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章 又闻噩耗

第二十章 又闻噩耗

“我明白了,大人!”郝飞点了点头,接着转身腾起在半空中,如一支利箭般向前方射了出去,身形在夜空中飞射,发出隐隐的尖啸声。

    “这小子……是故意显示他的进境么?”叶信撇嘴道:“然并卵,我还是能把你们按到一起揍!”

    “呵呵呵……”薛白骑笑了起来,他虽然不懂叶信奇怪的口头禅,但大概能明白叶信的意思。

    “你不服?”叶信斜眼看向薛白骑。

    “天地良心!”薛白骑叫起屈来:“大人,我对您从来都是心服口服的。”

    就在这时,那小紫貂从草丛中窜了出来,它的动作极为灵活,几下就跳到叶信脚前。

    “人跑到哪里去了?你没追上?”叶信说道。

    那小紫貂立即摇头,接着用尾巴在地上划出了一个四方框,自己站在四方框当中,又用两只前爪捂住自己的肚子,发出奇特的声音,嗷……随后它趴到了地上,用一只前爪砸着地面,似乎显得非常痛苦,嗷……嗷嗷……

    叶信看了半天,感觉那种动作象一个人在呕吐:“你是说……那小子在不停的吐?”

    小紫貂立即点头,随后人立而起,用讨好的眼神看着叶信。

    “那是个什么人?”叶信问道。

    小紫貂歪着脑袋想了想,用前爪在自己的脑袋上慢慢梳动起来。

    “剃头的?”叶信道。

    小紫貂好像有些急,它在四方框中转了一圈,晶亮的小眼睛突然眯了起来,接着把两只前爪捧到自己胸脯上,摇摇晃晃向前走,小屁股扭得很厉害。

    “女人?”叶信试探着问道。

    “唧唧唧……”小紫貂再次点头。

    “她往哪个方向走了?距离这里远不远?”叶信问道。

    小紫貂甩动尾巴,在四方框外围又画了一个四方框,接着一边摇头一边用前爪指向侧方。

    “院子?你是说她就在那边的院子里?”叶信道。

    小紫貂又开始点起头来。

    “干得不错。”叶信道,随后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是哪一个?孙美芳还是那邓多洁……”

    单凭外表没办法判定武士的进境,除非对方运转元力,否则就算是高级先天武士,外表和寻常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有一点,一个真正经历过战斗的先天武士,在气质仪态上会留下痕迹,直觉敏锐的人会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对方好惹还是不好惹,至于具体进境是没办法揣摩的,只能靠动手了。

    不过,还有些人很擅长掩饰自己的气息,让敌人做出错误判断,叶信就是一个例子。

    所以,他没办法确定到底是谁。

    “这小东西居然这么聪明?!”薛白骑非常惊讶。

    “呵呵……我当时也很吃惊。”叶信笑了笑:“小白,你有时间的话帮我教它认字,要不然想搞清楚它的意思太费劲了。”

    “不是吧大人?它能认字?”薛白骑张大了嘴。

    “试一试,既然它能完全听懂我们的话,那就应该差不多。”叶信顿了顿:“我先回去休息一会,如果郝飞回来,马上通知我,不对……你跟我走,如果那娘们真发了疯,我可就麻烦了,你要保护我。”

    “这里毕竟是叶家,她们敢?”薛白骑说道。

    “千万千万千万……重要的事情要重复三遍!”叶信叹道:“千万不要忽视一个接近暴走的女人!她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大人你好像在这方面吃过亏啊……”薛白骑狐疑的看着叶信。

    “何止是吃亏?!”叶信摇着头。

    ****

    一夜无话,清晨,邓巧莹让家丁过来叫叶信到她那边吃早餐,刚刚走进邓巧莹的院子,叶信突然停下了,低声道:“有妖气……”

    “什么?”一直跟在后面的薛白骑有些不懂。

    叶信摇了摇头,当先走了进去,昨晚邓巧莹是下了血本,试图重现叶家当初的荣光,只可惜挨了当头一棒,除了娘家人以外,一个人都没有来,叶玲斟词酌句努力写下的上百封请帖都白费了。

    所以邓巧莹也没心情弄早餐了,只想简单对付对付,叶玲已经到了,孙美芳和邓多洁母女俩个也在,让叶信有些意外的是,遭受打击的邓巧莹气色还算不错,眉宇间洋溢着一种喜意,而坐在另一边的邓多洁脸色发白,看起来很颓丧,和邓巧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到叶信过来,邓多洁的身形明显抖动了一下,双眼露出滔天的恨意,只是她又想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居然对着叶信勉强笑了笑,可笑得比哭都难看,手指紧紧拧在一起,甚至还发出轻微的响声。

    邓多洁一向是高傲的,她也有高傲的资本,但昨夜她遭受了梦魇般的羞辱,叶信那话儿几乎顶在了她的脸上!又因为薛白骑和郝飞就在附近,邓多洁不敢乱动,只能用烈士般的心态承受一切。

    如果可能的话,她会象狮子一般扑过来,用手抓、用脚踢、用牙咬,直至把叶信彻彻底底撕成碎片!

