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章 尔虞我诈 中

第二章 尔虞我诈 中

接着,费传慢悠悠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顺手拿起一个钱袋,掂了掂,扔给叶信。

    叶信接过钱袋,把里面的钱倒在了桌子上,一片黄灿灿的金币裹挟着悦耳的脆响,铺满了小半个桌面,他很认真的一枚枚数了起来。

    等了差不多有几秒钟,叶信已数完了十几枚金币,但还差了不少,费传不引人注意的轻轻吁出一口气,和护卫心有灵犀似的对视一眼,随后站起身,又走回到棺材旁,注视着棺材中的尸体。

    棺材里的毒寡妇是他平生第一大宿敌,现在又去了一桩心事,他可以放下心尽情的享受胜利的喜悦了,一缕微笑在费传嘴角出现,随后慢慢绽放。

    叶信数钱的动作突然变得僵硬了,接着侧过头,默默看着费传的背影,尽管有大斗篷遮挡,叶信的脸颊依然藏在黑暗中,但费传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如钉子般穿出黑暗,刺在了他的背上。

    “黑袍,你倒是够警醒的,只是……太晚了。”费传的声音变得低沉了。

    叶信伸出手,他的手上不知何时沾上了一些青灰色的痕迹,而指尖染得更深,已经不需要寻找答案了,金币上被涂了毒!

    “费老大厉害!”叶信发出叹息声:“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你正在摆弄那些金币,给我的酬劳又是从那些金币中拿的,会让我放松警惕,而且,数钱是一种有助身心健康的愉悦事,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你居然会在金币上做手脚……真的厉害!”

    “我记得你的话一直很少的,怎么?在想对策?哈哈哈……你没机会了。”费传脸上露出讥诮之色:“黑袍啊黑袍,以前我认为你是天缘城最有前途的武士,所以才百般和你交好,可你竟然如此愚蠢!刚才我那些话已经很明白了,要么成我的人,要么做我的敌人,你一心求死,怪不得我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叶信顿了顿,不甘心的问道。

    费传沉默了,他眯起双眼,好像在沉思着什么,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你戾气太重。”

    “哦?我还是不明白。”叶信说道。

    “我在毒寡妇那边的兄弟告诉我,毒寡妇准备挂出任务,要用两万金币,外加十颗成品灵晶要我的命,这种事毒寡妇以前也干过,只是没人敢接她的任务,这一次她把赏金翻了一倍……这是有多想让我死啊!”费传缓缓说道:“为了报复她,我抢先发布任务,赏金是二百金币,要毒寡妇的命。”

    “我……好像是上当了……”叶信叹道。

    “你何止是上一次当?像你这种亡命之徒,又怎么会明白我们这些主上的运筹作势?!”费传冷笑道,随后可能是担心对方不明白他费传的高明之处,居然仔细剖析起来:“我大哥不在天缘城,这个时候不能和毒寡妇彻底撕破脸,所以我才会抢先发布任务,毒寡妇是用两万金币外加十颗成品灵晶要我的命,我却只用二百金币要她的命,哈哈哈……毒寡妇在我费某这里,只值二百金币,如果她郑重其事的发出悬赏,必将成为满城人的笑柄,等于我白白打了她一记耳光,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其实啊,我只想拖上几天,几天之后我大哥就回来了。”

    叶信不说话了,默默的听着。

    “可我无论如何也料不到……二百金币?要毒寡妇的命?这种荒诞的任务也会有人接?”费传顿了顿:“我得到底下人的禀报,说有人接了任务时,我甚至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呵呵……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信,认为里面肯定有阴谋,马上让人全面调查你,然后,我终于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叶信低下头,看着自己指尖处青灰色的痕迹。

    “七个月之前,城西一个猎户家的小丫头,被怒血社的几个家伙糟蹋了,是你,找那猎户讨要了十枚铜币的赏格,居然凭着一己之力,铲平了整个怒血社,虽然怒血社缺硬手,但好歹也有三十多个武士,只是一夜之间啊,都被你干掉了!三个月之前,南街两个乞丐惊吓到了大安府邱大安的宝马,年长的被邱大安一脚踢死,剩下个小孩子,又是你,从那小孩子的讨饭碗里掏了一把烂米,然后转身就去找邱大安的麻烦,三天后终于在大安府的府门前击杀了邱大安!黑袍,你……好样的!”费传冲着黑袍少年伸出了大拇指,接着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一掌重重拍在了棺材上:“你他吗到底是疯子还是傻瓜?啊?!你图什么?!道义?我告诉你,整个天缘城所有的武士,手里或多或少都有血债,谁都不干净,那么对你来说,我们都是可杀之人了?!”

