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十九章 突变

第十九章 突变

“想得到龙腾讲武学院的认可,是需要大量贡献的……”叶信理解了薛白骑的意思,叶观海在走出龙腾讲武学院之前,已经是高级先天武士了,有能力做很多事,而薛白骑所说的温容仅仅是初级先天武士,正因为能力欠缺,想得到四级勋佩的难度非常大,那需要海量的贡献。

    “经过我的观察,她应该是真的想和小姐做朋友。”郝飞说道:“不止是在修行上尽力指点小姐,在处理各方关系上,也给小姐极大臂助,大人,你的名声实在是太不好了,小姐也受到了你的牵累,经常会遭受同学的讥讽嘲笑,如果没有那温容,估计小姐早就退学了。”

    “别人不说,三王子铁书灯和五王子铁人豪,整天围着温容打转,还有宗家的宗云锦,也在拼命讨好温容,一心想抱得美人归。”薛白骑说道:“铁书灯和宗云锦应该是算是九鼎城这一代的佼佼者了,能吸引住他们,温容靠的并不是自己的战力,区区一个先天武士罢了,他们更看重温容的头脑、气度、还有行事风格,如果让温容在军中历练几年,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我听说温容上个月好像在什么地方吃了大亏……”郝飞说道。

    “对了,宗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信打断了郝飞的话,他对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一点不感兴趣。

    要知道叶信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他曾经面对的敌人,是公国中最强大的存在,与恐怖的萧魔指相比,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只是一群羔羊。

    “大人没听说过宗别离么?”薛白骑说道。

    “宗别离是大陈国的元帅,宗家莫非……”

    “没错。”薛白骑点头道:“宗别离失踪,宗家举族逃离大陈国,进入九鼎城,他们来到这里后,极得铁心圣看重,也许……以前狼帅一家独大的日子让他吃尽苦头,所以他不敢完全信任魏卷,用宗家来牵制魏家,正可以确保自己的权威。”

    “宗家也来了……看样子九鼎城的局势要比我预料中的复杂得多啊。”叶信轻声说道,如果说婶娘邓巧莹突然让他成婚是一个意外,那么宗家的出现就是一个变数了,让他的计划多出了不确定的因素。

    “我们早就想和大人说,但大人行踪不定,我们没办法找到你。”薛白骑说道。

    “有老十三在,这种事情用不着我操心。”叶信说道:“对了,老十三知道我回来了么?”

    “这几天我们没机会去找鬼先生。”郝飞说道:“按照约定,三天之后我才能和他见一面。”

    “不急……”叶信的眉头突然皱起,接着做了个古怪的手势。

    薛白骑和郝飞都闭上了嘴,叶信站起身:“走,陪着爷到外面走一走。”

    叶信当先走出了院门,薛白骑和郝飞都跟在叶信后面,走出十几步,叶信改变了方向,奔着一丛凤尾兰走去:“你们两个等一下,爷尿泡尿。”

    薛白骑和郝飞不明所以,静静的看着叶信的背影,叶信快步走到凤尾兰前,他现在是完全进入了纨绔子弟的角色,撒尿都不老实,哼着古怪的小调,屁股扭来扭去,一泡尿撒完,又重重吐了口唾沫,才系上裤子走了回来。

    片刻,叶信等人的身影沿着石板路走远了,就在那丛凤尾兰旁,慢慢显露了一条身影,身影越来越清晰,居然是邓家的邓多洁。

    邓多洁脸色铁青,她被浇成了落汤鸡,似乎正处在冰天雪地中,身体不停的哆嗦着,双眼还在不停的翻白。

    邓多洁好像是要呕吐,刚刚张开嘴,又急忙用手捂在嘴上,随后意识自己的手也不干净,又拼力把手甩到一边,接着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翻江倒海的胃了,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邓多洁哆里哆嗦的站起身,向着另一条路奔去,她的脸色已由青转紫,脸上的肌肉也在不停的抽搐着,恍若触了电一般。

    这一边,叶信和薛白骑、郝飞已经走远了,叶信当然知道那边有人,薛白骑和郝飞隐隐听到了呕吐声,同时停下身形向来的方向看去。

    “大人?那边……有人?”薛白骑低声道。

    “自然是有人。”叶信的笑容充满了恶趣味:“嘿嘿嘿嘿……”

    “是什么人?”郝飞急忙问道。

    “我怎么知道?”叶信道:“管他是谁,先吃爷一泡尿再说!不过……幸好有你们在,否则非得打起来不可。”

