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十三章 生死之间

第十三章 生死之间

只不过,那女子的笑容再美好,也无法对叶信和山炮构成什么影响,山炮是完全不解风情的,而叶信在上一世已算历尽人间春色,美女见得多了。

    “那你送我两颗元晶吧,看你有那么多呢。”山炮还是不死心,一定要想办法让叶信付出点什么。

    元晶和元石是截然不同的,元石是天地元气自然凝结的产物,而元晶由各种凶兽的元魂凝聚而成,前者属于修行的必备品,后者主要用来催化武士淬炼出自己的本命技。

    譬如说天缘城的毒寡妇,她就是用四十余颗湿地真帝王蝎的元晶,淬炼出了自己的本命技,并且是两种,运气好得让人眼红。

    在通常情况下,一个武士想淬炼自己的本命技,至少需要一百颗相同种类的元晶,如果资质不行,就算用上三、五百颗,一样有可能失败,这种打击,足以让失败者一生都一蹶不振了。

    叶信没有理会山炮,谈判已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让山炮搅黄了。

    “怎么样?想好了吧?”叶信对那女子说道。

    “能不能把你的斗篷摘下来,让我看看你的脸。”那女子缓缓说道。

    “不行。”叶信摇头拒绝了。

    “真遗憾……”那女子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放下手中的匕首,还有那个小瓷瓶,接着便把绝壁冰晶制成的小匣子举了起来。

    “哎……你先别给他啊,我还没和他谈完呢!”山炮急忙叫道。

    “你如果不想死,就离我远一点!”叶信几乎是咬牙切齿了,随后探手接过那女子手中的小匣子,他的指尖已变得发白,终于要走上这一步么?!

    “我可以走了吧?”那女子吃力的站起身。

    “再见。”叶信点了点头,随后抱着小匣子快步向林中走去。

    山炮和那女子静静的看着叶信远去,最后消失在树林中,良久,山炮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走吧,我送你回九鼎城,嗯……对了,除了黑虎堂之外,还会不会有别的人打你们的主意?”

    “不知道。”那女子摇了摇头。

    这边,叶信已在树林中走出了很远,额头已渗出一片细小的汗珠,他一直在用超人的自控力控制自己,只是现在已到了极限。

    前方一棵沉香树跳入了叶信的眼帘,就是这里了,叶信放缓脚步,向着那棵沉香树走去,站定之后,略微顿了顿,接着慢慢装着化婴果的小匣子打开,一股浓郁的香气立即在周围弥散开。

    “您老还满意吧?”叶信低声说道。

    一缕黑色的烟气从叶信的眉心中飘出来,随后那苍老的声音响起:“你的气息好似有些不太稳定。”

    “可能是太过高兴了吧。”叶信露出笑容:“毕竟我证明自己不是废物了,或多或少可以帮到你的。”

    “难得你有这份心。”那苍老的声音说道,接着,烟气慢慢飘进小匣子内,围着化婴果盘旋着:“居然是上品化婴果……不错……就是这种滋味……可惜……杯水车薪啊……”

    化婴果布满鳞片的外皮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慢慢腐蚀着,露出里面青蓝色的果肉,而且果肉在不停萎缩,似乎里面蕴含的元力正被快速抽离出去。

    一滴汗珠从叶信的鼻尖滴落,随后叶信轻笑道:“能让你高兴就好。”

    下一刻,一幅令人无法置信的场景出现了,叶信突然伸出手,啪地一声,合上了匣子盖。

    那团烟气虽然被关在了匣子内,但还是有一条极细的黑线探到外面,黑线的另一端则连着叶信的眉心。

    吼……叶信突然发出无声的咆哮,他的脸色由红变白,接着转为铁青色,眼角似乎裂开了,还有鼻孔、耳朵,都有鲜血向外流淌。

    转瞬之间,叶信无声的咆哮戛然而止,随后张开嘴,吐出一口鲜血,而连接着他眉心和那团烟气的黑线终于砰地一声断开了。

    那团烟气这时才醒过神来,顾不上汲取化婴果的元气了,在匣子内拼命冲撞着。

    叶信的身体顺着沉香树一点点向下滑倒,他的元府已受了重创,无法忍耐的痛楚让他眼前冒出片片金星,连呼吸都不得不停顿了,但他努力坚持着,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晕厥,否则可能要前功尽弃!

    “叶信!你做什么?让我出来!让我出来!”那苍老的声音在怒吼着,同时更加拼命的撞击着匣子。

    “您老就不要白费力气了。”叶信吃力的说道,随后他掏出一柄小刀,侧身在沉香树的树干上划动起来,很快便划出十几道刀痕,刀痕中分泌出了乳白色的液体:“这匣子是用绝壁冰晶制成的,可以屏蔽所有的元力波动,对您老而言,是一间天然的囚笼啊!”

