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一章 被迫低头

第二十一章 被迫低头

“记得大哥以前隐约谈起过,信儿没办法修行,是因为阳罡阴煞同时并存,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许有一天阳罡阴煞会融为一体,那样信儿就是……”邓巧莹皱起眉,好似在回想着什么:“就是元灵之体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修行的速度要比你们快得多。”

    “元灵之体?当真?!”一直很平静的孙美芳突然露出震骇之色。

    “应该没记错吧……大哥确实是这样说的。”邓巧莹有些不确定,随后道:“嫂子,怎么了?”

    “没事。”孙美芳笑了笑,随后深深的看了叶信一眼。

    元灵之体是什么,叶信并不知道,但他知道这具肉身确实有些特殊。

    “信儿,你说句话啊?到底有没有信心拿到勋佩?”邓巧莹问道。

    从叶信的角度说,他面临一个极为糟糕的问题,但从邓巧莹的角度说,这是非常完美的选择,叶信以前的名声太差,又无法修行,算是一个废物,如果能进入龙腾讲武学院,并且拿到勋佩,会大幅改善叶信的名声,更有机会找到一个好人家的女儿。

    “婶娘……你这样玩会玩坏我的……”叶信弱弱的说道,他已经到了急火攻心的地步,但还是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不能让孙美芳和邓多洁发现任何不妥之处。

    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大都是后天武士,只有尖子中的尖子,才能在五年的学期之内突破瓶颈,步入先天武士的行列,招收学生的年龄标准通常是十五岁,因为根骨已经长成,可以承受艰苦的锻炼了,二十岁离校,经过五年的苦练也没办法突破的,前途已经定性了,继续培养下去没什么意义。Нёǐуапge.сОМ

    堂堂的天罪杀神,进龙腾讲武学院?搞什么玩笑……那等同于让一个大学毕业生进入幼儿园重新开始学习!

    “什么乱七八糟的?!”邓巧莹用力一拍桌子:“叶信!永远不要忘了,你是叶观海的嫡子、天狼军的少帅!难道你还想和以前那样混日子么?!”

    邓巧莹声色俱厉,这顶大帽子压下来,让叶信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接着邓巧莹又喝道:“叶家的事现在是我做主!我告诉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算用绑的,我也要把你扔进龙腾讲武学院!”

    “妈妈,哥不是这个意思!”叶玲在一边急忙说道,随后看向叶信:“哥,你以前说过的,做梦都想进龙腾讲武学院,你还说,你也不想给叶家丢人,但天生没办法修行,所以你很委屈,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你怎么又……”

    完了……看着叶玲充满疑惑的眼神,叶信的心一阵发凉,婶娘邓巧莹用叶家的尊严压迫他,妹妹叶玲又端出了他以前的心愿和委屈,于情于理都没办法拒绝了,孙美芳和邓多洁怀着不轨之心,如果他坚决不去龙腾讲武学院,势必会让她们产生疑虑。

    叶信不想引起别人的警惕,至少不应该在进入九鼎城的第二天,就引发不必要的麻烦,那样太失败了。

    “我又没说不去……但我没办法凝聚元力啊……平白让人笑话……”叶信有气无力的说道。

    “如果你还是不争气,笑话你的人只会越来越多!”邓巧莹气道。

    “妹妹,不要再说了,信儿答应了就好。”孙美芳打着圆场。

    “嫂子,你不知道……”邓巧莹眼圈突然泛红:“有不少人暗地里说,信儿能变成那般恣意妄为,都是我太过宠溺他了,大哥大嫂去得早,只留下这可怜的孩子,如果我没办法让他走上正途,日后到了九泉之下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大哥?!”

    “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很难很难……”孙美芳长长叹了口气。

    “嫂子,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帮我,帮帮信儿!”邓巧莹说道。

    “放心,我这就去找冯院长!”孙美芳点了点头:“他那两个孩子能跟着魏帅出征,你大哥可是出了大力气,冯启山也该回报一二了!”

    “姑姑,肯定没问题的。”邓多洁缓缓说道:“换成别人,冯院长或许不会开这个口子,但表弟毕竟是狼帅嫡子,呵呵……如果当初不是狼帅挺身而出,现在还有没有龙腾讲武学院都不好说,他凭什么拒绝?”

