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八章 困龙将起

第八章 困龙将起

“不能浪费啊,铜钱草我只找到了两棵,这已经用掉一棵了。”山炮叫道,随后他的视线落在叶信的大腿上,伸出左手,指尖一捻,便把伤口周围的布撕裂了,接着便把右手中的草药拍了上去。

    尼玛……叶信强行压制下要把山炮一拳轰飞的念头,毕竟山炮是好心,他不能做得太过了。

    “脸上的伤你自己搞定吧。”山炮把袋子扔给叶信,他依然无法理解叶信为什么排斥他亲手制成的药饼。

    叶信对草药的效用也同样了解,捡起一块巴掌大的鹅卵石,把一棵棵草药铺在鹅卵石上,又用另一块鹅卵石磨动,很快就把草药磨成了草泥。

    “你这么搞真费劲。”山炮对叶信的方式不屑一顾。

    叶信没理会山炮,把磨好的草泥敷在脸颊的创口上。

    “对了,黑袍,你到天缘城多久了?”山炮又问道。

    “差不多两年了。”叶信说道。

    “那你不如我。”山炮显得很得意:“我在这里有二十多年了,光着屁股的时候就到处乱跑,偌大个古森林和湿地,像我自己的家一样,对一切都了如指掌,这里的凶兽,就算是那些大家伙,我也都和它们打过交道。”

    “呵呵……”叶信发出干笑声。

    “怎么?你不信?”山炮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莫非你还见过灵狲?”叶信问道,他这就是在抬杠了,灵狲是古森林中处于生物链最顶端的凶兽,来去无踪、力大无穷,通体刀枪不破,就算是顶级先天武士的杀招,也难以伤害到灵狲的本体,灵狲在这里属于无敌的存在。

    传说中灵狲嗜好吸取其他生命的脑浆,自然也包括闯入古森林的猎人和武士,可以说,真正见过灵狲的人都死了。

    “灵狲……”山炮说不出话来,神色变得恍惚。

    叶信也没有继续追问,他只是反感山炮胡乱吹牛而已,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你还别说,我真见过。”山炮一字一句的说道。

    “哦?”叶信讶然:“当真?”

    “我没必要说谎的。”山炮叹道:“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我曾经在一个猛虎穴中看到过灵狲,整整有七、八只剑齿猛虎啊,居然一动不动,任由灵狲慢慢用指尖划开它们的脑盖,而且它们看起来好像很享受,这种场面……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你确定那是灵狲?”叶信对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凶兽还是很好奇的。

    “绝对不会错,换成别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剑齿猛虎任由宰割?”山炮顿了顿:“根据我的经验,只有一种办法可以用来对付灵狲。”

    “说来听听。”叶信正色道,常年在湿地和古森林中打转,那几种处于生物链最顶端的强大凶兽,就是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掉下来。

    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仔细琢磨山炮得到的经验,如果以后不幸遇到灵狲时,或许能给他带来一线生机。

    “遇到灵狲跑是没有用的,灵狲速度快如闪电,跑肯定跑不赢,和它斗也不行,它的肌肉坚硬赛过钢铁,刀剑难伤,而它轻轻一爪子,却可以轻松的在你身上掏出一个洞。”山炮咳嗽了一声:“所以,你必须要鼓起所有的勇气,直视着它,绝对不能退缩,眼睛千万不要眨动,哪怕眼睛酸得开始流泪,也要忍住!”

    “这样就可以把灵狲吓退?”叶信说道:“你就是用这种方法保全性命的?”

    在这刹那之间,叶信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一条条灵狲的心理运行轨迹,没办法,这是他的老本行,作为通晓人格心理学、认知心理学的一流谈判专家,处理信息时总会试图找出心理和行为之间的逻辑。

    叶信很佩服山炮,居然能想到这种办法,打不过也逃不掉,直面灵狲或许真的是唯一确实可行的选择。

    “不,这样死得比较有尊严。”山炮大大咧咧的说道:“至于我么……估计是灵狲吃饱了,压根懒得理我,所以才任由我逃掉的。”

    叶信的神色变得僵硬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山炮看着叶信:“怎么感觉……你很想揍我一顿?”

