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二章 借刀杀人

第二十二章 借刀杀人

不管叶信愿意还是不愿意,去龙腾讲武学院都已成了定局,至于会给他的计划造成多大影响,现在尚不好说,所以坐在马车中的叶信一直闭目沉思着。

    薛白骑和郝飞也坐在车里,他们名义上虽然只是叶家的护卫,但邓巧莹早已把他们当成了家人,有资格和叶信同乘一车。

    “小飞,你发现了么?”薛白骑突然低声了什么。

    “嗯。”郝飞露出一抹冷笑:“马车的速度一直很慢,每息都在二十步之下,刚才和那几个武士擦肩而过之后,马车的速度就提快了,每息都超过了三十步,这是在赶时间啊。”

    “应该是那邓多洁给我安排了一些趣事吧,担心慢了会错过去。”叶信张开双眼,叹道:“都是孩子啊……”

    “她已经不算孩子了。”薛白骑笑道:“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如果换成我,当时非得和大人你拼命不可。”

    “大人,你猜一猜,那小丫头会怎么样对付你?”郝飞问道。

    “她能想出什么办法,不外是借刀杀人罢了。”叶信淡淡说道:“当初我在九鼎城结下了太多仇家,那时候我们都是孩子,父帅也还在,他们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么,机会到了。”

    “大人,如果你真的要隐藏自己的战力,恐怕会有些麻烦的。”薛白骑皱眉说道。

    “所以,你们要和我形影不离,免得让他们抓到空子。”叶信说道:“否则也就只好撕破脸了。”

    看着叶信闪烁的眼神,薛白骑和郝飞都不说话了,虽然他们曾经与叶信并肩作战了近两年之久,但始终没办法判断叶信的极限,他们只知道,一旦让叶信暴走,所释放出战力是匪夷所思的!

    如果事情按着计划一步一步发展,对九鼎城而言或许是一件幸事,而暴走的叶信,会让九鼎城陷入尸山血海之中,就如同大召国的金山与灵顶。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叶玲和邓多洁乘坐的马车发出吱嘎的摩擦声,薛白骑从车帘的缝隙中向外看了一眼,轻声道:“到龙腾讲武学院了。”

    叶信当先跳出车厢,他的视线一转,落在了前方的拱门上。

    龙腾讲武学院的大门差不多有十一、二米高,最少可以容纳十辆马车并行,气派非凡,拱门上的‘龙腾讲武学院’几个大字是被人用剑气刻上去的,又注入了金汁,纵使经过数百年的风吹雨打,颜色依然璀璨如新。

    如果把那些金字都挖出来,应该能卖上不少钱,但从来没有人敢打龙腾讲武学院的主意,那些雄踞庙堂的高官重臣,还有在前线统兵作战的将军们,几乎都是从龙腾讲武学院走出去的,这里是大卫国统治力量的唯一培育机构,冒犯龙腾讲武学院,就是和整个大卫国对抗。

    “哥,快点过来。”叶玲在前面叫道。

    “大人,这地方我们不能随便进去的。”郝飞低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在这里等我。”叶信说道,随后迈步向叶玲走去。

    叶信刚刚走近叶玲,一辆马车从另一方疾驰而来,接着一男一女从车厢中跳了出来,先后向龙腾讲武学院的拱门走去。

    他们两个没在意叶玲和叶信,只是径直往学院里面走,这时邓多洁钻出了车厢,微笑着说道:“五殿下,七公主,好巧啊。”

    那男子看向邓多洁,眼角从叶信和叶玲身上扫过,接着笑道:“邓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话没说完,那男子脸色大变,双目圆睁,盯向叶信,呆了呆,突然发出怒吼:“叶信!你这畜生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确实是巧遇,那男子正是铁心圣的五子铁人豪,小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被叶信欺负,其实叶信虽然做过很多荒唐事,但性子并不是那么穷凶极恶的,只因为铁人豪脾气很执拗,被欺负了就要找回面子,然后再被欺负,再去痛定思痛,然后再来,可谓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不言输。

    至于那女子就更巧了,竟然是铁心圣最宠爱的七公主铁卉真,当初叶信被送入天罪营,正是因为强暴铁卉真未遂。

    那个时候,人人都怕叶信,但现在的情况就截然不同了,首先叶观海已经不在,其次叶信依然是个废物,可他们都进了龙腾讲武学院,并且得到了勋佩,勋佩是一个标准,代表着他们已成为了先天武士!

