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十三章 妖孽即将诞生

第三十三章 妖孽即将诞生

离开九鼎城,一路向北,几个小时之后,双架山的山峰出现在学生们眼前。

    冲上山坡,山坡后有一座小村,大约有十几户人家,这里是龙腾讲武学院的私产,平时有隶属学院的护卫看守,谢恩第一个跳下战马,立即有护卫迎出来,把战马都牵到了院子里。

    “姓吴的来了么?”谢恩对一个护卫问道。

    “吴教习早就到了。”那护卫回道。

    “这么急啊……她还真以为自己赢定了?”谢恩冷笑道:“第一营去了哪里?”

    “第一营去了左山。”那护卫道。

    “那我们就去右山,跟我走。”谢恩一摆手,示意学生们跟上。

    进入密林之后,学生们的神情都变得紧张起来,虽然学院经常会对这里的凶兽进行筛选,一些危害大、让人防不胜防的凶兽都被消灭了,但除了叶信和谢恩以外,学生们没有谁敢掉以轻心。

    爬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总算接近了峰顶,前方出现一排高墙,墙后就是旗坛了,第一营的教习吴曼站在高墙下,微笑着看向这边。

    “你们来得真慢。”吴曼缓缓说道。

    “少说废话,换旗吧。”谢恩不客气的说道。

    吴曼从腰间抽出一块红绸,挥手展开,红绸上写着几个字:第一营。

    随后吴曼又取出准备好的笔墨,在旗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边谢恩也同样签了名,双方换过营旗,吴曼扫视了一圈:“让孩子们都早些休息吧,第一营的学生已经休息半天了,别到时候输了又乱找借口。”

    “第五营的学生用不着你操心。”谢恩说道。

    “好心没好报。”吴曼摇了摇头,迈步向山下走去。

    第五营的学生们以前也参加过夺旗战,熟悉整个流程,他们立即忙碌起来,有的去林中收集干柴,有的搭建灶台,还有的在整理大家带来的吃食。

    只有叶信独坐在高墙下,淡淡的看着忙碌的学生们,谢恩凑到叶信身边,低声道:“老大,在想什么呢?”

    “别过来烦我。”叶信说道。

    “我是为你好。”谢恩笑了笑:“大家都在忙,只有你一个人闲着,那帮孩子会不满的,如果我不过来找你说话,马上就要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了。”

    “当个破学生也这么费劲!”叶信叹了口气,他知道谢恩是对的,刚刚坐了不到五分钟,已经被不少人盯上了,继续坐下去,肯定有人会忍不住火气。

    “要不……老大你也过去帮他们干点什么吧。”谢恩说道。

    “心情不好,懒得动。”叶信说道。

    “怎么了?”

    “魏卷大胜的消息你应该也听说了吧?”叶信说道。

    “嗯。”谢恩说道:“我让学院准备战马时,随便去了趟外面,见到了白骑和郝飞,他们说……是萧魔指想要杀你。”

    “没能淬炼出杀招,始终就要低他们一头。”叶信缓缓说道:“这是我最大的桎梏。”

    “慢慢来,修行不能急,必须一步一个脚印走,这话还是当初你告诉我的呢。”谢恩说道。

    “其实我应该再拖一年的。”叶信说道:“但二叔一直被关在天牢里,我担心铁心圣莫名其妙发疯,一定要置我二叔于死地,还连累了薛白骑和郝飞,毕竟他们的身份都是叶家的家将,决定斩草除根的铁心圣,不可能放过他们。”

    “老大,寒武殿对你的修行肯定有大好处。”谢恩说道。

    “嗯,我知道,这一次没有白回来。”叶信点了点头。

    “这两年你都在什么地方?”谢恩问道。

    “天缘城。”叶信说道。

    “去做佣兵?不是吧……我们守着宝山呢,还用得着去那边折腾?”谢恩有些不理解。

    事实上现在九鼎城资源最雄厚的人,除了铁心圣之外,就应该是叶信了。

    元石是军队不可或缺的战略物资,每次出战之前,主将都会用阵图加快元石逸散的速度,争取让每一个将官、每一个士兵都处于全盛状态,等到一场苦战之后,还要再一次启动阵图,让所有的将官和士兵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以迎接下一次战斗。

    所以说元石是军队的命根子,没有补给,仗也不用打了,第一天或许能坚持下来,到了第二天,一方已恢复元力,一方尚没摆脱疲惫,胜负之势已分,再无法逆转。

    怎么样才能获得最大的磨练?怎么样才能更有效的增强自己的元脉和元力?怎么样才能以最快速度让本命技蜕变成杀招?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进入军队。

