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十二章 动摇

第十二章 动摇

readx();    “你怎么油盐不进呢?”叶信心中气苦,他发现和山炮谈远比和杜义强谈困难得多:“难道你不想去九鼎城了?甘愿老死在这里?”
  
      “我又不是没长腿,可以自己去啊。”山炮得意洋洋的说道:“一会我就回天缘城,多接些任务,攒上一个月,然后去九鼎城享福!”
  
      “你傻啊?你以为九鼎城那些好地方是可以随便进的?”叶信冷笑道:“就凭你这身装束,刚进门就要被人打出去。”
  
      “谁敢打我?!”山炮怒道。
  
      “敢打你的人多了。”叶信说道:“九鼎城是讲规矩的地方,违反了规矩,自然有巡查抓你,打了巡查,会惊动都尉,都尉不行,上面有柱国,柱国也打不过你,自然有上柱国出面,你以为你是谁?”
  
      听到‘上柱国’几个字,山炮变得颓丧了,瞄了叶信一眼。
  
      “我是为了帮你,才让你去把她送回九鼎城。”叶信指了指那女子:“她可是宗家的人,宗家在九鼎城势力极大,你自己想,她受了伤,没有人帮助,根本走不出古森林,你千里迢迢把她送回九鼎城,是不是她的救命恩人?”
  
      山炮想了想,猛点了两下头。
  
      “那她是不是会感激你?”叶信说道:“而且,你总归拥有兵王境的实力,头脑又简单,容易拉拢,她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自然要……”
  
      “谁说老子头脑简单?”山炮又怒了:“老子是很腹黑的,那运筹什么什么之中、还有什么什么之外,说的就是老子!”
  
      “行行行,你厉害。”叶信说道:“你这么厉害,她是不是一定会拉拢你?你说你值不值得被人拉拢吧。”
  
      这问题当然不会犹豫了,山炮再次点头。
  
      “所以啊,她一定会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宗家跺跺脚,九鼎城也要晃几晃,到时候或许那些人会哭着喊着求你去吃喝呢。”叶信把金票递了过去:“拿着吧!”
  
      “你那阵不是说没听说过宗家么?”山炮道。
  
      “我……我刚才又想起来了。”叶信咧了咧嘴。
  
      “还有,是她要拉拢我,好像和你无关吧?”山炮突然露出奸笑:“送她倒是没问题,我把她带回九鼎城,她拉拢我,是我们的事,你的任务么……嘿嘿嘿,抱歉了,我还是不接。”
  
      叶信差点要笑得喷出来,他勉强控制住自己,随后收起金票:“行,你赢了。”
  
      “哈哈哈……”山炮放声大笑,看到叶信吃瘪,他感到非常高兴,而且,他感觉叶信的心计太多,拒绝叶信的任务,就是拒绝危险。
  
      那女子的神色变得格外复杂,她看出来了,这绝对不是演戏,演也不可能把一个混货演得这么像。
  
      “现在,该我们了。”叶信转向那女子:“以你的聪慧,应该能看出来了,他肯定会把你送回九鼎城的。”
  
      “他是他,你是你。”那女子缓缓说道:“我为什么要把化婴果交给你?”
  
      “我费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这颗化婴果,你拒绝,会变成一个根本打不开的死结,最后我恼羞成怒,可能要狠下心,把你和化婴果一起毁掉。”叶信叹道:“你认为值得么?这样,你先说说你为什么不想把化婴果交出来吧,凡事都好商量的。”
  
      “我知道你巧舌如簧,死得能说能活的,白的能说成黑的,但你绝对不可能让我放弃。”那女子说道:“由我护送化婴果,是家里给我的重任,如果没有完成任务,以往的荣光都会变成耻辱,如果这样,我宁愿死在这里。”
  
      “你是太骄傲了,而且从小到大走得太顺,所以没办法承受失败和挫折。”叶信顿了顿:“嗯……我可以从几个方面开导你。”
  
      “你说。”那女子冷笑道,她压根不信自己会被叶信说服。
  
      “你胸前挂着金龙勋佩,代表你是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勋佩边缘有四柄金剑,能带着这种勋佩的学生,整个龙腾讲武学院应该不会超过十个人,有时候还会更少,有五柄金剑的,好像自从龙腾讲武学院建立以来,只有一个人得到过,就是狼帅叶观海。”叶信说道:“你的前途无比远大,你的价值无比珍贵,如果我没算错的话,每十年一届的大选快到了,你甚至有机会直接步入宗门,而化婴果算得了什么,难道你认为像你这种天才只值得交换一颗化婴果?”
  
      那女子不说话了,只是她眼神已暴露出内心产生了波动。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你现在同意把化婴果交给我了,过几年你通过大选,进入宗门,成为合格的修士,然后你再回头看今天,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叶信说道:“一颗化婴果?你肯定为今天的愚蠢和固执而发笑的,也会庆幸,庆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我再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叶信续道:“一个美女,如果脸颊被划伤破了相,产生厌世的念头还算有情可原,只是一片指甲掉了,就整天寻死觅活,她是不是很傻?”
  
