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符兵 > 第五十四章 没谁了

第五十四章 没谁了

眼前这口飞盾也一样,只要给予飞盾一段时间成长,届时赵牧估计都完全不用分出一丝心神去联系命令它做任何事,只需要给予它一个大致性的指令,它就能很灵活老道给你完成。

    就算是现在,这面飞盾在容入了赵牧的一丝分神后,现在它也能够进一步操纵着飞盾,好以配合赵牧的操纵指令。

    这就是为什么,赵牧此次随着一指攻击目标,而飞盾却在更高速的疾飞中准确无误击中。

    接下来,赵牧的想像中的灵感变成了现实,在他的指令操纵中,飞盾被提升到了最大极限速度,一百五十码的疾飞,几乎如一具迷尔的外星飞行器般极尽肆虐着整个卧牛山。

    那半空中凌厉而锐利的骇人破风声,简直是响彻了四周,一株又一株的树木,在赵牧狂热兴奋的测试下都成为了倒霉的试验品。

    当好半晌,赵牧兴奋稍为冷降,终于把这口破坏力惊人的飞盾召回了身边,此时,无论是山顶还是半山腰的四周,几乎已经再没有一棵好树了。

    恐怖!

    这就是符兵与魔法的合成版御剑术威力?

    简直就是难以置信。

    如果在这之前,赵牧本身还没有一门像样的攻击手段,那现在,他却一下成为了可怕的收割死神。

    然而,赵牧的灵感远远不止于此,他命令飞盾降到距离地面仅有一寸之地的高度,随即赵牧毫不犹豫踏上这面飞盾。

    “疾,给我起飞。”赵牧忍不住激动命令。

    在风妖之力与飞盾本身的动力源激发下,终于,赵牧如愿以尝半蹲在盾牌上飞了出去。

    速度从最初的慢腾腾十码,陆续递增加到二十码、三十码、四十码、五十码……

    唔,大概到了五十码后,已经不能再继续加速了。

    赵牧蹲在飞盾上,开始绕着整座卧牛山飞了一圈又是一圈,最后甚至还不过瘾,一举飞入了后面更纵深的山林。

    一路沿途所过之处,把半夜树林山中的禽鸟动物惊得四处奔跑。

    “哈哈哈,还有谁?”

    赵牧忘情地哈哈大笑,这种与传说中的御剑飞天的能力,简直实在太爽了。

    尽管赵牧御的不是剑,而是一面飞盾,但即使如此,这种超凡一切的能力,足以让任何一个获得的普通人而疯狂。

    “唔,五十码还是太慢了一些,如果能再快一些就好了。”人,总是贪婪的,没过多久,赵牧却无不遗憾道。

    五十码的速度,已经比普通人最快奔跑的速度都快不少了,可是如果面对能力者,尤其是一些以敏捷速度特长的家伙,还是略慢一线啊。

    这也不是飞盾现在驮了一个人的重量,速度就只能飞到五十码,主要就是以赵牧现在的身体素质协调能力达到极限了。

    五十码的飞行速度,就是他目前这具身体强度的最大平衡感,一旦再提高,他恐怕就会从飞盾上跌下来。

    进入后山御行了大半个小时,终于赵牧在熟悉了这种御盾飞行节奏,想到了一种改善平行感的方法。

    那就是分出一些风妖之力,以此来附在自己全身,并用此来抵消疾飞中迎面而来的自然风力。

    他稍作尝试了一会,果然,这个办法管用,原本只有五十码的载人飞行速度,终于增加到了七十码。

    七十码已经算是极限了,这个速度已经抵得上马匹进全力狂奔的速度,不过由于风妖之力进一步消耗加大,因此,他以这个状态御盾飞行的话,最多只能坚持十五分钟。

    如果以五十码的速度御盾飞行,却是能够维持在一个小时左右。

    对于这个并不长的限制飞行时间,赵牧目前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能够实现在御盾飞行,又能创造了一门强力的攻击手段,这就足够心满意足。

    想要坚持飞得更久,他也只能等以后能够从符兵要术学习到更高等级阶的种灵符,或者风妖之力的储量进一步增提,自然就可以解决这个限制问题。

    黑夜的树林上空,白色的铁盾急速划出一个半狐,赵牧便不再前进,重新掉头往卧牛山飞去。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九时,直到母亲方洁再一次打电话过来,赵牧才堪堪从睡眠中起来。

    由于昨晚玩得太爽,他几乎把这事忘掉了。

    “收。”赵牧起床第一时间,便是把这面飞盾收回到了储物铜豆空间,这件大杀器他不打算分离了,以后就随便携带着,这可是他在现实空间一大杀器,现在就算在现实空间,遇上了一些能力者,赵牧如今也有底气一战。

    下山,步行没有多久,回到了阔别多日的家中,一踏入自家院屋,两眼扫过驳旧的自家房子,赵牧眉头就不由微微一皱。

    看来自己得想点办法赚些钱,把老家的房子修一下,要不然这住起来,大雨天下水,还要用各种盆子木桶装屋檐漏水,到了冬天却是又进水又漏冷风,这日子真的很难住人了。

    在这之前,赵牧一直愁着如何提高自己实力,以更大机会渡过下一个世界,现在他已拥有两具铜人,又掌握了一门风妖之力协助,还有一门极为强横的御盾法门。

    如今终于能够分出一些心神去理会现实的琐碎事。

    “妈,我回来了,连续催了我几次回来,干啥呢,是不是想你家宝贝儿子了?”赵牧人还未踏入里屋,臭美的说话却一大堆。

    不为啥的,就因为他今天心情极好,前所未有轻松与侠意,说起话来自然是春风得意、绵绵不绝。

    “去,这么大个人都没正经,给我机灵点,来,我给你介绍,以前咱们村的嘉敏婶子你应该还记得吧,以前你小时候,人家可没少抱你,后来你婶子要搬到镇里去,你还哭鼻子了几天呢。”

    母亲方洁今天脸上笑容特别灿烂,指着屋里一个胖大婶介绍。

    “哎哟,我的小牧子如今都长这么高大了啊,真是一个大帅哥啊,以前怎就没发觉这么俊呢,真是越长越俊了。”胖大婶一脸笑容看过来,那眼神就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越看越喜欢。

    尤其是看到精神抖擞,浑身充满一股难以言喻力魅的赵牧,胖大婶更是目光闪烁连连。

    “记的,当然记的,婶子你现在还好吗,自从你搬到镇上,小牧都好久没看到你了,没想到婶子越活越年轻哟。”赵牧又哪还记得小时候的事,而且村里这么多姑姑婶婶,他早就混淆不清了。

    当然,当着母亲兴致正高的面上,他也只能顺着话题掏好话了。

    “啧啧,真乖,一看小牧就机灵,怎么样?嘉敏,我就说赵牧一定很帅气是吧?”胖大婶朝着屋落坐着一女子笑意连连道。

    赵牧顺着胖大婶看去,只见一个瓜子脸、五官清秀,挺有一股江南水乡的温婉娴静气质女子坐在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