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六章 大略

第二十六章 大略

“萧魔指确实是故意输的。”叶信缓缓说道:“以魏卷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打败萧魔指,他能与萧魔指对峙一年多,已经是个奇迹了。”

    薛白骑和郝飞全神贯注的听着。

    “不过,魏卷毕竟坐拥数十万将士,想吃掉魏卷的大军,萧魔指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为了区区一个魏卷,他认为不值得。”叶信续道:“输一次,让魏卷看到机会,把我大卫国的大军引入境内,再来一次过河拆桥,呵呵呵……四年前我们费了多大力气、死了多少人才逃回来?而且,他同时又出卖了庄不朽,你们刚才也听到了,庄不朽的虎头军可是全线溃败啊,我敢肯定,萧魔指的魔军损失惨重是装出来的,庄不朽才是真的惨,哈……庄不朽的势力大减,至少在军中,再无人能和他萧魔指抢话语权了;最后,或许他一直认为我叶信是心腹之患吧,故意诈败,让铁心圣得意忘形,对我叶家痛下杀手,天狼军团也再没有复兴的机会了,算一算……一箭三雕啊!”

    “好毒的计!”郝飞喃喃说道:“九国第一智将,果然是名不虚传……”

    “那大人呢?”薛白骑却露出了笑意,叶信能看得这么透,神色又这样平静,肯定有了应对之策。

    “嘿嘿……大人是天下第一智将!”郝飞笑道。

    “天下?天下能人异士太多了,我可不敢当,不过对付萧魔指么,我倒是有些把握。”叶信说道。

    “我们到底应该做些什么?”薛白骑说道。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叶信的笑容有些古怪:“等着魏卷兵败的消息就好。”

    “魏卷会败?”郝飞一愣。

    “废话,魏卷不败我岂不是要死在九鼎城了?”叶信说道:“他不想败也得败!呵呵呵……我只把你们安置在了九鼎城,他们呢?又在哪里?”

    “原来如此……”薛白骑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记得上一次已经和萧魔指谈得很明白了,居然毁约要对我下杀手……”叶信冷笑道:“这种人,不重重给他一个耳光,他就不会长记性,也罢,这一次给他来点狠的!”

    “大人想让魏卷败下来,是需要萧魔指配合的,如果萧魔指还想让魏卷继续赢呢?”薛白骑问道。

    “这句话问得倒是聪明了不少。”叶信淡淡说道:“没有萧魔指,还有庄不朽,庄不朽损失惨重,就像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一旦我把机会送给他,他肯定要押上所有的筹码。”

    外面再次响起了欢呼声,魏卷大胜的消息就像兴奋剂一样,让学生们的情绪都变得异常高昂。

    薛白骑眼中露出一缕怜悯之色,果然是一群可怜的孩子,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真正能主宰战局的人就藏身在这个车厢内!

    薛白骑相信,既然叶信说了魏卷要败,那就必须败,现在兴奋的欢呼,简直是一个愚蠢之极的笑话,很快他们就要放声大哭了。

    以叶信的手段,有太多办法对付魏卷了,萧魔指、魏卷之流并不是叶信第一个对手,也不是最后一个,薛白骑一直在见证着一个又一个奇迹在眼前发生。

    突然,薛白骑心中产生了悸动,他看了叶信一眼,有的时候,这个人的心肠象铁一样硬,就算魏卷该死,数十万战士都是无辜的,很快他们就会横尸遍野了,而叶信的眼神是那么的平静,似乎完全没意识到无数生命的殒落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有的时候,这个人的心肠又会变得很柔软,比如面对叶玲、面对邓巧莹、面对鬼先生、还有面对着天罪营的弟兄们时,他总会变得柔和起来,甚至是谈笑风生。

    不想那么多了,薛白骑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或许正是叶信有着这种性格,才能屡屡把他们从绝境中带出来,毕竟他也属于受益者,没资格去怀疑什么。

    “魏卷是个庸人。”郝飞说道:“这么快就忘了四年前天狼军团血的教训!”

