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二十八章 元灵之体

第二十八章 元灵之体

龙腾讲武学院拱门对面的角落中,正进行着着一场不愉快的对话。

    五殿下铁人豪恶狠狠的盯着邓多洁,一字一句的说道:“邓多洁,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姐姐,你居然利用我?!”

    “殿下……你这么说是在诛我的心啊!”邓多洁双瞳中闪现着泪光:“一笔写不出两个邓字,你是姑姑的亲生骨肉,我邓家一向以殿下马首是瞻,殿下在,我邓家在,如果殿下有个好歹,邓家又何去何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啊?!”

    “什么意思?”五殿下铁人豪不太明白。

    “邓姐是说,如果你倒了,邓家也就倒了。”一边的铁卉真缓缓说道:“如果让铁书灯坐上国主之位,他是绝对不会放过邓家的。”

    “你还知道这个道理?”五殿下铁人豪喝道:“既然知道,又为什么利用我?”

    “殿下有所不知……那叶信回来之后,我和娘亲好心好意过去探望他,结果他歹心不改,竟然找个空子又想要非礼我,幸好我已不像当初那般柔弱了,一脚把他踢开,才逃了出去!”邓多洁的语气变得颤抖了:“我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和娘亲诉苦是没用的,毕竟狼帅对我邓家有恩,他们反而会斥责我举止轻佻,才惹火上身,想来想去,整个九鼎城勇于弘扬正气、不畏强暴的,只有殿下你了,而且……我又能找谁?谁会帮我?”

    说到最后,邓多洁已带出了哭音,五殿下铁人豪的脸色有些缓和了,邓多洁说得没错,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在叶信的淫威下屈服过?当初叶观海还活着,他都不怕叶信,更何况此时此刻?!

    “殿下,我万万没想到,那薛白骑和郝飞竟然这般狂妄!”邓多洁哀声叫道:“他们心目中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规?怎么能……怎么能……”

    “罢了……”五殿下铁人豪长叹一口气:“等我回去之后,定会去找父王,这样胡作非为的凶徒,绝不能留!邓姐,下一次有事要我帮你,你明明白白告诉我就好,我岂能弃你不顾?!”

    “我知道了,都是我的错……”邓多洁低声说道。

    五殿下铁人豪深深的看了邓多洁一眼,随后大步向学院走去。

    铁卉真却没有动,等到铁人豪走远了,她才突然说道:“邓姐,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邓多洁急忙回道。

    “你为什么恨那叶信?”铁卉真说道。

    “从小到大,那叶信只要抓到机会就欺辱我,我对他……”

    “你不想说就算了。”铁卉真打断了邓多洁的话,随后快步追向铁人豪。

    “七公主、七公主……”见铁卉真似乎很恼怒,邓多洁紧张的追了上去。

    “你不必在意我。”铁卉真一边走一边说道:“至少你刚才说的道理是真的,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过……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象这一次一样利用五哥了,有事情说出来就好,该帮你的我们自然会帮。”

    “明白……”邓多洁很胆怯的应道。

    ****

    在龙腾讲武学院内,叶信和铁书灯的对话则要亲密得多。

    “小信,以后尽量不要和老五发生冲突,能躲就躲。”铁书灯轻声道:“换成别人,我肯定要替你出头,但铁人豪……让我很为难,如果我真的教训了他,会让人想起母后和邓妃的争端,那些小人又会传出风言风语,对我很不利。”

    “我哪里想惹他?是他一定要和我过不去的。”叶信说道。

    “我知道。”铁书灯点了点头:“我现在回宫,会把这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禀报父王,父王自然会约束铁人豪,以后你再小心些就好。”

    “吗的……真憋气……”叶信咬着牙说道。

    “这就感到委屈了?你啊……还是历练得太少了。”铁书灯笑了起来:“小信,我还没问你呢,这几年你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到处乱跑呗。”叶信的脸扭曲成一团:“三哥啊,到了外面我才知道,在家万般好,出门事事难,如果不是有幸遇到了贵人,我哪里还能回得来?!”

    “什么贵人?”铁书灯好奇的问道。

    叶信迟疑了一下,摇头道:“不能说,有禁忌的。”

    “哦?”铁书灯一愣:“连我都不能告诉?”

