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十二章 态度

第三十二章 态度

只不过,妖兽和圣兽的元晶不是武士所能企及的,连修士都未必搞得到,而且淬炼本命技需要百余颗元晶,花费达到了天文数字,对九大公国的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也罢……”叶信无奈的叹了口气,寒武殿对他也有大好处,加上叶玲,他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了。

    “老大出手,对付那些小孩子,自然是手到擒来了!”谢恩笑道。

    “我不会出手。”叶信摇头道:“忘了我说过的话?永远都要把战斗当成最后的手段。”

    “老大,你不出手,那寒武殿就丢定了!”谢恩的笑容变得僵硬了:“我是没办法出手的,否则就要被那娘们抓到把柄。”

    “我保证能赢就是。”叶信说道:“现在和我讲一讲,夺旗是怎么回事?所有的规则都要讲出来。”

    “这个……就像玩游戏一样。”谢恩说道:“双架山有两座山峰,相隔二十里,山峰顶上是平的,我会把第五营的营旗交给他们,他们也要把第一营的营旗交给我,双方必须把营旗插到山峰顶上,然后开始争夺。争夺从子夜开始,一直到第二天子夜,有二十四个小时,不限战术,可以偷,可以暗袭,可以强攻,总之可以使用任何办法,只要能拿到营旗就赢了。”

    “偷也可以?”叶信沉吟了一下:“偷到营旗的可能性有多大?”

    “几乎不可能。”谢恩说道:“那里的元力很充沛,养育出了不少凶兽,但都是小型凶兽,尤其是靠近山峰的地方,盘踞着大批的蛰蜂,必须要运转元力,才能抵御蛰蜂的侵袭,可运转元力必然要引发波动,绝对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还有别的需要注意的么?”叶信问道。

    “嗯……战斗通常都要清晨爆发。”谢恩说道:“夜间那些小型凶兽太过活跃,意外因素太多,所以没有谁愿意在夜间行动,而且为了避免遭受凶兽的袭击,必须要经常运转元力,他们的进境最高的才是初级先天武士,长时间运转元力会造成很大消耗,如果白天不打,再耗到晚上,学生们的元力都会耗尽,没办法分出输赢了。我参加过几次夺旗之战,每次都在清晨开始打的,基本上到中午就全部结束了。”

    “还有么?”叶信说道。

    “嗯……老大你刚才说到了偷……”谢恩犹豫了一下:“如果是你出手,那应该有几成胜算的,只要能潜入到峰顶就好,为了让学生们开创出多种战术,峰顶不允许留人看守,至少要在三百米开外,你的机会很大。”

    “我出手?让我做蒙面大盗?”叶信说道。

    “那肯定不行。”谢恩摇头道:“得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何况上面还会派人去盯着,蒙着脸算怎么回事?”

    “这样我就没办法出手了。”叶信说道:“还有没有别的?”

    “现在我暂时想不起来,应该就这些了。”谢恩说道。

    “呵呵……看样子龙腾讲武学院的那几个院长、副院长都是废物,制定的规则太不严谨了。”叶信说道:“你能不能找到乌贼汁?”

    “乌贼汁?”谢恩思索了片刻:“记得乌贼汁是几种丹药的佐材,学院的丹房里肯定有。”

    “去给我拿一瓶过来。”叶信说道:“希望我们能遇到晴天吧。”

    “老大,晴天和阴天又有什么区别?”谢恩不解的问道。

    “晴天可以加速化学反应。”叶信说道。

    “化学反应又是什么东西?”谢恩更不明白了。

    “和你讲不清楚。”叶信顿了顿:“能不能带我进丹房?我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单有乌贼汁不够。”

    “没问题,我可是学院高价聘来的教习,面子大着呢。”谢恩笑道。

    ****

    到了中午,第五营的学生们陆陆续续返回了寒武殿,只是缺了两个人,去荒山野岭实战演习,总归是有危险,就算有院长和教习盯着,也难免会出现意外,有些学生的家长会拒绝让自己的孩子去冒险。

