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符兵 > 第三十七章 无毒不丈夫

第三十七章 无毒不丈夫

    终于,当钟武被四名能力者围攻,尽管钟武个人实力在所有能力者当中,算是最强,然而当对面的能力者阵营一下子出动四名近战能力者联手围攻,形势顿时险象环生。

    而手执着雷电钢叉的何四,却忽然被第五个敌对阵营能力者潜伏到身边,一刀捅了个透心凉。

    “何四死了!”敌对的第五个能力者应该掌握了刺客的某种潜伏能力,以有心算无心,竟然一刀刺死了何四。

    这也是赵牧的聪明之处,在自己的羽翼还未成长起来之前,那就不要蹦得太欢,应当低调隐藏在暗处,何四的死,很明显就是没有正视自己的实力,一个只经历了两个世界的新手能力者,他居然好死不死跟着钟武一起冲上前排。

    这倒是让赵牧更是暗暗警惕自己以后要更加小心谨慎。

    何四的惨死,冷风不再继续挥出一道道风刀切割山贼,他大叫一声,便脚下卷起一团飙风,竟然头也不回往后方逃去,眨下眼功夫,他过了石墙消失不见踪影。

    原本眼下都到这个险地,赵牧也应该要逃了,但他心里清楚什么回事,因此仍然躲在一处屋檐之下,手持驽弓冷静着射杀这些杀红了眼的山贼。

    只不过这些山贼实力都不弱,这么久以来,哪怕他躲着偷袭射箭,也好不容易才射杀了三个。

    相反神秘黑袍女子雾的实力就强多了,这女子果然隐藏了她的实力,她先后施放了三个暗魔法。

    一个是暗魔复活术,一个是暗光盾,一个是死亡之触,竟然在短时间把冲过来的山贼杀了不下十来个。

    要知道这些山贼小兵每一个实力都不弱啊,由此可见这女子虽然只经历了五个世界,但这实力却不下钟武,从伤害力方面相比,甚至更强一线。

    尤其那个暗魔复活术,诡异骇人,一下复活了十来个死去的卫兵与山贼,被她控制挡住了源源不断冲过来的山贼。

    这些被复活的暗魔尸兵,其实力远不及尸体生前的全盛实力,但由于他们不惧怕伤痛,也不怕兵器伤害,因此即使此刻几乎大部份山贼都冲着雾这个神秘黑袍女子杀过来,但却仍然被雾稳稳挡住了。

    相比雾的情况,赵牧此时却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身边有两具金兵铜人守住屋内的楼梯,但源源不断涌上来十数名山贼,却仍然将会迟早被突破冲到近前。

    玛的,看来自己制造的金兵数量还是不够多啊,要是有四具金兵守着楼梯,凭借金兵的刀枪不入防御,他现在又何需担心这些小喽嗦冲杀过来。

    老家伙怎么还不出手,再不出手,王家村所有人就要被杀光了。

    当然了,王家村死多少人其实与他赵牧无干,问题是现在赵牧自己陷入了危机,他不禁望向了不远处的雾。

    或许感受到赵牧的视线,雾边战边退向着赵牧靠拢过来,然而她被众多山贼围攻,又岂能一时不会赶过来救援。

    赵牧心一狠,再也顾不上射杀外面的山贼,只能亲自冲上前线,与两具铜人转守楼梯加入防守。

    趁着在屋内二层没人察觉,他终是拿出水晶药瓶,猛的对着楼梯十数个冲在一起的山贼,猛念了一声“收”。

    顿时,三个山贼被他吸进了瓶子,水晶药瓶威力一下子收人的成果,令他大为狂喜,把三个山贼收了进去后,他又继续念咒再收,这一次又收进去了四名山贼。

    然而,正当他想汲取收进更多山贼时候,但不经意朝了水晶药瓶一眼,随即马上把这个想法灭掉了。

    前后一共收了七名实力不俗的山贼进去,现在已经不能再收更多了,一旦再汲取更多山贼,水晶药瓶恐怕再也难以镇得住这些仍然还在瓶中反抗的多名山贼。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久久没有动作的族老,此时终于出手了。

