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符兵 > 第四章 承包个小鱼塘

第四章 承包个小鱼塘

“牧子,你大概需要多少铜?我堂哥在石山铜矿那边混得还行,太多难说,如果只悄悄弄个十来吨出来,我可以用这个价搞到。”赵大虎想了下,伸手比划了一个手势道。

    “六成?”赵牧双眼亮道。

    “对,如果不是要走一些关系,又要在那边找人把矿石提练的话,其实以四成市面价格就能弄到手了。”

    石山村本来就是山头林立,又多石山矿山,在源产地的铜,本来价格就比市便宜不少,现在又有内部人在作鬼,这个价格倒是出乎了赵牧意外,比市面返便宜一半的价格,不得不说,赵牧心动了。

    “先搞了五吨行不行,如果不够我还会再要。”赵牧连忙道。

    现在市面的铜价大概三万两千块一吨,六成价格的话,也就不到两万元一吨,赵牧计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金钱,由于自己这两年工作也积存下来一些钱,再加上这几月向朋友同事借来了的七万来块,凑起来大概有十五万的样子。

    如果再算上今天把木匣子出手卖掉的三十多万,也差不多有五十万了。

    给母亲安排的换肾手术并不需要这么多,赵牧微一沉吟,便决定要个五吨铜,尝试一下炼制金兵。

    “行,才五吨,很易搞,你什么时候要?”赵大虎爽快问道。

    “越快越好,大虎,麻烦你了。”赵牧想也不想道。

    嫂子李心婷全程在旁听到两人谈话,但她一向很少管事,而且她清楚赵牧是个很稳重的人,因此并没有多嘴说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赵牧回来之后,赵家的日子好过了许多,毕竟家里多了一个男人和主要劳动力,平时那些对嫂子嚼舌头说闲话的村妇娘们也稍微收敛了。

    这些天李心婷脸上渐渐多了些笑容,再也不是平时般的一脸忧愁,只不过石山村里的男人们却渐渐看不懂赵牧这个高材生有城市不呆,偏向缩回自家的偏辟的大山沟里。

    可是赵牧是什么人?

    他自然不会理旁人的目光,一个人心理强大到一定程度,是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的,而且他如今还有符兵要术这等强大的底蕴奇遇,就算是个心灵脆弱到极点的人,有了这么一个大底蕴做胆子,也足以迅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了。

    眨下眼,农忙过去,而赵牧每天基本就是两点一线,到地里忙活,然后剩下的空剩时间,天天闭门造车般呆在自己房间,一有闲就跟着符兵要术里面的符纹画符。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对于撒豆成兵符术的符纹越来越熟愁,也越来越有把握,甚至另一张种灵符,他偶尔也开始练习。

    十来天过去,赵大虎终于揪准了一个时机,从石山铜矿运过来了数吨黄铜,赵牧付清了尾款,大约共花了九万六千多元,把这五吨多一点的黄铜拉入了自家的后院。

    在大山沟的偏辟村落,唯一有大好处的就是地不要多少钱,虽然赵牧家里的两间老房子早已年久失修,寒碜的不行,但后院至码还有百来个平方那么大,御下数吨铜实在小意思。

    但是,当赵牧把赵大虎送走之后,新的问题烦恼却又来了。

    黄铜毕竟还是堆在家里,家里也有人,自己如何炼铜,以及这些铜的无缘无敌消失又该怎么办?

    最终,赵牧一咬牙,便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中的办法,他找到了村长,一拍脑子说要承包了村外一处比较安静的鱼塘。

    整口鱼塘并不大,只有区区数亩,不过很显然,赵牧承包这鱼塘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主要看中的这片不大的鱼塘边上搭建了两间木屋,一间是住人的,一间是堆放鱼网等等的捕捞工具仓库。

    住人那间木屋,赵牧对此很满意,二十来方的木屋,里面地方虽然不大,却该有的都有了,一张床,一张旧木办公桌,还有一张食饭的小四方桌,电和水居然都是现成的,都拉好了。

    在木屋的右侧尽头还开了道小门,外面正好是一个用木头搭建的小棚,里面还搭建了比较原始的灶坑,大大方便了自己个人开小灶。

    除此之外,近十米内还有一个专门搭建在鱼塘边的厕所,之后赵牧又查看了另一间木屋仓库,接近五十个平方,足够可以放许多东西,最重要的就是两间木屋虽然旧了些,但却没有漏水,电灯和水管都安装好了。

    “怎么样,还满意吧,小牧?”老村长笑咪咪抽着烟,看到赵牧满意的神情在旁问道。

    “还行,比我想像中好一些,二爷,我就要这里了。”赵牧当即拍板道。

    这口鱼塘本是废鱼塘,因为鱼塘不大,如今包鱼塘也未必赚钱,一直闲置半年了,因此赵牧当即拍板,付清了一万多块,把这里承包了下来三年。

    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为了方便他以后更好做自己的事,不用老呆在家里诸事不方便而已。

    至于鱼塘到底养不养鱼?

    赵牧从始到终都没有多想过,或许他会随便买些耐活的鱼苗回来,随便都撒下去,能有个收成就当额外收入,没有就当平时自己养点鱼自家吃了。

    反正现在解决了母亲的手术费用,他现在就算没有符兵要术,凭他的业务能力一样也不愁饭吃。

    不久之后,赵牧从村长这里承包了一口不大的鱼塘消息,随之后传遍了整个石山村。

    赵大虎还特意跑来询问为什么这样干?

    这基本明眼人就看出不赚钱的事,但赵牧回来一个月却干了,而且最近越传越烈,说是赵牧这个大学生回村后无所事事一个月,恐怕以后都会毁了,作为赵牧的铁哥们,实在不理解赵牧最近的神神秘秘无厘头做法。

    对此,赵牧只能拍拍大虎肩膀,无言解释。

    因为他自己现在心里也不踏实,毕竟谁知道那本符兵要术里面的符兵到底能不能练出来?

    不过,他随即想到自己最近二十天,由于源源不断吸收种灵符的灵气,身体素质越来越好,力气越来越大,头脑越来越清析,反应边越来越强,心中便随之更加肯定了符兵要术的神奇。

    他此刻在赌,即使赌输了,也就是付出最近两年打工的一些积蓄而已,大不了继续回到汉城打拼。

    随后又找了两个村里的哥们,与赵大铜四人一起,把数吨铜矿搬至了鱼塘仓库。

    至此,这大半个月以来的准备,赵牧总算完成了。

    当天晚上,好说歹说,终把妈和嫂子说服搬到了鱼塘这边住上的赵牧,便开始了第一次灵炼。

    沐浴更衣,把自己的自身状态调整的最好,看了眼已经是晚上九时,村里人也不再活动了。

    赵牧终于来到了木屋仓库,在里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碎石垫底当灶基,然后搭起了炼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