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60章 把莫言的获奖感言拿来了!

第60章 把莫言的获奖感言拿来了!

    “疯了!都疯了!”
  
      “她刚才说多少票!我没听错吧!”
  
      “真的还是假的啊!这是要冲出宇宙吗?”
  
      “怎么可能这么多啊!不科学啊!太不科学了啊!”
  
      “十五万?这次作协的人参赛了十几首作品,合着意思是张烨一个人的票数比作协所有人加在一起的票数还要多?”
  
      “还真的是啊!一人挑十几个!完胜?”
  
      “作协所有老师加一起都没他多?我靠!”
  
      太多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真的没法让人相信啊!
  
      十五万还要多的票数?这是一个什么概念?这根本是要逆天了啊!别人不了解这一块的事情,但他们电台的人难道还不清楚?因为诗会的特珠性和关注度有上限,每年的中秋诗会都不是电视台播的,而全是他们广播媒体的直播。前年的北河省中秋诗会,第一名是北河省作协的一名老人,微弱的优势以两万三千票夺得冠军,而去年的津市中秋诗会,冠军是津市曲艺界的一位曲艺演员,因为他以月为题创作表演了一段戏曲,以无可争议的三万七千票夺冠!
  
      两万多!
  
      三万多!
  
      往届每年如此,冠军票数从没有超过五万票!
  
      可今年的京城中秋诗会是什么情况啊?好吧,就算京城人多,比津市北河省的文化影响力大一些,再加上京城广播电台的信号覆盖率要多一点,京津冀基本都能覆盖到,可那也不能这么离谱啊!
  
      十五万?
  
      你们丫打激素了啊!
  
      而且最让众人震惊的是留给《水调歌头》的评选投票时间只有二十多分钟啊!不到半个小时!十五万多票!这根本超乎了大家的想象和概念,所有人脑子里压根没想过这种可能性!因为根本不现实!可事实是张烨做到了!《水调歌头》做到了!张烨用一首临场创作的诗词上演了一出逆天的奇迹!
  
      没有人质疑投票的真实性,谁都知道这不会是统计错误,因为两个公证员都在呢,他们可是全程监督的!
  
      大雷不言声了!
  
      小红蘑菇和郑安邦沉默了下来!
  
      孟东国也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动了动嘴唇,根本无话可说!
  
      张烨——这个被孟东国和他们作协的几个人看不起的、骂他不会写诗不懂文学的人!用一首《水调歌头》扇了他们所有人的脸!而且是那种一巴掌一巴掌地连续扇!真的脸都肿了啊!孟东国才拿到了四万票!张烨票数的零头都比他要高出一万多票!张烨一个人的票数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多!这还不够打脸?用吊在树上抽他们来形容现在的形势都毫不为过!甚至还形容轻了!
  
      张烨是业余的?
  
      他们才是专业的?
  
      孟东国大雷他们之前的狂言仿佛还回荡在耳畔,一想起这话,其他那些跟他们一起来的作协会员也顿觉脸绿,他们这回是跟着孟东国一起丢人了!可以说是丢人丢大了!平白被牵连了进来!
  
      《谁才是业余的?》
  
      他们仿佛看到了今天晚报上的新闻标题!
  
      说来,到现在大雷也不明白为什么《水调歌头》得票这么高,他承认这诗词是写绝了,可也不能这么夸张啊,老百姓们都喜欢?十五万票?几乎收听
  
      1000
  
      中秋诗会栏目的人有一半以上都把票给了《水调歌头》?
  
      张火很欣慰,更多的是欣喜,他非常乐意看到这个局面,是该有个人站出来杀一杀这些口无遮拦的所谓的专家老师的气焰了,就是因为一些专家老师的口无遮拦和毫无根据的言辞,这些年引发了多少社会事件和民众的争议?可能张火是搞新闻播报的,他的理念就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必须要尊重事实,要有口德,不能瞎说话,否则这就是一种误导民众的行为,危害很大!
  
      因为他们随便一句话,张烨遭受了多少非议?差点就毁掉了一个优秀而伟大的诗人!如果张烨真的没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今天这首词也就创作不出来了,张火坚定地认为,若是《水调歌头》因为种种原因被扼杀在了摇篮中,那这将会是整个文化界的损失!整个共和国的损失!
  
      幸好张烨太争气了,没有被这些流言蜚语打倒,反而越挫越勇,张火也在心里对张烨竖了个大拇指!
  
      好样的!
  
      太给咱们京城电台长脸了!
  
      张火一举话筒,“让我们恭喜张烨老师以压倒性的票数摘得桂冠,《水调歌头》!当之无愧!”
  
      掌声爆发了!
  
      女主持孙梦洁道:“下面有请这次中秋诗会前三名的老师们上台吧,也给我们的听众朋友们说几句。”
  
      周大姐哈哈笑道:“小张快去!”
  
      “叫你呢,快上快上!”孙阿姨催促道。
  
      还有个同事拍了他的肩膀替他激动,“你可真行啊!我们还以为你进不了前十名了呢!结果拿了个第一!”
  
      赵国洲也笑笑,“快去吧小张,上去说两句,这是你应得的荣誉。”
  
      张烨只好挤出去,从礼堂后面往台上走。
  
      但当他站到台上时,却看到下面第一排的孟东国对着主持人摇了摇手,根本没有上去的意思了!
  
      \u30
  
      2000
  
      00第三名得住郑安邦一看孟副主席都不去了,自己也别上去丢人现眼了,第三名还算荣誉?在他们看来这是羞耻和羞辱!郑安邦也很没有气度地一摆手,示意主持人他也不上台了!
  
