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七章 不简单的小兵团

第二十七章 不简单的小兵团

“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她们都是我的好姐妹。”叶玲笑嘻嘻的说道,随后她向马车那边看了看,若无其事的向身边一指:“这是温容,这是邵雪,还有啊,这个妖里妖气的就是沈妙了,嘻嘻……”

    叫沈妙的女孩向叶玲翻了个白眼,随后笑道:“叶大哥,久仰大名了,是真的久仰哦。”

    叶玲的笑容僵住了,沈妙的话模棱两可,让人无法分辨是恶意还是开玩笑。

    “你啊,有时候心眼和针尖一样小。”沈妙无奈的推了叶玲一把:“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如果我对你哥哥有成见,会叫他大哥么?还有,刚才是谁替你跑腿的?”

    “你也不是不知道小玲的心病。”温容摇了摇头,随后对叶信笑道:“叶大哥,别见怪,我们之间开玩笑开惯了。”

    “没事没事。”叶信笑道,他本来是想昭显一下自己纨绔子弟的作风,不过几个女孩的表情都是友善的,至少没有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可以说,这是他回到九鼎城以来,从陌生人身上首次感受到的善意,所以就散去了搞怪的心思,何况也不想让叶玲不开心。

    “沈妙,是我的不对……”叶玲有些不好意思了。

    几个女孩子散发着惊人的青春活力,以叶信的自控力,也是感觉心情产生波动了,叫温容的女孩他在古森林已经见过了,自然不用说,那沈妙和邵雪同样各具特色,沈妙媚态入骨,一双大眼睛似乎蒙着一层雾气,身材婀娜,如果单从女人的吸引力评价,沈妙在几个女孩子中应该是最具诱惑的。

    而邵雪的性子好像有些冷,其他三个女孩子笑意莹然,唯独她板起脸上下打量着叶信。

    “这真的是叶大少?”邵雪突然说道:“和传言有些不符啊。”

    “那要我怎么做呢?”叶信淡淡说道:“嬉皮笑脸的凑上来和你们调笑几句?”

    “哥!”叶玲娇嗔的叫道。

    “眼见之事犹然假,耳听之言未必真。”温容说道:“传言总归是传言。”

    “就是啊。”沈妙笑嘻嘻的说道:“我就奇怪了,一个还没到十四岁的小孩子,再坏能坏到哪里去?那些人简直把你哥哥说成是恐怖的凶兽了。”

    “谢谢……”叶玲轻轻咬住自己的嘴唇,低声道:“谢谢你们。”

    “谢个毛啊。”邵雪说道:“走了,别让谢教习等我们,否则又要受罪了。”

    说完,邵雪当先向学院里面走去,温容几个人跟在后面,叶玲走了两步,回头叫道:“哥,过来啊!”

    就在这时,铁书灯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一眼看到邵雪几个人,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后含笑说道:“温容,你来了啊。”

    “喂……你当我们不存在啊?”走在前面的邵雪叫道。

    “我今天没时间和你斗嘴。”铁书灯笑道,随后再次看向温容:“我还要到宫里跑一趟,父王肯定要详细询问我前线的事,估计这一整天是出不来了,你……明天有空么?”

    “真不巧,云锦哥已经和我们说好了,明天我们要一起去郊游。”温容说道。

    铁书灯露出失望之色,温容又道:“反正你回来了总要在九鼎城歇息一段时间的。”

    “对对。”铁书灯连连点头:“温容,我带回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我又不是聋子,喊声那么大,早听到了。”温容笑道。

    “哈哈……等你有空了,我再给你仔细讲。”铁书灯说道,这个时候他才看到叶信,随后向叶信使了个眼色:“小信,这边来,我有话和你说。”

    “现在才轮到我啊?”叶信咧了咧嘴。

    “你少啰嗦。”铁书灯探手抓住叶信的肩膀,随后向一边走去。

    温容等人停在原地,看着铁书灯和叶信走远,邵雪眼波闪烁了一下:“还是容儿的眼力准,能让三殿下这般折节下交,叶大少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不是眼力准,只是因为我和三殿下走得近一些,能经常听到他提起叶信,所以么,我从来没信过那些闲话。”温容说道。

    “不能尽信,但也不能全不信啊。”沈妙笑道:“叶大少可是揍过我哥的。”

    “真的?”叶玲一愣。

    “别担心,我哥没往心里去,惹不起叶不少,躲着就是了。”沈妙的视线越过人群,看向一个角落:“至于那家伙么……他是被揍过太多次了,怒火滔天啊!”