      “说得很好,你继续。”那女子冷笑道。
  
      “其实世间万事,都要评估成本的。”叶信并没有气馁:“如果为了大义和理想而付出牺牲,我不但能理解,还会赞成,我有很多朋友兄弟,就是为自己的大义牺牲的,你的大义和理想是什么?和这化婴果没什么关系吧?和你真正的价值相比,化婴果仅仅是那片无足轻重的指甲,掉了也就掉了。”
  
      “你还没有说动我。”那女子淡淡说道。
  
      “我知道你很骄傲,家里的长辈喜欢你、宠爱你,同辈敬佩你、拥戴你,其实你最害怕的,是看到他们的失望,这比杀了你更痛苦。”叶信说道:“可你怎么不想想,这次挫折对你而言,是天赐良机!”
  
      那女子再次露出冷笑,似乎在告诉叶信,说啊,我看你是怎么把挫折解释成幸运的!
  
      “你家里的长辈并不都是喜欢你的,呵呵,那些家族中勾心斗角的事情,多了去了,只因为大势已经形成,如果他们表现出讨厌你,就是与这种大势相对抗,那样他们必将遭受家族的排斥,所以他们不得不喜欢你。”叶信缓缓说道:“你家里的同辈也一样,你真以为没有人在暗处诅咒你、痛恨你么?有的!我告诉你,肯定有的,但因为赢得你的好感,会给他们带来很多益处,所以他们才会围绕在你身边。”
  
      那女子的表情变得僵硬了。
  
      “所以这次挫折对你来说是一块试金石,只要你愿意睁大自己的眼睛,仔细观察,你会明白,那些真正喜欢你的长辈绝不会因为一次失败放弃你,相反,他们会不遗余力的安慰你、鼓励你,继续宠爱你,而你的同伴也会象以前那样继续支持你、信任你、帮助你。”叶信的声音充满了感情:“当然,肯定会有一些牛鬼蛇神跳出来,他们以为击垮你的机会来了,可以放心大胆的诋毁你、污蔑你,甚至是抢夺你在家里拥有的资源,然后你会发现,原来……身边隐藏着这么多敌人啊!”
  
      那女子的脸色转得发白,握着匕首和小瓷瓶的手也有些不稳定了。
  
      叶信的开导分析是丝丝入扣的,隐藏的逻辑线极具诱惑力,他先是极力抬高对方的自我价值,这不会引起反弹,绝大多数人都会高看自己一眼,又反复贬低化婴果,这一样无可辩驳,因为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们来说,化婴果这东西确实不算什么,如此会让对方产生疑虑,值得为化婴果付出生命的代价么?
  
      接着叶信开始给对方剖析家族内部将要发生的变化,由此勾起对方一探究竟的念头。
  
      如果有可能的话,大概每个人都想弄清楚身边到底谁是真正对自己好,谁对自己隐藏着恶意。
  
      难得糊涂,通常都是饱经沧桑的老者们说的,心累了,实在是没有精力去探索,年轻,当然要弄个明明白白。
  
      “如果你认为,失去一颗化婴果,就能彻底毁了你的前途,让你一败涂地,再没有希望,或者你认为自己的价值只抵得上这点……也就随你吧。”叶信把声音放得很低很柔和,他无论如何也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连心理暗示催眠都用上了:“但,最后提醒你一句,值得么?”
  
      那女子闭上了双眼,她的眼皮在微微颤抖着,良久,她重新睁开眼,用一种看到鬼怪的表情盯着叶信:“你……真可怕……”
  
      她曾经以为,保护家族利益以及自己荣光的决心是坚不可摧的,但只过了短短时间,她的决心便从根本上被动摇了。
  
      她忍不住去想,值得么?如果有信心通过大选,加入宗门,成为修士,为了一颗化婴果牺牲是肯定不值得的。如果真象对方说得那样,家里并不会全部对她失望、从而放弃她,牺牲同样是不值得的。
  
      “我在说道理。”叶信的语气中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情怀:“天大地大,道理最大。”
  
      就在这时,一边的山炮低眉顺眼的凑了过来,他压根没有听,一直在转着自己的小心思,现在终于想通了。
  
      “黑袍,和你商量件事……”山炮低声道。
  
      “什么事?”叶信心中哀叹,这混货每到关键时刻就出来捣乱,他真想把山炮一拳轰飞。
  
      “刚才你说的任务……我想来想去还是接了吧,毕竟我们是朋友嘛,呵呵……呵呵呵……”山炮陪笑道:“把金票给我好了。”
  
      “滚一边去!”叶信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但此刻已无法控制自己了。
  
      “哎……你这是什么态度?”山炮叫道,其实他也明白自己理亏,叫的声音并不大。
  
      那女子突然笑出了声,她的笑颜清纯而又俏美,隐约间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甚至是涅槃重生的感觉,因为她莫名其妙的想通了,连这种混货都可以理直气壮的活着,她凭什么不能?这一次力不如人,输了也就输了,她有资质、有能力、有悟性、有资本,活下去她还有无限的机会,而死亡才是真正而又彻底的输。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