    学院不会强迫学生参加,人各有志、勉强不来,缺几个人很正常,第一营同样不可能满员。

    叶玲走进寒武殿后,下意识的观察着叶信的神色,她担心叶信会受到谢恩的刁难或者是嘲讽,见叶信神色很平静,她才算放下了心。

    被誉为四大兵花的温容等人,自然不会缺席,因为她们是有大志向的,输了可以,避战就是懦弱了,前者只是丢面子,后者却可以直接影响她们的勇武之心。

    在等待的时间,温容几个人聊着闲话,看在叶玲的面子上,她们并不忌讳叶信的存在。

    叶信才知道,她们原来并不是一个营的,都是大世家的子弟,除了叶玲以外,其他三个都有足够的资格选择由谁来做自己的教习。

    在龙腾讲武学院所有的教习中,最令人瞩目的无疑是第一营的教习吴曼、还有第五营的教习谢恩,吴曼年纪刚过三十,却已经是沙场老将了,而谢恩拥有两种本命技,在教习中的实力排在第一位。

    所以大世家的子弟都会选择进入这两个营,温容、叶玲在第五营,沈妙和邵雪在第一营,后来她们相互结识,都看对了眼,友情越来越深,最后沈妙和邵雪离开第一营,进入了第五营。

    对教习而言,这是一种赤裸裸的羞辱和背叛,沈妙和邵雪都有背景,不在乎吴曼的态度,吴曼便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谢恩身上,加上她的男人就是被谢恩挤掉的,两个教习间的关系变得极度恶劣,也就是九鼎城和龙腾讲武学院的规矩多,他们不敢放肆,如果换成天缘城,估计他们早分出生死了。

    当然,十有八九是吴曼死、谢恩生,拿吴曼和常人比,算得上阅历深厚,但和谢恩比,她就远远不够看了。

    天罪营三千将士,陷入绝境,一年多的时间历经百余战,最后仅剩九十多人逃出生天,这算得上是最高强度的磨练了。

    谢恩的脾气有诸多缺点,懒得出奇,放浪无羁,经常惹麻烦,可叶信总能容忍谢恩,因为谢恩是个天才,真正的天才!更重要的是,在一开始谢恩就和叶信是一伙的,只不过那时候叶信并不是掌控者,而是负责出主意的狗头军师。

    而且在天罪营的内讧中,谢恩几次救过叶信的命,如果换成郝飞这般没大没小,叶信早一脚踢过去了。

    做主将当然要一碗水端平,但是在感情上,肯定有区别。

    殿门外传来了马儿的嘶叫声,看来学院已经做好准备了,谢恩带着学生们走出了寒武殿,叶玲凑到叶信身边低声道:“哥,你会不会骑马?”

    叶信看了叶玲一眼,这个问题实在是懒得回答了,我看起来有那么废么?

    学生们纷纷跳上战马,叶信这边刚刚抓住缰绳,叶玲抢上一步:“哥,你到底会不会啊?”

    “小玲儿,这几年我九大公国都跑遍了,不会骑马我用双脚走啊?”叶信无可奈何的说道。

    “哦……那我在这边跟着,万一你掉下来了,我好帮你。”叶玲还是不放心。

    叶信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纵身跨上战马,不止是叶玲凑过来了,温容也跟在另一侧,这是双层保护……

    叶信无话可说,驱动马儿慢悠悠的向前走去,温容偷偷的瞥了叶信一眼,眼中充满了狐疑。

    叶信并没注意,从上午到现在,温容已经很多次用这种目光观察他了,因为温容总是隐隐感觉叶信的身影很熟悉,但偏偏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算上谢恩,一共有二十一个骑士,马队在学院中慢慢前行着。

    行走的学生们看到马队,一股莫名的骚动迅速弥漫开。

    “这……这这也太牛掰了吧?!”有个学生忍不住叫了起来。

    “那是谁啊?那是谁啊?有没有人认识?”另一个学生瞪大眼睛。

    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叶信身上,不是他有多强大,而是他的位置太过引人注目。

    叶信居中而行,左侧是叶玲、邵雪,右侧是温容、沈妙,

    龙腾讲武学院的四大兵花,如众星捧月般把叶信围在当中,就算是公认的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铁书灯和宗云锦,也从没得到过这种待遇。

    交朋友的黄金年龄应该在十三、四岁到二十几岁之间,再大一些结识的朋友,基本上都和利益有关,这个时候能成为朋友,仅仅是因为看顺眼、因为喜欢,友情是纯粹的,更弥足珍贵。

    在四大兵花当中,叶玲的处境最艰难,温容等人知道叶信的过去,也清楚叶信结下了很多仇家,所以她们刻意这样做,由此昭显出明确的态度,叶信是受她们保护的,谁敢乱来就是和她们作对!

    她们珍视彼此的友情,也愿意帮助叶玲,帮一帮叶家,这与她们家族的想法无关。

    不过,学院的学生们就想多了,一双双复杂无比的目光,竟然逼得叶信也感觉有些不自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