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符兵 > 第十八章 心态的转变

第十八章 心态的转变

“这是伴月山的半山别墅!”赵牧低声惊叹道。

    “让你见笑了。”

    “哪呢,我这种山村出来的穷小子,还是第一次上来,大开眼界了。”赵牧自嘲笑了笑,便透过车窗感受着早就闻名已久的富人区伴月山别墅。

    车子一路行驶而过,不说路上的精心打造的风景线,单线遇上的一小队又一个小队的安保人员,赵牧就不得不感叹,富人与穷人的生活,确实就是一个极端。

    想必住在这里的人,特别有安全感与成就感吧,赵牧内心暗想。

    “赵先生说笑了,从我认识你开始,魏柔就知道你是有真正本事的人。”魏柔回头笑笑道。

    当然,这敢情就是客气话,不过赵牧心头却不禁暗道,这妞还真猜中了。

    随之后倒是到点了,当车一个转弯,并驶入一处院式别墅里的时候,赵牧干脆就没有接上这个话题。

    进家,来到二楼。

    赵牧见到了令魏柔一直忧愁的主角,她的妈妈。

    魏柔家的别墅并不大,而且也没见多少人,听着魏柔自我诉述之后,赵牧才知道,原来魏柔与自己的家庭经历一样,父亲早过世了,现在也就只剩下她们两母子。

    因此,家里别墅比起伴月山其他幢别墅都显得更小,家里除了她们两母子外,就只有一个保姆,并没有赵牧想像中的富人大家子族人。

    当赵牧看到“病人”,躺在床上陷入昏迷的魏柔妈妈时候,眉头不由轻皱了一下。

    “怎么了?赵先生,你……能不能治。”魏柔小心翼翼问,似乎稍微大声点都会影响了她心中想要的答案。

    赵牧半晌没有回答,而是细细观察着魏柔母亲的脸色。

    不可否认,就算魏柔妈妈,竟然也是美丽极了,而且看上去的年纪,好像就三十来岁一样,与魏柔站在一起的话,估计没人会说她们俩是母女,而是姐妹居多。

    她年轻时肯定是一个大美人,也难怪生出了这么一个女儿。

    只不过现在,床上这个成熟安宁的美妇,其额头印堂上却有一大片乌黑血色破坏了这种美感。

    赵牧完全不懂医术,而且他现在可以确定,就算真正的医生,恐怕也处理不了魏柔妈妈如今的问题。

    因为赵牧从她的身上,冥冥感到了一丝偏向黑暗的邪气。

    邪气!?

    是的,就是邪气。

    这种邪气,赵牧之所以如此印像深刻、并能够感应出来,一来,他不久前从梦泡世界里出来,所遇上魔化后的天使护士,身上散发着的便有这么一股邪恶之气,只是具体与现在这种邪气有个别不同罢了。

    但不可否认,赵牧从对比当中,便知道这确实是一股邪气,而且这种黑暗邪气与他现在刚修炼出来的灵种气团有着一种**鸣,赵牧本能生起一股厌恶感。

    “这恐怕不是一般患病,不知道医生是怎样说的。”赵牧不懂太多,所以他也没说太多,只问。

    “国内各大医院都去过了,但他们都束手无策,国外高明的医生也请来过,。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妈妈的状况一点都没起色。”魏柔神情痛苦摇了摇头。

    “那有没想过是其它方面呢?”赵牧又问。

    “有,一个相熟的医生悄悄告诉我,可能是中了邪术,所以我也有找过一些道士高人什么的,要不然也不会急需上年份的沉香木了。”

    “结果呢?”赵牧又问。

    魏柔看了眼状况越来越严重的母亲,虽然结果已经摆在这里了,但她却知道赵牧想问的是什么,她仍然耐心回答道:“请了不少这方面的高人,有些折腾了许多办法,但仍然没起色,但也有几个高人,他们……”

    “他们隐晦地说能力不够,也有两人直接和我说,他们不敢管,不敢出手。”魏柔说到这里却泣不成声,看来这些日子,她真是痛苦极了。

    “唉。”赵牧一声叹气,下意识想拍拍对方孱弱的肩膀示以安慰,但最终还是把手停在半空。

    “赵先生,你也是有这样的顾忌吗?”魏柔抬起脸道。

    “我?”赵牧话说到一半,才突然发现这水还真不好趟,也怪不得那些道士高人不敢管,遇上了他,他也觉得头大。

    在现实遇上这种邪气手段的人,想想也知道对方的实力,赵牧现在是打心底不想管,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治病问题了,而是招麻烦上身啊,一个搞不好甚至惹来杀身之祸。

    不过赵牧是一个有原则底线的人,如果事前没有答应前来,他完全可以轻松说一句,这水太深,他也不想插手就算了。

    但既然来都来了,现在遇上了这事情就退掉,无论如何,他心理自己那关却迈不过,就这样屁也不敢放退却,估计他自己也会很介怀自己的胆小懦弱了。

    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改变,这种改变可不是有了某种力量,就能轻易改变整个人的,而是一种心态,一个不再是普通人遇事先想退缩的心态,要不然,自己以后即使有了能力,也永远都是处于弱者。

    他低头凝眉不再说半个字,而是在思考着插手这事的后果。

    经过一番思虑,他得出一个答案,如果自己硬是管了这事,这会引火烧身,恐怕还会祸及家人。

    不得不说,他更加慎重起来了。

    当魏柔看着久久沉默不发的赵牧,她的神色渐渐失望了,不过就在这时,赵牧却突然道:“魏小姐,相信你找了这么多高人也是知道,出手那方面的人很是厉害,我应该能够把你妈妈治好,但是我现在却没足够力量来保证我自己不受报复。”

    “我,我明白的。”魏柔无力道,对于她一个弱质女流,在母亲出事之前,她完全不敢想像,当今世界除了金钱与权力,还有一种这么可怕而神秘的力量,以致当切身体会遇上了,她一点应对能力都没有。

    现在遇上了赵牧,本来也是一个新的希望,但是眼下的男子,却仍然还是不敢管吗?

    “能不能帮帮我,无论要多少钱我都给,虽然这样说很不礼貌,但我有的只有这些了。”魏柔还是尽其所能恳求道。

    “我明白,这样吧,我现在能做的,唯有先把你妈妈的状况拖一会,至于拖到什么时候,得要等我变强了,或者你把你的敌人解决了才作决定,我这么说,你懂吗?”赵牧思量再三,还是理智采取了这个折中办法。

    “啊,你答应了?”魏柔意料不到啊了声。

    “恩,这事我管了,但我不能直接把你妈妈治好,一旦这样做,那就不单止是你们家出事,我家也会出事的,我得需要一点变强的时间,否则就算治好了都是白搭。”赵牧心中有了决定,说话却渐渐坚定了起来。

    既然决定出手干预这事,他也再没有畏首畏尾了,这件事,就算给自己一个考验挑战吧。

    他心中凛然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