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符兵 > 第三章 曾经的井底之蛙

第三章 曾经的井底之蛙

“嫂子,我回来了,妈睡下了吗?”赵牧看到来开门的嫂子李心婷,不由放低声音问道。

    本来他原本准备挖到了匣子,就连夜返回汉市立刻安排出手卖掉,然而没想到事情的想像远远与自己天差地别。

    赵牧如今自然不需要连夜赶回去了,不得不说,此刻他与白天被莫名辞退的时候,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

    如果十个小时前,他是充满了无力的绝望,心如死灰的话,那么现在当下的赵牧却是充满了干劲与火辣辣的活力。

    这绝对是都是不久前所发生的一系列奇异事情,给予了他一种天大的信心底蕴。

    这个底蕴,足已改变他原本平平无奇灰暗一生的机遇。

    “刚睡着不久,最近妈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好不容易才睡着呢,对了,阿牧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嫂子忙把门打开,低声惊讶问道。

    “被人辞退了工作,干脆回来休息一段时间了。”赵牧走进屋里,老实道。

    原本非常沉重的话题,现在赵牧提起来却显得不太在乎了,虽然时间过去没有多久,但他的世界观却显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什么狗屁的工作?什么公司的业务精英?什么狗屁的大舅子经理,现在回想过来,实在是觉得有些好笑。

    世界观的改变,也让他明白了从前的井底之蛙。

    “啊,没关系,要是在外面实在累了,就回来休息下吧。”嫂子连忙安慰道。

    嫂子李心婷,本是邻村的人,她家与赵家也算是很深联系的故交,十来岁左右她一家子在矿山塌陷全部死了清光,后来被老妈方洁接来了家中一起过日子。

    还好李心婷那时候也不小了,倒是兢兢业业帮轻了老妈许多农务,前两年,眼看大哥赵阳近三十出头却仍然娶不到媳妇,李心婷干脆主动提出嫁给大哥。

    只不过大哥命运多折,两人才刚刚订婚还未来得摆酒,结果却出事了,至今为止,李心婷虽然仍然保持着女子之身,但却坚决不再改嫁,如今老妈患了重病、以及村里的农活,基本就是全落在了她的身上。

    对于此,赵牧还是十分敬重这个嫂子的,不过由于三人都是一起长大,因此,赵牧对于李心婷两人之间的关系,似嫂子又更像儿时玩伴朋友居多。

    “你吃了没,我去热一下饭菜,或者给你下个面。”对吃的,农村里没有这么多讲究,李心婷低声道。

    “嫂子,我已经在镇里吃过了,别忙活了,快去睡吧,明天我还需要你劝说一下妈,咱们尽快给她安排换肾手术。”赵牧连忙阻止李心婷热饭菜。

    “你筹到钱了?”

    “恩。”

    “那太好了。”两人聊了一阵便陷入沉默,一时之间,嫂子有些慌乱匆匆回屋里睡去。

    看着嫂子李心婷的背影,赵牧双眼一阵失神,随之后嘴角溢起一丝苦笑,要说关系,由于他与李心婷年龄相仿,他与嫂子的关系更好,只不地,现在既然她成了自家嫂子,现在自然要稍为避嫌。

    第二天一早醒来,方洁得知儿子夜里已经回来十分高兴,精神也好了不少,愣是不顾嫂子阻拦,一大早起来给赵牧包子他最爱吃的猪肉匪菜饺子,以及做了炸酱面。

    吃得赵牧停不下口,依稀记的,都近两年没吃过自家味道的饺子与老妈弄的炸酱了。

    “牧子,你这次回来不走了?”方洁突然问道。

    “恩,应该算是吧,我这两年在外头还算赚了点钱,在外面也过累了,想呆在家里休息下,顺便看看有什么搞头。”赵牧愣了下,还是善意扯了个谎言道。

    他哪里在外面赚了不少钱,这一切只不过昨晚奇遇之故,只要把那口现在已经没用的木匣子卖掉,老妈的手术费也有着落了。

    “那就好,其实呆在家里也好,起码顺心,也可以帮轻一下你嫂子的农务,这几年,真多亏婷儿了。”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自从你收留我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早就当你是亲妈。”嫂子眼红红地道。

    “好好好,妈啥也不说,让你受委屈了。”两婆媳突然伤感了起来。

    “怎么了?妈,是不是我不在时,有人欺负你们两母子。”赵牧眼神一寒,赶忙停下了大口吃饺子抬头道。

    “没,没这回事,只不过咱们家男人都不在,而你嫂子又长得水灵,倒是有些闲人管不住嘴多说了几句,不妨事。”方洁连忙道。

    “恩,我知道了。”赵牧知道农村里的人是什么样子,他看了一眼低头的嫂子,心里也暗暗叹气。

    李心婷虽然自小生活在农村,苦日子也过了不少,但她的肌肤却仍然天生丽质,又白又滑,兼且身材颇为丰盈,估计父亲与大哥双双离去,自己又不在的情况下,没少被村里的一些游手好闲的瘪三调戏。

    但是之前赵牧那也是没有办法,他必须要留在汉城工作,想要改变生活现状,一切也只能这样了,穷人家里的日子就是这样无奈。

    “只不过,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妈,嫂子,我赵牧发誓,一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赵牧没有多说,心里却是暗暗咬牙道。

    早饭吃完,经过两人轮番劝说,最终妈还是答应了接受手术,如今也就等预约过后,得等医院通知有合适的**了,恐怕还得要等一段日子。

    吃完了早饭,赵牧便匆匆忙忙又跑回去汉市一趟,到了接近晚上的时候,他又赶了回来。

    没了工作,他现在也不想呆在汉市了,他已经过烦了那种生活节奏快的城市生活。

    暂时没有事情,第二天便和嫂子一起去田里忙活,现在正是六月天,天上的太阳最是热烈,而且也正是农忙,两人在田里忙活了大半天,早就汗流浃背。

    近几年都没有干过如此高强度农活的赵牧,大感吃不消,如果不是胸口里的种灵符,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渗透出一丝丝清凉的灵气,估计他早就得躺下了。

    经过一日一夜的变化,细细感受,赵牧已经初步能感到在自己的肚脐上一寸部位,已经有一丝丝纷杂交缠在一起的气团了,虽然目前仍然很小,但在种灵符源源不断渗出灵气滋润下,正在以可预见般的速度提升壮大。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赵牧今天干起活来,竟然感到自己的力气大了两分,以前抬起七、八十斤的重物都已经感到吃力,而现在居然觉得有点小轻松,这种能看得到的变化,使赵牧对今后的将来充满了活力。

    “嫂子,我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这几年真是辛苦你了。”满头大汗喝了口水,赵牧认真对着李心婷道,越是体会高强度的农忙,赵牧越是感激李心婷平时一个人把这些事抱揽了下来,这实在太苦了。

    别说一个娘们,那就是一个大老爷们,要一个人打理十来亩地,这真不是人干的活。

    还好到了下午,赵牧村里的铁哥们赵大虎得知了他回村的消息赶了过来帮忙,总算接下来的工作轻松了许多,而且效率比起李心婷平时一个人慢慢干快多了。

    “大虎,你不是经常去矿区打交道么,不知你能不能搞得到黄铜?要比市面更便宜的。”期间,赵牧看到赵大虎心思一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