    “我倒是没事,只担心给三哥带来麻烦。”叶信说道,此刻,他已经决定改变原有计划了,如果萧魔指真的有预料中的那么歹毒狠辣,如果那几个天狼军老将中果然有奸细,那么国主铁心圣必然知道天狼军团的兵符已落入他叶信手中。

    那么,继续扮演一个废物就没有意义了,而婶娘邓巧莹这般努力让他进入龙腾讲武学院,让他看到了另一个契机。

    所以叶信才扯出一个子虚乌有的贵人,他知道铁书灯肯定会把原话传递给铁心圣。

    叶信需要时间,铁心圣其人本来就缺乏决断之能,所谓的贵人,范围太大了,或许是柱国、或许是上柱国、或许是其他公国的国主,还或许是游历的修士,等到铁心圣想来想去,终于耗光了耐心也鼓起勇气,魏卷已经战败了。

    “好,那我就不问了。”铁书灯顿了顿:“小信,王猛也回来了,他可是一直念叨着你呢。”

    “他什么时候到?”叶信问道。

    “和我应该差三天的脚程吧,我急着把前线大捷的消息禀报给父王,所以独自快马加鞭赶回来了。”铁书灯说道,随后想了想:“今天我是出不来了,明天还要去韩家,后天……”

    “我知道,后天你还要去勾搭那个温容呢。”叶信截道。

    “嘿嘿……我一直是重色轻友的,这一点我可从没否认过。”铁书灯笑了起来:“那就大后天吧,我来找你,然后我们出去喝一顿,不醉不休!”

    “每次吵吵不醉不休的是你,每次第一个开始吐白沫的还是你。”叶信一脸的不屑:“你还有脸和我说?三哥,你‘休’得也太快了吧?闪电一样啊……”

    “现在早不同以往了。”铁书灯冷笑道:“知不知道我在前线混了多久?整整一年啊!哥的酒量岂是你这种渣渣所能相比的!”

    “又想和我赌了?”叶信说道。

    “赌就赌。”铁书灯道:“说吧,想赌什么?”

    “还有好几天呢,现在说有点早,不过么……先让你做个准备吧。”叶信说道:“出去玩了几年,倒是学了不少花样,我们赌裸奔!”

    “这是什么意思?”铁书灯没听懂。

    “就是光着屁股在街上跑啊。”叶信说道。

    铁书灯眼睛有些发直,紧紧盯着叶信,如果换成别人说这话,铁书灯会勃然大怒,甚至可能马上质问对方:“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他铁书灯这般付出一切争取上进,图的是什么?当然是王储之位!光着屁股在街上跑,干了这种丢人的事,那还有脸争么?

    只不过,叶信的眼神非常清澈,铁书灯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还是没长大啊!

    “那个……我得去宫里,不能再拖了。”铁书灯说道,接着也不管叶信,迈步向学院的拱门走去,也是巧,铁人豪正好迎面走来,身后还跟着铁卉真。

    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都显得很淡漠,只是相互点了点头,便各走各的路,擦肩而过。

    倒是铁卉真很有礼貌,停下脚步对铁书灯说道:“三哥,这是要去宫里么?”

    “是啊。”铁书灯笑了笑,当他的视线落在邓多洁身上时,冷哼了一声。

    这时,温容等人也向这边走来,叶玲叫道:“哥,这边来,第五营要从这里走。”

    铁人豪的脚步略微缓了一下,脸上显现出懊恼之色,刚才他只顾着想怎么样去对付叶信,忽略了温容的存在,听到叶玲的叫声才想起来。

    事实上铁人豪对温容是不太感冒的,只所以选择缠着温容不放,首要原因是铁书灯喜欢温容,那么他当然要争了,其次邓妃在暗地里多次提醒过他,与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具备大器之才的只有那么几个,其中以温容为首,能得到温容,会给他增加胜算。

    铁人豪想回头和温容说上几句什么,眼角瞥到了站在温容身边的叶玲,他放弃了,现在去套近乎,叶玲是不会放过机会的,何必自取其辱?!

    “叶大少,我们谢教习的人虽然不错,但训练起来可是很严格的,一点情面都不留,你能坚持下去么?”沈妙对叶信说道。

    这么低级的激将法,当然瞒不过叶信,叶信知道,沈妙是出于好心,希望他能坚持下去。

    “你们几个女孩子都能坚持,我当然也可以了。”叶信说道。

    “哥哥能行的!”叶玲突然道:“我早晨才知道,原来哥哥拥有元灵之体呢!”

    “什么?”温容一愣:“谁说的?”

    “是我大伯以前说的。”叶玲回道。

    “元灵之体……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沈妙喃喃说道。

    “不要再说了。”温容向四下看了看:“等晚上我再和你们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