    良久,叶信才慢慢转开视线,轻叹一声:“不是一般的想。”

    “别生气,开个玩笑么。”山炮笑嘻嘻的说道,随后他起身走到那中年人的尸体旁,翻找了片刻,拽出一个小布袋,接着把小布袋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

    小布袋里有几十枚金币,还有两颗红色的小晶块,叶信的眼睛眨了眨,他认得那东西,是元石。

    这片大陆有两种等价交换物,一种是钱币,一种就是元石,对寻常人来说,钱币是生活的主宰,拥有的越多生活自然越幸福,但对进境突破先天境的武士们而言,钱币的购买力会大幅降低,因为很多辅助修行的珍宝是万金不换的,必须用元石来交易。

    “要不是为了这颗元石,老子早就把你们抛掉不管了!”山炮用力在那中年人的尸体上踢了一脚,显然是余恨未消。

    “你们好像在那边吃了亏?”叶信问道。

    “何止是吃了亏,是差点回不来。”山炮一边说一边转过身,接着把另一颗元石扔给了叶信:“一人一颗。”

    叶信探手抓住元石,放在掌心中端详片刻,又问道:“你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凶兽?”

    “别提了。”山炮叹道:“最开始他们找上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是想猎杀凶兽,这事情我拿手,只要他们小心配合我,除了那几个怪物,别的凶兽我都有机会放倒,谁知道他们要对付的根本不是凶兽,是人!吗的……老子又不是下三滥的杀手,居然想让老子去帮他们杀人!”

    “……”叶信又一次说不出话来了,在天缘城里他接的任务都是对付人的,至于凶兽,只是他闲暇时的娱乐活动而已,看得出来,山炮并不是针对他,但这躺枪挨得有些冤枉。

    这时山炮也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叶信,随后干笑两声:“黑袍,你别多心,我可没有说你。”

    “别解释了,你越解释我想得越多。”叶信无奈的说道:“他们要对付的是谁?”

    “好像是大卫国九鼎城宗家的人。”山炮说道。

    “宗家?没听说过,很厉害?”叶信说道。

    “我也没听说过,至于厉害不厉害……我就不清楚了,也没见到人。”山炮回道。

    “你们不是吃了亏么?怎么会没见到人?”叶信感到有些奇怪。

    “打宗家主意的,可不止他们。”山炮说道:“黑虎杜义强,你应该知道吧?我们是和黑虎堂的人打了一场。”

    “哦……”叶信不想再问什么了,其实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多话的人,问了这么说,只是想从侧面对山炮多做一些了解,不过,当他视线落在手中的元石上时,又多了一个疑问:“宗家那边到底有什么?这几个家伙居然舍得用掉一颗元石来雇佣你?”

    “是化婴果。”山炮说道。

    “化婴果?不可能!”叶信悚然动容。

    “嘿嘿……我也知道,化婴果的元力波动是无法遮掩的,方圆几十里,都能嗅到化婴果散发出的香气,也能看到腾起的烟云,如果真的是化婴果,估计会惊动很多佣兵和猎人,宗家的人根本走不出去。”山炮笑嘻嘻的说道:“不过,宗家的人很有办法,他们搞来了一块绝壁冰晶,并且用绝壁冰晶制成了一个匣子,把化婴果装在了里面,这样……就算带着化婴果的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我们也感应不到什么。”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叶信皱眉问道,他的脸色有些发白。

    “自然是这几个蠢货了。”山炮说道:“宗家的绝壁冰晶就是从他们手里换的。”

    “如此说……其实元石也是宗家的了?”叶信说道。

    “没错。”山炮咧着嘴说道:“真他吗不讲道义,前面刚刚做了买卖,后面就想下黑手!”

    “他们没必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叶信说道。

    “如果是你,有人给你一颗元石,让你去做一件很容易就能做好的事,你信么?”山炮反问道。

    “不信。”叶信说道,元石是非常珍贵的,不止属于等价交换物,也是先天武士提升自己进境的必须品。

    “那你当我是傻子?”山炮说道:“当然要问个明明白白了。”

    叶信沉默了良久,突然抬手把手中的元石扔给了山炮。

    “你什么意思?”山炮接过元石,愕然看着叶信。

    “黑虎堂的人在哪?帮我找到他们。”叶信说道。

    “怎……怎么?”山炮上下打量着叶信:“莫非……你对那化婴果也有兴趣了?”

    “嗯。”叶信点了点头,他垂在身侧的手指非常轻微的抖动了几下,这是心情过于紧张的表现,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表情、声音,甚至是心跳频率,避免露出破绽,可对身体末梢神经的控制就减弱了,因为他承受的压力太过巨大。

    已经整整被困了两年,或许这是他最好的脱困机会!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