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随身英雄杀 > 第一零六三章 浩浩荡荡

第一零六三章 浩浩荡荡

天海关的士兵,比之普通的士兵,更能够遵从自己主帅的命令,尽管开城门这个命令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但是,他们还是言听计从,第一时间把城门给打开了。
  
  “不要让牛顶天跑了!”
  
  “不能让他就这样轻易解脱,这一去,绝对不会破赤桑木,我们不能再上他的当了!”
  
  “留下牛顶天的人头,省的我们人财两空,诸位谁与我一起拦住牛顶天!”
  
  各种各样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但是大多数喊话的人,却并不动弹,他们大多都知道牛顶天是何样的凶残。
  
  郑鸣看着这些扯着嗓子乱喊的家伙,心里很是不爽,冷冷的道:“我牛顶天这就去破赤桑木,你们不是高喊一切为了神朝,担心我逃跑了吗?”
  
  “走,给你们一个机会,跟我一起去,我要让所有人看看,我牛顶天,究竟如何破了赤桑木。”
  
  说话间,郑鸣催动自己坐下的黑牛,朝着城门直冲而去,也就在他冲击的刹那,有些人快速的跟了出去。
  
  赤桑木就好似一座大山,压在无数武者的心头,让他们艰于呼吸,难以视听。
  
  但是,面对赤桑木,面对那铺天盖地般的灭族之祸,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反对力量,他们只能寄希望于紫雀神皇,寄希望在牛顶天身上。
  
  牛顶天的逃跑,之所以让如此多的人疯狂,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希望没有了。
  
  现在,牛顶天告诉他,可以和他一起去破赤桑木,这种号召力,将这些汇聚在天海关武者的野心,瞬间激发了出来。
  
  他们有些人,是不惜一战,他们有些人是觉得,如果牛顶天破不了这威胁,他们可能也要一死,既然都是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冲杀一场。
  
  各种各样的想法,会聚在一起,就形成了壮阔无边的场景,天海关外,数十万武者,各自施展手段,横跨沧海,朝着赤桑木直冲了过去。
  
  “陛下,这……如此多的人去,不但成不了事情,反而会坏事!”大将军王薛万道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作为大将军王,薛万道很多时候,最在意的是否能够锻炼一支雄兵,但是现而今,他更清楚,那一棵巨树,实在不是人多就可以解决的。
  
  他需要兵贵神速,他需要出其不意的手段。
  
  郑鸣自己,凭借着郑鸣自己的手段,说不定还能够攀到那神树上,但是一旦人太多,恐怕接近神树都难。
  
  那些浩浩荡荡的人手,在薛万道看来,虽然威风,但是却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郑鸣带着那些人出去,简直就是胡闹,如果按照他大将军王的要求,是绝对不允许这些人出去的。
  
  “万道,他们一起去,热闹热闹也好。”紫雀神皇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最信任的将军道。
  
  薛万道能够成为大将军王,自然有他自己的手段。紫雀神皇的暧昧态度,让他的心中就是一动。
  
  隐隐约约之中,他就明白了过来,只是他并没有吭声,而是朝着紫雀神皇恭敬的一躬身。
  
  紫雀神皇的算计,郑鸣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现在他催动坐下的大黑牛,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赤桑木破掉,省的让紫雀神皇涂炭生灵。
  
  破开之后,他就立刻返回魔戎州。
  
  至于魔君头颅,郑鸣的决定是看机缘,如果魔君头颅出现,他当然不会不要,如果魔君头颅出现不了,他也不会留在那里强求。
  
  一个魔君头颅,在有些人眼中,对他很重要,但是对郑鸣自己而言,却是可有可无。
  
  大黑牛此时头顶五色闪耀,一如一头神牛,驰骋于无尽的大海之上,这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兴奋过度了,在飞驰之中,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巨吼,以此昭示着自己的力量。
  
  数万里的距离,也就是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就已经被大黑牛踏过了脚下。
  
  赤桑木遥遥看来,无比的巨大,此时接近之后,才感受到了它真正的威力。
  
  特别是那些跟在郑鸣身后的神侯贵胄,一个个更是面露惊恐之色,他们看着那一如太古神山般的巨大赤桑木,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破损此物。
  
  而就在他们接近赤桑木千里的瞬间,已经有人惊骇的喊道:“怎么回事,我的修为,被压制了一多半。”
  
  “我也是,我感应的道纹,完全被压制了,我……我觉得自己的修为,能发挥出三成就不错了!”
  
  “我的神莲感受不到丝毫的大道纹路,这……这是怎么回事?”
  