    “你疯了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那老者停止了撞击匣子的举动。

    “你想做什么,我知道,你却认为我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你知道,可你想装作不知道。”元府散发出的痛楚在逐渐减弱,叶信已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力,他一边回答一边用刀尖抹起树胶,小心的涂在匣子盖周围,彻底把所有的缝隙封死,虽然心里知道这只小匣子的制作工艺达到了大师级水平,否则不可能完全屏蔽化婴果散发出的波动,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两年多了,我一直尽己所能的指点你、教导你,你居然这般待我?叶信!你狼心狗肺!!!”那老者再次发出怒吼声。

    “不管是谁,都没办法百分之百的隐藏自己,你的想法、你的目标都会通过情绪的变化乃至语言,留下蛛丝马迹,当然,平常人找不出来其中的逻辑,但对专业人士来说,这些是无从遁形的。”叶信露出微笑:“我就是专业的,除了神经科学外,我几乎在心理学的每一个子领域都有所涉猎,何况我们朝夕相处了两年,你留下的破绽太多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那老者突然冷静下来了。

    “这个时候你还想蒙混过关么?好,就让我一点点剥去你的伪装。”叶信的笑容越来越愉悦:“这样我也能多享受享受胜利的滋味,说实话,这一次我赢得很艰险,和以往的对手不一样,你藏身在我的元府内,随时都可能夺走我的性命,虽然我经过一次次试探,你好像没办法洞悉我的想法,但我一直怀疑你是在装傻充愣,所以只能极力控制自己的思维,几乎每时每刻我都想干掉你,但又必须压制自己的冲动,立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两年了啊……你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么?”

    那老者没有回应,飘荡的烟气隐隐凝成了一张脸。

    “你所告诉我的,有很多地方都有逻辑矛盾,譬如说吧,你刚刚进入我元府的时候,告诉我,你的力量已衰败到了极点,一定要尽快把一身所学都传承给我,如果我死了,你也一样会死。但……我很奇怪,你对湿地和古森林都很了解,也知道周围九大公国多年来的纠葛,不管谈起什么,你都能谈得头头是道,而且确实有道理、有见地。”叶信露出充满讥讽的笑意:“你说你没办法离开我,因为你不能独自存活,离开我你就会彻底逸散,但这些信息你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呢?我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你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然后寄居到一个又一个肉身内,一个又一个……而我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我死了,对你没什么影响,去找下一个就好。”

    “我这样说,只是想给你信心!”那老者缓缓说道。

    “不,你这样说,是企图在我的心理层面构筑一条概念,或者是一条逻辑,我们是同生共死的,然后获得我全面信任。”叶信摇头道:“在通常情况下,一个生命希望另一个生命无条件的信任自己,总会藏着某些秘密,坦白说吧,从第一天开始,当你企图构筑这样的概念之后,我根本没信任过你,一丁点都没有。”

    “你太多疑了……”那老者的语气显得很伤感:“难道仅仅因为这个,你就要用这种恶毒的手段对付我?!”

    “我试探过你很多次了,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叶信笑道:“一个又一个迹象表明,你是死不了的,不过,如果想继续修炼,那么必须重新得到一具完美的肉体,你迟迟没有对我下手,是因为我的进境尚没有突破修士的壁障,元府无法完全容纳你的力量,所以你在耐心的等。至于你以前藏身的那些肉体,不是资质太差,没办法提升自己的进境,就是在冲突中死掉了,然后你一直在换,直到两年前,你发现了我,那时我正好身负重创,神智不清,给了你一个机会!”

    “荒诞……太荒诞了……”那老者喃喃的说道。

    “一点都不荒诞,你以为我怎么会受伤?”叶信指了指脸颊上的伤口:“我脸上的伤并没什么,腿上的伤却差一点碰到骨头,你呢……一点没在意我的腿,只盯着我的脸。”

    “这又能证明什么?”那老者说道:“我明白你的腿伤并不重,而且你的体质非常特殊,用不了几天就能痊愈。”

    “那你为什么要为我脸上的伤而发雷霆之怒呢?当时你差不多骂了我半个小时啊。”叶信笑道:“受伤的人是我,连我都没当一回事,你……是不是显得过于激动了?!”

    “我发火是因为你太大意……”那老者说道。

    “算了吧。”叶信打断了那老者的话:“你对我的资质是非常非常满意的,其次就是喜欢这张脸了,我没说错吧?钟正南?!”叶信把最后‘钟正南’几个字咬得很重。

    “仅仅是因为这些?你就对我下此毒手?!”那老者说道。

    “当然不止。”叶信顿了顿,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随后他压低了声音:“再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吧,其实……我和你属于同样的生命,嗯……用你们的术语来说,我也是夺舍重生的……”

    “什么?你说什么?!”前面的交谈,那老者还能沉着应对,此刻叶信突然吐露出的秘密,让那老者感到非常震惊。

    “而且,我们还是从一个地方来的,老乡啊……”叶信的表情越来越复杂了:“四年前,我占据了这具身体,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让这具身体残留的执念不再和我作对,过了两年,你突然挤进来了,然后告诉我,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哈哈哈……难道你不觉得太滑稽了么?”