    “铁人豪,你那找死的脾气还没改啊?”叶信用近乎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你能活到今天,真是一个奇迹了。”

    铁人豪的怒吼声惊动了往来的学生,纷纷驻足,好奇的向这边看来,这时,早已赶到龙腾讲武学院的孙美芳和一个老者也出现在拱门内,看的出来,邓家在九鼎城拥有了不小的影响力,否则身为院长之一的冯启山不可能亲自把孙美芳送出来。

    看着这边好像出了事,冯启山想要过来看个究竟,但孙美芳轻轻拉住了冯启山的袍袖,又摇了摇头。

    铁人豪更加恼怒了,迈步便向叶信走来,身后七公主铁卉真的脸色陡然变得苍白,并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显然是想起了那噩梦般的回忆。

    “五殿下,你要干什么?!”叶玲挡住叶信身前,大声喝道。

    那邓多洁和铁人豪、铁卉真都是朋友,可她怎么可能出面制止这场冲突?早退到了外面,而负责保护铁人豪的禁卫见情况有些不妙,按着长剑紧跟在铁人豪身后,和他们相比,站在那里的叶玲和叶信显得势单力孤。

    “叶玲,不关你的事,给我滚开!”铁人豪吼道。

    “叶信是我哥,怎么不关我的事!”叶玲当然不会让,她的双拳已经握紧,随时准备应付意外。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起死吧!”铁人豪露出狞笑,少年时不知道被叶信欺负过多少次,自己至亲的妹妹又险些遭受叶信的凌辱,在他心中,叶信是绝不能饶恕的死仇!

    “你疯了?!”叶玲察觉到铁人豪在拼命运转元力,异常惊骇,他们正站在龙腾讲武学院的门口,铁人豪居然敢在这里行凶?!

    只是铁人豪已彻底丧失了理智,就在他的元力运转到极致,将要全部释放出去时,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传了过来。

    蹡……郝飞盘坐在车厢顶上,手中持着一柄长剑,长剑斜斜指向天空,剑锋尚在不停颤动着,余音荡向四面八方。

    郝飞凝视着手中的长剑,他的双瞳异常专注,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热忱,就好像在看着自己热恋的情人,一股森冷的气息在周围缓缓弥漫着,长剑慢慢亮了起来,最后蒙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芒。

    人群当即变得鸦雀无声,围观的几乎都是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没能淬炼出本命技,也没上过战场,但那种感觉并不陌生,是杀意!

    拱门内侧的冯启山瞳孔收缩了一下,举步又要往前走,但孙美芳再一次伸手拉住了他。

    铁人豪的凶机被冲淡了,因为剑鸣声就是向他而发的,感受到的杀意自然也更浓厚。

    “好厉害……”人群中一个学生喃喃说道。

    “怪不得几位院长都拼了命一样想把他们请进来做教习。”另一个学生叹道。

    郝飞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自己的实力,也证明了传言不虚!

    本命技和杀招有着天壤之别,但这种攀升并不是一跃而就的,也就是说同一种本命技也有强弱之分,释放本命技时元力的极速运转、释放,会产生耀眼的光幕,低级时光幕呈现出本命技的本源色彩,随着本命技杀伤力的强化,光幕会变成灿银色,等待接近蜕变成杀招时,光幕将从灿银色转为淡金色。

    从广泛的角度说,只有达到高级先天武士,才有可能把本命技淬炼成杀招,仅仅是有可能,大卫国达到先天武士进境的有不少,可上柱国只有那么几个。

    郝飞已经达到了中级武士的极限!

    所以各个世家包括国主铁心圣,都对薛白骑和郝飞如此重视,至多不超过十年,薛白骑和郝飞都有可能获得上柱国级的战力!

    “你……你是郝飞?!”铁人豪倒吸了一口冷气。

    郝飞没有回答,他依然在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长剑。

    “神气不起来了?哈哈哈……和老子装?!”叶信发出大笑声:“来啊!你倒是过来啊!铁人豪,你他吗就是一个贱货!”

    “哥?!”叶玲几乎要当场晕厥过去,郝飞出面,能把铁人豪吓住,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谁知道叶信的纨绔性子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发作!

    铁人豪的双眼蓦然变得血红,而郝飞却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他跟随叶信四处征杀,早养成了默契,叶信的意思很明显,尽管出手,无需顾忌什么。

    既然如此,就像乱局来得更早一些吧,郝飞从来不会怀疑叶信的命令。

    “混账!”铁人豪果然发出怒吼声,身形拔地而起,向着叶玲和叶信扑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