    “费老大,你太高看我了。”叶信发出低笑声:“我只是喜欢做一些能让我感到欢畅的事。”

    “喜欢?”费传的暴怒突然停歇,变得非常冷静:“你喜欢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你以为天缘城这些主上都是废材?我不知道毒寡妇在什么地方让你看不顺眼了,但……明白说吧,十枚铜币能让你去屠灭怒血社,一把烂米能让你去对付邱大安,二百金币能让你去要了毒寡妇的命,那么将来的一天,你又觉得我费某该死了,我要何以自处呢?”

    叶信摇了摇头,再次发出叹息声。

    “黑袍啊黑袍,你太另类了,你不属于天缘城,也不应该来这里。天缘城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道义,讲道义的早都死了。”费传说道:“我惜你之材,给过你机会,可你拒绝了我,加上毒寡妇也是有靠山的,我大哥未必能压得住,现在毒寡妇死了,总要给那边一个交代!”

    “说来说去,最后一个才是重点吧?”叶信淡淡说道。

    “呵呵呵……和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死个明白,就算到了现在,我还是很欣赏你的,唉,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啊!还有,别妄想着解毒了,死玲珑是无解的。”费传说道:“黑袍,坦白告诉你,第一,天缘城不是你一个人的,想凭着争勇斗狠就闯出一份基业,纯粹是痴人说梦;第二,一旦走上这条路,每个人都会身不由己,所谓适者生存,该放下的就要放下,该改变的也要改变,太过坚持不是好事。”说到最后,费传背起手,向那护卫点了点头。

    那护卫双瞳中射出森冷的杀机,接着拔出长剑,一步步向叶信走去,但他只走出了三步,身形蓦然变得僵硬了。

    叶信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柄小刀,他用小刀仔细的刮着指尖上的青灰色痕迹,匪夷所思的地方在于,青灰色的痕迹竟然被刮掉了,刀锋上聚结了一层层白花花的东西,而叶信的手指并没有损伤,好像整个手上都涂着厚厚的油脂。

    费传和那护卫的神色显得异常凝重,他们虽然对黑袍进行了全面调查,但只能查到黑袍做过的事,却无法了解黑袍的真实战力,而且,毒寡妇的尸体就在这里。黑袍能杀死毒寡妇,自然也有威胁他们的资格。

    “费老大,我也明白说吧,除了去做我喜欢做的事之外,我偶尔也会做些别的事。”叶信一边刮着指尖上的青灰色痕迹一边说道:“还有,其实我早就想加入龙口堂了,但有人不许。”

    费传万没想到这时候还会峰回路转,他眉头一挑,急忙问道:“谁?谁敢不许?!”

    “我!”一个声音突然从棺材中传出,接着毒寡妇的尸体猛地弹飞到半空。

    费传的注意力立即被毒寡妇的尸体吸引,他抽身后退,同时探手去抓一侧的战枪,就在这时,一缕黑芒闪电般从棺材底刺出,正刺入费传的胸膛。

    绝杀!

    这一击不论是角度还是速度,都堪称完美,就算没有被引开注意力,费传也未必能躲得过,更何况他已落入陷阱。

    费传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他的手距离战枪不足一寸,胳膊却已无力的垂了下去,接着棺材猛地炸开了,一条婀娜的身形从迸射的碎屑中穿出,笔直扑向那目瞪口呆的护卫,看都没看费传一眼,似乎已把费传当成了死人。

    费传慢慢低下头,看到胸口血肉模糊的伤口,伤口呈现出恶心的焦黑色,连喷涌出的血也被染黑了。

    “你……”费传使出全力才勉强探出手,摇摇指向黑袍少年:“你你……”

    “我警告过你了。”叶信悠悠说道:“我偶尔也会做些别的事,譬如说,赚两万金币加上十颗成品灵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