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一章 尔虞我诈 上

第一章 尔虞我诈 上

呼……叶信从草丛中猛然翻身坐起,发现自己的衣襟早已被冷汗浸透了,身体也在微微发抖,四肢无力,有一种虚脱感。

    静默良久,叶信才算恢复过来,他长长吐了一口气,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

    寄生到这个身体中差不多有四年多了,他一直在挣扎求生,几年来做下的种种,用前一世的普世道德标准来评价,桩桩都是罪行、恶业。

    只是,他别无选择,除非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否则他只能继续走下去。

    虽然前世的心理素质非常坚韧,但还是无法承受今天的这些,以至于种下了病根,他经常做噩梦,耳边总是若有若无萦绕着惨嚎声,这是无药可医的,只能靠自己慢慢调节。

    或许,他还不够坚强,或许,是这个世界太过残忍。

    叶信的心态终于恢复了稳定,缓缓抬头看向天际,他的相貌非常英俊,不过气质略显稚嫩、柔弱,看起来年纪只在十六、七左右,当然,这是他的假象,也是一种让他很满意的伪装。

    一辆马车从远方驶来,叶信眯起眼,探手抓住肩后的斗篷,慢慢盖在自己的头上。

    叶信的脸被黑暗遮掩住了,一股森寒的气息以他身体为中心,向四周蔓延着。

    黑袍,天缘城排名第一的佣兵,这是叶信众多身份中的一个。

    马车在叶信二十余米外停下了,几个武士跳下马车,他们的视线极力避免去注视叶信,似乎心中充满了忌惮,随后冲到马车后,马车后跟着几匹马儿,他们解下缰绳,纵身上马疾驰而去,把马车留在了原地。

    夜幕从天际缓缓垂下,天缘城以北十余里处的大路上,有一辆马车飞驰而来。

    天缘城是一座孤城,背依连绵数万里的古森林,前靠一望无际的湿地沼泽,有无数凶兽在古森林和湿地中游荡,充满了无穷的危险。

    在蛮荒地带,黑夜要比白昼危险得多,白天通常是那些大型凶兽的天下,不过大型凶兽虽然厉害,但领地的分布非常明显,如果有人擅入,大型凶兽通常会先发出咆哮声,以示警告,所以只要小心一些就会避免遭受大型凶兽的袭击,而到了夜晚,那些狠毒狡诈的小型凶兽开始活跃起来了,它们拥有各种各样的奇特能力,让人防不胜防。

    在这个时间段赶路,不是有十万火急、不能耽误的大事,就是艺高人胆大了。

    一会儿,马车接近了天缘城,城墙上下并无灯火,城门口立着一块大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字:生死有命。

    月亮浮上了树梢,皎洁的月光把回头碑造得通亮,血红色的几个大字让人格外触目惊心。

    马车缓缓停下了,穿着黑袍的车夫慢慢摘下头上的斗篷,露出了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正是叶信。

    视线落在回头碑上,叶信的眼神有些复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进天缘城了。

    差不多有二十分钟,马车驶入一条灯火辉煌的小巷,在一座挂着竖排大红灯笼的大门前停下了。

    两个背着长剑的汉子守在门前,看到马车停下,立即迎了上去,左侧的汉子抬眼看到让人感到压抑的一袭黑袍,随后又看到了黑袍胸前绣着的铡刀图案,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挺直的腰背在同时变得有些佝偻了,脸上挤出自己认为最善意的笑容,随后叫道:“您来了……”

    “费传在吗?”叶信低声问道。

    “在、在在……”那汉子忙不迭的点着头:“老大一直在等您呢。”

    “那就好。”叶信跳下马车,接着打开了车厢门,探手一抓,竟然从车厢中抓出了一口巨大的棺材,棺材的高度和宽度都在一米半左右,重量应该有几百斤,可叶信竟然用一只手便把棺材稳稳的托了起来,随后大步向门内走去。

    光线很暗,加上叶信穿着的是黑袍,身形又被棺材挡住了,离远看去,就好像有一口巨大的棺材在空中飘行,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很快,叶信的身影消失了,右侧的汉子忍不住低声说道:“这人是谁啊?敢让费老大等他?”