    “就是这个道理!”邓巧莹大声说道,狼帅叶观海一生光明磊落、急公好义,不知道帮过多少人,但自从叶家夫妻双双败亡之后,那些得到过叶观海好处的人都选择了忘记,世态炎凉、令人侧目。

    “哥,这几天我教你一些武技吧。”叶玲说道:“总要打些基础啊。”

    “不用,直接去龙腾讲武学院多好。”邓多洁说道:“早晨我已经给几个朋友带过去口信了,让他们也帮着说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表弟就可以进学院了。”

    “这么快?”叶玲显得很惊讶,她一直不喜欢这个表姐,自从叶家破落之后,两家的关系就逐渐冷淡了,尤其这个邓多洁,以前在学院里走了碰面,都装作看不到她,何况昨天邓多洁所表现出的轻蔑,在她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以至于让她干脆把邓多洁当成了敌人,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热情,让她实在是无法理解,

    只不过,这件事对叶信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没有理由去怀疑什么。

    “小玲,你也应该知道,我平时和什么人走得近。”邓多洁淡淡说道,她的姿态变得非常高傲,只是当视线又一次落在叶信身上时,嘴角快速抽搐了几下。

    “信儿,还不快谢谢你表姐?!”邓巧莹急道。

    “多谢表姐了。”叶信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看来是没办法挽回了……对寻常的武士来说,能进入龙腾讲武学院,是一份难得的机遇,但对叶信而言,就是人生中难以抹去的污点了,他能想象得到,天罪营那些狼虎精锐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放声狂笑。

    “那我先去龙腾讲武学院了。”孙美芳站起身。

    “小玲,今天我们一起走吧,然后路上也好商量一下。”邓多洁说道。

    “商量什么?”叶玲问道。

    “就算冯院长点了头,如果教习不同意,还是很难办,那表弟就成了笑话了。”邓多洁说道:“我和我们吴教习很熟,就让表弟来第一营吧。”

    “不了。”叶玲立即摇头:“我们谢教习人很好的,心肠也软,实在不行,我可以让温姐姐她们也帮我求情,谢教习不可能拒绝,哥哥来第五营,我才能就近照顾他呀。”

    “谢教习哪里有我们吴教习厉害?”邓多洁说道。

    “那可不一定。”叶玲皱起眉,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哥哥进别的营,因为龙腾讲武学院中各个世家子弟拉帮结派的现象很普遍,而且叶信以前欺负过的人,有不少在龙腾讲武学院中修行,如果叶观海尚在,自然没人敢找叶信的麻烦,现在就不好说了,她必须要把叶信拽到自己的眼皮底下,才能放心。

    更何况叶信去龙腾讲武学院不是去修行的,仅仅为了图个出身、混一块勋佩,教习厉害与否并不重要。

    “也罢,我知道你们兄妹情深。”邓多洁笑了笑。

    “哥,你去收拾一下吧,我也要准备准备。”叶玲说道,她的眉宇洋溢着一缕喜色,虽然为叶信在龙腾讲武学院中的处境担忧,但她终于可以保护自己的哥哥了,这对她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成就,值得骄傲。

    叶信僵硬的站起身,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往外走。

    片刻,叶信已回到自己的小院中,薛白骑一直跟在他后面。

    呆立了良久,叶信吁出一口气,喃喃说道:“老子昨天刚刚回来……就要去龙腾讲武学院了?还要娶亲……这运道……简直是丧尽天良啊……”

    在他的计划中,根本没有邓巧莹这一环,到了关键时刻,注意保护邓巧莹的安危就好,可现在,被忽略了的邓巧莹,居然接连给他造成重击,还偏偏没办法扭转,叶信突然对自己的前途不太自信了,天知道以后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

    薛白骑没接话,他知道叶信的心情很不好。

    “想笑就笑吧……”叶信叹道。

    “大人,龙腾讲武学院第五营的教习……是嫂子。”薛白骑哪里敢笑,很郑重的提醒着叶信。

    “是谢恩?”叶信的脸颊抖动了一下。

    谢恩位列天罪营八虎之一,因为他很喜欢找人谈心,有的时候啰嗦得让人想发疯,相貌又很清秀,所以有了‘嫂子’这个绰号。

    “嗯。”薛白骑低声应道。

    这时,郝飞的身影从院墙外轻轻飘落进来,他看了叶信一眼,不解的说道:“出了什么事?”叶信的脸色太不好看了,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有问题。

    “大人要去龙腾讲武学院了。”薛白骑说道。

    “去做教习?怎么?大人的实力暴露了?!”郝飞显得很吃惊。

    “你想多了,大人是去做学生的。”薛白骑道。

    “搞……这是搞什么?”郝飞瞪大了眼睛,龙腾讲武学院现任的几位院长,都先后找过他们两个,试图让他们进入学院做教习,而叶信的实力,从始至终都在他们之上,跑到学院里做学生,这简直太荒谬了。

    “不说这些了。”叶信道,他已经打定主意,先虚与委蛇一段时间,然后故意惹些事情,让学院把自己开除了就好,虽然这样会让婶娘很伤心,但他顾不得许多了,随后叶信把视线转向郝飞:“打听到什么了?”

    “一点消息都没有。”郝飞摇头道。

    “见到老十三了?”叶信又道。

    “现在没办法见到鬼先生。”郝飞说道:“至少还得再等一天。”

    “嗯,见不到就不要勉强,他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叶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