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十五章 叶家

第十五章 叶家

前方就是九鼎城了,距离尚在千余米开外,便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九鼎城的城门口竖立着一个巨大的炉子状的东西,那正是大卫国铁家的家传之宝:天地九鼎。

    有关天地九鼎的信息出现在叶信的脑海中,天地九鼎分为一口母鼎、八口子鼎,子鼎坐落在九鼎城的八个出口,母鼎坐落在王城正中,子鼎可以凝聚天地元力,而母鼎可以汲取人气,把元力与人气融合,最后能得到一种奇特的元石。

    元石共分三级九品,叶信交给山炮的元石,是根本入不得品阶的,尽管如此,那依然能成为让武士无法拒绝的诱惑,而天地九鼎凝结出的元石,至少可以进中级之列。

    天地九鼎是铁家得以掌控大卫国的根本,所以防御极为森严,通常都会有柱国级武士镇守。

    叶信慢慢放下车帘,他的双瞳中闪烁着精光,以他的阅历,也难以抑制的生出了觊觎之念,但这种事情急不得,铁家每年都会把近七成的元石上交给青元宗,由此得到了青元宗的承认与保护,否则单单以铁家的实力,是没办法护住这至宝的。

    商队缓缓前行,在距离巨鼎数百米开外的地方绕了过去,进入九鼎城的城门。

    时间不长,车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老者笑眯眯的探进头,对着叶信说道:“叶少爷,到地方了,您是要去龙腾讲武学院还是……”

    叶信是以龙腾讲武学院学生的名义混入了商队,如果是寻常武士要搭便车,商队不会轻易应允,谁敢保证不是盗匪安插的内应?但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而且叶信稚气未脱,相貌又英俊阳光、仪表堂堂,充满正气,让商队所有人都看走了眼。

    叶信看了看外面,随后也露出笑容:“不去学院了,到这里就好,蔡老,路上承蒙您照顾了,以后有机会我请您喝酒。”

    “叶少爷说哪里话,应该是老朽请您喝酒才是。”那老者急忙回道。

    龙腾讲武学院可不是寻常人能进去的,几百年来能人辈出,远的不说,近些年来叱咤风云的天狼军统帅叶观海,铁旗魏卷,都出身龙腾讲武学院,叶信如此年轻,前途不可限量,自然要先结下善缘,这正是商队一路上始终对叶信小心逢迎的原因。

    “回头见。”叶信对那老者点了点头,随后沿着长街缓缓向前走去。

    九鼎城是方圆数千里之内的第一大城,人口超过百万,几个公国的首都,也远远被九鼎城比了下去,因为居民越多,母鼎汲取的人气便越浓厚,所以铁家一直努力增加人口,经过无数年的经营,才让九鼎城有了今日的气象。

    十几分钟之后,叶信的脚步停下了,慢慢皱起眉,他的元府出现了震荡。

    以前那个叶信的执念依然没有消失。

    前方有一座府邸,朱红色大门足有四米余高,显得很有气派,证明府邸的主人非富即贵,但周围不见人影,连负责守卫的家丁都没有,门可罗雀,台阶上满是落叶,让人不由产生一种衰败的感觉。

    “叶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么……”叶信叹了口气,随后又在脑海中说道:“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一定!”

    元府中的动荡消失了,叶信走上台阶,推开了大门。

    前院中依然没有人,直到叶信将要接近前堂,才有两个步履蹒跚的老家人走出来,一眼看到叶信,他们都变得呆若木鸡,双眼瞪得圆滚滚的,恍若看到了鬼一般,接着同时转过身向后冲去。

    “这是欢迎我呢还是讨厌我呢……”叶信咧了咧嘴,以前那个叶信确实做过很多坏事,蛮横霸道,极不讨人喜欢,如果叶信不是叶观海的嫡子,恐怕早就被人搞死了。

    叶信刚刚穿过前堂,便看到一群人迎面冲来,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相貌娇美的妇人,她穿着天蓝色绒裙,裙摆及地,走路都有些不方便,现在勉强迈步奔跑,身形有些踉踉跄跄,数次差点踩到自己的裙摆而摔倒。

    叶信的眼眶突然变得湿润了,那妇人是叶信二叔叶随风的妻子、邓巧莹,其实现在的叶信对叶家的人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这样,是受到了记忆还有执念的影响。

    叶信的父亲叶观海忙于军务,母亲谭心慧是落霞山的外门弟子,全部精力用在修行上,偶尔才会回家,叶信从小到大都是由邓巧莹照顾的,而且叶观海和谭心慧每次回来,都会有人上门告状,听到叶信如此丢叶家的脸面,叶观海和谭心慧万分恼火,总采用厉声呵斥甚至是揍的方式教训叶信,反而让叶信的逆反心理更强。