    “费老大当然未必是在等他,我这么说,只是不想……”认识来人的汉子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他是黑袍。”

    “他就是黑袍?!”右侧的汉子悚然动容,在天缘城混得久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对天缘城的风吹草动还是耳熟能详的。

    黑袍,两年前进入天缘城,相貌乃至来历都无人知晓,唯一能让人掌握的信息,就是黑袍的声音属于男性,而且年纪应该不会太大,他从来只会在夜晚进入天缘城,天亮之前离开。

    绝大部分武士来到天缘城,一方面是为了历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发家致富,给自己的未来积攒资本,如此他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外面的凶兽上,而黑袍似乎一心要找人别扭,经常大开杀戒,并且拒绝加入任何势力。

    更关键的是,黑袍只出现了两年,而其他武士的凶名是经过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搏死拼杀才沉淀下的。

    此刻,黑袍少年已走进后堂,守在这里的四个武士看到来人,立即识相的推开门,随后让在两边。

    叶信托着巨大的棺材走进后堂,在后堂正中的靠椅上,坐着一个身材非常魁梧的壮汉,他就是费传,龙口堂的当家人。

    费传前面的桌子上摆着十几个钱袋,他正聚精会神的数着钱袋中的金币,其实作为龙口堂的老大,他无需在意这点金币,这仅仅是一种独特的爱好,他异常喜欢金币相互撞击所发出的声音。

    换成了解费传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在心中暗笑,因为费传的所有习惯,包括走路的姿势和神态,包括种种生活上的癖好,都传承自他的亲哥哥:费奇。

    如果说费传是一只桀骜不逊的豺狗,那么费奇就是真正的猛虎,而费传对自己的哥哥崇拜到了极点,所以才会在耳濡目染之下,学会了费奇的特性。

    看到黑袍少年走进来,费传只是扫了一眼,随后又低下头专心数着金币。

    叶信很随意的把棺材放在了地上,走到一边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低头不语。

    金币总算是数完了,费传慢悠悠的站起身,视线落在虚掩的房门上,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见房门外始终没有动静,费传露出狐疑之色,随后轻咳了一声:“咳……”

    这也是费传从哥哥身上学来的习惯,开口前发出轻咳,是一种暗示,老子要说话了,你们都他吗给老子闭嘴!

    “乔身同呢?”费传缓缓说道。

    “死了。”叶信简洁的回道,乔身同是龙口堂的武士,费传派乔身同来帮助叶信,最后死在了战斗中。

    费传愣住了,犹豫片刻,再次开口:“这里面是什么?”

    “你要的。”叶信的回答依然很简洁。

    费传缓步向棺材走去,他的指尖就要触碰到棺材了,身形却又停了下来,接着回头使了个眼色。

    始终站在费传身侧的护卫急忙走上来,探手抓住棺材盖,接着把棺材盖打开。

    费传并不是怀疑叶信,也不是对自己的实力缺乏自信,因为费奇多次告诫过他,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所以,他要顾及自己的气势、姿态、地位等等,实在是没有必要亲身犯险。

    棺材盖已被打开,里面装着一具女子的尸体,那女子生前应该很漂亮,但现在肤色发青,脸颊上依然保留着濒死前的惊恐与绝望,身体上伤痕累累,一条腿不自然的扭曲着,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死战。

    看到那女子,费传到底是忍不住变得激动了,他快步走上前,探手抓住那女子胸前的衣襟,接着猛力撕开。

    那女子的肚脐处有纹身,一条极深的血痕正好把纹身斩成了两半,虽然纹身变得扭曲了,但依然能看出是一条蝎子。

    “毒寡妇啊毒寡妇,你也有今天?!”费传放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还用手用力抚着自己的头发。

    “我的酬劳呢?”叶信突然问道。

    “我费某向来一言九鼎,绝对少不了你的。”费传眼中露出欣赏之色,深深的凝视着那少年:“黑袍,你很能干!不如……来我的龙口堂吧,在这天缘城,只要我费某人说话,各方多少都要给点面子,不管你来天缘城历练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有我在,总会给你带来很多方便。”

    “不了,我习惯现在这样。”叶信摇了摇头。

    “别急着给我答复。”费传露出淡淡的笑意:“我会给你一段时间考虑的,而且你要知道,在费某眼中,天缘城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我的人,一种是我的敌人!”

    “我不喜欢受到约束。”叶信又道,这一次他的口吻变得很坚决了。

    “这……真是让人感到遗憾。”费传慢慢转过身,他的眼中闪过一缕杀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