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23章 小小出名了一把!

第23章 小小出名了一把!

    第二天下楼上班,走到地铁站西边的报亭时张烨过去问了问报纸,“京华时报来了吗?多少钱?”
  
      “一块。”老板机械化道。
  
      张烨掏钱,“给我来一份。”
  
      老板收钱递报,“好的,你拿好。”
  
      穷的叮当响的张烨对这一块钱十分肉疼,但没办法,该花的钱他肯定得花,随后翻开版面一页页看起来。等他走上地铁挤在10号线的时候,终于眼睛一闪,喜闻乐见地翻到了中间一页,自己的大名在文章中赫然其上,尤其这个标题特别吸引人——《两首诗救下一条人命》!
  
      昨晚,京城广播电台文艺广播《话说天下》感情专栏与听众互动节目里,一名女大学生因为男友即将远去纽约求学而准备选择在节目直播中轻生,节目主播王小美极力劝阻,但效果甚微,最终是节目嘉宾、文艺广播《深夜鬼故事》的播音主持人张烨老师用了两首诗挽救了女孩的生命!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一代人》。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站在你门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飞鸟与鱼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又名《飞鸟与鱼》。
  
      以上是两首诗的原文。
  
      据悉,两首诗都是张烨老师现场创作的,本报记者深夜也通过电话采访的方式联系过张老师,虽然是在电话中,却也不禁被张烨老师的文采所折服。
  
      啊?
  
      被我文采折服?
  
      张烨有些脸红,电话中都把人家记者当成推销火腿肠的了,表现出了屁的文采呀!
  
      报导还没完:这里还不得不提到一个插曲,凌晨,编辑部几个人赶稿,看到这两首作品后无不动容,立即做出了对两首诗的解析和评论,但交给严副总编辑审核时,副总编却没让我们发稿,看了诗,他的原话是这样的:“赏析分析之类的都删掉吧,不要用以前的常规方式撰稿了,《飞鸟与鱼》,这是一首能瞬间打进人内心的现代诗,不需要解析,而另一首《一代人》,里面的力量也是无法用语言解析的,这是一首伟大的现代诗,不管作者是不是诗坛的新人,这首诗都只能用伟大来形容,或许原作者的名气和在当今时代的客观背景下,现如今还不足以让这首诗名噪天下,但我相信,时间会证明很多事的,或许几年以后,或许几十年以后,或许几百年以后,后人都会记得一首诗,记得一个人——张烨与他的《一代人》。是我们这一代人,是他们这一代人,也是后人那一代人。
  
      评价真高啊,张烨心都飘起来了。
  
      ……
  
      单位。
  
      “早。”张烨进了办公区。
  
      助理小芳第一个迎了上来,笑得露出小虎牙,“张老师您来的正好,我们正说京华时报上的新闻呢,您看了吗?”
  
      张烨笑笑,“我也刚看了。”
  
      小芳咯咯笑,“大家之前还聊呢,你可是咱们文艺广播里这些年第一个上京华时报的。”她替张烨高兴,“这可是京华时报啊,虽然局限在京城地区,但发行量可是几十万份呢,一般人可没这个待遇!”
  
      《老少故事会》的老主播冯老师也看过来,高度评价道:“小张老师,昨天夜里我又听了一次重播,把两首诗翻来覆去地咀嚼了一遍,唉,后生可畏啊,我也马上退休了,以后台里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喽。”
  
      张烨赶快道:“可没您说的那么言重,我这文学素养还差得远,我来台里的第一天就是抱着学习态度来的,今后也是,还得各位老师多多指点。”
  
      田彬和李四这时来上班了。
  
      张烨也瞅到了他,只见田彬眼中有些暴戾的神色,妒恨交加的感觉,不理张烨,自己坐回了办公桌。被张烨抢了《深夜鬼故事》的主播位子,田彬现在已经是带班DJ了,平时根本没有工作做,只能谁那里有缺就补上一次,三五天也不见得能上一次节目,他不窝火才怪。
  
      倒是李四今天的态度跟以往完全不同,看得出他本来也没想说话的,但不知怎么想的,刚要转身的李四脚步又顿了一顿,“……张老师,早。”
  
      张烨看看他,“哦,早。”
  
      李四跟他点了下脑袋,这才归位,有点服软并且审时度势的意思。
  
      闻得如此,田彬脸色更差劲了,他人缘本身就一般,以前也没少在背后嚼人舌头,怪不得今天的众叛亲离。
  
      后面,台里的风云人物王小美也到单位了,她还是没往张烨那里看,但是跟几个老同志和关系不错的朋友打过招呼后,却意外地跟张烨说了句,“张老师,我节目的读者来信有不少是给你的,一会儿你找助理拿一下。”虽说态度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可要知道的是,王小美以前在私下里可是从没有叫过张烨“张老师”这称呼的,一个称呼的区别,明显带上了一份潜意识的认同。
  
      二十分钟后,张烨拿到了《话说天下》关于自己的听众来信,在网络横行的时代,这个世界跟张烨那个世界一样,纸质信件的通信方式已经很少有人用了,但张烨还是一直认为,这种写在纸张上的文字形式要更真实,更有力度。
  
      “张烨老师您好,我听了昨天这期节目,我也是做父母的,别的话不多说了,我替那孩子的父母谢谢你。”
  
      一共三十七封信,听众的反馈大都很正面。
  
      张烨又翻看了《深夜鬼事故》的官方邮箱,将听众来信全部读了一遍,又到了京城广播电台的网站看了看留言,忽然看到了一个链接,他点开一瞧,他那《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被发到了一家大型论坛上!
  
      点击七十五万!
  
      回复竟有三千多条!
  
      “这诗太让人感动了!”
  
      “这么多点击了?这是要火的节奏啊!”
  
      “网上也火了吗?我早上刚在京华时报上看了这首诗,真心厉害,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一代人》。”
  
      “我是网站文学版块的版主,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文学爱好者,一直喜欢现代诗,也特别爱写这个,从来自认为自己写的很好,也在文学版块发表过不少现代诗,可今天看了张烨老师的两首诗,我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这才是真正的现代诗,我写的东西其实什么也不是!”
  
      有称赞,当然也有质疑。
  
      “什么破诗啊,也就一般般。”
  
      “是啊,太脑残了,一会儿最远的距离是这个,一会儿最远的距离又是那个,有没有准谱啊!”
  
      任何东西即便做到最好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张烨心知这个道理,登陆账号披上了一个马甲发表评论了,他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心态比较好,人比较淡定平和,看到骂声也是微微一笑而过,很有文学家和大诗人的气度,风范十足道:“……我顶你二姥姥个肺啊!还一般般?你们丫懂文学吗?啊?这等流芳百世的神作居然还不屑一顾!你们就是一坨屎!一坨臭狗屎!”
  
      上面那人急了,“诶,你怎么骂人?”
  
      也有网友帮腔,“3256楼说的不错,你们就不懂艺术!”
  
      另一网友道:“这种经典诗也有人批评?真搞不懂有些人的审美观!”
  
      “对啊,这可是救了一条人命的诗,还一般?那你写一首救个人我们看看!”
  
      在张烨的带领下,那俩发表负面意见的人被吐沫淹没了,灰溜溜地不再发言。见大家热情响应,张烨才是脸不红心不跳地下了账号,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有多猥琐,文学家都这个脾气!
  
      老子有云——该出手时就出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