      张火也不管孟东国他们了,笑呵呵道:“那就有请这次的冠军,也是我的同事张烨老师讲几句。”
  
      说什么?
  
      张烨这厮多记仇啊,瞥瞥孟东国他们,知道他们此刻已经是伤痕累累的,但他还是当仁不让地补上去一刀,“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谢谢大家的支持,我是半路出家写诗的,确实是业余的,我不懂我的诗词有没有文学性或者是不是艺术,我也不考虑这些,只要大家能喜欢,大家能认可我,我觉得就够了!”
  
      什么是火上浇油?
  
      这就是火上浇油!
  
      什么是伤口上撒盐?
  
      这你妈就是伤口上撒盐!
  
      下面孟东国和大雷他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没料这姓张的新人还要提这件事!还抓着这个不放!
  
      张火明显不满足,“张老师,再多说两句吧。”
  
      “是啊,我看听众朋友们的留言都想听你说一说文学上的东西,比如创作,比如文学的价值。”孙梦洁也道。
  
      真说感言啊?
  
      张烨不禁头疼万分。
  
      他这人很能说,又是学播音的,靠的就是一张嘴巴,这是他的专业他怎么可能不能说?可这厮更多的是照本宣科地说,大学里也学得都是这个,要不或者就是逗咳嗽臭贫或者骂人,他说的也好着呢,但要说到讲一讲正经话,端模端样儿地说上写严肃话题文学话题,他可就抓瞎了,没办法,他没这个本事啊。
  
      怎么办?
  
      还文学的价值?
  
      咦,张烨灵机一动,有了!
  
      张烨琢磨了琢磨,干脆将他那个世界的诺贝尔奖得主莫言在颁奖时的感言拿来了,几乎是原话搬了上去,“好吧,那我就再严肃地说一次,我要感谢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们。他们的友谊,他们的智慧,都在我的作品里闪耀光芒。”
  
      莫言原话就是如此。
  
      这话对别人或许没什么,但对张烨却别有深意。
  
      然后他继续了莫言的感言,“刚才说到文学的价值,我个人的理解其实很简单。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文学的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一点头,“谢谢大家,我说完了。”
  
      孟东国听了就是一愣。
  
      大雷跟小红蘑菇也讶异地对视了一眼!
  
      张火眼睛一亮,感叹道:“张烨老师总说自己不懂艺术,是业余的,但感言的最后一句却恰恰展露了张老师的文学素养,这应该是我近几年听过最引人深思的感言了,让我们再次用掌声谢谢张老师吧!”
  
      鼓着掌,好多人若有所思。
  
      有些人听不明白,但有些人却略微懂了!
  
      文学的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那十几个作协老师里有的人目光盯住了走下台的张烨,第一次对这个人感兴趣了,一个能写出《水调歌头》的播音员!一个能把他们这些前辈作家都完虐的“业余”诗人!一个能说出这种感言的仅仅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张烨展现出来的东西让他们想不关注都难了!
  
      中后排座位处。
  
      张烨一回去,大家就七嘴八舌了!
  
      “恭喜啊张老师!”一编辑道。
  
      “你让咱们文艺频率可出名喽!”孙阿姨很欣慰。
  
      “我就说小张老师厉害吧,看看小张说话,都那么有哲理,呃,虽然我没太听懂什么意思啊。”周大姐哈笑道。
  
      闭着眼的王小美睁开了眸子,冷不丁道:“小张老师所说的有用,或许是指现实之中的创造力,对于物质社会所形成的可观的影响力和作用力,比如\u
  
      13eb
  
      79d1学可以建高楼,筑大坝,而文学并不能起到这样的作用,但是,文学的最大用处就是它没有用,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因为文学不会像其它文化一样产生物质上的影响力,带来物质上的极大满足,它不拘于尘世,却可以在精神层面无止境的升华,并对人的灵魂起到开拓的作用,这恰恰是它最大的用处。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
  
      “深奥啊。”
  
      “原来是这样。”
  
      “小美老师要是不分析我还真听不懂。”
  
      对王小美的理解,张烨实际并不赞同,不是因为文学看似无用实则有用这个说法,而恰恰是无用才令文学伟大——他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可能莫言也是。不过张烨没反驳也没解释。懂了就是懂了,理解为其他含义也就理解为其他含义了,没必要分出个什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要是文学也能一是一二是二A是AB是B、非正即反,那文学也就不叫文学了。
  
      赵国洲显然也对这句话非常有兴趣,“小张,你词写得好,感言也说得好,你今天不止诗词将其他人都比了下去,那句对文学的理解,也把所有人都比了下去!放心吧,以后不可能有人再说你不懂艺术了!”
  
      孙阿姨唏嘘道:“小张不得了哦,又能写灵异小说,又能写童话故事,又能写现代诗,又能写古词古诗,瞧瞧,现在连随便一句获奖感言都能把大家给震住,唉,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啊!”
  
      张烨忙道:“您大家捧了,就是瞎说两句,没那么言重。”
  
      感言说得好?
  
      这是当然的了!
  
      莫言是谁啊?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在这里还没有共和国人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呢,可是,莫言在他那边却鼎鼎大名,那可是真正站在文学顶峰的人,真正登顶加冕的人,人家是真正的文豪大师,能说的不好才怪!
  
      一句感言又一次让他露了脸!
  
      总之,今天张烨算是出尽了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