    邓巧莹对叶信却是宠爱有加的,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刚刚夺舍的时候,叶信还做出过一种判断,邓巧莹有可能故意为之,用溺爱的方法毁了叶信,可后来了解的信息推翻了这个判断。

    叶观海对邓家有活命之恩,邓巧莹本就是为了报恩才嫁给泛泛无奇的叶随风,叶信是叶观海唯一的孩子,邓巧莹自然把对叶观海的感激转移到了叶信身上,可以说,她对叶信的宠爱是毫无保留的,而且谭心慧常年在落霞山修行,不见人影,那么在孩童期的叶信心目中,几乎已把邓巧莹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慈母多败儿,此言不虚。

    只是,叶信毕竟对邓巧莹没有太深的感情,正在酝酿应该显露什么的神态才合适,突然看到从邓巧莹眼角滴落的泪水,他心中突然一热,张口叫道:“婶娘……”

    下一刻,邓巧莹已扑到近前,张开双臂一把搂住了叶信,悲声叫道:“信儿……”话音刚落,便不受控制的放声大哭起来。

    叶信推开不是,抱住邓巧莹也不是,只得连声说道:“婶娘……婶娘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么……”

    只是邓巧莹的哭声反而愈大了,邓家家道中落,叶观海和谭心慧又一起遇害,叶随风因出战不力,被打入天牢,这个家只剩下她一个人苦苦支撑,其中有万分苦楚,却无法和别人诉说,现在叶信的回归,让她心中悲喜交集,虽然以前的叶信为人行事很荒唐,但总归是能顶门户的男子,何况叶信已长大成人,相貌气质和当初意气风发的叶观海至少有七、八分相似,让她想起了过往岁月。

    叶信束手无策,不管遇到什么,他总能保持深度理性,对同样理性的生命也有足够办法去应对,但女人一直是他的天敌,因为他所掌握的种种科学手段经常失效,尤其是在牵扯到感情的时候,更会一败涂地。

    这是,一个年纪在十六、七左右的少女冲了过来,眉眼如画,有一股纯净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张开嘴欲言又止,最后挤出了一个字:“哥……”

    “小玲儿?居然都长这么大了?!”叶信微笑着说道。

    来人正是叶信的堂妹叶玲,比叶信小两岁,当初叶信被押送进天罪营的时候,叶玲才刚刚十二,四年不见,一个黄毛丫头已蜕变成一个楚楚动人的少女。

    叶玲眼波流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最后走上来轻轻拉住邓巧莹的手,低声道:“妈,别哭了,哥回来了总归是好事,这么多人看着呢……”

    邓巧莹这时候才意识到周围有不少家丁,她勉强镇定情绪,向后退了一步,抹去泪水,又笑了笑,对叶信说道:“信儿,别笑话你婶娘,我实在是……实在是太高兴了!”

    叶信还来不及回答,邓巧莹又接连问出了很多问题:“你从什么地方来?走了多久?累了吗?有没有吃饭?”

    “妈!”叶玲微微叹了口气:“这些都是小事,哥现在已经回来了,是不是应该去宫里……”

    “对对……这是正事!”邓巧莹的神色变得凝重了,她的视线一转,落在两个鹤立鸡群的护卫身上,叶家的家丁年纪普遍偏大,只有那两个护卫非常年轻:“薛白骑、郝飞,你们两个出来,我介绍一下,这就是信儿。”

    那两个护卫走了出来,微微向叶信弯了弯腰,不咸不淡的说道:“见过少爷。”

    “以后家里的事情不用你们管了,就跟在信儿身边,护卫他的安全。”邓巧莹说道,接着又看向叶信:“信儿,长话短说,大哥已经不在了,叶家也不同以往,你给我老实一点!不要自己出去走动!还有,大哥以前对白骑和郝飞有恩,所以他们才会愿意来为叶家出力,这两年也多亏有他们护持,否则我们叶家不知道要多遭多少欺负!你不能再犯以前的脾气了,对他们两个尊重一些,把他们视作兄长,懂不懂?!”说到最后,邓巧莹已经是声色俱厉了,因为她非常担心,薛白骑和郝飞已经算是叶家最后的班底了,万一叶信又犯了以前的坏脾气,把人气走,以后的日子再不可想象。

    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邓巧莹这般厉声呵斥,叶信的神态有些发蔫,咧嘴道:“知道了,婶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