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十七章 布局

第十七章 布局

薛白骑和郝飞交换了一下眼色,叶信就是有这种本领,每当处在绝境之中时,总从各个角度做出分析、判断,拨开重重迷雾,让大家看到一条路,一条清晰的出路。

    几个月前,叶信曾经让人带来了一条口信,他有可能返回九鼎城,又让薛白骑和郝飞用隐秘方法把信息转达给婶娘邓巧莹,使得叶家做一些心理上的准备。

    叶信前脚刚刚进门,邓巧莹就要赶到宫里去,显然已经计划一段时间了,虽然有些没必要,叶信拥有足够的自保之力,但这么做肯定是正确的,叶玲所说的都很有道理。

    只不过,薛白骑和郝飞一直提心吊胆的,在他们看来,叶信返回九鼎城无异于自投罗网,但听完叶信的分析,他们都大大松了一口气,确实如此,铁心圣身为国主,又怎么能与叶信一般见识?至少在短时间内,叶信不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么,第一,我必须做一个废物,第二,我会一直得过且过的混日子,第三,我绝对不能低调,如果我的性格与之前的叶信有一丁点反差,就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叶信说道:“毕竟我这几年去哪里了,做过些什么,从没有人知道,发现我的变化,再经过他们想象力的渲染,那我就要成众矢之的了。”

    “就算他们的想象力再丰富,恐怕也不会想到大人你就是天罪杀神吧?”薛白骑苦笑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叶信说道。

    “大人,也就是说,我们这一段日子会过得很安生了?”郝飞说道,他似乎有些遗憾。

    “这个……就不好说了,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叶信用无可奈何的口吻说道:“你们也知道,这几年我的计划就没有一次能顺顺当当完成的,等到意外发生,我们随机应变就是。”

    薛白骑和郝飞都笑了,九鼎城的人谈论起天罪营的战绩,总会说到七破金山、三焚灵顶,把大召国几十万大军、包括萧魔指的魔军耍得团团转,可实际情况是,叶信绝不想走钢丝,他一直在努力率领天罪营杀出重围,但出人意料的麻烦和威胁接踵而至,让叶信不得不走回头路。

    从一方面说,叶信的运道真不怎么样,计划再完美,也会出现莫名其妙的纰漏,从另一方面说,证明了叶信拥有什么样的急智,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也能立即找出对策。

    “反正,我们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慢慢来……”叶信低声说道,个人特性很难发生改变,在上一世他最擅长、最喜欢的是布局,现在依然如是。

    认准对手,悄无声息的布置,慢慢分化瓦解,等到他翻脸时,对手已陷入插翅难飞的绝境,这种过程对叶信而言,不止是胜利的技巧,也是一种艺术上的享受。

    想当初他在非洲面对一个占据了数座大金矿的部落联盟,没有人认为他能赢,那些部落首领都拥有武装到牙齿的小规模军队,而他身边只有几个雇佣兵,实力相差过于悬殊。不过,叶信有足够的韧性和忍耐,他一点点找出那些首领在人格上的缺陷,不停的挑唆、制造事端,让部落联盟相互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再找出一个绝妙的切入点,挑起战火,最后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摘掉了胜利的桃子,只可惜,短短几年之后,他也落入了圈套,因为幸福美满的土皇帝生活彻底麻痹了他的警惕,输得无可奈何,等再次睁开双眼,他已来到了异世。

    ****

    从中午开始,整个叶家忙了起来,返回叶家的邓巧莹派家丁出去收购了很多食料,准备摆一场大宴,叶玲也很忙,她一口气写了上百封请帖,国主铁心圣当然不可能来,不过九鼎城中七位上柱国,那是一定要请的,还有各个世家,加上叶观海的老朋友们,都接到了叶家的请帖。

    为叶信如此大张旗鼓,根本就是面子工程,如果是叶观海死而复生,那么所有接到请帖的人都会到场,而区区一个叶信,不值得那些大人物亲自出面。

    问题在于,叶家的处境很尴尬,也很危险,其实邓巧莹和叶玲也没想会有多少人来,主要的目的是传递出自己的信号,然后等待回应。

    只是,事情进展比她们母女俩所预想的要糟糕得多,一直到月上梢头,居然一个人都没来,但礼物收了不少,回执很简单,轻描淡写的恭祝叶少爷回府,或者问候一下叶信的情况,仅此而已。

    盯着已经变冷的酒菜,邓巧莹和叶玲的脸色显得很难看,这种情况让她们的心酸楚到了极点。

    有些大人物已经不屑于和叶家的人往来了,还有些是因为铁心圣并没有明确表态,他们不想冒着触怒铁心圣的危险,和叶家的人打交道。

    “算了……”邓巧莹喃喃的说道:“我们吃吧,不要浪费,白骑、郝飞,你们两个也过来。”

    “二夫人,这有些不妥吧。”薛白骑轻声说道。

    “有什么妥不妥的,在这里的都是家人。”邓巧莹用力甩了甩头,好像要把所有的烦恼与愁苦甩掉:“我让你们坐你们就坐。”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柔和的声音:“听说信儿回来了?”

