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十四章 作弊

第三十四章 作弊

“温弘任又是哪一个?”叶信问道。

    “就是温容的亲生父亲。”谢恩说道:“温家很感激温湉,最后由温弘任收温湉为义女,所以才改名叫温湉,可怜的小丫头,大概一直没尝过好日子,成了温家小姐之后,每时每刻都在暴饮暴食,好像要一口气把温家给吃空,谁管她她就哭,温家的人怜惜她,也就随她去了,结果不到两年的时间,搞成了这样子。”

    那个温湉胖得有些恐怖,身形象球一样,下巴的肉垂下去,差点能碰到她的颈窝,不过动作非常灵活,到处跑来跑去的,好似一点都不累。

    “也就是说,她是温容的妹妹?”叶信皱起眉:“难道……我看错温容了?”

    “怎么?”谢恩一愣。

    “温湉在第五营的地位好像是最低的,温容视而不见,也不帮帮她。”叶信说道,从学生们开始干活算起,那温湉是最出力的,一会到林中砍干柴,一会回来砌土灶,搞得双手沾满了泥,一会又开始生火,很多学生都是随便干一点,意思意思就算了,只有温湉一个人始终在忙前忙后。

    “那你可就冤枉温容了。”谢恩笑道:“温湉就是这个脾气,应该是丫鬟的习惯吧,她恨不得包下所有的脏活、累活、苦活,或许在辛苦劳作的时候,她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吧,温容开始管过几次,可她总显得很伤心,最后温容也没办法了。”

    “这样啊……”叶信感觉自己心里舒服了一些,他也说不清刚才为什么会产生失望之情。

    “大人,你为什么问到那温湉了?”谢恩道:“莫非……你喜欢这个调调?天……”

    “滚粗!”叶信道:“你这个教习是怎么做的?完全不合格,在我看来,温湉是个极具潜力的学生。”

    “你莫不是……乱猜的?”谢恩狐疑的问道。

    “两年前,我撞上了一番奇遇,然后发现自己多出了一种能力。”叶信低声说道:“在街道上行走时,我总会莫名其妙的象从梦中惊醒一样注意到一个人,或者是几个人,那种感觉从何而来,我自己也说不清,不过一次次危险给了我验证,能让我本能注意到的,都有些特殊。”

    “不是吧……”谢恩喃喃的说道。

    “昨天晚上这个时候,邓多洁用一种能隐藏身形的本命技接近了我的院子,我也是在突然之间发现了她。”叶信说道。

    “老大,你已经是逆天妖孽了,竟然还能碰上这种奇遇?还让不让人活啊……”谢恩哀声说道。

    “如果换成你,你早就死了。”叶信说道:“而且,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我不想太过依赖这种能力,除非我能找到符合逻辑的解释。”

    这时,学生们发出了争吵声,其中几个人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他们在制定战术,准备对付铁卉真和邓多洁。”谢恩露出一抹邪笑,随后愣了愣,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老大你刚才说邓多洁的本命技是能隐藏自己的身形?如果她偷偷潜入我们这里,把营旗偷走怎么办?”

    “不会,对第一营来说,他们已经赢定了。”叶信摇了摇头:“邓多洁始终隐藏着自己的本命技,为了一场必胜的夺旗战,她怎么会选择暴露自己呢?”

    “说起这个……老大你能不能换一种办法?”谢恩说道:“我们纯粹是作弊啊!”

    “我喜欢轻松的游戏,越轻松越好。”叶信说道:“那个学生叫什么?一直躲在边上的那个?”

    “他?”谢恩的视线转了过去,大部分学生都聚在一起研究着战术,只有温湉和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孩躲在后面:“他叫李崇楼,原本家世还可以,不过就在半年前,家里走了一趟货,被盗匪劫了,赔得倾家荡产,幸好已经交纳过了足额的学费,现在还能继续在学院里修行,只是性格改了许多,总显得很自卑,害怕和同伴接触。”

    “就是他了,把他叫到林子里去,注意别引起别人的注意。”叶信说道。

    “做什么?”谢恩问道。

    “我不能自己出面,所以需要缔造出一个力挽狂澜的英雄。”叶信说道。

    第五营的学生们正争论得热火朝天,他们不愿意和第一营的学生打夺旗战,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能硬着头皮坚持,选择战斗总有一线希望,放弃则代表着真正失去。

    谢恩走到那李崇楼身边轻轻拍了拍,李崇楼惊愕的抬起头,谢恩使了个眼色,随后向林中走去。

    李崇楼不明所以,慢慢跟在后面,片刻,两个人已走进密林深处,谢恩停下了脚步。

    “教习,有什么事?”李崇楼轻声问道。

    “我知道你的处境。”谢恩叹了口气,随后用叶信教他的话说道:“你们家遭受了劫难,那么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吧?如果你能晋升为先天武士,再找一些门路,进入魏帅的军团,你家未必没有翻身的希望,你现在的压力非常大,我猜得没错吧?”