    可现在什么都不能做,还要对着叶信露出笑容,邓多洁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裂开了,她想发疯,或者是干脆晕厥过去,以逃避现实。

    邓多洁拼尽所有的力气试图掩饰自己,只不过,连最迟钝的邓巧莹都感觉到不对了,她狐疑的盯着邓多洁看了片刻,又把视线转向叶信。

    孙美芳不引人注意的用胳膊轻轻碰了邓多洁一下,她的神色倒是很平静,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叶信心中有些惊讶,昨夜的那个女人是邓多洁?他本来以为孙美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年龄,邓多洁和他是同年的,还是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平时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居然淬炼出本命技了?

    通常情况下,晋升为先天武士就可以淬炼本命技了,但第一本命技的优劣可以影响武士的一生,所以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而且这是最烧钱的事情了,没有之一。

    譬如说那毒寡妇,用四十余颗湿地真帝王蝎的元晶淬炼出了本命技,在天缘城湿地真帝王蝎的元晶市价在五千金币到八千金币之间,也就是说毒寡妇至少一下子拿出了二十多万金币。当然,被叶信杀死的毒寡妇很有钱,但那是她淬炼出本命技成功上位之后,才拥有了更多的资源,在淬炼本命技之前,她一样是个苦苦求生存的小角色。

    对任何一个武士来说,闭关淬炼本命技都是一场人生豪赌,成王败寇,谁也没办法逃避考验。

    元晶是分品阶的,品阶越高,淬炼成功所获得的本命技就越强大,所有蕴含元力的生命,衰亡后都有几率遗留下元晶,市场上凶兽的元晶数量最多,相对而言获得凶兽的元晶也最容易,但并不是全部。

    郝飞的本命技就是从几柄无名的长剑中得到的,神兵利器衰败之后,有可能出现元晶,用这种特殊的元晶淬炼出本命技的几率要比凶兽元晶高一些,只是极为罕见,郝飞能得到本命技,全靠逆天级的运气。

    世家大族会把大量资源倾注到一个或者二个后辈身上,为了确保成功,闭关淬炼本命技耗费的元晶远远超过普遍意义上的一百颗,而且还要尽可能的寻找高品元晶。

    有点实力的武士,大都要努力收购同一种凶兽元晶,这样会淬炼出什么样的本命技,能做到心中有数;出身低微也没什么实力的,只能用刚刚入品的元晶胡乱充数,就算成功淬炼出了本命技,对战力的提升也不大。

    邓家虽然是九鼎城的老牌世家,但绝无可能随意耗费资源,他们选择了邓多洁,代表着邓多洁必有其过人之处。

    叶信缓缓落座,对着邓多洁冷哼一声,显示他并没有忘记昨天的不愉快,心胸狭隘才是合格的纨绔子弟。

    “信儿,不要无礼!”邓巧莹瞪了叶信一眼:“你还要谢谢你表姐呢!”

    “谢她?我谢她什么?!”叶信叫道。

    “你表姐想出了一个好点子。”邓巧莹露出笑意:“你啊……以前太胡闹了,搞得很多人都不喜欢你,就算我和你舅妈跑断了腿,也不见得有谁把好人家的女儿嫁过来,所以么,得想办法让你改变一下了。”

    “婶娘,这是什么意思?”叶信有些疑惑。

    “你去龙腾讲武学院,和玲儿一样想办法混一块勋佩!”邓巧莹笑眯眯的说道:“这样才能告诉大家,你已经有出息了!”

    “妈,我的勋佩才不是混的呢!只有突破瓶颈,成为先天武士,又为学院做出贡献,才能得到学院颁发的勋佩!”叶玲不满的叫道。

    “没你事,吃你的饭吧。”邓巧莹说道:“怎么样,信儿,你有没有信心?”

    叶信瞪大眼睛,傻傻的看着邓巧莹,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大家都知道哥没办法修行,他怎么可能进龙腾讲武学院?”叶玲说道。

    “我和冯院长的关系很好,而且冯院长对叶大哥是非常崇敬的,我们两家一起去求他,这个面子他不能不给。”孙美芳微笑着说道。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