    “嫂子?”邓巧莹大喜,先是用力握拳,接着迈步迎上前。

    一个浑身上下洋溢着珠光宝气的妇人微笑着走前厅,视线一转,落在了叶信身上。

    叶信作为晚辈,自然乖乖站起身,来人他认得,是婶娘的大哥邓天贤的结发正妻孙美芳,跟在孙美芳身边的是邓天贤的长女邓多洁。

    “那些老货又偷懒了!”邓巧莹气呼呼的说道:“怎么不来通报一声,我也好出去接你。”

    “是我不让他们通报的。”孙美芳笑着说道:“都是一家人,你们不嫌麻烦我还嫌麻烦呢。”

    “大哥呢?”邓巧莹问道。

    “你大哥……”孙美芳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你大哥有些事情脱不开身。”

    叶玲神色不动,叶信在心中暗叹,婶娘邓巧莹的行事风格还是过于笨拙了,这句话根本就不该问,由孙美芳出场,肯定是邓家深思熟虑的结果,即全了亲戚的颜面,又不会触怒国主铁心圣,何况唯有邓家来了人,也算对叶家不错了。

    邓巧莹问起大哥,多多少少会让人感觉是一种质问,为什么大哥不来?!一方面无疑是在轻视孙美芳的分量,另一方面会让孙美芳认为叶家得陇望蜀、给脸不要脸。

    “我知道大哥忙,不过嫂子来也一样。”邓巧莹笑道,接着拉住孙美芳的胳膊,回头看向叶信:“信儿,来见过你舅妈。”

    “舅妈好。”叶信大大咧咧的说道。

    “信儿是越长大越俊俏了。”孙美芳笑道。

    “这是你表姐,你应该还记得吧?”邓巧莹又道:“你们小时候可是总打架的。”

    “表姐。”叶信向那女孩笑道。

    对面的邓多洁却懒得对叶信做出回应,把头扭到一边,眼中闪烁着压根不想掩饰的厌恶,看得出来,她不想进叶家,更不想和叶信有什么接触,但迫于父母的压力,才不得不走一趟。

    邓巧莹发现有些尴尬,急忙拉着孙美芳走到桌边,亲手搀扶孙美芳坐下,随后她坐在旁边。

    来了亲戚,薛白骑和郝飞自然不能坐到主桌上了,邓巧莹殷勤的招呼着,其实她心中充满了感激,到底是娘家人,这时候出场对叶家属于雪中送炭了。

    不过大家各自存着各自的心思,都没有什么食欲,聊得也是一些毫无营养的闲话,而且只有邓巧莹和孙美芳两个妇人在不停的说,其他人都保持着沉默。

    叶信是还没有进入纨绔子弟的状态,叶玲是不想说话,而邓多洁是不屑于和叶家的人聊天。

    在沉默中煎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宴席总算接近尾声,叶信刚刚松口气,突然听到邓巧莹说道:“嫂子,你看看这九鼎城谁家的女儿不错?帮信儿做个媒人吧。”

    叶信如遭雷击,他上午还和薛白骑两个人说起来,随时准备应对意外,谁知道意外来得如此之快,在他构思的整体布局中,本身也是一个筹码,准备在关键时候与那个世家结姻,以换取最大的胜势。

    “婶娘,我不要!”叶信立即叫道,他绝不能容许自己的布局被邓巧莹破坏,计划是一环扣一环的,如果在这个地方出现纰漏,或许整个局面都会翻转。

    “你给我闭嘴!”邓巧莹显得很恼火:“叶家的事现在还轮不到你做主!”

    “呵呵……”孙美芳的笑容有些假,这种差事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接,给叶信做媒人?天知道她要被轰出去多少次,但面子上总要过得去的,孙美芳顿了顿:“小妹,实话告诉我,你看中了谁家的女孩?”

    “我不会为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叶信真急了,也不管别人能不能听懂,口不择言的叫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