    几个人顺着沈妙的视线看去,正看到五殿下铁人豪和七公主铁卉真,还有邓多洁,他们躲在角落里低声说着什么。

    “都是十二、三岁的孩子,身体逐渐长成,萌生出争强好胜之心,一定要打出个大哥来,也算正常。”邵雪淡淡说道:“那五殿下铁人豪也太傻了,打不过就别打呀?可他偏偏钻牛角尖,一次又一次送上门去,要我说……他就是活该。”

    “不能这么说。”沈妙摇头道:“五殿下毕竟是国主亲子,平时谁敢欺负他?王宫内外,估计只有叶大少敢这般无法无天,他自然咬住叶大少不放了。”

    “有些奇怪……”温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向远方铁书灯的背影瞥了一眼,随后摇头道:“不太可能,应该是我想多了。”

    “什么?”沈妙三个人视线都落在了温容身上。

    “没什么,就是胡乱想了些事情。”温容说道。

    “温容,我就讨厌你这一点,有什么事直说啊?总是装神弄鬼的!”邵雪不悦的说道。

    “是啊,温容,你直说好了,到底在奇怪什么?”沈妙说道。

    温容露出苦笑:“叶玲,你哥哥为什么那么讨厌五殿下铁人豪?一次次欺辱他?”其实她所想到的要比所表达的深得多,但那种猜测不能乱说。

    “我怎么知道啊?那时候我还小呢。”叶玲说道。

    邵雪双眼蓦然射出精光:“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叶大少看铁人豪不顺眼,是受到了别人的挑拨?铁书灯?”

    “不可能吧?铁书灯绝对不是那种人!”沈妙愣住了。

    “我也认为不是。”温容瞪了邵雪一眼:“就你聪明?乱说什么?!我和铁书灯一直走得很近,这方面是不会看错的。”

    “嘿嘿……你瞒不过我!”邵雪露出调皮的笑意:“由铁书灯做王储,已是众望所归,毕竟铁人豪这几年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估计他原来就笨,又天天被叶大少打,脑子都打坏了,哈……不提他,如果你真的信任铁书灯,为什么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呢?”

    “实在是受不了你了!”温容沉默了一下:“你们还记得我们的誓言么?”

    “当然记得。”沈妙说道。

    “其实当初让你们发誓的时候,我知道你们是有些不以为然的,尤其是你,邵雪。”温容说道:“因为我们的命运并不由自己掌握,有的也许很快就要嫁做人妇了,有的要进入军营,为自己的家族打拼,有的运气好,经过大选之后,直接进入青云宗修行,所以我们当初发下的誓言,我们所组建的兵团,用不了几年就可能变成笑话了。”

    “不是笑话,是回忆、是怀念!”叶玲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什么都好,我只希望,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要留下遗憾。”温容笑道:“我还希望,你们能变得更强大、更聪明,这样在未来才能更有效的面对各种麻烦和危险。”

    “我知道你为我们做了很多。”听到温容这番话,连性子最冷的邵雪也动容了。

    “今天所说的,是我们的小秘密,谁都不能透露任何人!否则,我再不会把她当成姐妹了。”温容的神色变得森冷了:“尤其是你,叶玲,绝对不能把刚才那些告诉你哥哥!”

    “为……为什么?”叶玲吃力的问道。

    “你看看你哥的样子,是藏得住心事的人么?”温容说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我们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等三殿下知道你哥猜疑他,他还会把你哥哥当成朋友么?另一种是三殿下确实把心机藏得很深,你哥揭了他的短处,他必定恼羞成怒,然后你哥哥会落得什么下场?叶玲,你们叶家想度过难关,必须要得到三殿下还有韩家的帮助啊!”

    叶玲转过身,向叶信和铁书灯的方向看去,见两个人谈得很亲密,她幽幽叹了口气:“韩家……昨天我家摆宴,我亲手给韩家写了请柬,他们根本没有理睬我啊。”

    “韩家的最终目标是扶持三殿下铁书灯坐上国主之位,三殿下没说话,他们怎么敢擅自做主?”温容说道:“如果你今天给韩家发请帖,他们肯定会派人过来的,你信不信?我可以和你打赌。”

    “是这个道理。”邵雪说道:“三殿下铁书灯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你哥哥显得这般亲热,已经算表明态度了,韩家当然要做出回应。”

    “所以说我认为三殿下铁书灯不是你们说得那种人,叶家的处境太微妙,如果不是重情之人,他没必要冒着触怒国主的危险,和叶信走到一起的。”

    “你忘了天狼军团?”邵雪冷笑道。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