  各种各样的惊恐声中,不少人心中其实明白,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唯一的原因就是那棵巨大的树。
  
  赤桑木的神禁,禁止了虚空。
  
  “扑哧!”一个勉强跟随在郑鸣身后的年轻武者,从自己驾驭的神鹰上掉落在了水中。
  
  他想要施展手段冲天而起,可惜的是,一股股无形之力,压制的他根本就起不了。
  
  甚至于,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之下,他只能像一个普通的凡人一般,在那里拼命的游水折腾。
  
  随着这年轻武者的落水,也就是一个转眼,越来越多的年轻武者,掉落在了水中。
  
  “你们都留在这里,待俺破了那赤桑木,咱们再一起回去。”郑鸣看着身边越来越举步维艰之人,沉声的说道。
  
  那些武者一个个虽然有心上前,但是那天地之间的压力,让他们根本就冲不到前方去。
  
  “牛顶天,你一定能够破掉赤桑木的!”手持巨大弯刀的小女孩,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大声的向郑鸣喊道。
  
  好像她这么一副姿态,就能给郑鸣用上一些力气一般。
  
  郑鸣看小女孩儿一眼,哈哈大笑道:“放心,不就是一棵树嘛,看我将它弄成飞灰。”
  
  说话间,用力的拍了一下大黑牛,咆哮的大黑牛四蹄之间,升起了五色的光芒,直朝着那巨树冲了过去。
  
  “没想到,我们竟然不如一头牛!”一个热血的武者,脸上带着一丝沮丧。
  
  现在的情形,由不得他不沮丧,作为一个骄傲的贵胄,他在冲向赤桑木的时候,虽不能说已经有必死的想法,却也有杀身成仁的准备。
  
  只是很可惜,他连杀身成仁的机会都没有,还没有等他们冲到赤桑木的身边,就已经难以动弹。
  
  “敌袭!”赤桑木上,无数身穿金色盔甲,但是背上生长着双翼的武者,正静静的看着飞驰而来的大黑牛。
  
  这些武者,并不是真正的人类,他们乃是七海之中的飞鱼族,一个个变化成人身。
  
  而飞鱼族,在整个七海之中,一直都有着神射手的美称。这些立于赤桑木上的飞鱼族,每日和赤桑木朝夕相处,他们的身上,已经不由自主的,拥有了一丝赤桑木的气息。
  
  “射!”
  
  一声大吼,从赤桑木上传来,伴随着这吼声,立于赤桑木上的飞鱼族武者,同时拉起了本来挂在他们臂膀之上金色的长弓。
  
  弓如月,箭如火雨。
  
  而那铺天盖地的箭雨,所笼罩的,是郑鸣所处的,只有百丈方圆的空间。
  
  正在快速奔走的大黑牛,在看到那铺天盖地的箭雨时,狂吼一声,整头牛化成了一道无色的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它是消失了,但是却将郑鸣给留了下来。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呼呼,别想当英雄,不行的话就自己先逃!”这是大黑牛给郑鸣最后的留言,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大黑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黑牛逃了,虽然一直郑鸣都知道,大黑牛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忠义千秋之辈,但是这家伙逃的如此快速,还是让郑鸣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如今面对铺天盖地的利箭,郑鸣也没有施展天下极速,而是运转了八九玄功。
  
  八九玄功,身体犹如钢铁。
  
  百万个神射手的箭,每一支都射向郑鸣,这些箭就算没有道纹,也能够射穿天下,更不要说,现在这些箭,每一根都有着撼破道纹之力的加持。
  
  赤红的火箭,一如火云,更好似铺天盖地的火流,他们汹涌而下,破裂天地。
  
  “啊,牛顶天怎么没有躲!”那表示羞于和郑鸣为伍的红脸汉子,在面对这铺天盖地的利箭时,惊声的喊道。
  
  不只是他,实际上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诧于郑鸣没有躲闪,在他们看来,面对铺天盖地的火箭,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躲避,也只有躲避。
  
  “百万支利箭,而且他们道纹相同,都隐含着火系之力,在赤桑木的加持下,力量增加何止一倍。牛顶天不是不想躲,恐怕他是根本就躲不了啊!”
  
  “就算是神侯,面对这样的一箭,恐怕也只有身死道消!”
  
  说话之人模样俊秀,整个人给人一种温尔文雅的感觉,他话语虽然轻柔,但是却带着一种自信。
  
  不过此时,听他议论的人并不是太多,因为一双双眼眸,都盯在郑鸣的身上。
  
  不,应该说,他们都盯在了那铺天盖地的赤红箭影上,郑鸣的身躯,已经被这铺天盖地的箭影所笼罩。
  
  连绵的水面上,就好像升起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堆,而郑鸣被这些火堆,直接压在了下面。
  
  火在烧,而海水依旧在汹涌,可是郑鸣却已经看不到了影子,当所有的火焰都消耗殆尽的时候,那些堆积在水面上,足足犹如一座小山一般的箭在下沉。
  
  “不会死了吧,若是他死了,那……那……”一个中年武者,声音有些颤抖。
  
  “你怎么说话的,牛顶天大哥英雄盖世,他……他绝对死不了的!”手持巨大弯刀的小女孩,一副恨不得要和那中年人拼命的模样。
  
  中年人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和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但是那铺天盖地的羽箭,实在让他失去了信心。
  
  神侯遇到如此多的,而且还是道纹聚集在一起的羽箭,恐怕也要有死无生。
  
  “快看,是牛顶天!”有人突然指着水面,声音之中,满是欢喜,也就在此时,无数人看到,在那已经重新恢复了碧波荡漾的水面上,一个红脸汉子,傲然站在那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