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天路杀神 > 第三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三十五章 不速之客

“要忍耐……忍耐,你现在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凭你的头脑和意志,总有一天会超越他们的,你是英雄,无可替代的英雄……”

    趴在草丛中的李崇楼双眼闪烁一缕不屑,他的脑袋在悄悄转动,似乎观察着什么。

    “他们终于放松警惕了,开始行动!前面就是旗杆,把我们的营旗拉下来,慢慢的……然后从你腰包里拿出另一面营旗,把营旗挂上去……这面营旗没有谢教习的签名,他们是不会发现的,好了,慢慢往后退……你现在正离开第一营的营地,准备返回第五营……”

    李崇楼的身形突然变得僵硬了,眼皮也在快速抖动着。

    叶信愣了愣,他突然意识到双方的逻辑造成了冲突,让李崇楼的催眠效果受到了影响。

    “现在不能宣告你的胜利……”叶信柔声道:“他们为了挽回败局,十有八九会向你出手,如果让他们抢走了营旗,一口咬定你没能成功把营旗夺走,谁都不会相信你,也没有人替你做主,还不到时候,要忍耐,忍耐……”

    李崇楼再一次慢慢趴在了草丛中,牙关紧咬,似乎在为什么而感到愤怒。

    “睡吧……睡得再深一些……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你身上时,你会从梦中醒来。”

    李崇楼的双眼慢慢合拢,身体一动不动了。

    叶信打了个响指,柔声道:“听到这个声音,就是你宣告胜利的时候了,记住这个声音……等待这个声音……”

    李崇楼陷入了死寂,连呼吸也变得微不可闻,给出了最后的指令,叶信俯身从地上抓住几把泥沙,撒在李崇楼的身体上,随后转身向第五营的营地走去。

    谢恩一直等在外面,看到叶信出现,他低声道:“快一个小时了,刚才叶玲还来找过你,我让她回去了,怎么用了这么久?”

    “这已经很快了。”叶信说道,有些关键的引导词,他要重复几遍、甚至几十遍,还必须保持相同的语调和语速,急不得,一旦失误,李崇楼有可能立即从催眠状态醒转过来。

    片刻,叶信和谢恩走出了密林,听到脚步声,叶玲起身向这般快速走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哥,你去做什么了?”

    “你们说得我都听不懂,呆着好无聊,就到周围随便走一走。”叶信说道。

    “哥,你在这里千万不要乱来啊!”叶玲皱眉道:“双架山有很多凶兽,虽然都是我们学院圈养的,但和古森林里的凶兽一样厉害,你自己乱走太危险了!”

    “好、好,我听你的。”叶信说道。

    见叶信的态度这么乖,叶玲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她看了看叶信后方的密林:“李崇楼呢?”

    “我让他帮我去做一件事。”谢恩说道。

    温容等人相互交换着眼色,到了子夜,夺旗战就真正开始了,这个时候让李崇楼去做什么事?难道谢教习另有布置?只不过李崇楼是个很平庸的学生,至少和她们相比,不具备什么优势,谢教习为什么单单选中了李崇楼?这让她们无法理解。

    很快,子夜临近了,第五营的学生们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战斗计划,他们划出八个人,由一个叫杜洪生的学生领头,藏在密林中,其他人全部守在旗坛附近。

    实力不对等,人数也比第一营少,他们属实想不出好的应对之策,最后是温容的计划得到了大家的首肯。

    杜洪生带着七个学生藏起来,并不是要去偷旗,而是希望能让第一营做出错误判断,逼得第一营分出人手去护卫自己的旗坛。

    留在这里的学生,会遭受第一营的凶猛攻击,当温容她们挡不住的时候,杜洪生带着那几个学生冲出来,以逸待劳,可以瞬间扭转战局,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歼灭第一营的学生,让他们退出夺旗战,当护卫旗坛的学生们支援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纵使做不到全歼,至少能让第一营的学生大量减员,拉近双方的总体实力,最后就是拼命拖了,拖到下一个子夜,以平局收场。

    第一营的学生们不是傻瓜,双方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第五营想赢得胜利,只能用偷袭偷旗之类的取巧手段,他们应该已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就算他们想不到,教习吴曼绝不会坐视他们犯错。