    李崇楼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慢慢低下头:“教习,我还有……还有半年就结业了。”

    “半年内成为先天武士,对你来说可不容易。”谢恩说道。

    “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李崇楼根本没机会和别人述说心事,面对同学,他感到自卑,面对家里人,他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绝望,突然被谢恩掀开来,他的心中阵阵剧痛,眼眶也发红了。

    “我有一门心法,你想不想学?”谢恩说道。

    “什么?教习……您……您在说什么?”李崇楼当即目瞪口呆。

    “我想传你一门心法,之后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谢恩说道。

    李崇楼的身形已变得僵硬了,这当然是天大的好事,只不过来得太过突然,他一时没办法做出反应。

    “说啊,想不想学?”谢恩有问道。

    李崇楼抖了一下,随后双膝猛地跪倒:“教习大恩大德……”

    “起来起来!”谢恩探手抓住李崇楼的肩膀,把李崇楼拽了起来:“我不止是想帮你,也是为我们第五营考虑,你学了我的心法,或许能帮助大家赢得这场夺旗战。”

    “真的?”李崇楼大叫道。

    “小声点。”谢恩说道,随后看向侧方:“叶信,你过来。”

    叶信的身影从林中走出,缓步接近李崇楼。

    “你要记下叶信所说的每一个字,并且全神贯注按照叶信所说的去做,明白吗?”谢恩说道。

    “明白明白。”李崇楼忙不迭的说道,随后努力向叶信露出笑脸,只是他过于激动了,脸颊上的肌肉还在不时抽搐着,笑容有些难看。

    叶信伸出手,一条银链从指缝中垂下,银链尾端拴着一颗浅黄色的宝石。

    “注意盯着这颗宝石,用你的全部精神。”叶信的声音很柔和:“除了我的话,什么都不要想,保持内心的清净……”

    李崇楼没时间想太多,只以为这就是谢恩的心法,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颗浅黄色的宝石。

    “不要那么用力,放松……放松……”宝石在叶信的手掌下慢慢摆动起来:“你隐隐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水浮上了你的脚面……”

    谢恩在一边好奇的观察着,叶信的声音越来越柔和:“你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慢慢闭上眼睛,放松……仿佛你已回到了冥冥之中……回到冥冥之中……”

    其实催眠术的失败几率很高,和受术者的特质、心理防卫能力、警觉性切切相关,问题在于李崇楼认为这是谢恩的心法,他全力以赴的配合,毫无保留的服从引导,仅仅五分钟,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温热的水包裹住了你整个身体,让你睡得更深更舒服,睡得更深……”叶信慢悠悠的说道:“你的手臂无法动弹……”

    李崇楼的双手很快垂了下去。

    “你的手指无法分开……”

    李崇楼的双手手指马上并拢,完全服从叶信的口令。

    差不多了,叶信向学生们所在的方向点了点,示意谢恩过去盯着。

    “你是个英雄,这场夺旗战因为你才能获得胜利,没有人能阻挡你的脚步……”

    李崇楼的眉头抖动了几下,身形慢慢挺直。

    “你聪明,你勇敢……不管什么样的危险,你都能找到办法去克服,绝不会退缩。”叶信柔声说道:“现在,你从身上拿出一瓶药液,里面是剑齿猛虎的尿,然后把剑齿猛虎的药一点点倒在自己身上。”

    李崇楼垂下的手慢慢举起,然后做出拧瓶盖的动作,接着又把虚握的拳头往身上乱抖,似乎手中真的拿着一个瓶子。

    “他们都是傻瓜,根本不懂,剑齿猛虎的尿可以吓退凶兽,这样你才能在没有运转元力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接近他们的营旗。”叶信说道。

    李崇楼的嘴角动了动,露出一抹冷笑。

    “现在,你已经接近了他们的营地,趴下……慢慢趴下……不要被他们发现。”

    李崇楼弯下腰,趴倒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