    “不可能……不可能……”那老者心智已乱,他拒绝相信这个信息。

    “钟馗钟正南,唐武德年,陕西终南山人,赴京城应试,却因相貌丑陋而落选,愤而撞死殿阶,死后化为厉鬼,又专以噬鬼为生。”叶信的声音变得冷漠了:“我曾经以为不过是民间杜撰的鬼故事,没想到真有你这号东西,呵呵,这段故事至少能证实几个推断,第一,你的神能是从何而来的,能噬鬼,汲取鬼气,自然也能从元魂中夺取元力,第二,你为什么会这么重视一张脸,嗯……你是因丑而死的啊,肯定希望能弥补上一世的遗憾,哥哥我这张脸确实很漂亮,你当然要珍惜了,第三……”

    “闭嘴!”那老者突然发出怒吼声,烟气也猛地炸开:“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叶信面带冷笑,静静的看着匣子内如开水般沸腾的烟气。

    那图烟气挣扎了良久,终于知道根本不可能挣脱绝壁冰晶形成的壁障,恢复了平静。

    “钟馗,其实我也不想害你,两年来不停的试探,也仅仅是想证明,我真的能和你共存,可惜,你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叶信伸手再次指向脸上的伤痕:“你会因我一时大意受伤而变得那么激动,甚至是痛心疾首,只证明一件事,你早已把这具肉身当成你自己的了,所以见不得如此完美的东西受到损伤!也就是说,我和你的意识,必须要消失一个,这具肉身,不可能拥有两个主人。更何况,我刚刚下定决心要行险一搏,就知道宗家用绝壁冰晶制成了匣子,天意啊……如果连这种机会也抓不住,那我就是傻子了。”

    “叶信,你这无耻小人!”那老者突然发出充满悲愤的吼声:“两年来我一直苦心栽培你,从无保留,你却这般毒害我,你丧心病狂……”

    “有道理就讲道理,占据道德的制高点,这对我来说是不起作用的。”叶信说道,接着反手亮出小刀,从上往下,在沉香树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刀口。

    接着,叶信把小匣子放在树下,一滴滴树胶从沉香树的伤口上滴落,落在小匣子的顶盖上。

    “你又想做什么?”那老者喝道,下一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满腔的悲愤全然转化成欣喜若狂:“叶信啊叶信,你是杀不死我的!这绝壁冰晶虽然能禁锢我,但也能让我元力的损耗降到最低!叶信,你等着,我会出去的!哈哈哈……到那时候,我绝不会饶你,绝不!!!”

    叶信没有说话,只是用小刀慢慢涂抹着树胶,整个小匣子变成了白色,那团烟气已被遮掩在里面。

    “我要把你撕成碎片!不止是你,连叶家也要灰飞烟灭!哈哈哈……”那老者的声音已接近癫狂了。

    “本来不忍再伤你心的,可你骂得这么畅快,我总该小小的回报你一下。”叶信微笑道:“我的资质是非常罕见的吧?”

    那老者的叫骂声突然停顿了。

    “那你以为,我会用多长时间,达到先天武士巅峰,然后突破瓶颈,晋升为修士呢?”叶信慢条斯理的说道:“没错,我现在杀不死你,可十年之后又怎么样?十年之后不行,我可以再等三十年、或者五十年,你能做什么?钟馗啊钟馗,慢慢在这里等着我……我会回来的。沉香树的树胶可以有效的遮掩所有气息,你放心好了,在我回来之前,不会有任何人或者是任何凶兽打扰到你。”

    叶信沉默了片刻,突然一笑:“有些奇怪,我本以为,你会用你的能力来蛊惑我、引导我,可你好像忘记了,其实这是唯一一个让我心痛的地方,失去了你,我就失去了神能。既然如此……是不是你的潜意识认为根本没办法利用这点来打击我?所以忽略了?!也就是说,你改造我的元府整整改造了两年,神能印记已经铭刻在我的元府中,就算没有你,以后我也有可能汲取他人的元魂?对吧?”

    那老者沉底陷入了死寂,或许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自己碰上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妖孽!你说了、你做了,见微知著的叶信可以从中剖析出有价值的信息,不说、不做,叶信依然能从各种角度做出综合判断。

    叶信把白色的小匣子放在地上,随后扯过腰后的布袋,把那小紫貂倒了出来:“小伙子,该干活了,给我在这里挖个洞,挖得越深越好。”

    小紫貂抬起前爪,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叶信,眼神显得很懵懂,好像在说:虾米?

    “少给我装傻。”叶信一巴掌拍在紫貂的脑袋上,他用的力气不小,紫貂的半个头都砸入泥土中:“天黑之前挖不到五米深,我就烤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