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章 尔虞我诈 下

第三章 尔虞我诈 下

费传慢慢倒了下去,他的双眼依然瞪得极大,用‘死不瞑目’这个词,应该可以完整的阐释他心中的不甘,到了最后他才反应过来,黑袍接他的任务只是幌子,暗地里早就接下了毒寡妇的任务!

    费传刚刚倒下,又一道黑芒从那女子的身后飚出,在这一瞬间,围绕在那女子周围的淡淡烟气凝成了一只怪兽的图案,很像是一只蝎子。

    费传的护卫已就眼前的巨变吓得魂飞魄散,何况他的实力与毒寡妇相比有着不小的差距,其实毒寡妇本没有必要动用自己的本命技,但她不想拖延时间,此地与虎口无异,谁也不敢保证费奇临行前有没有留下别的布置。

    房间内变得安静了,叶信已把指尖上沾染的毒素都刮得干干净净,他扔掉小刀,站起身,淡淡说道:“回见。”说完,他转身缓步向外走去。

    “等一下。”那女子轻启樱唇,她的笑容很绚烂、很美,双瞳中不乏感激之色,只可惜,叶信背对着她,感受不到她的温暖与美艳。

    “你还有事?”叶信停下身形。

    “黑袍,多谢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解决了费传这个心腹大患。”那女子顿了顿,似乎在思考什么,随后又道:“别的不说了,这一次我欠你一份大人情,欣欣没齿难忘,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绝不会推脱!”

    “好。”叶信说道。

    那女子向前走了几步,伸出自己的手,她的笑容更温暖了:“合作愉快!”

    叶信一直低垂的头慢慢仰起,他的脸颊暴露在灯火中,嘴角轻轻一撇,好似在为什么而感到不屑,随后转过身,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就在这刹那之间,又一道黑芒从那女子身后掠起,如闪电般刺向黑袍少年的咽喉,只不过,在黑芒刚刚显现的同时,黑袍少年已俯下身,接着拦腰抱向对面的女子,身体如炮弹般向前射去。

    那女子出手速度极快,而叶信肯定是预先有了准备,否则等看到黑芒向自己刺来,再行闪避就晚了。饶是如此,黑芒依然洞穿了他的斗篷,斗篷被撕开一个大口,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脸,终于完全暴露出来了。

    那女子万没想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会落空,封魂刺是她的本命技,威力极大,不要说与她进境相当的武士,就算比她高出几个等级的,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也难逃她的暗袭,所以,她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只不过,此刻已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了,叶信已撞上她的身体,去势不竭,带着她一起向后飞去,紧接着便重重撞在柱子上。

    轰……那女子的后脑在柱子上撞出一块凹坑,石屑迸飞,她被撞得眼前冒出片片金星,体内元力也变得散乱,无法发起反击。

    叶信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他的拳头抡起,裹挟着沉闷的呼啸声,正轰击在那女子胸脯正中。

    轰……透体而过的拳劲在柱子上留下了无数道裂痕,恍若下一刻就会坍塌,诡异的是,承受了大部分拳劲的女子却没有什么事,只是身体深深镶嵌进柱子里。

    叶信愣住了,脸上露出错愕之色,他对自己的拳头极有信心,就算是古森林中的猛虎,挨了他一拳,也要被打的筋断骨折,而眼前的女子,身体突然变得象铁块一般,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有足够的经验做出判断,这一拳没有任何效果。

    那女子双瞳中充满厉色,象她这种进境的武士,能修炼出一种本命技,已经算是奇才了,而她拥有两种本命技!

    一种是封魂刺,一种是本命蝎甲,封魂刺的威力能让她战胜进境高过她的武士,本命蝎甲拥有极为强横的防御力,远远超过寻常的霸体技。

    寻常的霸体技只不过能让自己变得更抗打了,而本命蝎甲却是真正的刀枪不入,但,本命蝎甲也有致命弱点,就是不能被破体,寻常的霸体技挨上几刀几枪,防御力并不会大幅减弱,本命蝎甲一旦被破体,防御能力便会烟消云散。

    世上不可能有完美的武技,她的本命蝎甲已足以让无数武士为之惊叹了。

    不过,本命蝎甲只能防御外在的攻击,而黑袍少年的拳劲拥有一种奇特的穿透力,虽然没有受伤,但体内的脏腑受到挤压,让她感受到阵阵剧痛,也由此,让她变得愈发震怒了。

    叶信手中突然多出一柄小刀,接着猛地刺向那女子的小腹,随后发出金铁交鸣的脆响,刀尖竟然折断了,反而在黑袍少年的手背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那女子露出狞笑,散乱的元力已开始趋于稳定,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她就能完全恢复战力。