    只见王家村族老,不知何时已从奄奄一息恢复过来,他无声无息出现在村庄最高的一座中央塔楼,手里却拿着五支小令旗,不时挥舞着小旗,昵喃着咒术。

    “不好,上当了,这老头术士竟然没事。”敌对阵营的能力者,之前出手破坏城墙的这位土系能力者眼尖,当看到王家村的族老突然出现,并且似乎在准备大型法术。

    他脸色大变,想也不想就招呼队友撤退。

    可是……太迟了!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五行杀阵,凝。”随着王家村族老施术准备完成,整个战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抬头看天。

    在这一刻,天色似乎都要黑掉,周围一阵飞沙走石,狂风大作之下,所有人不明就里,但赵牧却看到这位老人昨晚连时布置好的杀阵已经生效,只见四面八方卷起五幅遮天般的旗帜。

    几乎把战场中心所有人卷了进去,形成了一个百米直径的五行杀阵,被卷进去的人,除了二十多名黑风寨山贼之外,还有最后的几名浴血奋战卫兵,甚至就连山贼三个大当家、大统领、钟武、以及对面阵营的所有的敌对能力者,统统一个不留被五行杀阵困了个严实。

    “成了!”看到这里,赵牧心眼儿几乎崩了出来,他真没想到,自己昨晚悄悄的谋划,竟然真的成了。

    这一刻,随着五行杀阵运转,附近的天地仿佛都要变色,天阴沉沉,而所有被五行杀阵封困在里面的人,统统都不约而同爆发了所前未有的战力垂死挣扎。

    率先爆发的是钟武,他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瓶深蓝色的药液仰头喝掉,下一刻,原本就十分魁梧的身板便猛爆涨了两圈,扎实的肌肉如充气球般澎涨了起来,整个人仿佛化为了浴血魔神。

    “想弄死我?去死吧。”钟武双眼赤红,巨喝一声,震得数里之地嗡嗡作响,举起门板大的巨斧。

    “轰”一声滔天巨响,狠狠轰在了五行杀阵的金行旗帜,试图尽全力轰出一个逃生缺口。

    然而布置多时的王家村族老又岂能如此轻易被破阵,只见这位老人一咬牙,喷出一口鲜血,浇到了手中的五行小金旗,原本摇摇欲坠的旗帜,又再度稳定了下来。

    钟武的爆发之际,明知道已陷入绝路的数名敌对阵营能力者也随之先后爆发,他们都各自隐藏了自己的底牌,一时之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战力,直让赵牧暗暗心惊。

    尼玛,原来所有人都不是傻子,这些强力的攻击手段,在之前的战斗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现在性命悠关之际,却纷纷顾不上全爆发使用出来了。

    敌对阵营之首的那位土系能力者,他大叫一声,把脚下的土地全都吸在了自己身上,越吸越多,越吸越惊人。

    数秒过后,他眨下眼间化成了一具高达数丈的泥土巨人。

    “轰,轰,轰……”只见这具参天般的土巨人,提起房屋大的拳头,一拳又是一拳轰在五行旗帜。

    每轰一拳,王家村的族老面色就一白,身体变得摇摇欲坠,很显然,多名能力者同一时间使尽了底牌所爆发的力量,哪怕是这位王家村的法力高深术士也顶不顺了。

    就当族老差点被众人全体爆发破阵而出的时候,犹豫不决的赵牧,眼神一狠,他终于也在众人面前暴露出了自己的底牌——巨型针筒。

    “这是?你要干什么?”雾惊道。

    可是赵牧既然心中有了决定,又岂会受旁人干涉影响,他快速来到了族老的背后,对着族老的身体就是来了一针。

    这显然是强行再次要恢复族老的生命力与活力,现在他深深知道,如果族老被众人爆发反馈力量震死了,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得不说,他真的少看了能力者们隐藏的巨大可怕底牌力量,现在既然没有回头路,他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拼下去。

    “快来帮忙,要不然族老倒下了,咱们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赵牧给族老打了一针,随即回头对着神秘黑袍女子雾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