    而温容的计划正是顺势而为的,利用了第一营的防备心理,诱引他们分兵,然后集中所有力量,试图抢先消灭一部,为你胜利奠定基础。

    如果换成沙场上的将军们,能想出这种对策是稀松平常的,但温容还不到十七岁,从没上过战场,她的能力确实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

    时间在飞快流逝着,转眼便到了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龙腾讲武学院对夺旗战的规定是从子夜开始计时,目的正是为了从各个方面锻炼学生,不能总从正面战斗,多想想其他办法。

    本意是好的,但实际操作起来会受到种种限制,因为学生出现伤亡,肯定要被追究责任,夜间战斗,教习保护学生的难度太大,久而久之,慢慢形成了避免在夜间交手的惯例。

    第五营的学生们开始忙碌起来,战斗前总要填饱肚子的,同时温容也派出了三、四个学生去左山那边侦查。

    很快,密林中隐隐传来了呼喝声,应该是双方的探子遭遇了,时间不长,有两个灰头土脸的学生跃出密林,向这边跑过来。

    温容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双唇,慢慢站起身,探手抽出了长剑,沈妙、邵雪还有叶玲也进入了备战状态。

    随着枝叶的响声,四条人影出现了,铁人豪和铁卉真走在最前面,其次是一个戴着大斗笠的人,整个脑袋都被遮住了,根本看不到那个人的相貌,而邓多洁跟在最后面。

    铁人豪和铁卉真在二十余米开外站定,他们的表情非常平静,看到第五营的学生们摆出杀气腾腾的架势,他们眼神中掠过一丝讥诮之色。

    温容等了片刻,见后面再没有动静,心中不由一沉,有些不对……铁人豪和铁卉真再托大,也不可能只派四个人过来夺旗。

    “你们认输吧。”铁卉真轻声说道。

    铁人豪用胳膊撞了铁卉真一下,视线死死的盯着叶信,他可不想看到第五营的学生认输,这样就没有机会教训叶信了。

    温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剑尖,她本来还是想搏一次的,现在却已明白,第五营输定了。

    温容知道铁卉真为什么劝这边认输,铁卉真的禀性有些软,所以想避免大家闹得不愉快,而铁人豪用小动作阻拦铁卉真说下去,是因为不想这般轻易放过叶信。

    只不过……会输在什么地方?温容的目光越过了铁人豪,落在那个戴着大斗笠的人身上。

    “我们可没有认输的习惯。”沈妙淡淡说道:“旗坛就在那边,有本事自己去把你们的营旗夺下来。”

    “何必闹得这么僵呢?”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随后那戴着大斗笠的人向前走了两步,越过铁人豪和铁卉真,站在了首位。

    接着,那个人慢慢摘掉了斗笠,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

    “你……”温容倒吸了一口冷气。

    “魏轻帆?你不是在魏帅的军中效力么?!”沈妙惊叫道。

    “太无耻了!魏轻帆,你已经进了军队,怎么可以来参加学院的夺旗战?!”

    “你们耍赖!你们耍赖!”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

    第五营的学生们当即炸开了,几乎都露出了惊慌之色,吵嚷声连成一片。

    龙腾讲武学院所有的学生,战力大概可以划分出五个梯队,第一梯队只有两个人,铁书灯和宗云锦,他们已接近了中级先天武士的瓶颈;第二梯队为首的就是魏卷的嫡子魏轻帆,这一队差不多有七、八个人,他们先后都去了前线,因为学院该教的都教完了,想继续提高中级,只能去沙场,他们算是进入了初级先天武士的成熟期。

    第三梯队包括温容、铁人豪等人,他们已经跨过了先天武士的门槛,但元力尚不够强大,元脉也不够坚韧。

    铁卉真只不过是刚刚淬炼出本命技而已,但魏轻帆不但早拥有了本命技,更到军中历练过,这一战已经不用打了,第五营根本就不是对手。

    “可以让我说几句么?”魏轻帆慢条斯理的说道。

    学生们的吵嚷声慢慢停息了,所有的视线都落了魏轻帆身上。

    魏轻帆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笑容愈盛:“我并没有结业,依然是学院第一营的学生,参加这场夺旗战……好像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啊?你们讲一讲,我到底是违反了学院的哪一条规定?”

    第五营的学生们做声不得,就连言辞一向犀利的沈妙和邵雪也找不到反击的理由。

    “你们还是认输吧,不要伤了和气。”魏轻帆说道,他倒是留了些情面,不想和温容等人闹得太僵。

    ;