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符兵 > 第七十四章 打探消息

第七十四章 打探消息

所有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人家早就有后手,只见三人在身上激活了三张卷轴,统统被一股风系魔法包裹全身,然后便从高空跳走,一路迅速飘远。

    受了公子哥儿的启发和带头离队,顿时,其它能力者也一瞬间使用出了自己的底牌。

    又有六、七人,各自使出了五花八门的力量,犹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击破落地窗,从不同的方向各自逃走。

    眨下眼间,原本二十一人的庞大队伍,瞬间只剩十四个人,这都是没有飞行或跳楼手段的能力者了。

    眼看源源不断的士兵军队从下面涌冲上来,赵牧本想也陪着众人杀出去,但如今自然不会这么傻。

    少了一半力量,想从这些全副武装的士兵和重火力围堵逃生,简直是送死啊。

    “走。”赵牧拿着一颗铜豆,往地上一砸。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下,一面白铁飞盾飞出现在脚下,他一把抓住断掉了手臂的中年男人,然后咻一声飞出了大楼。

    至于剩下的人到底如何逃出生天,那已经不是他能够干预的了。

    本来所有人都是同经历世界次数的能力者,这次也并不是双杀模式,互相残杀也没掉落好处。

    留着同类更多,反而会相对分散火力吸引。

    所有能力者理应都明白这一点,团结组起队来才更好度过世界,甚至更好某求更多利益点,只不过现在梦泡世界的突然其来剧烈攻击,众人也只能四处逃散了。

    “哥们好运。”赵牧留下一句祝福,就带着一人离去。

    “谢谢兄弟,要不是赵兄弟两次出手,我老马估计在天面时就死在乱枪扫射之下了。”被带走的中年男,自称老马。

    赵牧的御盾飞行,并把他也带走,这又让他震惊赵牧的实力手段,又是感激。

    “老哥闲话不要多说,咱们先摆脱危险再说。”赵牧这个时候,可没有客气扯谈功夫,他带着老马冲出了大楼。

    随即便发现,这危机远远还未有解除。

    之前停在空中的五架武装直升机不说,大厦地面四周围附近,也早有大量的士兵早就守着出口。

    现在看到能力者三番五次跳楼飞走,顿时,大量的子弹追着飞出来的赵牧猛扫。

    情况还好的是,由于这些士兵都在下方,由下往上开枪,这刚好所有子弹都打在了两人脚下所站立的盾牌上。

    不管是微冲还是机枪,大量的子弹击射在盾牌,飞盾却依然坚固,赵牧一提神,顿时,飞盾速度再升,一下暴涨到七十码,避开了其中一辆武直发射过来的空对空追踪炮弹,总算冲出了包围区域,遁入了远处密集的闹市区。

    心中却暗呼,玛的,还好自己研究出了这一门御盾神通手段,要不然,哪怕就算自己手握符兵要术这个大底蕴,有更大的潜力前景,这次恐怕也死定了。

    再一次,让赵牧更明白先辈一句老话,我跑的快不快不重要,能跑赢别人就行了。

    眼见赵牧御盾迅速离去,大量的军队无可奈何,更是把怒气值发泄在仍然还被困在大厦的能力者们身上。

    当天夜晚,赵牧便带着老马悄悄转移来到了城市郊野边界,然后当看到城外郊野,全都是密密大量的士兵与机械部队把整座城市围堵严实。

    两人却不由双互对视,除了苦笑,也只还有苦笑。

    看来,自己的想法太理想化了,还想先逃出野外暂避锋芒,再慢慢稳住脚跟杀回来。

    看现在这种状况,赵牧心里就明白,能力者们是不用指望出城了,必须得要呆在这座钢铁大都市,和整个城市的武装力量对抗。

    天,二十三人前所未有的世界难度,赵牧再一次明白了,这到底是何等凶险。

    还好,他在二十三人当中,其实力正好是最顶尖的少数,否则这真是举步维艰啊。

    “老哥,你现在伤势不要紧吧?”既然不能出城,赵牧只好又和老马躲回到一处民房的地下库。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带了绷带,止血喷雾,现在断臂的血总是止住了。”老马气色很不好,流了大量的血液,若不是他本身就是一个体力特长者,估计早就跪了,岂又能还勉强跟着赵牧转移。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现在带着你已经拖我后腿了,现在,我只能放下你独立行动。”赵牧说的很直接。

    这是很现实残酷的事情,不过对于能力者们却很正常,更何况,两人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我懂的,咱们素不相识,你能两次出手救我,我就很感激了,你放下我吧,我休息两天也不是完全没自保能力。”老马点点头接受了事实。

    “你等等,我帮你处理下伤势。”赵牧看着一脸忠实的老马,心中升起一丝不忍,他终于拿出了巨大针筒,给老马打了一针。

    一针过后,老马气色立刻转好,断臂伤口虽然没有痊愈,但在他的止血喷雾与赵牧的救治下,倒是好了大半。

    “太好了,真不愧是密光装备,这效果太好了,捱个今晚,明天我就能恢复实力。”

    “那保重,希望以后我们还能见面。”赵牧说完也不多再停留,他便离开了地下车库,趁着夜色混入了这座都市。

    赵牧之所以对老马另眼相看,也不是出于什么原因,只是当时老马被机枪扫倒的情形,一刹那让他想去了自己已去世的父亲。

    也就是心中一时被触动,再伸手拉了他一把,甚至把他带出了大厦,仅此而已。

    但是若要让他全程当保姆带着老马,显然,赵牧也没傻到这种程度。、

    没了老马的拖累,赵牧先是潜出了地下车库,在主人家里,换上一身衣物,并把自己打扮一番,带上金色假发。

    再次走出这座民房的时候,他已经是摇身一变,变成了这座西方城市打扮风格的年轻人。

    他的背上甚至挂着一个篮球挂包,骑着山地自行车,叼着一支香烟,大模大样骑上了街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