    叶信抛掉折断的小刀,右手五指并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那女子的咽喉,指尖划破空气,竟然发出了尖啸声。

    这一记指刀的去势比战刀更为凶猛霸道,噗地一声,叶信的四根手指深深陷入到那女子的喉咙中,可惜依然没办法摧毁本命蝎甲的防御,足以洞金裂石的穿透力,却连那女子的一层皮都没能划开。

    那女子痛得几乎要流泪了,眼前发黑,因喉部受到剧烈挤压,一根香舌不由自主的探出在嘴外。

    黑袍少年突然伸出左手,掌心由下往上,重重推在那女子的下颌处,轰……那女子的脑袋蓦然仰起,后脑再一次撞击在已接近崩塌的柱子上,这不算什么,被动合紧的牙关就像两排利刃,瞬间便把她吐在嘴外的香舌斩断,一道血箭喷涌而出,半截香舌翻滚着飞向空中。

    下一刻,叶信探手一招,费传身边的战枪随之飞起,落在叶信身前,接着叶信单手举起战枪,刺向那女子的脸。

    那女子的元力再一次变得散乱了,她只能绝望的看着战枪逼近。

    错了……真的错了……在洽谈合作时,她曾经用一种极为隐晦的方法探知了黑袍的实力,所以才会定下这个计划,杀死费传,嫁祸给黑袍,可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她的预料。

    眼前这个面容略显稚嫩的少年,竟然象一个喋血沙场千百年的老怪物一样,不但拥有令人发指的狡诈,早洞穿了她的杀机,应变能力、判断能力等等也达到了一种堪称恐怖的高度,电光石火间便猜出本命蝎甲的致命弱点,最后用匪夷所思的方式破了她的霸体。

    这一战,她输得心服口服,只是心中充满悔意,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算计面前这个少年。

    嘭……枪尖刺入那女子的面门,又从后脑穿出,接着透过柱子,本已千疮百孔的柱子再承受不住巨力撞击,轰然倒塌。

    只是,那女子的尸体并没有倒下,因为叶信的手并没有松开战枪,精钢制成的战枪连同毒寡妇的尸体就像画的一般凝固在空气中。

    良久,叶信轻叹一口气:“何必呢……何苦呢……”

    “快一些,不要让元力消散!”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了,只是在这个房间中,还能站着的只有叶信一人,那声音出现得太诡异了。

    叶信靠近毒寡妇的尸体,随后张开嘴,吐出一口烟气。

    烟气渗入到毒寡妇的尸体中,慢慢的,毒寡妇的肌肉开始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状,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又长吸一口气,渗入到毒寡妇身体中的烟气被抽离出来。

    突然,叶信露出痛苦之色,双手不由自主捂住自己的胸口,毒寡妇的尸体连同战枪失去支点,跌落在地面上,而叶信摇摇晃晃向后退出了七、八步,才勉强重新站稳。

    “成了!成了!”那苍老的声音显得极为兴奋:“试过这么多次,终于成功了!”

    叶信无暇回答,他俯下身盘坐在血泊中,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足足过了近半个小时,才慢慢张开双眼。

    “你的胆子真不小,敢在这个地方修炼,如果龙口堂的武士闯进来,你就算有一百条命,也要交代在这里!”那苍老的声音喝道。

    “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叶信笑道。

    “你……你已经开始运转元力了,那个时候提醒你,只会让你走火入魔!”那苍老的声音更加不悦了:“你自己有脑子,怎么不多想一想?!”

    “就因为我想过了,我才敢在这里修炼。”叶信说道:“费传是绝不会让人发现毒寡妇的,他肯定早就传下了命令,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龙口堂的武士都不可以闯进来。”

    “你怎么敢这么肯定?”那苍老的声音说道。

    “很简单。”叶信笑了笑:“费传发布的任务一直挂在那里,并没有被取消,而龙口堂那几个知道是我接了任务的武士,都莫名其妙失踪了,明显费传在为后事做准备,澄清自己的嫌疑,所以我早有了防备,呵呵……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仅仅是因为这个,你就敢这般肆无忌惮?”那苍老的声音又道。

    “还不够?”黑袍少年反问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