    “大人,你的实力恢复了?”郝飞露出惊喜之色:“要不然怎么能发现那家伙?我和白骑可没有一丁点察觉。”

    “还差得远。”叶信摇了摇头。

    原来的叶信不能修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元府没办法凝聚元力,修行也是白修行,但自从叶信夺舍重生之后,这具肉身的元府就被改变了,在他全盛时期,战力已达到高级先天武士的巅峰,只是还没能淬炼出杀招,距离上柱国尚有一定距离。

    天罪营在大召国的最后一战,是强行冲击太岁原天险,萧魔指的魔军虽然让开了路,但他们又遇到了大召国的另一个元帅、庄不朽。

    庄不朽的实力不如萧魔指,可他也是一个拥有杀招的高级先天武士,叶信用尽全力,堪堪挡住了庄不朽的致命一击,身受重创,最后是天罪营的战士拼死把他救了出来。

    天罪营冲击太岁原之前,尚存近千壮士,一战之后,仅剩九十余人,那些身经百战的精锐,几乎全部丧生在庄不朽率领的虎头军手中.

    这就是杀招的威力!

    其实叶信那时也是高级先天武士,如果两个人相对而站,不允许使用任何技巧,就是你打我一拳,我砸你一下,真说不准谁会先倒下。

    先天武士的战阶,只代表拥有什么样的元力,而本命技和杀招,是充分使用并释放元力的技巧。

    做个假设,一面潭水,在沿岸挖出一个口子,让潭水哗哗的流出去,这是本命技;相同的一面潭水,置于万丈高山之巅,让所有的潭水瞬间咆哮着奔涌而下,这就是杀招了。

    潭水的总量是一样的,但对外界造成的冲击力却有天地之差。

    所以都是高级先天武士,有的可以成为柱国,他们虽然是统治力的核心代表,但达不到战略威慑的高度,而淬炼出杀招的上柱国,拥有左右局势的资格,甚至不需要他们真正出手,只要站出来,表达自己的立场。

    大卫国一共有多少高级先天武士,谁都说不准,一些人接受了国主的册封,一些人只想闭门苦修,一些人喜欢到处游走,一些人不愿受到拘束,根本没办法做出准确统计。

    而上柱国的数量可以被大概猜测出来,杀招的威能太强横了,只要与人发生过争端,或者是给谁造成过压力,都会引起各方的注意。

    原本大卫国共有十位上柱国,叶观海、谭心慧夫妻同时身死,魏卷领兵在外,九鼎城的上柱国只剩下了七个。

    当然,铁心圣的实力如何,叶信并不知道,也没办法去试探,或者铁心圣还掌握着隐藏的力量。

    “居然能躲在我们眼皮底下……”薛白骑喃喃的说道。

    “应该是一种很奇特的本命技。”叶信说道,接着他反手抽出一个布袋,张开袋口,小紫貂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去。

    “给我跟上去,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叶信说道。

    小紫貂很乖巧点点头,纵身从袋口跳了出来,尾巴在草丛中闪了闪,便消失不见了。

    “好机灵的小家伙,大人,它能听懂你的话?”郝飞奇道。

    “嗯,就因为它能听懂我的话,我才留下它的,不然早把它烤了吃了。”叶信笑道,随后眉头挑了挑,慢悠悠的说道:“奇怪……叶家已破落至此,还有什么能引起他们的兴趣呢?”

    “可能是听说大人你回来了吧?”薛白骑说道。

    “我不过是个废物,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力气。”叶信摇头道,他沉默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天狼诀在哪?你们知道不知道?!”

    薛白骑和郝飞同时动容,他们最佩服的就是叶信这一点,总能在杂乱的千丝万缕之中,迅速找到关键的地方。

    “应该就是天狼诀了……”薛白骑顿了顿:“狼帅带着天狼军团出征的时候,把天狼诀交给了叶随风,叶随风出征……只能把天狼诀交给二夫人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或许是铁心圣已经做出暗示了。”叶信说道:“郝飞,天牢那边你熟不熟?”

    “我经常代表二夫人去看望二爷,还算熟吧。”郝飞说道。

    “你现在就去转一转,打听一下,看看二叔那边有没有什么风声。”叶信说道,他不敢忽视任何变化:“如果没探听到,不用急着回来,到别的地方再走走,铁心圣肯定表达过什么,实在不行,冒点风险去找老十三,问问他的想法。”

    叶随风在天牢被关了差不多有四年了,没有判罚也没有释放,代表着铁心圣尚没有决定如何处置叶家,所以说叶随风是最关键的风向标。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