀就将这郑鸣直接斩成两段。”

    “鹿灵三子,又岂是他郑鸣可以比拟的,那可是天武监的人,听说程一刀现在,已经成为了八品武者。”

    “真的吗?要是那样的话,三天之后,我一定要到府武院去看热闹,别的不说,就要看着这小子,从府武院的门口,爬着出去。”

    讥讽也好,畏惧也好,郑鸣都没有放在心上,他放在心上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程一刀。

    鹿灵三子,鹿灵府的骄傲,鹿灵府这些年来,少有的进入了天武监修炼的人。

    他们之中,有人回来了!

    “鸣哥,小弟实在抱歉,要不是小弟的枪出了问题,也不会让鸣哥遇到危险。”郑鸣等人还没有离开住处,甄史恺就快步迎了上来道。

    甄史恺身后,跟着数十个人,都是从三十六县世家,来府武院上学的武生。

    郑鸣自然不能够怪罪甄史恺,说起来甄史恺的枪,还算一柄不错的长枪。

    只不过碰上了人家的九品宝刃,再加上碰撞的次数多了,这才被斩断。

    “甄兄客气。”郑鸣一把拉住甄史恺要拜下去的身躯,笑吟吟的道:“说起来应该是郑鸣羞愧才是,甄兄的精钢枪,也是一柄难得之物,却被郑鸣给弄断了。”

    “一柄枪算得了什么,今日鸣哥和徐金虹一战,可以说大涨咱们三十六县的声威。”甄史恺的脸上,充斥着飞扬的神采道:“看到那些本来耀武扬威的家伙,现在见到咱们就溜着墙根走,实在是痛快。”

    “不但痛快,而且痛快之际!”

    “鸣哥威武,最后那一刀真的好帅,要不是金院长开口,那个姓徐的老王八就死无葬身之地。”

    数十人七口八舌,话语之中充斥着兴奋,很显然,他们这些年没少受鹿灵府学生的欺压。

    郑鸣对于这些称赞的话,倒是挺享用,不过在听了一会之后,还是不得不谦虚几句。

    “鸣哥这是要外出?”甄史恺还是他那个有眼色的,他一行人本来是要给郑鸣送药和祝贺,但是现而今看郑鸣的摸样,当下轻声的问道。

    郑鸣也不隐瞒道:“今日比斗,才发现自己没有趁手的兵器,正好闲来无事,准备在鹿灵府去买一条好枪。”

    “鸣哥,小弟等人在鹿灵府也算是混了些日子,别的不敢说,路还算是熟,就让我给鸣哥带路吧!”甄史恺很是热情的说道。

    对于有人带路的事情,郑鸣自然不会拒绝,而那些很愿意和郑鸣亲热的来自三十六县的学子,也都跟随在郑鸣的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上了街。

    鹿灵府繁华依旧,来来往往的人群,络绎不绝。

    这甄史恺的武技,郑鸣不太清楚,但是此人带路,倒是一把好手。一路上,给郑鸣介绍各种地方,让郑鸣听的津津有味。

    不过也有不和谐的地方,那就是当郑鸣走在街心的时候,有几个正在玩耍的小孩,其中一个没有注意,撞在了郑鸣的身上。

    刚开始,小孩还很小心的道歉。

    可是,当那小孩看清楚郑鸣的摸样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关键,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随着他惊喊了一声:“魔王,魔王来了!”

    那些本来还在郑鸣他们四周玩耍的孩子,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而那刚刚还有点拥挤的街道,在这一刻,也变的无比的宽松起来。

    所有人看向郑鸣的目光,都充斥着惊惧之色。

    更有一些将货物摆在了大路上的摊贩,这一刻全部快速的将自己的东西往回拉,生恐挡了郑鸣他们的路。

    魔王啊!

    郑惊人翻动一大一小两个眼睛,笑吟吟的对郑鸣道:“鸣哥,好大的威风,以后跟着您出去,不怕挤啊!”

    郑惊人的话,惹得众人一阵的大笑。

    “鸣哥,这里是汇金堂,乃是鹿灵府最大的兵器铺子,各种兵器都不少。”甄史恺指着鹿灵府中心的,一座占了足足有三层楼那么高的建筑,沉声的向郑鸣介绍道。

    郑鸣点头,心说这甄史恺办事还是靠谱的,知道他需要的是精良的兵器。

    “不过鸣哥,这里面可能没有宝刃!”甄史恺再次小心的向郑鸣说道。

    他心中清楚,郑鸣要的,不是普通的长枪,而是最好能够比拟青天剑的宝刃。

    郑鸣点了点头,青天剑那样的宝刃要是随便就能够买得到,他们郑家也不会连一柄九品宝刃都没有。

    作为鹿灵府最大的兵器铺子,汇金堂的服务还是不错的,不过当那些来买兵器的人,在认出了郑鸣的身份之后,一下子好似遇到了鬼一般的跑了大半之后,汇金堂的掌柜脸色就开始有点发青。

    但越是这样,他对郑鸣越加的恭敬。毕竟郑鸣横推鹿灵府的事情,虽然让他心中也有点憋屈,但是也怕这个家伙在他的铺子里面动手。

    汇金堂的长枪,足足有三四十条,但是郑鸣能够看上眼的不多,最好的几条,也不过就是甄史恺送给郑鸣用,被斩断的那条的质量。

    要不是那条钢枪折断,郑鸣说不定会很欣喜的买下一条。但是现而今,郑鸣看着那些枪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没有更好的吗?”郑鸣皱眉问道。

    “这位客官,您那的那柄虎头皂金枪,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一柄枪,再好的,真的没有了!”掌柜的说到这里,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苦色。

    他实在是,真的很想将郑鸣这个魔星送走,这家伙在自己店里面,实在是太耽误生意。

    郑鸣还要说话,就听旁边有人道:“想要好兵器,去百炼堂啊,百炼堂好东西多得是。”

    “就怕你去了百炼堂也是白去,那里的兵器,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买到的。”

    这说话的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武者的袍服,看修为,也就是十一品左右。

    在甄史凯等人怒目朝着这让看去的时候,这人脖子一梗,很是硬气的道:“看什么?有本事去百炼堂弄把兵器回来,在这里耍什么威风。”

    郑鸣看着一脸挑衅摸样的年轻人,知道这家伙就是在挑衅自己。他看着正在犹豫该怎么办的甄史凯,摆了摆手。

    “你说百炼堂有好兵器?”郑鸣注视着那年轻人,沉声的问道。

    被郑鸣这么一盯,那年轻人的脸色顿时有点发白,但是他还是咬着牙,挑衅的道:“是啊,百炼堂就是有好兵器,但是百炼堂的东西,你买不到。”

    “嘿嘿,我劝你还是别去,去的话也会灰头土脸的给赶出来!”

    这种激将法,郑鸣怎么不明白,他朝着那年轻人嘿嘿笑了笑,然后伸手一把抓住那年轻人的胸襟,伸手就是一个耳光。

    那年轻人虽然有十一品的修为,但是和郑鸣相比,差的实在是太远了。所以在给郑鸣打了一个耳光之后,脸上神色虽然不断的变动,但是最终还是讲着一口气忍了下去。

    “你……你为什么打人?”

    郑鸣顺手又给了那年轻人一个耳光,然后灿烂的一笑道:“没啥,就是觉得手有点痒痒。”

    郑惊人实际上也很想揍这个年轻人,但是又没有动手的理由,这一刻听到郑鸣的理由,算是服了。

    ps:大章,不分开了,看得爽,就收藏,就投票,跪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