    “你又错了。”叶信说道:“魏卷还算有些才干,只不过……萧魔指已看透了他,这一手也太过狠辣,就算魏卷心存犹疑,也不得不走下去。”

    “怎么?”郝飞不明白。

    “假如世间有一对挚爱的夫妻,因遇到灾荒失散了,几年后偶然相遇,他们怎么可能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涌?”叶信轻声说道:“而魏卷为这一天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是二十多年啊……他知道争不过我父帅,便拒绝做一颗制衡的棋子,退隐山林,静静的看着我父帅越来越强大,最终引起了铁心圣的猜忌,然后他再走出来,夺回他原来拥有的一切。”

    “成功之后,魏卷的使命就是证明自己了,证明他比我父帅更强大、更有能力,证明这二十多年来,大卫国的人们还有国主铁心圣,居然放弃他选择了我父帅,全都瞎了眼!”叶信续道:“所以,他迫切的需要一场辉煌的胜利!萧魔指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故意输给魏卷的,现在我还不知道那边都发生了什么,萧魔指的布置应该很小心、很完美,用一次又一次的小失利,让魏卷的自信逐渐膨胀。”

    “自信这东西……”说到这里,叶信叹了口气:“当然是好的,但过度自信往往会引发致命的错误,魏卷自以为得计,却不知道萧魔指有多么恐怖!这个人……多智近妖,我几乎不相信有谁能骗得住他,至少九国之内没有,想对付萧魔指,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象我父帅那样堂堂正正对敌,不想钻空子,也不给萧魔指空子可钻;另一个是不跟他玩,只利用大环境压制他。”

    “大人,连你都不行么?”薛白骑说道。

    “我也不行。”叶信道:“所以上一次和他接触,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也没有隐瞒自己的任何意图。”

    “我还是有些不懂。”郝飞说道。

    “简单说,就是和萧魔指斗战略,千万不要比战术,那真的玩不过他。在我眼中,萧魔指是一只狡诈如狐豺、强壮如狮虎的凶兽,如果我抡起拳头上去跟他拼命,死的肯定是我了,所以我要避开他,今天在这边挖一个坑,明天在那边下一个绳套,后天又在树梢布一张网,就算他看到了,也不明白我想做什么,当有一天,我和他发生了冲突,那么我之前留下的一切都会在关键时刻变成我的杀招。”叶信笑道:“或许是出身的缘故,他的大局观有些差,这是他最致命的短板。”

    薛白骑和郝飞都不说话了,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他们知道,迟早有一天叶信必定会和萧魔指对上,那是真正的龙争虎斗!

    “对了,你们有时间的话给我查一查那个冯启山,他有些古怪。”叶信说道。

    “冯启山冯院长?”郝飞一愣。

    “就是他。”叶信从窗帘的缝隙向外看了一眼:“我也该出去了,你们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哦,万一铁人豪发疯,我还指望你们为我保驾护航呢。”

    “放心吧。”郝飞应道。

    叶信钻出车厢,一眼看到叶玲和几个女孩亲密的围成一圈,在谈了什么,他愣了愣,立即把探出去的脚缩了回来,车门也虚掩上了。

    “大人,怎么了?”薛白骑不解的问道。

    “那女人是谁?”叶信低声道。

    “哪一个?”薛白骑从门缝中向外看去。

    “和叶玲手拉手的那个。”叶信说道。

    “呵呵……大人果然好眼力。”薛白骑笑道:“她就是温容啊,也算是龙腾讲武学院第一兵花了。”

    “这个是第一、那个也是第一,纯粹是小毛孩的游戏,你们烦不烦?”叶信撇嘴道:“她不姓宗?”

    “她怎么会姓宗?”薛白骑显得有些奇怪:“大人,莫非你见过她?”

    “岂止见过,还差点想杀了她……”叶信说道:“幸好,她最后答应与我合作了。”

    和叶玲手拉手的,竟然是在古森林中保护化婴果的女子,其实姣好的相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举重若轻、从容冷静的气质,让人看过之后便再难忘记,而且不管周围有多少人,视线扫过去总会立即被她所吸引。

    “大人不是开玩笑吧?”薛白骑咂舌道:“如果真害了她,这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和你拼命呢……就说那三殿下铁书灯,恐怕也是要和你翻脸的。”

    “这吓不住我,等我杀了铁心圣,要和我拼命的人只会更多。”叶信顿了顿,随后再次钻出了车厢。

    叶玲看到了叶信,向这边招手叫道:“哥!这边!!”

    叶信嬉皮笑脸的走了过去,突然发现那温容眼中闪烁一缕狐疑之色,他立即开始反思,是不是当时露出了什么破绽?难道温容认出自己是黑袍了?

    心中有鬼,自然会变得敏感起来,不管叶信在心理学上的造诣有多深,也难以免俗,他的视线避开了温容,只停留在叶玲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