    独自修行要比进入军队安全得多,危险的任务,不接就没事了,接了也可以放弃,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再来,但这样所有的资源都要靠自己积累了;如果进入军队,国家机器会补足一切损耗,这样才能让将士们杀死更多敌人。

    元石是修行的根本,这也是世间所有的势力集团连年征战不休的原因,最具讽刺意味的地方在于,战争的目的是占领更多的土地,而占领更多的土地会得到更多的元石,可是在战争中消耗掉的元石根本无法计算,譬如说叶观海的天狼军团和萧魔指的魔军,就是用元石堆出来的。

    但又不能不打,单单以九大公国为例,如果哪一个公国十几年无战事,他们就要被淘汰了。

    武士们在战争中成长的速度异常惊人,据说千年前神川帝国土崩瓦解,分裂成十六个小公国的时候,铁家开创的大卫国,只有一个上柱国级武士,就是铁家的家主铁战。

    世界在进步!每一个势力集团都在进步!停顿就意味着落后,没有谁敢休憩,公国与公国在打,帝国与帝国在打,各个宗门也从来没停止过纷争。

    这世界就像一片新生的树林,每一棵树都在拼命的生长着,一旦落下,便会发现阳光被遮挡住了,根须也受到了挤压,结果只能慢慢枯萎。

    所谓的闭门修炼几十载,出山便横扫天下的强者,从来不存在,至少在这个世界不存在,突破瓶颈时,固然需要闭关精修,但之前漫长的积累与磨练,只能靠战斗去换取。

    这世界不会有隐士,名声与实力还有收益都是成正比的。不知道,只意味着没有达到相同的高度。

    魏卷出山后能与萧魔指对抗,是因为铁心圣一直没放弃过魏卷,而天狼军团的副将秋戒察,年纪尚不到五十便衰老成那个样子,虽然和心灵饱受折磨有关,但更大的原因是他被中断了供给。

    叶观海身死,天狼军团土崩瓦解,秋戒察几乎失去了一切,又拒绝了铁心圣的册封,最后,他只能在无名的小山村中默默等死。

    与之相反,叶信率领的天罪营是屡战屡胜的,更攻破了金山,金山是大召国最大、最重要的补给中间站,天罪营所缴获的军资已达到了天文数字!

    叶信所掌握的资源并不比铁心圣差多少,当然,他得先潜入大召国,把埋藏的宝藏都拿回来。

    叶信从不认为自己靠着情谊与恩德就能掌控天罪营的虎狼之士,他更相信希望与利益。

    “刀不磨是要生锈的,而且我怕一旦闲下来,会对未来感到迷茫。”叶信轻叹一声:“何况我还有一些别的苦衷。”

    就在这时,叶玲快步走过来,先是把一块烤肉递给了谢恩,随后又把另一块烤肉放在叶信手中,接着端详了一下叶信,眼中隐隐闪烁着狐疑之色。

    叶信刚刚进入学院第五营,她想不通和谢教习有什么好聊,更奇怪谢教习为什么对叶信这般友善。

    只是,叶玲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小城府,她把疑虑藏在心里。

    “叶玲,有人带酒了么?”谢恩问道。

    “有的。”叶玲急忙点头,她知道谢教习一直对她很不错,所以在态度上稍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

    “去给我拿一点。”谢恩说道。

    叶玲回到架起的篝火旁,弯腰捡起一只酒囊,甩手向这边扔了过来,谢恩探手接住酒囊,随后递给叶信:“老大,你喝不喝?”

    “拿走!”叶信压低嗓音喝道:“那几个小丫头都鬼得很,你自己还没喝先拿给我,她们会怀疑的,你怎么做事就不愿意动动脑子?”

    果然,温容几个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随后又立即移开了视线。

    “怀疑就怀疑呗。”谢恩笑道:“白骑说了,老大准备在龙腾讲武学院开始认真‘修行’了,那你的进境肯定是令人发指的,我现在对你另眼相看,正代表着我有识人之明啊!”

    叶信摇了摇头,他的视线在学生们身上扫过,随后转移了话题:“那个胖女孩叫什么?”

    叶信喜欢在暗处观察人,半天下来,他发现那个女孩有些奇怪。

    “她啊,她叫温湉。”谢恩说道:“原本是温家的一个小丫鬟,据说是从集市里买来的,有一次温弘任在街上遇刺,被温湉撞上了,她居然能背着温弘任一口气逃进王宫,据说当时温湉跑得象野马一样快,几个刺客释放出本命技,都没能追得上她。”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